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王者崛起!沈浪王牌军崛起!(1/2)

加入书签

  听到沈浪的话后,种师师没有说话,种渺反而大笑。

  “沈浪,你不要装神弄鬼了,胡吹大气了,什么我们落入了你的陷阱?我们又落入了你的什么陷阱?”

  沈浪道:“种师师,你本来想要让种妃出手杀我,但种妃现在紧闭宫门不见任何人,而且她已经不管和我你之前的矛盾了,所以你就想着在北苑猎场守株待兔。你最早的一批军队,三天前就已经秘密进入了北苑猎场,大规模的军队昨天晚上进入,而你自己则是三个时辰前进入。”

  种师师道:“是又如何?”

  沈浪道:“我既然能够猜到你会提前进入北苑猎场守株待兔,为何不能更加提前下手害你呢?”

  种渺笑道:“沈浪你以为我们没有想到吗?你不会这些手段吗?要么在粮食里面下毒吗,不就是在水里下毒吗?要不然就是在水里下天花病毒等等手段?想要po jiě非常简单,首先粮食我们自己带,根本就不吃猎场里面的存粮。其次把水烧开了再喝再煮饭,就可以灭杀大部分毒物了,就算是砒霜等毒物我们种氏有专门的东西可以检测出来,甚至银针都能检测出砒霜。如果是其他毒物就更加不可能了,你有多少毒啊?能够同时在三口井里面下毒,还要让我们两千多人同时中毒?开玩笑嘛?”

  这话倒是有道理的。

  作为一支精锐的军队,防止敌人在水中下毒,粮食中下毒本就是重中之重。

  而且大规模下毒本就是很难的。

  沈浪笑道:“说得半点不错,不过种师师你应该知道薛雪给她义母,也就是剑王妻子下蛊毒一事。”

  这话一出,种师师和种渺的脸色一变。

  她们当然知道。

  薛雪和种师师的关系非常密切。

  剑王妻子的惨状,她也有所耳闻。

  沈浪道:“其他剧毒,不管有多么厉害,经过大量的稀释之后,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威力了。而且就算是再厉害的毒蛇之毒,一旦煮熟了也就失效。但有一种东西非常可怕,就算在沸腾的开水中也不能将它们杀死,那就是浮屠山的蛊毒虫。”

  “最最可怕的是,这些蛊毒虫是可以再体内不断自我分裂,自我繁殖的,区区几百只蛊虫,再几天之内就能变成几万条,几十万条甚至更多。”

  “而我在北苑猎场的水井里面,滴下了剑王妻子三两血。那里面有多少蛊毒虫,几十亿都不止。你们就算将水烧开了喝也没用,你们自己算一算,每个人体内有多少蛊毒虫,几万?几十万?”

  “而且血脉力量越高的人,蛊毒之虫繁殖得越快,你们当中应该已经有人开始发作了。这种蛊毒发作的特征就是浑身的皮肤如同蟾蜍一样,然后变得畏光,声音沙哑,神志渐渐丧失。”

  这话一出,种师师毛骨悚然。

  剑王妻子的惨状,她是清清楚楚的,简直人不人鬼不鬼,活到这个份上还真不如死了算。

  沈浪微笑道:“不出意外的话,症状都是先从腹股沟开始的,因为那里淋巴非常密集。”

  “啊”忽然种氏家族义女种渺一声惊呼。

  刚才小解的时候,她仿佛觉得自己肚子下面有些不对劲,但是不痛不痒的她也没有在意。

  沈浪笑道:“一开始不痛不痒,但是很快就会变得瘙痒难忍,最后蔓延到全身,而到了那个时候神仙难救,剑王妻子就此时就如同野兽一般。”

  种渺脸色剧变,飞快转身冲入了帐篷之内,解下自己的铠甲。

  顿时看得清清楚楚,在腹股沟的位置,果然有很多麻麻点点,如同蟾蜍一般。

  她顿时头皮一阵阵发麻,内心发出一阵阵凄厉的惨叫。

  这怎么办?这怎么办?

