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浪爷奇迹!矜君认输!(1/2)

加入书签

  狂喜之后,宁元宪忍不住泪流满面。

  “我真不是一个合格的君王,我真的不是。”

  “我只是一个外强中干的货色。”

  宁元宪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是充满自责的。

  这二十几年来,他这个君王当得太过于舒服了,才使得越国有今日之祸。

  “宁翼就是一个样子货,看似精致华贵,实则肚子里面全部都是草包。”

  “宁岐倒是聪明,这等政/治/手/腕连我都叹为观止,了不起,了不起。”宁元宪讥笑道:“连我都没有看出来,他竟然有这么大的本事,做我的儿子还真是屈才了。”

  最近这段时间,宁元宪确实有些被震惊了。

  宁岐的表演太耀眼了。

  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甚至宁元宪有想过,把越国江山交个宁岐是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但宁岐是不是太过于聪明了。

  为了自己的王位,是不是太不择手段了?

  抛弃自己的原配妻子,迎娶祝柠。

  毫不吝啬地割让天南行省,割让天北行省六郡。

  将宁元宪抛在一遍去和大炎帝国谈判。

  用怒潮城换取隐元会的支持。

  等等这一切手段,都让宁元宪非常敬佩万分。

  而且类似抛弃原配的事情,他宁元宪也做过。

  所以他几乎无法苛责宁岐的行为,但是割让领土的事情,他宁元宪没有做过。

  相较而言,宁政就显得非常固执愚蠢了。

  为了区区一个阳戈城就愿意付出性命。

  为了证明宁氏王族的血性,他甚至身先士卒浴血奋战。

  但宁氏王族缺乏的或许就是这种气概。

  聪明人太多了,这个江山需要一个较真的傻人。

  看过了详细的密报之后,宁元宪才知道当时阳戈城的局面是何等的绝望。

  这真是印证了那句话。

  自救者人恒救之,

  这一次灭国之危固然是沈浪力挽狂澜挽救了局面。

  但若没有宁政,时间也已经来不及了。

  阳戈城已经沦陷,城卫军已经全军覆灭了。

  关键时刻宁政没有弃城而逃,反而跟着城卫军同生共死,这才激起了八千七百名城卫军的士气,才抵挡了苏南大军的攻击,才等到了沈浪的奇迹。

  否则……

  沈浪的奇迹到来也已经来不及了。

  此刻宁元宪更加坚定,接下来的越国需要宁政这样的君王。

  只有像宁政这样钢铁的意志,才能够抵御大炎帝国的吞并。

  只有向宁政这样事无巨细,励精图治,才能解决越国之内一系列的隐患。

  ……………………

  矜君真是雷厉风行。

  其实,他完全可以演戏的。

  比如让苏难大军继续佯攻阳戈城,并且派遣部分大军去攻打玄武侯爵府。

  另外一边和宁岐的使者虚与委蛇。

  这样能够麻痹宁岐。

  但矜君的偶像是姜离。

  甚至不屑于虚与委蛇。

  他和沈浪谈判完毕之后,立刻派遣使者前往苏难和南宫傲大军之中宣读了旨意。

  他给南宫傲的旨意是。

  “寡人不怪卿,你依旧是寡人的枢密院副使。”

  顿时之间,南宫傲跪在地上泣不成声,几乎站不起来。

  这段时间,南宫傲真是承受了无比巨大的压力。

  这次东路军的主帅虽然是沙延,但谁都知道沙延是不大管事的,真正的主帅是他南宫傲。

  但这次北伐之战,南宫傲的表现真的称得上是一坨屎。

  三次攻打玄武侯爵府,结果全部败了。

  五万多大军,折损过半。

  投降之后,他得了高位,而且整个家族都得以保全,全部迁往了南瓯国境内。

  原本应该是报效新君主的时刻,正是建功立业的时候。

  结果三战皆败。

  所以南宫傲觉得自己肯定地位不保了。

  结果矜君没有丝毫责怪。

  他依旧是枢密院副使。

  比起宁元宪的刻薄寡恩,矜君真是宽宏大量。

  “臣谢陛下隆恩,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接着,矜君使者念了新的旨意。

  “大南国和越国,正式停战,命令沙延和南宫傲联军正式退出越国境内,收到旨意后,立刻成行。”

  “遵旨!”

  南宫傲剩下的两万多大军,收拾行装,准备全面撤退。

  南宫傲再一次求见了玄武侯金卓。

  两个人在玄武侯爵府之外摆了一桌酒。

  “金卓兄,见笑了。”南宫傲羞愧饮酒。

  金卓没有说话,一饮而尽。

  南宫傲道:“矜君待我恩重如山,从此之后我南宫家族便是大南国的臣子了,山高水远,请金卓兄保重。”

  金卓依旧没有说话,一饮而尽。

  次日。

  沙延和南宫傲两万多大军,浩浩荡荡南下,彻底退出越国境内。

  …………………………

  相较而言。

  苏难收到旨意的时候,内心真是充满了不甘。

  南宫傲的联军已经没有一战之力,但他苏难大军依旧战斗力强盛。

  不仅如此,只要矜君愿意,大南国依旧可以支援一万大军北上。

  所以,他打下越国都城完全是十拿九稳的。

  现在竟然要全军撤退。

  真的是好不甘心啊。

  在阳戈城外。

  苏难和宁政正式签署停战协定。

  两个人签字完毕后,就要递交给宁元宪,由两国君主签订停战协定。

  苏难叹息一声道:“或许,越国命不该绝。”

  宁政没有说话,一丝不苟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盖上了平南大将军的印。

  此时他身上依旧伤痕累累,光脸上的伤口就不下五六处,已经彻底破相了。

  不过……对于宁政而言,破相不破相仿佛也没有什么区别。

  苏难望向宁政的目光也有些惊艳。

  之前在越国朝堂的时候完全没有看出来啊,这个宁政竟然如此之……

  一时间,苏难竟然找不到适合的词语来形容宁政。

  出色?惊艳?

