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女王生子!浪爷发财了!(1/2)

加入书签

  {系统后台又卡了,发布十几分钟显示不出来}

  天道会新晋长老黄同,接过了这管黄金龙血看个究竟。●

  真的很黄啊,金灿灿的。

  “沈公子,这真的假的?”黄同问道。

  沈浪道:“当然是……假的。”

  这世界哪有龙啊?

  黄同道:“我当然知道所谓的黄金龙血是假的,但您确实创造了奇迹,不但发掘出了兰氏十兄弟,而且还把两千个废物低能儿变成了越国第一王牌军团。所以这管所谓黄金龙血的功效是真的,还是假的?”

  沈浪道:“假的,如果真的怎么可能拿出来卖?”

  黄同道:“如果是假的,估计不好卖。”

  沈浪道:“这玩意服下去之后,力量提升,精神提升,敏捷提升,效果非常明显,非常惊人!但是维持不到一个月就消失了。”

  啊?

  黄同惊了。

  沈浪一开始也惊了。

  之前不是说过,哪怕最低级黄金血脉蛊虫寻常人的血脉根本就承受不了嘛,唯有空白零血脉者才可以被改造,其他任何人的血脉,哪怕是像肥宅金木聪也会直接爆体而亡。

  这是因为这些蛊虫会源源不断地释放出新能量,源源不断地尝试改造宿主的血脉。

  但这样一来就和宿主原本的血脉力量产生了强烈的冲突。

  然而,沈浪在做实验的时候,难免会出现很多失败的样品。

  那什么是失败的样品呢?

  就是死掉的黄金血脉蛊虫。

  数量还不少呢,整整几百管。

  这些失败品沈浪本来打算封存起来的,但是有一天他拿来做实验,注射入某种动物的体内。

  实验体没有爆裂而死,但是却还是死了,七孔流血。

  于是沈浪尝试着把失败样品液体给这只动物服用下去。

  结果,结果动物没有死,这证明不能直接注入血脉但是却可以服用。

  而且最惊人的是这个动物的力量和速度都有了巨大的提升。

  但是这个效果在半个多月后下降,一个月后完全下降为零。

  毫无作用。

  那怎么形容这东西呢?

  超级xing fèn ji。

  对人体能力提升很大,而且维持时间很长。

  但……它终究是没用的。

  总共不是有三百多管吗?

  沈浪加工一下,兑一些水进去,再兑一些其他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比如鹿血,海马的血。

  当然不能用纯血,而是分离出来的血清。

  总之,拼命往里面兑东西。

  弄了几十种物质,混杂在一起,就是一个词。

  复杂!

  让你压根就分辨不出来里面的成分。

  这样才神秘啊。

  这些都弄完之后,就该提色了。

  沈浪花了好大的功夫,用了最牛逼的黄染色剂,还加入了金粉。

  最终出现了这个牛逼的效果。

  金灿灿的,一看就像是龙血。

  这样一兑可不得了了,三百管变成了两千多管了。

  哎!

  还是浪爷太快有良心了。

  换成地球上那些保健品商,起码能够兑出十万瓶出来。

  中华鳖精就了一只老鳖,卖了上千万瓶这只鳖还没用完,还在池子里面养着呢。

  如今这世道,像浪爷这么有良心商人不多了。

  关键这玩意服用下去之后。

  不但力大无穷,很多已经不行的男人,还能重振雄风,以一敌五女完全没有问题。

  这样牛逼的黄金龙血,卖你三千金币还贵吗?

  你摸摸良心说,贵不贵?

  “真的有那么神奇?”黄同颤抖道,声音竟然有些心动。

  沈浪道:“在某些方面,比你想象中的还要神奇。当然我必须申明,我完全没有用过啊,我这个人你是知道的,威力无穷哪里需要用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啊。”

  黄同道:“恩,沈公子的本事,我……我确实是知道的。”

  接着他又问道:“那这东西有副作用吗?”

  “没!”沈浪道:“我已经找人,找动物做过几十次实验了,完全没有副作用。怎么?老黄你该不会是需要这东西吗?”

  “没有,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黄同道:“我有一个叔叔,有些难言之隐,不知道能不能带几瓶去给他?”

  咦?

  现在开始流行我叔叔了吗?

  之前不都是我一个朋友,我一个同学吗?

