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神秘王爷(1/2)

加入书签

  134队伍约一百多人,晃晃悠悠晃晃悠悠不象是赶路了,倒象是来旅游观光的,只是旅游观光的话人数又太庞大了,所以让人一时看不出他们是做什么的。追莽荒纪,还得上眼快。

  只是山道狭窄,他们占了主要道路,晨兮他们这几千人要经过这山道的话,势必要这队伍让开。

  不过先不说他们肯不肯让,就算他们肯让,晨兮他们也不敢越过去的。

  因为只能容一辆马车的山道,就算这帮人都倚着山石让道,那么等晨兮他们走过去时,如果这帮人突然发难,只要一伸手,一踢脚,就能把晨兮这边的人都踢到万丈深渊去。

  何况晨兮他们也有车马,根本过不去。

  司马九急着过山道,毕竟这山里人生地不熟的,迟一刻就多一分的危险。

  他策马扬鞭追上了前面那队人,喝道:“你们的领头人是谁?”

  那群人淡漠的看了他一眼,根本不理他,恍若未见般继续慢悠悠的晃荡着。

  司马九勃然大怒,扬起了一鞭卷住了靠他最近的一人甩到了半空之中,本以为能把那人甩出去甩他个鼻青脸肿的,没想到那仆人处变不惊,在空中一个鹞子翻身,漂亮的一个空翻大旋转后,一招鹰击长击如巨鹰般从半空飞扑向了司马九。

  这一招集聚了司马九的一甩之力和那仆人半空中的腰扭之力更有他本身的下坠之力,那力量是相当的惊人。

  司马九“咦”了一声后,漂亮的桃花眼瞬间如绽放冰雪妖娆,寒声道:“真没想到一个仆人竟然也有这般功力!”

  当下催动了内力,那劲风如排山倒海般汹涌而出,冲向了半空之人。

  半空之中毫无躲避之处,眼见着那仆人就要被司马九的内力击得个粉身碎骨,这时从远处一个黑衣男子仿佛踏浪而来,脚尖轻划交替,只一眨眼间,就到了司马九的面前,只见他长袖如练飞击而出,瞬间就纠缠到了司马九的长鞭之上,登时长靴与长袖因为两人的内力绷得笔直,而那仆人则被吊在了半空之中。

  那仆人也是个机灵万分之人,只随手从腰间拔出一把刀来,恶狠狠地向着司马九的长鞭之上削去。

  司马九眼一眯,射出一道凛烈的光,怒吼:“你敢!”

  那仆人面无表情,手起刀落快如闪电,阳光之下,匕首发出犀利的冷光…。

  “图龙匕!”司马九惊叫出声,眼底不掩一片惊疑,忙不迭的收回了长鞭,这长鞭是由海金丝制成,海金丝是天底下最韧的丝,是海蚕吞金所吐出的丝,这丝不怕刀剑水火,柔韧坚硬,制成长鞭后杀人于无形,可在瞬间绞断头睚颅骨而不见血,可见其有多锋利,多是坚硬了。

  但对十大名匕之一的图龙匕,司马九却不敢轻易尝试,要知道这海金丝得之不易,几乎可以说是千金难求一根丝,何况这长鞭用了上千根的丝!

  他的举措仿佛全在那仆人的意料之中,见司马九收了鞭,他也不为已甚,轻轻的跳下了地,然后目无表情的继续前行,仿佛这一切都未曾发生过般。

  这样的仆人,这样的武功,还有这么有名的武器竟然在仆人身上都让司马九惊疑不定。

  他抬眼看向了对面的黑衣人,一见之下心神一震,这天下居然还有比他还美的男人。

  衣风猎猎,他与黑衣男子相隔数十步,遥相对望。

  他红衣胜火,他黑衣如墨。

  他如牡丹高贵,他如罂粟神秘。

  他象火焰烈烈,他象风雪冰冷。

  他是一国皇子,他是……

  那黑衣人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去。

  “等等…”司马九眼微敛,叫住了他:“请问公子高姓大名。”

  “萍水相逢何必知名知姓?”黑衣男子冷漠的回了句,身形如苍松坚挺,迈步而去。

  司马九脸色一变,他堂堂九皇子开了口,这个居然如此无礼,简直该死!