  紧接着,种师师麾下的高手纷纷狂奔到帐篷内,密林之内,解开裤子看。

  “啊啊”

  然后,传来了一阵又一阵尖叫。

  有些人腹股沟有蟾蜍一般的麻麻点点,但有些人没有。

  沈浪笑道:“我没有猜错的话,已经有人先发作了。这些人要么喝水最早,要么血脉天赋最高,但是放心,你们一个也别想逃过。”

  这话一出,种师师麾下的军队彻底毛骨悚然。

  接着沈浪继续道:“种师师,你身份高贵,从来不喝井水,你喜欢喝山泉水是吗?这北苑猎场有一座山叫感恩山,山中有一个悬崖,悬崖上又一个裂缝,里面有泉水不断涌出,甘甜之极,那处泉水也被污染了,我将剑王妻子的毒血很多都注入到那个泉水的源头,你该不会是用那泉水煮茶了?”

  这话一出,种师师脸色彻底剧变。

  她最喜欢喝茶了,而且只喝最好的茶,永远让人随身携带。

  煮茶用的水,也一定要是要悬崖裂出的泉水。

  就在一个时辰前,她刚刚喝了。

  “沈浪,你你骗我!”种师师颤抖道。

  沈浪冷笑:“我骗你做什么?我还有半两毒血没有用完呢。”

  然后,他举起了手中的这一管毒血。

  红色中带着绿紫色,看起来诡异之极,这还真是剑王妻子身上的毒血。

  顿时间,种师师觉得毛骨悚然。

  然后感觉到浑身无比麻痒,仿佛血液里面有无数蛊虫在游动,在繁衍,在分裂。

  她恨不得立刻解开盔甲看自己的腹股沟,看有没有出现蟾蜍一般的麻麻点点。

  “种师师小姐,对于这种蛊毒薛雪小姐应该最为清楚,这毕竟是浮屠山的蛊毒,就算治好了,身体和皮肤也差不多毁了,你体内进蛊虫还不到一个时辰,时间应该还来得及,像种渺这样的就算治好了,也基本上毁了一半。”

  这话一出。

  种师师已经几乎魂飞魄散。

  她千万不要变成剑王妻子那副鬼样子啊,那简直比死亡还要可怕。

  她宁愿死了,也不要变成如此丑陋,如此可怕的模样。

  我才中毒一个时辰,应该还来得及?应该还来得及。

  我要赶紧去找薛雪,我要赶紧去救治。

  一时间,种师师什么都顾不上了。

  比起报仇,还有什么比自己的美貌和性命更加重要?

  十万火急,十万火急。

  于是,她内心惊惶,二话不说直接翻身骑上了她的那匹汗血宝马,朝着国都方向狂奔而去。

  去找薛雪求救。

  顿时,种氏的其他高手赶紧追了上去,高呼道:“小姐,等等我,等等我!”

  但是种师师的汗血宝马速度太快了,完全是一骑绝尘,转眼之间就跑得没影了,后面的种氏高手死命狂追。

  种师师都跑了。

  种氏家族的两千精锐当然更加人心惶惶。

  每一个人都喝了北苑猎场的水,每一个人体内都有蛊虫了。

  如今,他们哪里还有心思占领北苑猎场啊,只想着赶紧回国都治疗体内的蛊毒。

  尤其是种渺,她都已经发作了啊。

  “沈浪,你给我等着,我种氏不会放过你的,绝对不会!”

  然后,种渺翻身上马,朝着国都狂奔。

  片刻之后,种氏家族的两千多名士兵逃得无影无踪。

  沈浪朝着苦头欢道:“走,我们进去!”

  苦头欢带着十名百户,三百名武士,两千多名空白零血脉者,浩浩荡荡进入了北苑猎场之内。

  咸奴在边上问道:“公子,我们要不要重新挖掘一口新井啊。”

  苦头欢在边上一笑。

  咸奴和武烈一愕,然后道:“公子,难道您是骗种师师的?”

  当然是骗种师师的。

  首先,这些蛊虫这么珍贵,沈浪怎么舍得下到井水之中?

