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晨兮的计谋。(1/2)

加入书签

  “告诉我,兮丫头,要多久?”李大夫人突然用力抓住了晨兮的手,满眼期盼。追书必备

  晨兮迟疑了下,对上她信任的眼神,终是不愿意欺骗她,咬了咬唇,轻叹:“对不起,姨,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李大夫人颓然地松开了手,悲怆不已,泪,一滴,一滴地流:“难道我有生之年就不能替远儿报仇了么?”

  透过泪眼她看向了白布下的李致远,突然她一个踉跄站了起来,步履蹒跚地走向李致远。

  大丫头玉雪怕她摔着了连忙伸手去扶,却被李大夫人用力甩开,脚下却更虚浮了…。

  “远儿…。”李大夫人呆呆地坐在李致远的尸体边,手抖抖索索的抚上李致远,当快触到白布那凹下去一处时,陡然缩回了手,一声悲鸣:“远儿…。”

  “扑”一道血箭从李氏的嘴里冲了出来,洒出漫天的血雨,如梅花瓣滴滴洒落,落在白布之上迅速的晕染开来,刺目的红。

  “姨…”晨兮冲上前去一把抓住了李大夫人的手,冲口而出:“不要这样,我答应您,答应您,给我五年的时间,五年之内一定让他血债血偿!”

  “真的?你没有骗我?”李大夫人一下活了过来,犀利的眼睛紧紧地逼视着晨兮。

  “是的,我说到做到。”晨兮坚定的点了点头,她不怪李大夫人设计她,因为她能理解李大夫人心头的痛,心头的苦,李大夫人对她一片真情,她必须要报的,何况这事还是因她而起。

  “谢谢。”李大夫人长吁了一口气,终于昏了过去。

  安置好李大夫人后,晨兮拔腿这就往外去,司马九正好吐完,看她气势汹汹的样子,一把拉住了她:“你干什么去?你疯了么?”

  眼陡然转厉,她低吼道:“你知道了是么?你知道是谁害了李致远了?”

  司马九眼神一黯,掩住怒意道:“知道又怎么样?没凭没据,你能做什么?况且李致远设计害你死有余辜,你犯得着为了李致远而明目张胆的得罪他么?”

  “我不能,你能!”

  司马九一愕,不怒反笑:“我为什么要帮你?难道你就吃定我了么?”

  “因为我帮过你!”

  “可这是用承诺换来的,何况你帮我也是为了帮你自己,如果我的人不在,首当其冲受到危险的就是你,从你用石灰废了他一百死士后,你已经成了他的眼中钉了!”

  “既然如此我还怕什么?”晨兮一把甩开了他,气冲冲地往司马琳的帐篷走去。

  “小狐狸!”司马九拽住了她,桃花眼狠狠的打量了她一番,咬牙切齿道:“好吧,你赢了,我帮你!说吧,你要做什么?”

  晨兮眼底划过一道笑意,稍纵即逝,她又不傻,她现在冲上去责问司马琳是要受到构陷皇室子弟的罪的,这不是送上门让司马琳报复么?

  她本来就是要激着司马九为她办这事的,她轻咳了咳道:“其实我也没有想做什么,就算想做,没凭没据的又能做什么?我只是想要引香。”

  “你要引香做什么?”

  晨兮轻叹了声道:“李大夫人对我不错,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伤心,李致远虽然可恨,可是人也死了,一了百了了,现在死无全尸,李大夫人心中悲恸,我想把李致远的头找到,这样也算为李大夫人的做些事了。”

  “即使找到,说不定早被消化了。”

  “这倒不用但心,蛇嘴里是倒钩,不能嚼碎食物,只是吞下而已,我看了那血液凝固的程度,应该还不到一个时辰,这一个时辰是怎么也不会消化掉的,最多是有些面目全非了。”

  “好吧,我帮你。你在这里等着。”

  “等等,你怎么开这口?”

  “自然是直接开口问他要了。”

  “你傻么?你开口要,他就能给你了?这不是直接承认了他是凶手么?”

  “死丫头,你敢骂我傻?”司马九脸一黑,风暴骤现。

  晨兮微微一惊,她一时情急倒忘了这位九皇子自恋不已,又自诩甚高,哪容得人这么说他?

  当下讨好的笑道:“口误,口误,您老是这天下最英明,最睿智,最聪明的皇子,怎么会是傻呢?”

  司马九的脸色稍霁,哼了声道:“算你还识相!”

  “那英明的九皇子,是不是愿意听听小女子的计策呢?”

  “什么计策?”

  “附耳过来。”

  晨兮将唇凑到了司马九的耳边嘀咕了起来。

  一阵风过,她秀发飞舞,飞扬到他的鼻尖之处,散发出淡淡的清香,让司马九心头一荡,正想抓住那缕秀发,待看到自己的手指后,突然想到晨兮的可恨之处,顿时脸垮了下来,眸间怒意腾现。

  这时晨兮正好讲完了,抬起头看到他神色不对,心中一惊:“怎么了?我的计策有什么不对么?”

  “对,很对,你这么聪明怎么会不对呢?你连我都被你骗到了,还骗不到那头猪么?”

  “嘿嘿…。”晨兮尴尬

  地一笑,突然用力一脚踩在了司马九的脚上,司马九痛得呲牙裂嘴,抱着腿跳了起来。

  晨兮趁机跑走了。

  “死丫头,你给本皇子回来…嘶…。疼死我了…”司马九对着晨兮越跑越晚的背影怒吼。

  “嘿嘿,原来师兄也有被骗的时候啊,这丫头不错,让我很满意。”头顶传来曲笙衣戏谑的笑声。

  “曲笙衣,听到她刚才说的么?还不去做事?”

  司马九抬手对曲笙衣射出一根银针。

  银针破空而去,在晨曦中闪着冷冷的暗光。

  曲笙衣潇洒自如的躲过,口里却骂骂咧咧:“好你个师兄,你来真的?”

  “废话,你以为你是女人么?我还怜香惜玉不成?”

  “原来你对女人就会怜香惜玉?好,我会把这话告诉杨大小姐的。”

  “你敢!”说刚出口,他不禁一愣,呆在了那里。

  这时远处传来曲笙衣的取笑声:“哈哈,还没把人娶进门呢,就有了惧内的习惯了,师兄啊,你太神奇了!”

  “曲笙衣!”司马九气得一掌击在了树上,凭空击断了这棵历经百年的参天大树,不知道是气曲笙衣的话,还是气自己似乎爱上了晨兮。

  远处,晨兮听到这一重击之声,吓得缩了缩。

  “小姐,您又做什么事惹急了九皇子?吓得跟老鼠似得躲了回来?”春儿拿了件干净的衣服走了进来,看到晨兮的样子不禁取笑起来。

  “臭春儿,再取笑我,我把你嫁了。”

  春儿顿时闹了个满脸红。

  等她服侍好晨兮换完衣服,司马九的一个侍从在帐外道:“杨大小姐,九皇子请您过去,说您要的东西拿到手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