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武举考试结束!天才牛逼啊!(1/2)

加入书签

  考官非常牛逼,能够决定任何一个考生的命运。

  但是真正作为考官阅卷的时候,大概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想吐。

  加起来总共就六个考官,而且主考官还不怎么参加阅卷,总共五个人才是阅卷主力。

  而国都又是一个大考区,这次差不多有三千人参加考试,平均每人要阅卷六百份。

  关键百分之九十九考生的文章写得都平淡无奇。

  尤其是策论,立意的重复概率超高,甚至用词断句的重复率也很高。

  可能有百分之五十的文章都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

  这就像是试吃。

  别管是川菜,湘菜,粤菜,让你试吃三五口,不管怎么样都是美滋滋的,毕竟能够参加这一级科考的,除非是太学里面的超级学渣,要不然都有几分真本事。

  但是要让你试吃五六百份,你是什么感觉?

  直接吃吐了有没有。

  有些是一些力度比较大的文章,多看了几篇之后简直会让人麻木。

  就像是川菜一样,味道重,刚刚入口惊艳无比。

  但是吃多了,整个嘴巴都麻了,味觉都会退化。

  所以贡院里面的阅卷现场是无比沉闷的。

  “啪啪啪啪啪”

  别误会,不是有人在阅卷现场啪啪,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和兰疯子一样的。

  这是在落卷。

  考官阅卷的时候,只要稍稍看不过眼的,就会一目十行,然后将考卷重新装入纸封里面扔在地上。

  没错!

  真的就扔在地上了,所以才叫落地啊。

  当然了,从程序上来讲,这些落在地上的考卷还是有机会的。

  因为还有复审,还有交叉阅卷。

  但那只是理论上的,实际上一旦被落卷的,基本上再也没有翻身的可能性。

  那么被扔在地上的考卷冤枉吗?

  百分之九十九点九都不冤枉。

  这群考官不管德行如何,水平是绝对有的。

  而且这一次恩科,因为有祝红屏这样天之骄子的存在,也基本上彻底杜绝了作弊的可能性。

  这次恩科文试录取多少人?

  并没有定数,但是一般来说不会超过一百人。

  三十取一。

  按照潜规则第一轮就要扔掉百分之九十的考卷。

  所以,每一个阅卷考官心中有数,第一轮十取一。

  “啪啪啪啪”

  一份又一份考卷都被扔在了地上。

  气氛非常沉闷。

  这群考生真是一届不如一届。

  这话虽然没有说出来,但全部在几位考官的脸上写着呢。

  这次的主考是礼部右侍郎,级别非常高了。

  他也在阅卷。

  这位侍郎大人下手更狠,全部都是一目十行,稍稍不行就直接落卷。

  啪啪啪啪

  连续扔了三十几份后,终于留下了一份,放在右边桌子上。

  这位侍郎大人是二十年前的探花,水准绝对一流,考生的策论和诗赋,他只看一眼,只看一段就知道有没有水平。

  所以科举难啊。

  百里挑一的人才,甚至连上场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在州试就被刷下去了。

  千里挑一的人才,勉勉强强才能来到这个考场。

  而想要高中,差不多要万里挑一了。

  国都城内,再加上下辖的城县,差不多三百五十万人口呢,平均三年一届,每届取一百个。

  简直比北大清华还要难考。

  这位侍郎大人速度超快,他一直在翻找祝红屏的考卷。

  当然这是出于见猎心喜,而且也是想要拍宰相大人的马屁。

  他也算是祝系的。

  当然了,一般来说他是不会舞弊的。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文这种东西比较主观,只要不出现现象级的作品,一般都很难出现一个权威的第一。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名声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祝红屏的才华天下闻名,绝对的国都第一。

  上一届科考,他虽然没有参加,但是却也在家根据考题作答了一份,然后几位考官还专门为他批改了。

  结果是如果祝红屏参加那一届考试,一定会得第一。

  上一次秋试是去年,祝红屏十六岁。

  上上次秋试是四年前,祝红屏才十三岁,他虽然没有参加,但是拿到考卷后也在家中作答。

  几个考官也批改过了,还是第一。

  也就是说,祝红屏十三岁的时候就能夺得国都省试第一了。

  当时可谓是声名大噪,不仅仅主考官判定他能得第一,就连国君看完之后还说了一句,吾家有千里驹。

  国君对祝氏家族的人很好,甚至把祝氏的孩子当成自己家的孩子,对于这个祝红屏他也是非常偏爱。

  所以前两届的秋试魁首心中超级不爽,有一种日了狗的感觉。

  祝红屏你什么意思啊,你要参加就来参加,不参加就不要搀和。

  你在家中考试,然后把考卷交给考官批改,但是最后也不列入榜单。

  你这是什么意思?

