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逼宫!镇压万人!(新盟主听雨10000贺)(1/2)

加入书签

  这十个乞丐发誓,这两天两夜他们所遭遇到的痛苦和折磨,超过了过去半辈子的总和。

  几乎每一分每一秒都沉浸在地狱一般的痛苦之中。

  而且仿佛永远看不到尽头。

  这种痛苦从骨头里面涌出,从血脉里面涌出,完全无法抵抗,无法压制。

  简直要让人魂飞魄散。

  真的有一种感觉,好像将他们彻底打碎了再重新组合起来。

  他们真的恨不得立刻死去。

  或者是昏厥过去也好。

  但是完全没有,那些痛苦依旧如同排山倒海一般涌来。

  而沈浪也见到了前所未有的一幕。

  同样是不符合现代科学,现代医学的一幕。

  这十个身体扭曲残疾的乞丐,就仿佛被彻底拉长拉直了一般。

  从歪瓜裂枣,变成了正常人的模样。

  这不由得让沈浪想起了鹿鼎记里面的胖头陀和瘦头陀,一个是高个子活生生给压矮压胖,一个是从矮子活生生抽长了。

  他仅仅只在地下室里面呆了半个时辰,然后就离开了。

  因为这些惨叫声实在是太凄厉了。

  而且这十个人就这样一直惨叫了两天两夜。

  ………………

  沈浪在给这十个乞丐改造血脉的时候,兰疯子破天荒地没有调戏咸奴,也没有看小说。而是拿起了一本佛经,细细阅读。

  他脸上的贱样,也消失了很多,目光也尤其地复杂。

  沈浪道:“兰疯子,你仿佛不太愿意见到这一幕?”

  兰疯子道:“岂敢,岂敢。”

  他确实有些不愿意见到这一幕,他花费了十几年时间,终于把这些流离失所的同伴给找到了。

  但找到之后,他并不知道该怎么办。

  但心中想着的依旧是蛰伏。

  蛰伏到什么时候?

  他完全不知道,也没有答案,

  当剧变发生的时候,他的年龄还太小了,心中根本就没有什么使命感。

  就只是想要找到这些小伙伴,然后保护起来。

  他来到宁zhèng fu上,更多也只是想要寄人篱下,给兄弟们找个落脚之地。

  但就这么脱颖而出,他实在是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沈浪道:“小时候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兰疯子道:“我们小时候其实没有什么记忆,从小就在一座山上长大,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无忧无虑?”沈浪道。

  兰疯子道:“是啊,无忧无虑,尽情地玩。当然也在学习,但学习就是玩,玩就是学习。”

  沈浪道:“你们父母呢?”

  兰疯子道:“父母也在山上,有些教读书,有些教练武,有些缝衣服,有些做饭,有些种田。”

  沈浪不由得一愕。

  听上去这仿佛是一个乌托邦的存在,对于高尚者而言,确实无比的美好。

  沈浪道:“后来呢?”

  兰疯子道:“后来就出事了,大人就带着我们逃跑,一直往东边跑,想要出海远走。但是跑出了几百里就接连遭到了许多次追杀。”

  沈浪道:“谁的追杀?”

  兰疯子道:“不知道,全部都是顶级的武道高手。”

  沈浪道:“然后呢?”

  兰疯子道:“爸爸妈妈们为了保护我们,就冲出去和敌人战斗,瞎子叔叔带着我们逃跑。一路逃,一路逃,又一路被追杀。而且到处都是兵荒马乱的,到处都是流离失所的难民,我们就彻底走散了。”

  沈浪道:“然后你就花了十几年时间,把他们找到了?”

  兰疯子道:“我们总共有三十几个人,但我只找到了十个,剩下的再也找不到了。”

  沈浪道:“当时你是最大的孩子吗?”

  兰疯子摇头:“不是,兰魔兄长最大,当年他已经十三岁了,还有兰迷姐姐,但是这两个人都不见了,我就成为了年纪最大的那个,所以我有义务保护这些弟弟。”

  沈浪闭上眼睛思索,问道:“苦头欢,蓝暴也是血脉非常出色的战争难民,他们是你的兄弟们吗?”

  兰疯子摇了摇头道:“不是的。”

  沈浪道:“那大傻呢?”

