第269章:苏难之死!大捷报传国君!(1/2)

加入书签

  「双倍月票太可怕,大家投票拉我一把啊」

  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忠诚。

  当忠诚的代价远远超过于背叛时候,那就几乎没有人能够维持住忠诚。

  所谓没有绝对的忠诚,只是背叛的筹码不够高。

  这里所谓的筹码,并不单纯指金钱权力,还有生命和情感。

  所以金士英也不例外。

  他确实对金氏家族非常忠诚,而且压根也没有想过背叛。

  那么他愿意为金氏家族去死吗?

  或许是的。

  因为这是从小长大的家,这是他的心理依靠。

  但如果他有了另外一个家,有了一个很爱他的女人,有一个远大的前程,甚至会有一个孩子。

  那么他还会愿意为金氏家族去死吗?

  那就未必了。

  所以吴牧对他设计的计谋是绝对诛心的,也绝对是有效的。

  如果没有提前预防的话。

  沈浪最擅长的就是站在敌人的角度上思考问题。

  所以他经常就会想,如果我是太子的话,应该怎么想办法灭掉金氏。

  如果我是吴国的话,应该怎么灭掉金氏,夺取怒潮城。

  如果我是三王子的话,应该怎么灭掉金氏夺取怒潮城。

  最后几乎所有的答案都指向了一个人。

  名义上的怒潮城主金士英。

  沈浪走了之后,此人就是玄武侯爵府的二hào人物,怒潮城的二把手。

  但是他的身份和权位完全不匹配。

  他虽然是整个玄武侯爵私军的最高将领,但没有真正的朝廷官位。

  从某种程度而言,他就是金氏家族的家奴。

  偏偏宁元宪又册封他为怒潮城主,但这个官职有名无实,任何人都会有心理落差。

  不管任何敌人,想要灭金氏家族,想要夺取怒潮城的话,就一定会盯着金士英,会把他当成最大的破绽,攻破金氏家族的最大突破口。

  那么对金士英这样的人,用什么计策最好?

  金钱?

  不行,他从小被金卓侯爵养大,三观很正,对金钱看得比较淡薄。

  官位和权势?

  这种东西没有到手谁都感受不到,能够给予的仅仅只是一个许诺而已,这玩意也没有杀伤力,至少无法让金士英背叛金氏家族。

  那么就是女人,感情,和家!

  金士英三十岁了,因为一直暗恋金木兰,所以从未有过女人,至今单身为娶。

  木兰嫁给沈浪之后,他就失恋了。

  这么治疗失恋?

  当然是开启一道新恋情了。

  这个岁数却还没有谈过恋爱的男人,一旦动情是非常致命,甚至会愿意为此付出一切大家。

  所以,如果沈浪来突破金士英这个人,他就会用美人计,而且会用真感情的美人计。

  那么如果敌人足够聪明的话,也会用美人计。

  并不是沈浪和敌人的脑子有多么一致,而是这种办法最为有效。

  那怎么办呢?

  先给金士英打预防针。

  让他警惕,不要不知不觉掉入敌人的感情陷阱,不要中了敌人的美人计。

  这还不够!

  还需要预演!

  所以在吴幽之前,金士英已经遇到过两次美人计了。

  先后两个完全不同类型的美人,想尽各种办法靠近他,用感情俘虏他。

  这两个美人计很诱人,但是没有太高明,最终都被揭露了。

  而且揭露的时候,很冰冷,丑陋,露骨。

  沈浪不敢确定敌人会不会用美人计对付金士英。

  与其死防硬守,不如主动出击。

  感冒这东西是治不好的,甚至每天都要在外面行走,也是防不住的。

  那么就让你先得两场感冒,等第三次感冒病毒来临的时候,你或许已经有抗体了。

  所以经历了两场美人计的勾引和摧残后!

  金士英的心就硬了,充满了防备,对身边出现的任何女人都充满了质疑。

  而这两个美人计,都是沈浪派人施展的。

  天道会这种美人,多的是!

  最妙的是,这两个美人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在演戏,而是真的以为天道会派他们勾金士英下水。

  但勾引的剧本确实沈浪设计的!所以当揭露的时候显得尤其丑陋,让人寒心!