  显摆吗?

  结果人人都说如果祝红屏正式参加国都省试{乡试}的话,一定会拿头名解元。

  也就是说,那两届解元都是名不正言不顺。

  其实这也算是一种养望。

  毕竟祝氏子弟是天之骄子,你若参加科考直接拿了第一,就算没有舞弊,别人也会觉得你舞弊的。

  祝红屏在家中考试,两次都能拿第一,结果却不拿。

  那么第三次真正来考试拿第一,就显得名正言顺,天下无人敢说这是徇私舞弊。

  而且还能成为没谈。

  祝公堂堂宰相,竟然压了自己孙子两届科考,这难道还不够公正吗?

  所以这一次的头名,祝红屏志在必得。

  而这位主考大人当然也乐意成全,不过总共三千多份考卷呢,想要抽中祝红屏的也不容易。

  阅卷工作就这么苦闷地进行着。

  除了啪啪啪之外,几乎再也没有其他声音。

  只有到非常偶然的机会。

  才会有一个考官看到一篇好文章,然后招呼其他考官一起共赏。

  同样这样的文章,基本上能够进入前十。

  几个时辰,才能出现这么一次。

  “好,好”

  忽然,有一个考官猛地一拍桌子,顿时把所有人吓了一跳。

  其中一个考官手一抖,手中的考卷直接落地了。

  他有心捡起来,毕竟这份考卷的文章还算不错,进入第一轮是可以的。

  礼部侍郎道:“落地那份考卷的文章,很好吗?”

  考官乙道:“也谈不上很好,还不错。”

  主考礼部侍郎道:“那落了就落了。”

  于是某个倒霉蛋就这么被落地了。

  这位翰林学士院的考官,算是这一科的第一副考官了。

  “主考大人,诸位同僚,大家放下手中的考卷,都来看看这份考卷,绝对惊艳,绝对惊艳!”

  然后这位第一副考官拿着考卷来到主考的桌子面前。

  顿时其余几个考官纷纷放下手中的考卷,簇拥了过去。

  只看了一眼。

  众人心呼:终于找到了。

  这就是祝红屏的考卷,这个字迹大家太熟悉了,一眼就能看出来。

  其实不仅仅是主考大人在找,在场所有的考官都在找。

  一方面固然是想要拍祝氏家族的马屁,但更重要是出于挖宝的心思,看谁最幸运。

  然后,考卷在主考大人手中,后面五个考官凑上来,一起阅卷。

  “好,好”

  “祝红屏公子真是天才,帖经九十道题,竟然答对八十八道,明算三十道竟然答对了二十九道,真是天才啊!”

  “明算加上帖经总共一百二十道,之前几次科考最多有人答对了几道?”

  “一百一十五道,十五年前的会试,当时的状元郎张子旭,如今天北行省大都督府长史。”

  张子旭,祝系的另外一个天才了,今年才三十九岁,就已经做到了总督府长史,品级几乎和张翀相当,但是足足比张翀年轻了十几岁。

  还真凑巧,两人都姓张,不过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的。

  “真是后浪推前浪,这祝红屏竟然打破了几十年的可靠记录,比张子旭状元都要厉害。”

  帖经和明算,在大炎帝国科考的比重很低。

  而且是典型的五十分万岁。

  一百二十道,如果加起来答对没有超过六十道,那证明你基础知识非常差,就算你后面的策论和诗赋写得再高,也一定会落第的。

  只要你答对题目数超过百分之五十那就算是过关,再高也没有太大用处了。

  所以绝大部分考生都不会把太多的精力浪费在上面,学习的性价比太低了。

  祝红屏总共答对了117道题,确实是天才了。

  第一副考官笑道:“这个记录至少要保持几十年无法动摇了。”

  第五副考官道:“大概要等到祝氏家族的下一代,才能打破这个记录了。”

  众人不应。

  虽然大家都在拍祝氏家族的马屁,但是你这拍得太过分了,太谄媚。

  帖经和明算毕竟不重要,所以大家稍稍夸奖一下就过去了。

  重点是接下来的策论和诗赋!

