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金麟非池物!风雨化成龙!(1/2)

加入书签

  中国历史上,祭天大典在明清两代到达了巅峰。

  正常情况下三年一祭,礼仪繁复之极,规矩多如牛毛,半点都不能逾越。

  当年乾隆皇帝祭天,就因为祭品不到位,刻字不清晰,甚至被褥摆得不够整齐而大发雷霆之怒,工部尚书,侍郎,礼部尚书、侍郎等大臣被革职。

  敢想象吗?

  就因为这些细节不到位,六部尚书就罢免了两位。

  宁元宪对大臣已经算狠的了,这些年到现在为止他动过最大的官员也只不过是侍郎级而已。

  所谓国之大事,在祀与戎。

  戎就是兵事,而祭祀还要排在前面,可见其重要性。

  当然了,大炎王朝祭天大典还没有到这么苛刻的地步。

  至少君王不需要连饿五天肚子,至少不用几个月前就开始准备。

  但这一次的祭天和往常有所不同,毕竟这是要和矜君和沙蛮族进行倾国之战。

  所以再怎么重视也不为过。

  至少礼部官员已经为之准备了两个月了。

  而太子殿下已经找了十几个大儒,呕心沥血写出了一篇祭天疏,而且背诵得滚瓜烂熟,甚至每一个字应该发多重的音调,都斟酌了许多遍。

  结果国君的旨意一下,把念祭天疏的任务交给了宁政。

  这对太子之打击可想而知。

  甚至,这还是国君第一次真正敲打太子。

  之前沈浪灭了苏难返回国都,太子命令张召抓捕沈浪,国君都忍了。

  他说过,太子是国本,不能轻易动摇太子的权威。

  因为国君的任何风吹草动,都可能被认为是想换太子。

  至少消息传出之后,太子府大门紧闭,不允许任何上门拜访。

  至于太子在里面做了什么?是不是杀人了?还是砸东西了?

  就不得而知了!

  ……………………

  而对于沈浪来说,首先要写一篇最好的祭天文。

  祭天文很好写,但也超级难写。

  说好写,因为它算是最典型的公文了。

  自我发挥性很小的。

  就是歌颂上天,歌颂上古诸神三皇五帝,歌颂山河,歌颂万民等等。

  这次祭天是为了南征,是为了打沙蛮族,打矜君。

  那么能够在祭天文中大书特书矜君的坏,沙蛮族的野蛮也残暴吗?

  绝对不能!

  甚至不能半个字提到矜君,也不能半个字提到这场战争。

  否则天神一看,你也太现实了啊。

  这就如同去拜佛,你可以请求菩萨保佑家人健康,但总不能请求菩萨保佑你中五百万彩票。

  所以祭天文的第一要素,甚至唯一要素就是歌颂!

  要华丽,要震撼,读出来要如同仙音!

  沈浪第一时间找来的就是明朝的祭天文,出自大明会典第八十二卷。

  那么这个大明会典是谁编写的呢?

  先有李东阳,后有申时行。

  李东阳,二甲第一名进士,也就是全国第四,担任大学士,内阁首辅,太子太师。

  申时行,嘉靖四十一年殿试状元,大学士,内阁首辅,太子太师。

  所以这两人编写的会典有多么牛逼?可想而知了。

  这篇祭天文是这样写的。

  于昔洪荒之初兮,混涝,五行未运兮,两曜未明,于中挺立兮,有无容声,神皇出御兮,始判清,立天立地人兮,群物生生。

  帝关阴阳兮,造化张,神生七政兮,精华光,圆覆方载兮,兆物康,臣敢低报兮,拜荐帝曰皇。

  ……{后面省略几百字}

  这篇祭天文已经差不多是封建王朝的巅峰之作了。

  当然了,不能完全照抄,还要做出一点修改。

  不过此时是大炎王朝,这里是越国。

  儒教还没有一统天下,哪怕是祭天之文,条条框框也没有那么多,整个文风可以更加豪迈一些。

  还可以更加华丽一些。

  于是,沈浪翻来覆去地找。

  祭天文里面找不到特别好的,结果在封禅文里面找到的。

  西汉华美文章第一人司马相如,他的遗作封禅书。

  尽管封禅和祭天不是一回事。

  但歌颂和豪迈却是共通的,里面的华美文章可以借用来。

  非唯雨之,又润泽之;非唯濡之,泛尃护之。万物熙熙,怀而慕思

  此人文章之华丽,真是常人难以匹敌。

  就这样!