  眼阴鸷地盯着那黑衣男子飘飘而去,风吹鼓衣,仿佛巨鹰飞翔,这种气势,这般气度,这份冷漠,这天下唯我独尊的猖狂,让司马九看了手猛得捏紧,捏得青筋直冒。

  “九皇子…”侍卫走了上来,看着已然看出到一个人影的队伍担忧道:“这队伍实在古怪,连一个小小的仆人居然也有这么强的武功,咱们得当心点!

  ”本皇子不知道么?还用你提醒么?“司马九恼怒地瞪了他一眼,怒喝一声道:”全队加速前进。

  “九皇子!”那侍卫大惊:“前方人马敌我未明,咱们贸然前行,恐怕落入他人的圈套。”

  “我是皇子还是你是皇子?”司马九森然地瞪了眼他。

  侍卫吓得连忙跪了下来,连连磕头:“奴才不敢,奴才不敢、”

  “滚!”司马九一脚踢飞了他,调转马头往后驰去。

  晨兮正奇怪怎么这车马突然停下了,才停了没多久却突然又加速了,不禁有些奇怪,掀开了帘子正想看个究竟,却见司马九怒气冲冲地疾驰而来,如风般刮过了她的窗口,掀起窗帘如蝶般翻飞

  刮得她小脸有些生生的疼。

  还未及等她将窗帘放下,司马九又如风般刮了回来,与她的马车并肩而驰:“小狐狸!”

  林氏担忧地看着晨兮,旭兮则眨着眼十分好奇的看看晨兮又看看司马九,晨兮脸一红,对着司马九怒嗔:“你瞎叫些什么?”

  “别矫情!爷烦着呢!”司马九瞪了她一眼,不耐烦的吐了这几个字。

  晨兮额头一黑,敢情这位爷还有理了?当下美目一瞪,也不愉道:“别烦我,我心烦着呢!”

  “你烦什么?”

  “你又烦什么?”

  司马九对着她眼睛一瞪,瓮声瓮气道:“你这小狐狸,胆肥了?竟然敢管起爷的事来了?”

  “切。”晨兮给了他一个白眼:“是你跟我说你烦着呢,我不是关心你才问的么?你要是不愿意说就算了,算我没问。”

  说完把帘子一下就要缩回轿子去。

  一道风过,帘子被司马九的马鞍一下卷了去,透过没有窗帘的窗口,晨兮看到司马九愤怒的脸。

  他还怒上了?我还生气呢!平白无辜的把窗帘给卷坏了!

  “你疯了么?这没了窗帘让我们怎么办?”晨兮勃然大怒,对着司马九怒形于色,小脸更是胀得通红,仿佛一只熟透的小苹果。

  本来还郁结于心的司马九看到这样的晨兮,反倒心里有种柔情泛滥开来,他连忙放软声音,近似讨好地笑道:“别生气,一会我让人修好。”

  见司马九态度瞬间好转,晨兮也知道不能不给他面子,遂道:“算了,不跟你计较了,一会你着人修好便是。”

  话音一转才道:“对了,你刚才烦些什么?你堂堂一个皇子,这在队里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还能有事让你烦着?”

  司马九不答反问:“你刚才烦什么?”

  “不是你烦着么?我是烦着你的烦。”

  “真的?”司马九瞬间笑逐颜开,连声音都柔得滴得水来:“你可是一直在关注本皇子,关心本皇子?”

  晨兮暗中翻了个白眼,她是为了哄他高兴好么?她哪有这么空的时间去关心他?

  唇间扯了抹淡淡的笑:“当然,您可是咱们这个队伍的首领,没有您我们不可能平安抵达京城的。”

  “就这样?”司马九不禁有些失望,看向她明媚小脸的眼微微一黯。

  “不然你以为什么?”晨兮作出了诧异之状。

  “噢,没什么。”司马九摇了摇头,瞬间收回了失望之色,他可不会让晨兮知道他的心理,女人都是浅薄的,如果让她知道了她在他心中的与众不同,定然会提出一个又一个的条件。

  瞬间他恢复了冷漠的样子,桃花眼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