  短短时间两次美人计,金士英的内心瞬间变得无比冰冷,铁石心肠。

  而这个时候,吴国终于动手了。

  派遣了吴幽前来勾引金士英。

  这个美人计真是厉害,甚至有点无解的意思。

  如果换成之前,金士英或许真的沦陷了。

  但此时的金士英就仿佛感冒刚刚痊愈的人,体内充满了绝对的抗体。

  吴幽勾引到最后,她自己动了真感情。

  但是在金士英眼中,一切都是演戏,一切都是虚假的欺骗。

  加上他知道金卓侯爵根本就没有死,加上对沈浪神乎其技的阴谋诡计。

  所以根本就没有背叛之心。

  所以,吴国这一场美人计,付之流水。

  不得不说,沈浪琢磨人心的本事是惊人的,当他决定对付一个人的时候,基本上无法逃脱!

  那么这对金士英公平吗?

  不太公平。

  对金士英残忍吗?

  不,一点都不残忍!

  真正的残忍是担心你背叛所以提前杀掉你。

  或者是如同鸵鸟一般把脑袋埋在土里,等到他真正叛变的时候再惊呼人心不古。

  将这种背叛在萌芽还没有长出来的时候就彻底消灭掉,才是真正的仁慈。

  至于对金士英不公平,那隐瞒他一辈子好了。

  ………………

  吴牧作为主帅,他自己也很想亲自率军杀入大城堡内,但是他知道这样不行,主帅必须呆在最安全的地方。

  这几天接受了煎熬的吴幽,也很想进入城堡之内,想要跟着金士英在一起。

  但是也不行!

  她已经怀孕了,要保护好肚子里面的孩子。

  六千吴军精锐的动作很快。

  短短片刻间,就已经全部进入了大城堡之内,消失在视野之中。

  金士英站在门口望着外面的吴牧和吴幽一眼。

  尽管此时天黑指,但吴幽还是感觉到了金士英的目光,她撅起嘴唇凌空吻了他一下。

  金士英面色复杂笑了一下,然后也消失在城堡大门内。

  吴幽忽然道:“大帅,会不会太顺利了?”

  吴牧道:“你想要说什么?”

  吴幽道:“虽然天色很黑,虽然为了无声无息,我们的六千精锐都没有穿甲,而且都穿着草鞋,但是进入城堡的时候,竟然没有引发任何惊动,这是不是有些不正常?”

  吴牧道:“你看城头上!”

  吴幽朝着大城堡的上面望去。

  金氏家族的军队,依旧在正常巡逻。

  而且城头上的士兵,依旧警惕地望着地面。

  甚至还把海上灯塔上的反射探照灯放在了城堡顶端,是不是就扫过地面,观察敌人是不是进行攻击。

  一切都是正常的。

  吴牧道:“因为开城门的是金士英,金木兰去休息了,他此时是城堡内的最高守将,知道什么时候是开门的最好时机。我们的士兵是沿着壕沟来到城门口的,壕沟上面有铺着木板,他们如何会发现。”

  吴幽笑道:“说得有理,是我太过于多疑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

  城堡内忽然响起了一阵剧烈的锣声。

  “敌人偷袭,敌人偷袭。”

  “敌人进入城堡了,敌人进入城堡了!”

  声音无比精锐。

  然后整个城堡仿佛瞬间沸腾了起来。

  紧接着,城头上无数的灯火亮起。

  “准备迎战,准备迎战!”

  整个大城堡内一片大乱,

  紧接着,里面就传来一阵阵厮杀声。

  主帅吴牧长长送了一口气。

  “大功告成了,我们六千精锐都已经进入了城堡之内,金氏家族已经没有机会了。”

  吴幽道:“他们确实完了,整个城堡之内留下的军队不足两三千,而且疲倦之极。要不是这座城堡太过于坚固,他们早就输了。现在城堡之门被打开,他们已经没有就会,我们夺取怒潮城已经成为定局。大帅,这次金士英夺了首功。”

  吴牧大笑道:“放心,少不了他的功劳!”

  城堡里面的厮杀声越来越激烈。

  紧接着,城堡大门又缓缓关起。

  “大帅,他们要关城门。”

  吴牧眼皮一跳,接下来他面临一个决定。

  是放心把里面的战局交给吴炼的六千精锐,还是继续增兵进去?

  增兵的话,那可都是激战了几天几夜的疲惫之军。

  稍稍犹豫片刻后,吴牧觉得还是保守起见,继续增兵。

  “lián zhàn,谭雄,你们二人率领四千大军,进入城堡内支援吴炼。半个时辰内,一定要拿下整个城堡,将金氏家族军队斩尽杀绝。”

  “是!”

