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八章 鞭打媚姨娘(1/2)

加入书签

  经过了一夜的折腾,所有的人都散了去。看书神器 言情内容更新速度比火箭还快,你敢不信么?

  一个宁静的院中,如水的月光静静的照在窗纱上,透过薄薄的纱窗,里面晃动着两条辨析不清的人影。

  “居然又让她逃了?”一道女声微显苍老,声音很平淡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是的。”这声音年轻了许多,有些不甘道:“没想到布置这么精妙却还让她逃过了。”

  “哼,逃就逃了吧,又不是第一次,反正以后还有的是机会!何况她本来就不是咱们的主要目标,得之我幸,不得之我亦无妨。”先前较老的女音毫不在意地轻哼了声,声音转而变得愉悦:“不过,这次你做得不错。”

  “都是老…。”

  年青的声音还未说完就被年老的声音制止住了,喝道:“行了,别拍马屁了,好好合计一下下一步怎么做!”

  “是,请您示下。”

  “呵呵,要不这次拿杨家最有身份的嫡子杨旭兮开刀?”

  “这…。”

  “怎么了?你不愿意么?”声音变得猜忌尖锐,甚至是恶毒的。

  “不是,这个有所难度,一来将军似乎对这个杨二少爷渐渐上了心,恐怕不好糊弄,二来不知道是不是杨晨兮有所预感,她竟然让杨旭兮住到了三王爷府,所以这事恐怕…。”

  “哼,没想到这丫头还有这本事,竟然搭上了三王爷!二姨娘也真是废物一个,这么十几年了竟然没能把这两人除了,现在倒好反而被人将了一军,不但毁了容还断了腿,甚至失了将军的宠爱,要不是留着还有用还真懒得看她这张讨厌的脸!”

  “京里传来消息她的两个兄长又要高升了。”

  “嗯。”较老的妇人似乎陷入了沉思,半晌才道:“依着杨大成的性子,恐怕又要对二姨娘虚情假意一番了。”

  “将军还给各房都加派了人手,以后估计不好下手了。”

  “不妨,这事先歇一歇,太频繁了鱼儿就不上钩了,还容易暴露了咱们。”

  “是的。”

  “天色不早了,你早点去休息吧。”

  “是。”

  年青一些的女子应了声正欲退下,年老妇人突然叫住了她:“别忘了多联系那两人,要是能让他们自相残杀就最好了。”

  女子身体一僵,声音有些不自然地应了声:“知道了。”

  “嗯,下去吧。”

  夜又恢复了平静,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这一幕。

  第二天一早,晨兮悠悠地醒来,想到昨夜的一切,眉皱得很深,昨夜接二连三的出事,让她疲惫不堪,一时间没有好好的理顺,今日睡醒后,她的神智清明起来,越想越是诡异,这发生的一切都仿佛有人牵引着,每一步都布局精妙。

  这幕后人是想做什么?先是继业后是承业,一个个杨家的嫡子死于非命,这是想让杨家断子绝孙么?

  断子绝孙!

  这四个字惊得晨兮心头一跳,难道杨府里有人这么恨杨家么?要让杨家断子绝孙?

  一时间她后怕不已,幸亏她把旭兮提前送到了三王爷府,否则人在暗处她在明处真是防不胜防!

  想到这里她豁然开朗,眼变得清亮,掀开了被子,穿上绣鞋后,看着外面的天色,不禁皱了皱眉,怎么春儿还不来服侍?

  “来人。”

  “小姐”华儿快步走了进来。

  见到华儿,晨兮习惯性的拧紧了眉,淡淡道:“春儿呢?”

  华儿微微一惊,想起曾被晨兮责备过,立刻低下头不敢正视晨兮,低声道:“春儿姐姐说是昨儿个小姐担惊受怕累着了,所以一早去库房里取些血燕,准备给小姐炖些血燕羹补补身子。”

  “嗯。”晨兮点了点头,这才吩咐道:“既然这样,你来给我梳洗吧。”

  “是。”华儿惊喜莫名,自从上次受罚,大小姐已经不让她近身了,没想到昨儿个刚立了功大小姐就让她服侍了,这真是太好了。

  她小心翼翼地给晨兮梳好了头,又穿戴整齐了,等一切都妥妥的了,才小意地问道:“小姐,现在上早膳么?”

  “好。”晨兮点了点头,看向了外面的日头,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烦燥不安。

  就在华儿快走出门的时候,她叫住了华儿:“华儿,去看看春儿怎么回事?怎么现在还没回来?”

  华儿身体一僵,原来小姐的心中还是只有春儿的存在,这离开一会小姐就不习惯了,她心里对春儿嫉妒万分,嘴上乖巧的应道:“是。”

  不一会华儿惊慌的跑了进来,急道:“小姐,快,快,春儿被媚姨娘绑起来打了。”

  “什么?”晨兮勃然大怒,腾地站了起来:“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说是库房里就剩一盏血燕了,正好春儿与媚姨娘的丫环雪儿一起都去要,结果为了血燕春儿与雪儿争执起来了,然后雪儿就气呼呼的跑了,春儿拿着血燕正要回兮园,半路被雪儿带着人抓到了媚姨娘

  的梅院,被绑起来鞭打了。”

  “可恶!”晨兮一掌拍在了桌上,怒道:“随我去梅院,我倒要看看这个媚姨娘是发了什么疯,无缘无故地打起了春儿来。”

  “是!”华儿应了声提醒道“:要不要叫上兮园的人?”