  兰疯子道:“更加不是了。”

  沈浪此时对武道血脉研究已经非常深了。

  了解得越多,就越是震惊。

  大傻和仇妖儿的黄金血脉,绝对的独一无二,天下无匹。

  苦头欢血脉天赋很高,神女雪隐也是,但距离大傻和仇妖儿依旧有一段很远的距离。

  大傻和仇妖儿的血脉,真的高高在上,俯瞰众生。

  沈浪道:“这十个人都算是你的弟弟对吗?”

  兰疯子点头。

  沈浪道:“你不愿意见到他们出人头地吗?”

  兰疯子道:“太危险了。”

  沈浪道:“不会的,关于血脉的致命危机已经过去了。蓝暴,卓一尘都平安无事,天涯海阁已经为你们这群血脉天赋极高的人作保了,你们大可以放心地建功立业。”

  接着沈浪道:“咸奴也是你们当中的一员吗?”

  兰疯子摇头道:“不是。”

  沈浪道:“那你为何一直盯着她?”

  兰疯子道:“我们从小就无家可归,颠簸流离,本能地想要找到同类抱团取暖,咸奴有和我一样悲惨的过往,我们的心才会贴近在一起。”

  而就在这个时候。

  咸奴怒气冲冲了进来,猛地一指兰疯子。

  “公子,这个贱胚子偷看我洗澡。”

  兰疯子道:“不,不,不,咸奴姑娘,我根本就不是偷看你洗澡。我只是要记住你现在的模样,因为接下来的每一天你都会变得无比的美丽,所以你每一天的模样都值得纪念。”

  真会说话,甜言蜜语说得溜极了。

  但是,没有用的。

  咸奴二话不说,直接冲上去,一把将他拍到在地。

  拿起一根小竹子,对着兰疯子的胯间狂抽。

  “啊……啊……啊……”

  兰疯子发出无比凄厉的惨叫。

  沈浪看得头皮发麻,赶紧退了出来。

  这是一笔糊涂账了。

  咸奴下手也真是精准,确保能够让兰疯子痛不欲生,但是又不至于打坏。

  这个分寸,太难了。

  不过他的十个兄弟此时都在遭受地狱一般的折磨,兰疯子也有必要和他们同甘共苦。

  ………………

  两天两夜过去了。

  地下室的惨叫声终于结束了。

  这十个乞丐,陷入了沉睡。

  武烈带着十几名女武士走了进去,为每一个人清洗身体,然后敷上药膏,灌入参汤。

  就这样,这群人一直睡,一直睡。

  整整睡了五十个小时,然后才依次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

  顿时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奇妙。

  身体里面仿佛有风在吹,整个人仿佛要飘起来一样。

  那种强大的力量感,那种健康的感觉。

  那种随心所欲的自由感觉。

  轻轻一用力。

  整个身体顿时直接弹起,然后落在地上。

  这些乞丐顿时完全惊呆了。

  之前他们的身体都是扭曲的,佝偻的,如同残疾一般。

  别说站着,就连坐着都很辛苦,所以大多数时候他们都躺着。

  走路,那更是深恶痛绝的。

  因为没有力气,而且身体不平衡,歪歪扭扭,太痛苦难受了。

  明明一百多斤的身体,却仿佛重如千斤一般,随便走几步都仿佛要摔倒在地。

  而现在。

  浑身都轻飘飘的,仿佛要飞起来一般。

  此时,苦头欢道:“你们的面前有镜子,各自好好看看全新的自己。”

  这些人抬头一看。

  果然有好几面镜子,比人还要高的镜子。

  只看了一眼,这些人都惊呆了。

  之前丑陋扭曲的身躯呢?之前半残疾一般的身躯呢?

  全部都不见了。

  每一个人的身体都恢复了正常,变得无比挺拔。

  甚至比正常人还要挺拔,如同长枪一般。

  而且面孔也变了,之前每一个人的面孔多多少少都有了变形。

  完全丑陋不堪。

  而现在一切都恢复正常了。

  顿时,十个人泪水狂涌而出。

  一开始还能够压抑,后来开始嚎啕大哭。

  十几年了。

  几乎从有记忆的时候开始,他们的身体就渐渐不正常了,后来越来越严重,越来越严重。

  最后变成了畸形。

  他们本以为这辈子就这样了,彻底废了。

  没有希望的人生,注定是颓废堕落的。

  所以他们才会时时刻刻躺在地上吹牛,因为只有那样的日子才是快活的,不需要面对现实。

  但是,现在所有人都获得了新生。

  苦头欢道:“从现在起,从这一刻起,你们获得了新生。”

  “从今天开始,你们不再是乞丐,不再是流浪汉,而是五王子麾下的百户军官。”

  “希望你们永远记住这一刻,永远记住是谁给你们的新生。” 妃常骄傲,拿下腹黑帝

  “从今往后,若是胆敢背叛者,天诛地灭。”

  “胆敢好逸恶劳者,天诛地灭。”

  “贪婪奸诈者,天诛地灭!”