  顿时,吴牧麾下两员大将又率领集结好的四千精锐朝着城堡内杀去。

  此刻,这个大城堡之内,足足有一万吴军。而金氏家族最多只有两三千残军。

  此战十拿十稳了。

  吴牧尽管心中紧张,但是却拿起一壶茶,慢慢饮起。

  大局已定。

  金氏家族的覆灭,怒潮城易主已成定局。

  吴牧长长松一口气。

  这一战大功告成,接下来拿下望崖岛,金山岛也易如反掌。

  是该考虑如何治理雷洲群岛之事了。

  大王,臣果然没有让您失望。

  ……………………

  大城堡之内!

  一万吴军,果然所向披靡,根本遇不到任何像样的抵抗。

  一开始还厮杀震天。

  因为大股的金氏家族武士都在城头上,城堡之内压根就没有多少军队。

  片刻后。

  城堡之内响起了金木兰的声音。

  “有叛徒开门,少量军队留在城墙上,剩下所有军队集结,进入主堡大厅防御!”

  随着金木兰一声令下。

  整个城堡的大军,全部退守到城堡中央大厅。

  金士英带路,身后有一万吴军浩浩荡荡,潮水一般涌向主堡大厅。

  “吴炼将军,穿过前面这个练兵场,就是中央主堡,金木兰此时率领所有残军在里面做最后的顽抗。”

  “只要拿下了主堡,只要抓住了今年木兰,金氏家族剩下的军队就一定会投降,怒潮城之战也就结束了。”

  仇天危的这个大城堡,真是建得没有任何美感。

  城堡之内,几乎没有任何花园池塘,都是冰冷的岩石。

  中间主堡大厅,就是他平时议事的地方。

  主堡的前面,就是一个巨大的练兵场,足足有几万平方米,能够陈列一万多大军。

  仇天危经常喜欢在主堡的高高阳台上,观看他的军队在下面演武。

  此时,一万吴军冲入了主堡大厅前的演武场。

  这个演武场尽管非常大,但是涌进来一万大军后,还是显得拥挤。

  “集结,列队,列队!”

  吴怜大吼道!

  顿时,一万吴军在城堡内的演武场列队,将前面的主堡大厅包围得水泄不通。

  金木兰率领两三千残军,拥挤在大厅里面。

  大将军吴炼道:“金木兰xiao jie,你已经被我们包围了!你在里面已经完全无险可守,覆灭已经成为定局,不如早早投降。”

  主堡大厅内传来金木兰的声音:“城在人在,城亡人亡!”

  大将军吴炼一阵冷笑。

  现在他和金木兰的残军,仅仅只隔着一面墙壁,一扇门而已。

  这可不是城墙,也不是城门。

  攻破轻而易举。

  现在金木兰竟然还大言不谗。

  你们想要死?

  那就成全你们!

  大将吴炼吼道:“大军预备,准备攻入主堡大厅之内,斩尽杀绝!”

  “杀!”

  “杀!”

  “杀!”

  一万大军,杀气冲天,振奋不已。

  建功立业就在眼前了,让他们如何不兴奋。

  这座城市很快就要归于吴国了。

  而且主帅吴牧已经答应,只要拿下怒潮城,金氏城堡之内所有的金币,都归他们所有。

  既然金氏家族负隅顽抗,那就斩尽杀绝,斩尽杀绝。

  “慢!”

  金士英道:“我进去劝降,我一个人进去!”

  吴炼一愕道:“金士英,你进去的话,可能会被碎尸万段的。”

  金士英道:“那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金氏最后的这点兵马全部被杀,我进去劝降。”

  吴炼心中冷笑。

  金士英,你真是做婊/子还要立牌坊啊。

  明明已经背叛了,却还一副忠诚旧主的样子,不忍心旧主死光。

  不过,这倒是符合大帅吴牧对金士英的判断。

  既想要荣华富贵,还要守住品德底线,优柔寡断,真是可笑至极。

  但是,吴炼巴不得金士英去送死。

  因为金士英一旦投靠了吴牧,就会威胁到他吴炼的地位了。

  “既然想好了,那你就去。”吴炼道:“万一死在里面,可不要怪我!”

  金士英高举双手道:“木兰xiao jie,是我金士英,我一个人进来谈判。”

  “木兰xiao jie,这一战我们已经毫无希望,投降!”

  “为金氏家族保留最后一丝元气,您带着这支军队返回封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