  之前害种师师的神经毒素只是蛊虫的分泌物而已,当然可以利用。

  而这些蛊虫对于沈浪来说无比珍贵,一点都不舍得浪费,改造血脉完全靠这些蛊虫呢,哪里舍得几亿几亿地损耗?又不是某些东西可以源源不断生出来。

  其次,这些蛊虫无比强大,但是也非常脆弱。

  开水一煮就全部死完了,甚至在井水中也很难生存下去,它们是靠血液能量生存的。

  所以在井水里面下蛊虫,压根就没有可能,在一碗水里面下还差不多。

  咸奴道:“那这些人身上发作的蟾蜍一样的麻麻点点是怎么回事?而且全部都是武功高的人中招,都是种师师身边的高手中招?”

  这个时候剑王李千秋又有话要讲了。

  沈公子啊,我对你无限地感激。

  但是能不能不要让我天天去干这些下三滥的脏活啊。

  这是在有违我大宗师的身份啊。

  没错,这些人发作的压根就不是浮屠山的蛊毒,只是一种引发皮肤病的植物毒素而已。

  武烈道:“公子,薛雪、燕难飞和浮屠山应该有关系,所以很快就会知道体内没有中什么蛊毒,到时候种师师又会来找我们麻烦怎么办?难道我们又要去向陛下告状,让陛下派遣军队驱逐种师师吗?”

  沈浪笑道:“若这等小事都要去找陛下做主,岂不是显得我尤其无能?”

  此时武烈和咸奴才发现,此时大傻在边上,但剑王李千秋却不见了踪影。

  任何人面对种师师这种蛮横无理的天之骄女都很头疼。

  除非你一劳永逸地杀了她。

  否则她永远会来疯狂地找你麻烦,根本不会善罢甘休。

  但沈浪真的不能杀她,承担不起杀她的后果。

  种氏家族现在太强大了。

  沈浪当务之急,就是用尽全力将五王子宁政扶上去,壮大自身的力量。

  而一旦杀了种师师,那便不死不休了。

  当然了,想要对付这种狠毒蛮横的娇娇女,沈浪起码有十几种办法。

  那么哪一种办法最没有底线?

  沈浪基本就会选择哪一种。

  种师师被沈浪吓唬中了蛊毒之后,顿时魂飞魄散,骑着千里马拼命地朝着国都狂奔。

  她脑子里面什么都不想,只想着赶紧找到薛雪,确定体内有没有可怕的蛊虫?如果有的话,赶紧去浮屠山求救。

  一刻也不能耽误。

  所以不知不觉地,她就将种氏家族的高手和军队甩得无影无踪了。

  一个人骑马奔跑在偏僻的道路上。

  忽然,她眼前猛地一花。

  然后整个身体飞了起来。

  一个绝顶高手飞快地从她头顶跃了过去,直接提着她的身体消失在旁边的树林中,片刻之后便无影无踪。

  从头到尾,种师师连求救高呼都发不出来。

  大约一分钟后,这个高手再一次出现,将种师师的汗血宝马牵到树林中藏了起来。

  这个绝顶高手,当然还是剑王李千秋。

  他真的是非常无奈。

  沈公子,为什么?为什么啊?

  每次都要让我去干这些下三滥的事情啊,我真的有点扛不住了。

  他夹着种师师飞快狂奔,将她带到某处秘密的山洞之内。

  “你是谁?你要干什么?”种师师恢复行动能力后,猛地释放了暗器。

  暴雨梨花。

  见鬼了,她的身上竟然也有暴雨梨花?

  当然是仿制的。

  沈浪制造的这个暴雨梨花暗器实在威力太惊人了,出名了之后,很多势力都纷纷仿制。

  燕难飞的南海剑派,阎厄的黑水台仿制的水平极高。

  种师师是天之骄女,别人当然不肯放过讨好她的机会,所以薛磐和薛雪都送了好几个给她。

  “唰!”

  无数的毒针,暴雨一般朝着剑王李千秋浑身笼罩射去。

  接下来的一幕,真的把种师师惊艳到了。

  对方竟然连躲都不躲,从体内猛地激荡出一股强大的真气内力。

  顿时,这无数的毒针仿佛撞上了空气墙,然后被暴风瞬间吹散,朝着两边飞射,消失得无影无踪。

  种师师惊骇。

  此人的武功,竟然高到这个地步?

  太匪夷所思了。

  这个人到底是谁啊?只见他脸上带上一张面具,白无常的面具。

  他的武功,果然如同鬼神一般高明。

  “你究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