  ……………………………………

  五王子宁政最近真的是焦头烂额。

  他接收了提督府之后,首先是原有的城卫军不服管教,天天闹刺头,磨洋工。

  然后是国都地面上的帮派头子们桀骜不驯,对街面上的地痞流氓疏于管教,使得国都治安暴降。

  盗窃,抢劫,杀人,bǎng jià案件频发。

  还有城卫军各个防区的仓库频频失窃,军械疏于管理。

  甚至,城墙修复工作也陷入了停顿。

  宁政之前毕竟只是一个被彻底闲置的王子,压根没有上手过这么复杂的政务。

  加上他的上司是三王子宁岐,整个中都督府对他无比冷淡,上下级官员都对他制造各种障碍。

  最关键是他手头上没人,跟在他身边的就苦头欢,兰氏十兄弟,还有一个兰疯子。

  剩下完全要用提督府原有人马。

  但是张召在天越提督府经营了好几年,他被罢免之后,手下众人谈不上愤愤不平,但也惴惴不安,关键是对宁政不看好,完全是阳奉阴违。

  面对这么多难题,宁政可谓是狼狈不堪。

  但是国君没有出手相助,沈浪也没有。

  要按照沈浪的做法,直接二话不说抓一批,杀一批,拉拢一批了,他是半点耐性都没有的。

  但宁政有耐心。

  不知道从哪里下手,就翻阅账本和记录,现场考察。

  不调查清楚,就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城卫军不听话,他也不打也不杀,就安排军事演练。

  整个城卫军两万多人,分为四批,轮流去北苑猎场操练。

  到了北苑猎场之后,城卫军官兵分离。

  苦头欢操练军官,涅槃军一对二操练士兵。

  然后,城卫军的官兵末日来了。

  苦头欢这个人练军官有多恐怖?

  兰氏十兄弟最有发言权了,他们现在已经是威风凛凛的军官了,各方面的本领都很强。

  但每一次在睡梦中梦到苦头欢,甚至会痛哭出声。

  可以说苦头欢的鞭子之下,没有刺头。

  因为,他真的会将你打死的。

  而且动不动扒光了,吊在树上打。

  苦头欢有一句名言:揍,往死里揍。

  天下就没有揍不乖的兵。

  事实证明,这句话竟然是对的。

  这群军官白天疯狂训练,晚上拼命被xi nǎo。

  每天筋疲力尽,实在没有办法闹事了。

  而这些士兵就更惨了。

  涅槃军的这些血脉蜕变者是什么性格?

  专注,认真。

  这个世界上没有比他们更加较真的。

  你错了一点点都不行。

  每天任务必须完成,训练必须达标。

  否则他们也不打你,就盯着你一直练,一直练。

  什么时候完成了,什么时候睡觉,哪怕一直到半夜三更,他们都陪着你。

  你想反抗?

  你打得过他们吗?

  而且人家压根就不打你,直接把你往地上一按,丝毫不能动弹。

  苦头欢还下了一个命令。

  涅槃军每一个兄弟负责训练两个城卫军士兵,如果他们向苦头欢投诉一次,那被投诉的城卫军士兵抽三十鞭。

  投诉两次,扒光衣衫绑在木架上一天一夜,冻死了就白死。

  投诉三次,直接逐出城卫军。

  结果!

  涅槃军的这些兄弟太有耐心了,压根没有一个人去投诉。

  哪怕这些城卫军再混蛋,也没有投诉半句。

  城卫军毕竟是朝廷的城卫军,不是张召的城卫军。

  在这种疯狂训练中,敬服和亲近的情绪渐渐滋生。

  毕竟是在一口锅里面吃饭的,战友之情终究是会产生的。

  况且,这些城卫军士兵也真没有见过这么优秀的武士,还这么纯粹善良。

  城卫军的麻烦,宁政用一种温和的方式一点一点磨。

  磨去分歧,将两支军队渐渐融合。

  …………

  而面对国都治安严重下降,恶件频频发生。

  宁政通过几天几夜的调查后,确定源头在几个帮派头子上。

  国都是君王脚下,也有黑色帮派?