  仿佛又不是。

  宁政谈不上什么惊艳之才。

  他拥有的是钢铁一般的意志,强大的荣誉感,还有巨大的肚量,金子一般的人品。

  忽然,苏难道:“宁政殿下,你可知道宁岐殿下答应过我什么吗?”

  宁政一愕,摇了摇头。

  苏难道:“他答应我苏氏家族自立,把镇远侯爵府还给我,并且把镇远城的所有领地全部给我,那我想要知道宁政殿下愿意给我什么?”

  宁政想了一会儿道:“苏公在大南国不好吗?”

  苏难哈哈大笑道:“好,好得很!”

  接着,苏难朝着宁政伸手道:“之前我们都没有握手之礼,也算是沈浪带来的,宁政殿下我们握个手?”

  宁政伸手和苏难相握。

  “宁政殿下,前途艰险,保重!”

  “保重!”

  然后苏难率领四万多大军,浩浩荡荡南下。

  彻底退出了越国领地。

  虽然矜君和沈浪签订停战协定中是三月十五日,大南队彻底退出越国境内。

  一般来说这种情形下,肯定是能拖则拖,尽量讹诈到更多的东西。

  但是大南国的两支军队,几乎提前十天时间彻底退兵。

  ……………………

  沈浪离开南瓯国都城后四天。

  天道会的使者正式拜访南瓯都城。

  “请矜君陛下派人去边境接收黄金,总共二百万!”

  “这是宁政殿下签订的雇佣契约。”

  “这是羌国女王陛下写的借款契约,一百五十万金币,分十年归还,年息百分之五!”

  “这笔债务将由沈浪公子和我天道会共同担保。”

  矜君也不由得呆了。

  沈浪付钱这么痛快?

  他才离开几天啊?

  这笔黄金就送来了?

  这代表了什么?沈浪还没有和矜君谈判,这批黄金就已经开始运送了。

  矜君道:“辛苦!

  黄同道:“接下来,落叶城的贸易也将由鄙人全权负责。矜君陛下要卖什么,要买什么,我们趁着一并谈妥。”

  ……………………

  矜君的使者再一次进入越国都城,正式和国君宁元宪签订停战协定。

  没有任何条件。

  大南国大军彻底退出天南行省。

  不割让一郡一城。

  顿时间,整个朝堂都彻底惊呆了。

  老天爷。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这个世界变化太快?

  还是我们错过了什么?

  之前矜君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风卷残云,吞并了整个天南行省。

  眼看就要兵临城下,灭掉天越城。

  现在竟然忽然退兵了?

  这里面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

  但矜君退兵,南方停战,终究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群臣纷纷高呼。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宁元宪大笑道:“好,好,好宁政好样的,宁政打得好。”

  众臣尴尬。

  几乎无人应和宁元宪的话,他们还没有做好称颂宁政的准备。

  宁元宪道:“宁翼无能,二十几万大军竟全军覆灭。而宁政凭借一万多大军,竟然抵御了矜君的十万大军,了不起,了不起!”

  群臣依旧静寂无声。

  宁元宪道:“祝弘主,宁裕,宁政立下如此不世之功,该如何奖赏啊?”

  祝弘主出列道:“恭喜陛下,贺喜陛下,不若等宁政殿下返回国都,再商议封赏。”

  而就在此时!

  一个骑士在外面高呼。

  “八百里加急,八百里加急。”

  “宁岐殿下和吴王谈判,大功告成!”

  “吴王不再出兵南下,退兵三十里,我越国北边安也!”

  顿时间。

  文武百官纷纷拜下。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三王子威武,只身入吴国,一人定乾坤,拯救越国于危难之中,力挽狂澜,立下不世之功。”

  宁元宪心中冷笑,真是好及时啊。

  这边和矜君的停战协定刚刚签订。

  北边宁岐的外/交/胜利立刻就来了。

  宁政南下抵御矜君,逼迫矜君退兵。

  北边宁岐力压吴王,使得整个北边无战事。

  一南一北,力挽狂澜。

  两个人的功劳,还真是不相上下啊。

  ……………………

  事实上!

  北边的吴王,一直到最后一刻才彻底放弃大军南下。

  这位年轻的吴王,过去这段时间内真是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隐元会的压力。

  大炎帝国的压力。

  他是不想妥协的。

  但是吴国和大炎帝国接壤,真的有一种泰山压顶的感觉。

  当然这个世界没有泰山。

  皇帝陛下没有表态还罢了。

  而皇帝陛下一旦隐晦表态,那吴王真的无法抗争。

  在大炎帝国面前,吴国真的如同一个羸弱的小儿一般,轻而易举就可以被碾死。

  但吴启依旧不愿意放弃。

  他依旧没有答应三王子宁岐任何条件,就只是拖着。

  他在等!

  等着苏南大军攻破越国都城。

  这样一来就彻底破局了。

  到那个时候宁元宪zi shā,越国朝堂几乎全灭,之前宁岐构建的棋局,全部灰飞烟灭。

  届时,谁也无法阻挡吴王出兵南下。

  因为越国都亡了,什么谈判的空间都没有了,之前谈的一切条件都不算数了。

  没有越国的宁岐,在皇帝心目中也没有了价值。

  结果!

  矜君竟然退兵了。

  顿时间局面彻底变了。

  三国围攻越国,其中一根支柱抽身而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