  晨兮脚下一顿,眼审视着她,寒声道:“你难道想挑唆我去梅院打群架么?”

  华儿心头一凛连忙道:“奴婢不敢。”

  “嗯,记着自己的本份!”晨兮冷冷地说了声,跨出了内室。

  走到了外厅后,她突然放慢了脚步,这媚姨娘虽然说仗着父亲的宠爱嚣张了点,可是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责罚她的人,这明摆着是向她示威来着!

  可是是什么让媚姨娘这么有恃无恐呢?难道是因为昨夜她被冤枉杀了承业的事让媚姨娘看到了契机么?

  不,不可能,媚姨娘不是傻子,昨夜虽然没有抓到幕后凶手,可是她已然证明了自己是清白的,连三婶婶都知道真正的凶手另有其人,这媚姨娘绝不可能犯低级的错误。

  那是什么原因呢?是什么原因让一个妓院出来的姨娘敢这么大胆的犯上呢?父亲?

  不可能,父亲再宠她也不会宠到让一个妓院出身的女人来打她一个嫡女的脸,何况几个王爷还在杨府,父亲怎么着也不能这么糊涂。

  那又是什么呢?

  她面色微沉,低着头,待看到自己的鞋尖时,突然脑中灵光一现,眼中露出阴狠的笑。

  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废功夫!

  本来她还准备想法处置这个媚姨娘,没想到这媚姨娘倒自己撞到枪口来了,一个妓院出身的女人果然头脑过于简单了。

  “华儿!”

  “小姐”

  “有件事要你去做,你敢不敢做?”

  华儿一惊,看向了晨兮如海般深沉的眸子,仿佛穿透人心的犀利,她内心挣扎了一下,要是以往她一定会想法子让自己处于最有利的位置,可是现在不行了,小姐对她不信任了,如果她能办好小姐交待的事,是不是意味着有机会重得小姐的欢心?

  在这个院子里没有主子的信任,会活得很惨,很惨。

  她只迟疑了一下就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正色道:“但凡小姐吩咐,哪怕要奴婢的命都在所不惜。”

  “用不着要你的命,只是让你请方大夫过府来给我看病。”

  “小姐病了?”

  “你看我象有病的样子么?”

  华儿一时捉摸不定晨兮的意思,想了想实话实说道:“小姐身体康健,并无半点病痛。”

  “是啊,所以要问你敢不敢做这件事,要是被人知道你骗人说我生病还请大夫来,你可能会被执以杖刑的。”

  华儿脸色一白,但想到这件事还真不是什么大事,最多被发现了就是杖责五下,如果没有人发现的话,还能得到小姐的欢心,相比起来当然是要听小姐的。

  于是斩钉截铁道:“奴婢这就去请方大夫。”

  “嗯,有人问你就说昨夜我心慌气短,早上起来又头晕眼花,所以要请方大夫过府诊脉,明白了么?”

  “明白了。奴婢这就去。”

  “去吧,让风儿过来陪我去梅园。”

  “是。”

  晨兮慢慢地走向了兮园,不一会儿风儿追了上来。

  晨兮看了眼风儿苍白的小脸,还有几道交叉的血痕,走起路来姿势很不自然,淡淡道:“如琳打你了?”

  风儿身体一凛低声道:“二小姐心里不舒服,所以才…。”

  “你恨如琳么?”

  风儿的脸更白了,几朵蒲公英的花蕊飞过,飘到了她的脸上,竟然看不出颜色。

  晨兮勾了勾唇,眼底一片冰冷,慢步走去。

  惊觉到晨兮已然走远,风儿才忍着痛追了上去,低声道:“这都是奴婢的命,奴婢不怨任何人?”

  “是么?”晨兮嗤然一笑,何时心高气傲的风儿也知道认命了?这真是笑话。

  “是的。”风儿咬了咬牙道:“奴婢本是卑贱之人,能得以侍候小姐就是奴婢的福份。”

  “呵呵,看来你还是怨恨上了如琳了。”

  风儿咬着唇,低垂着眼不敢再说一句话,这大小姐太让人琢磨不透了,如果说是狠毒的,那为什么要在二小姐快打死她时伸出援助之手,从而让自己身边多了一个不安定的因素?如果说是慈善的,怎么又能不露痕迹的只升了她的份位就诱着二小姐对她拳打脚踢,差点把她送入了鬼门关?而且是让她捉摸不透的是,大小姐为什么引了四皇子来救她?难道是因为大小姐认为四皇子会对她另眼相看么?

  突然她兴奋,激动,全身的血液都流动得加速了!

  虽然她来兮园的时间不长,来了还是在外院的时间多,可是这并不妨碍她对大小姐的了解,不知道为什么,她似乎潜意识里对大小姐知之甚深,别人看不出大小姐的冷漠,阴狠,她绝对能略见一斑,更知道这个大小姐绝不会做

  无用的事。

  难道是四皇子真的对她另眼相看,而让大小姐看在了眼里,所以想通过这种手段,让她憎恨如琳而感激大小姐,有朝一日飞黄腾达而令她感恩于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