  当然了,现代地球的纽约,东京等地,也是帮派最猖獗的地方。

  而且这些帮派头子背后都站着大人物,专门负责干脏活的。

  国都的地痞流氓太多了,抓不完的,也杀不完的,所以需要让帮派头子去管教。

  出了事情,直接找这些帮派头子便可。

  之前每一任天越提督,都会想办法驯服这些帮派头子,让他们成为鹰犬。

  而且这些帮派头子每年也都会孝敬天越提督,今年刚刚贿赂了张召,结果转眼就被罢免了,换上了新提督宁政,所以他们的钱白花了,心中当然超级不痛快。

  这些人觉得宁政一个废物王子,没有威严,不接地气,根本就呆不长的,所以压根没有上门拜见。

  他们等着宁政主动召见他们,商议国都的治安问题。

  宁政没有!

  所以这群帮派巨头只要稍稍一示意,底下的地痞流氓就开始闹事。

  失去了这群人的压制,各种恶性案件也频频爆发。

  这些案子先递到平安县衙,万年县衙。

  尤其大的案子,就递到大理寺。

  但不管是平安县,万年县,大理寺最终都会递交道天越提督府。

  因为你有兵啊。

  宁政到现在才知道,原来提督府不仅仅要管城防大事,但更要管国都治安小事。

  反而真正的军政大事提督府发言权并不大,上面有中都督府,再上面还有枢密院。

  面对国都日益恶化的治安。

  宁政已经彻底摸清了根源,也掌握了一个大名单。

  他决定来一次严/打。

  由下到上的严/打。

  等到彻底掌握城卫军之后。

  甚至,只需掌握一半城卫军,他就立刻进行国都大严/打。

  对于恶性案件嫌疑人,全部从严处置。

  原本该流放的,全部处死。

  原本应该关押的,全部戴上镣铐,送去矿场终身奴役。

  整个国都大严/打,交给兰疯子负责。

  为何?

  因为他曾经就是一个流浪汉,一个小地痞。

  对这里面的事情,他门里清。

  这一场国都大严/打,先在底部蔓延,渐渐烧到高层。

  国都这些帮派巨头,小杀一批,但震慑大部分。

  还有提督府官员的阳奉阴违。

  兰疯子提议进行反/腐,逼迫他们归顺。

  但宁政想了半夜,还是拒绝了。

  他开始下令调查提督府下层的官吏,尤其是没有靠山不得志的官吏。

  然后,把权力下放给这些官吏,架空中高层官员,并且在这些中低层官吏种挖掘人才。

  最后,宁政亲自写了一份长长的奏折,请求国君同意进行国都大严{打}。

  国君批示:你看着办。

  ………………

  事实上,这几天国君大部分时间都在仔细阅读关于宁政的所有秘密报告。

  他不喜欢宁政。

  但是既然公开同意并且支持他夺嫡,那么就一定要彻底了解这个儿子。

  毕竟这关系到国家社稷,绝对不能有一点点疏忽。

  结果让宁元宪非常震惊。

  他不惊艳。

  因为宁政的这些手段,都谈不上非常出色,也不是特别聪明。

  因为他解决问题的过程相对繁琐,需要的时间很长。

  但是……却很彻底。

  除了对真正的犯罪者外,不管是对闹事的城卫军,还是阳奉阴违的下属官员,他都非常包容,根本没有大开杀戒。

  换成沈浪和他宁元宪,早就杀得人头滚滚了。

  尤其是沈浪这个混蛋,多听半句话的耐心都没有,还是杀了简单。

  宁政可谓是事无巨细,手段其正无比。

  宁元宪最看不上这样的人,太蠢,太累了。

  但越国到这个时候,是不是需要一个相对蠢一点的君主。

  这样他才会细心地处置每一件政务,消除每一个隐患。

  中国历史上有很多勤政之极的皇帝,比如朱元璋,比如雍正。

  也有一些特别聪明,活得很潇洒的皇帝,比如嘉靖,乾隆。

  看了一遍又一遍,宁元宪忍不住问道:“黎隼,宁政是不是太中庸了?”

  黎隼沉默不言。

  他并不觉得宁政中庸,相反他觉得这个孩子拥有最强韧的意志。

  宁元宪去了之后,继承的这个越国不能说破烂不堪,事实上还算是强大的。

  但是隐患无数,问题无数。

  就是因为宁元宪太聪明,总是避开这些隐患,不断延迟这些脓疮的爆发。

  他太没有耐性了。

  面对一团乱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