  一个时辰后,一篇华美的祭天疏写完了。

  然后沈浪交给兰疯子、宁政、黎隼等人阅读。

  好,好,好!

  三个人看完之后,顿时觉得毛孔舒畅。

  这文章真美。

  有风度,有底气,有气势。

  大气磅礴的同时,又不缺乏情感。

  绝对好文。

  至少比起越国之前的祭天文,水准更高。

  甚至称得上是越国第一祭天疏。

  比起太子让人书写的祭天疏更加出色许多。

  黎隼道:“本来陛下已经准备了一片祭天疏,让礼部的人写好的,让我在有必要的时候拿出来让宁政殿下背诵,现在看来是不用了,我袖子里面的这篇祭天文可以烧了。不过沈公子这篇祭天文一出,只怕要挨骂了,因为三年之后的祭天文可是不好写了,想要超过沈公子这篇,难,难,难!”

  瞧瞧人家黎公公,真不愧能够混到太监界的翘楚。

  多么会说话。

  这篇祭天文不长,总共不到千字。

  宁政用了半个时辰就能背得滚瓜烂熟。

  背熟了还不行。

  每一个字的语调,还要非常考究。

  那个字的声音该小一些,那个字应该高一些。

  那个字应该短一些,哪个字应该长一些?

  就是编曲了!

  因为,祭天疏确实要诵唱出来。

  还要乐器伴奏。

  一定要庄严肃穆,动听震撼。

  沈浪动用智脑,进行一遍又一遍的排列组合。

  找到几十段的一流的演讲视频,几十段歌剧选段。

  演讲是真的有技巧的,关键在于煽动听众的情绪,挠动他听觉神经。

  就如同唱歌一样,能够震到你,能够让你一阵阵毛骨悚然,那就算是成功了。

  写词难,但编曲更难。

  动用智脑,整整用了两个时辰。

  沈浪才完成对整篇祭天文的编曲调。

  古朴,恢弘,华丽,悲壮!

  绝对一流!

  因为,浪爷再一次长在中国历史巨人的肩膀之上。

  编完之后!

  还要真的编曲,用编磬、编钟、鎛钟演奏出来,对祭天文进行伴奏。

  暂时没有伴奏,沈浪就用编好的曲调诵读一遍。

  顿时,听得在场几人一阵阵毛骨悚然。

  果然……足够肉麻。

  足够震撼。

  编了曲调之后,整篇华丽的祭天疏仿佛又上升了一个台阶。

  不过沈浪中气不足的,换成其他人来会更好一些。

  就如同歌剧,普通人唱的时候你听得昏昏欲睡。

  而让多明戈等大师唱出来,震得你头皮都要发麻。

  这群人的嗓子是专门练过的,几十年的功夫,压根就不是常人能比的。

  专业人的嗓子,足够碾压众人。

  …………………………

  这祭天文的调子,宁政也记得很快。

  接下来他完全按照沈浪编的曲调,进行祭天文诵唱。

  结果……

  一塌糊涂。

  他中气比沈浪足了很多很多!

  效果应该比沈浪更好,但是他太紧张了。

  为了刻意避免口吃,他心惊胆战,自然就没有了那股气势。

  这效果应该怎么形容呢?

  诸位看官可以去看那些电视台选秀节目的失败集锦视频。

  尬!

  超级尬!

  宁政的表现简直让人绝望。

  没办法,他就是干实事的人,压根不会表演。

  他已经很努力了。

  但是,越努力越糟糕!

  后面诵唱得不但越来越尬,而且口吃越来越严重。

  黎隼公公几乎绝望了。

  这是要出大事,要出大事故啊。

  这可是祭天大典啊,要是出丑了,那陛下也要被千夫所指的,宁政殿下的夺嫡之路就算是提前断了。

  可是陛下的旨意已经下了。

  再想撤回,已经不可能了。

  微信消息超过三分钟还不能撤回呢,更何况是君王旨意?