  祝红屏的论分封建制刚刚第一段,就让几个考官心中震撼。

  厉害啊。

  果然是名门之后。

  果然敢说。

  观点鲜明之极不说,关键锋芒四射。

  “好,好,好”

  一开始主考官礼部侍郎还仅仅只是默读,但后来忍不住诵读出声。

  因为实在是写得太好了。

  观点鲜明,立意深刻,句子惊艳,用典精准。

  绝对一等一的好文章。

  这篇好文章,简直一扫室内的苦闷气氛。

  整个空气仿佛瞬间都振奋了起来。

  这就是好文章的魅力。

  这就如同选美比赛中,前面一大堆七十分的庸脂俗粉搔首弄姿,看得众人昏昏欲睡,猛然地来了一个九十分měi nu,众人立刻兴奋起来。

  “真是想不到啊,这篇策论竟然是十七岁孩子写出来的?”

  “天才,绝对的天才!”

  “说真的,我也算浸润文章许多年了,当年也是二甲第五名出身,但让我来写这篇策论,也未必能够写得这么好。”

  “振聋发聩,振聋发聩。”

  看完了策论之后,诸人又开始看祝红屏的诗赋。

  祝红屏同样选择用秋雁做诗,用大鹏做赋。

  本以为他的策论写得极好,诗赋很难到达同等级别。

  然而没有想到,诗赋竟然写得更好。

  几个考官诵读之后,真的仿佛夏日吃冰一般,爽快到底。

  好诗,好诗。

  好赋,好赋。

  “这个考生的策论,让人读之酣畅淋漓,他的诗赋更是让人读之三月不知肉味。”

  “真不该那么早就翻阅到他的考卷的,接下来的阅卷还怎么进行下去啊?”

  “是啊,是啊,其他考生和他差距太远了。看了他的文章诗赋再看其他考生的,就仿佛吃了山珍海味再去吃市井菜肴一般,难以下口啊。”

  众人纷纷悲呼。

  看完了这等惊艳的策论和诗赋之后,真的仿佛进入了贤者时间。

  短时间内是硬不起来了。

  “绝对第一,当之无愧!”

  “绝对第一!”

  然后,主考大人郑重地将考卷重新装入纸封内,然后用红笔在外面打了一个圈。

  剩下五个考官也纷纷上前,各自都打了一个圈。

  这表示六个考官都态度一致,此人必取。

  当然这圆圈一个比一个小。

  为何?因为你官职低,你的圆圈就要小一点。

  虽然结果还没有出来,但是众人心中已经有了决定,祝红屏绝对第一了。

  主考大人道:“正好大家借机休息一样,吃一些点心,让脑子休息一下。”

  “好,好。”

  众人暂停了阅卷。

  “送进来!”

  房门开启了一个口子,从外面端进来了一份又一份的点心。

  都非常精致。

  要么是糯米丸子,要么是银色莲子羹。

  酒是不可能有的,就连桂花酒酿都不能吃。

  唯恐喝昏了头,批改考卷出错。

  一边吃东西,一位考官主动问道:“你们有谁阅到白卷了吗?”

  几个考官都纷纷摇头。

  那个考官道:“我巡逻考场的时候发现,那个兰疯子趴在桌子上睡觉,所以他交的应该是白卷。”

  另外一个考官道:“我也看到了。”

  “这个兰疯子就第一场考试写了一会儿,剩下所有时间都在睡觉。”

  “看谁倒霉,抽到这个兰疯子的考卷,希望不是我。”

  “谁要是抽中了,立刻扔在地上,然后去沐浴更衣,或许还能挽回霉运。”

  “是不是需要去找一个清倌儿,那才真正转运。”

  “可以啊,不过请许大人把清倌儿送到贡院来。”

  荤段子哪里都有,不管官有多大,不管什么场合,都难以禁绝。

  “陛下此时应该已经知道考场的事情了,知道这个兰疯子从头到尾都在睡觉,只怕会雷霆震怒。”

  “一定的,这个兰疯子只怕要人头落地,甚至那个十个乞丐也一并要死,真是何苦来由?”

  “沈浪这次算是辜负陛下的恩宠和信赖了。”

  “恃宠而骄,恃宠而骄。”

  “陛下算是看走眼了,真是”

  听到众人越说越过分,已经说到国君的头上去了,主考大人顿时咳嗽一声。

  众人顿时住口不言。

  吃完之后,主考大人道:“再休息半个时辰,然后继续阅卷。”

  国君确实在震怒。

  考试一结束他就得到消息了,那个兰疯子在考场上整整睡了三天。

  而且就算没睡觉的时候,也魂飞天外,基本上就没有考试。

  差一点点,国君就要直接下旨命人去宁zhèng fu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