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3(1/2)

加入书签

  实难吞下如此大棒。

  我轻轻推开她,我用我捷敏的舌头扫压她的阴蒂。

  「啊呀啊呀呀唔呀唔好好好舒服啊啊呀」

  小月用双手掩着自己的脸,有点羞,但又难敌这种莫名的快慰兴奋,小月的淫水,如滔滔不尽的长江江水,如注下泻。

  我知道这是小月的第一次快感,不过,肯定不是最後一次。

  我的舌头为小月侍奉了足足十五分钟,直至小月不停地哀求下「爽死了啊呀呀够了唔够够了舒服死爽死我呀」

  我慢慢停下来,小月喘着气。

  这时,我把肉棒在小月阴门上下擦着,小月立时又弯起小腰,「啊」的一声,我又撩又擦了数十下。

  这时,小月上下口皆开合开合的「喘气」,我终把大肉棒缓缓送入小月又水又火的小洞。

  小月「呀」的一声,「请温柔点呀呀呀啊啊呀唔呀啊呀啊啊呀」

  我已冲破小月的处女膜,大肉棒变得更大更涨更热,有节奏地抽插,叁浅一深,两浅一深,小月不停呻吟着。

  我和小月的拍打声,我大肉棒在小月的淫水抽插时的潺潺声,充满了我的办公司,我双手有时抚弄她的乳房,有时搓捏她的肉股,我和小月都进入忘我。

  「我来了好几次高潮」

  这是小月和我相好後在我耳边跟我说的话。

  「爽死呀呀啊呀啊呀啊啊呀唔得啦啊呀可以吗?够够停啊唔好停好好呀呀温柔点啊啊唔呀够了啊呀」

  我终於把我的射了入小月里,我两紧紧地搂着对方,吻着吻着。

  这时其他的职员回来了,我把自己的办公室房门锁上,搂着小月。

  後来,小月和杰不再住在一起,但小月和杰仍是夫妇。小月现在是我的情人小月你嫁给我好吗?

  小月没有和丈夫杰离婚,因为小月仍然需要杰。

  --------------------------------------------------------------------------------

  一天,小月接到杰的电话,杰道:「近来如何?」

  小月冷冷地说:「没有什麽。」

  杰说:「以前是我的不是,常常大力捏你的胸,弄痛了你,而且」

  杰默言。大家也明白,杰是不能人道的。不过,自从小月离开了杰後,杰自修心养性,不再拈花惹草,并服食壮阳大宝丸,其性能力日见回复。

  当见有喜色,即电其妻小月,欲与云雨一翻;不过,小月已不如以往,她不再是一个对性事一点也不懂的女子,而是一个懂得享受性爱快慰的女人了。

  小月和其情人日日翻云覆雨,交欢不分日夜,其情人终精尽人亡,衰竭而死;不过,对小月的情人而言,死也是无憾,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风流。

  小月的情人死後,小月已多月没得男人慰藉,晚上只能勉强用手指解决。

  一夜,小月浪声不绝,「啊呀啊呀」

  浪声转至邻户的黄伯。黄伯年有七十,但仍是一个强汉子,其妻不能满足他,他只好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