  黎隼用绝望的目光望着沈浪。

  此时已经半夜了,他还没有回宫呢。

  国君的旨意,让他一直呆在宁政的长平侯爵府,一直等到宁政表现好了再回去。

  现在看来,他大概是不用回宫了。

  因为宁政表现得越来越差。

  沈浪道:“殿下,您跟我来!”

  ………………

  在没有人的院子里面。

  宁政不掩饰内心的沮丧。

  “沈浪,我是不是让你……非……非常失望?”

  沈浪摇头。

  宁政的这种表现很正常。

  事实上,很多出色的政{治}家临场表现能力都不是很强。

  这点我们和西方的很多政客不一样。

  我们国家顶级的政{治}家都是靠实事求是,靠做事上位的。

  而西方很多政{治}家,是靠街头演讲杀出来的,每一个都是嘴炮强者。

  当然了,打嘴炮的政治家未必就不强,煽动人心本就是一种本领。

  举一个例子。

  某{岛}上的两个{领}导人上电视节目kangxi来了,在镜头面前的表现远远没有两位主持人来得挥洒自如,也经常尬场。

  沈浪道:“殿下,您试过一个人自言自语吗?”

  宁政点了点头。

  他从小就被视为不祥之物,很少有人跟他说话的。

  说真的,要不是沈浪,他此时还在犄角旮旯里面没有人理会,除了妻子和身边的老太监之外,根本就没有说话的机会。

  所以没有人的时候,他试过自言自语的。

  沈浪道:“自言自语的时候,您会口吃吗?”

  宁政摇头。

  他的口吃原本是生理习惯。

  但是经过了快一年的训练,生理上的口吃毛病已经好了。

  但是,心理上的毛病始终没有好。

  一旦紧张,口吃依旧非常严重,不堪入耳。

  所以这个时候,宁政就需要进入一种极度自我的状态。

  他这个人太自卑了。

  因为长相,因为身高的原因,使得他出现在众人目光中会本能地不自在。

  当然,这样未必不能成为一个牛逼的君王。

  拿破仑虽然不是真的矮子,但出身不高贵是真,从小被人看不起也真,结果他多牛逼?

  希元首就更别说了,失败的奥地利画家,失败的陆军下士,内心也敏感自卑。

  宁政太理智了,太克制了。

  他需要把内心的恶魔释放出来。

  自卑和自尊,自我,仅仅只有一线之隔。

  稍稍犹豫了片刻,沈浪拿出一管子药水,递给宁政道:“您喝下去,试试看。”

  宁政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接过去喝下。

  此时,他对沈浪的信任,甚至超过对自己的信任。

  喝下去之后。

  很快,宁政觉得内心有一个灵魂在膨胀。

  膨胀,膨胀,膨胀到了极致。

  然后,这个灵魂猛地冲破了躯体的束缚。

  他感觉到整个人飘飞到天空之中,俯瞰整个国都。

  内心无比的豪迈,无比的飘逸,无比的自我。

  我太牛逼了!

  这天上地下,已经容不得我了。

  我发誓。

  我宁政会成为越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君王。

  我要让所有看不起我的人彻底震惊。

  我要闯下前所未有的功业。

  宁政热血沸腾,精神高涨。

  这种感觉就仿佛是喝醉酒,效果放大了十倍以上,但是头脑却一点都不发昏。

  所有的畏惧都消失了。

  此时就算有千万人在面前,也如同一堆蝼蚁一般。

  沈浪在边上大声道:“殿下,念出来,诵唱出来!”

  宁政深深吸一口气。

  仿佛积累了所有的精神和力量,一字一句,蓬勃而发。

  “于昔洪荒之初兮,混涝,五行未运兮,两曜未明,于中挺立兮,有无容声!”

  效果好极了。

  不但没有口吃,不但流利,而且抑扬顿挫。

  关键他比沈浪中气强了很多。

  这一诵读出来的效果,比沈浪刚才好了很多。

  沈浪在他边上,被震得一阵阵毛骨悚然。

  这效果太好了!

  很快,黎隼和兰疯子、苦头欢也被吸引来了。

  不敢置信地望着宁政。

  这蜕变也太快了啊。

  刚才还结结巴巴,畏首畏尾。

  而现在,竟然如此豪迈,如此铿锵有调?

  宁政完全进入了忘我的状态。

  一遍又一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