  此时,沈浪和宁政走了进来!

  苦头欢寒声道:“之前身体不好跪不下去,现在见到主君,你们难道还不跪吗?”

  然后他单膝跪下:“拜见殿下,拜见沈公子。”

  那十个乞丐整整齐齐跪下道:“拜见殿下,拜见沈公子。”

  沈浪仔仔细细看了这十人一眼,缓缓说道:“之前你们都是乞丐,都是流浪汉,所以都没有名字。从今天开始,你们便是宁政殿下麾下的百户军官,未来会成为千户,游击将军,参将,甚至成为一方提督,封爵败将,所以你们需要有一个名字了。”

  “兰疯子是你们的大哥,那你们都跟着他姓兰,分别叫兰一,兰二,兰三……一直到兰十。”

  宁政不由得望向沈浪一眼。

  这么简单的名字好吗?是不是太随意了,有点像是阿猫阿狗一样。

  没有什么不好的,叫这样的名字,会时时刻刻都提醒他们是兄弟。永远都是一体的,永远不要互相背叛。

  沈浪道:“多余的话不说了,还有二十九天,恩科武举考试开始!”

  “若你们考中了,那么就一飞冲天,宁政殿下正式有了夺嫡的资本。”

  “所你们考不中,陛下会将你们斩尽杀绝,宁政殿下的夺嫡彻底成为笑柄,而我也将灰溜溜地回到玄武城。”

  “我希望这一幕不要发生。”

  “从今天开始,我们生死与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卓将军,接下来一切交给你了。”

  苦头欢叩首道:“是!”

  “所有人,全部穿上衣服,出去吃饭!”

  “半个时辰后,开始训练。”

  “武举考试分四项,举重,步射,骑射,马战!”

  “其他人要整整练习十几年,才能参加武举考试。”

  “而你们,仅仅只有二十八天。”

  “仅仅只有二十八天,若能够完成,建功立业,光宗耀祖。若不能完成,全部都死了!”

  “立,走!”

  …………

  接下来,这十个乞丐,开始了疯狂的训练。

  不,已经不能称他们为乞丐了。

  应该称之为兰氏兄弟,或者兰氏血脉者,兰氏天才。

  苦头欢一个人训练他们十个。

  每天训练九个时辰!

  一天十二个是时辰,竟然要训练九个时辰,剩下吃喝拉撒睡觉加起来才六个小时。

  简直就是往死里训练。

  而训练的结果……

  简直让沈浪不忍直视。

  不是因为太差。

  而是因为太……牛逼了。

  让沈浪这种弱鸡完全看不下去了,并且开始怀疑人生。

  这个世界的武道实在太不公平了。

  血脉天赋高的人,简直就是为所欲为。

  太可怕了。

  武举考试中的第一项举重。

  这十个人完全不需要练了。

  沈浪用黄金血脉蛊虫激活了他们的血脉力量之后,他们的体内直接爆发了强大的力量。

  第一把举起的重量,就远远超过了武举所需的数字。

  一刻钟都不需要练,直接就过了。

  接下来是射箭。

  按照沈浪看来,这射箭和血脉天赋关系也不大了。

  然而完全不是这样的。

  射箭一靠力,二靠稳,三靠目,四靠精神。

  当然了现代人射箭还需要靠静,靠感觉。

  但是对于这些血脉天赋极高的人,就完全不存在了。

  首先他们力大无穷,武举考试的标准是一石弓。但是对于高手来说,挑选更强的弓能够更加精准。

  所以苦头欢直接开始训练的就是一石半,这就相当于现代二百磅左右的超级强弓了。

  能够拉开这样强弓的人,算是微乎其微。当年亨利八世的弓也就是180磅而已。

  但是兰氏兄弟这些血脉强者,不费吹灰之力直接拉开。

  拉开之后,还能稳在那里一动不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