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她的风华(1/2)

加入书签

  “兮丫头,我是认真的。亲,百度搜索眼&快,大量小说免费看。”司马十六眼一凝,笑,却专注地盯着晨兮。

  “我也是认真的。”晨兮清澈的眸光对上了司马十六,坚定不移。

  “好吧,如此的话,我明天就改姓去!”司马十六痞里痞气的斜倚在了椅子中,挑眉一笑:“这下你该满意了吧?”

  晨兮无语地瞪着他,这血液是改了姓能改变的么?

  他的脑子是什么做的?

  她叹了口气道:“十六王爷,您觉得改姓能改变什么么?”

  “改不了么?”司马十六作出凝思之状,半晌才煞有其事地点头道:“好象是改不了。”

  晨兮连忙道:“既然这样,你该明白咱们是不可能的了吧?”

  “也未必!”

  “……”晨兮不解地看着他。

  他勾唇一笑,风流肆意道:“过几天我去推宫过血,把这一身的血全抽干换了,这不咱们就没有血缘关系了么?”

  这是什么狗屁逻辑?!

  晨兮一个踉跄,从凳子上摔了下来。

  人还没掉到地上,将被一股大力扶了起来,随即被司马十六拥入了怀中。

  他邪魅一笑道:“兮丫头,你想投怀送抱直说就行了,不要做这么危险动作来试探我,要是真摔着了你哪,我可是会心疼的!来,让我看看摔哪了,我帮你揉揉。”

  说完顾自将大手放在她的小腰上揉啊揉啊……

  揉得晨兮只觉腰间一热,身体里的血液都快沸腾了。

  这死马分明是借机吃她的豆腐!

  啪,她一巴掌打飞了他作乱的大手。

  手背上顿时出现一条红印来,他看了看,将红印隔着面具放在唇间轻轻一吻,笑得温柔:“真是人过留香,我手背上全是你的味道,我决定这半个月不洗手了。”

  晨兮只觉快疯了!

  这死马的思维简直是不能用常理来推论之!

  她说东他给她答西!根本是有意歪曲事实。

  她额头爬满了黑线,看着他,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

  “哈哈哈……”看到晨兮这般模样,司马笑了起来,调侃道:“兮丫头,不要这么含情脉脉地看着我,你知道,只要对上你我的自制力并不强……”

  晨兮的脸色顿时一变,瞪了他一眼。

  他笑得更邪魅了。

  这时晨兮懒懒道:“难道你认为我会对一个一面说爱我,一面却不敢露出真颜的人动心么?”

  “原来你是想看我的长相啊?早说啊。说实话,我也很期待想知道我长得什么样,你看我一眼就把我的腿治好了,你要再看我一眼,是不是把我毁掉的容颜也治好了呢?”说完就要将面具拿下来。

  明知道他是胡说八道的,可是当他的手真的伸向面具时,晨兮却心头一跳,连忙制止道:“不要!”

  她的小手覆盖在了他的大手上,死死的摁住了他的手,不让他有丝毫的动作。

  小手掌心的柔腻让他心头一荡,他反手一握,将她的小手包容于他的大手中间,笑道:“你不让我摘我就不摘,这个面具还是应该让你摘下来,毕竟我曾发誓过,谁让我摘下面具,我就娶她。”

  话音刚落,司马十六将拽着她的小手去摘面具去。

  晨兮本来就不想摘这面具,听了他这话更是吓得不敢摘了,她才不要嫁他呢!

  于是一个要摘,一个不要摘,两人就这么拉扯了起来。

  突然司马十六脚一滑,人倒向了软榻,而晨兮就这么华丽丽的压在了他的身上。

  她的唇正好印在了他的耳上。

  一股属于她的热息瞬间喷入他的耳蜗,带着一丝丝的幽香迅速盈满了他的脑海,侵袭了他的神智。

  他只觉浑身一酥,身体一热,大手不由自主的抚上了她的细腰,将她的身体紧紧地压在了他的身上。

  “你……”晨兮气恼不已,手一撑就要从他的身上离开。

  就在她快抬起身时,他手上的力量猛得加大,她一时重心不稳,又重重的压上了他。

  而这次,她的唇却正好压在了他的面具上,下面的位置正好是他的唇。

  “嗯……”他发出一声压抑的呻吟。

  大手一挥,将面具扯了开去,而就在面具扯离他的脸上时,晨兮吓得一下闭上了眼睛。

  开玩笑,她不要看到他,她决不要嫁给他!

  这个黑心肠的男人太危险了,而且还没皮没脸,如果她嫁给了他,她几乎可以预见自己从此被压榨的未来。

  “扑哧”耳边传来他暖昧的笑:“真乖,知道吻你时要闭上眼睛。”

  晨兮眼猛得睁开,入目的不是他的容颜,而是他深邃如海的双眸……

  她在他的眸底看到了自己。

  娇羞,惊慌,失措,甚至还有……妖娆……

  他眼底的她仿佛快溺死在他深沉的眸光中,正作出无谓的挣扎,正展现出欲

  语还羞的惊人妖冶……

  不,这不是她!

  她吓得一下闭上了眼。

  “呵呵……”他宠溺的笑,语气更是温柔了,仿佛捧着一个稀世的珍宝,轻喃:“兮丫头,我的小宝贝……”

  唇就这么毫无预敬的袭上了她的唇,温润,蠕湿,淡雅……

  她本能的欲躲避,而他的大手却紧紧地握住了她的细腰,不容她有丝毫的躲避。

  他小心翼翼地伸出了舌尖,一遍遍地描绘起了她的唇线。

  轰!

  她只觉脑中一根筋绷断了,神智不清了,所有的感觉都集中到了那唇间的湿润温暖上,心亦跟随着他的舌头翩然起舞……

  手紧紧地抓紧了他的发,纠结不已,将他的发一遍遍地绕在了她的指尖。

  他的舌轻轻地顶开了她因害怕而紧闭的唇,来回的勾勒着她牙齿的形状……

  “主子……”卫一冲了进来,看到正缠绵不已的两人,脸色一变,立刻退了出去。

  与此同时,司马十六动作奇快,将晨兮揽在了他的怀中,将她遮得密不透风,待她再抬起头来时,面具已然又戴在了他的脸上。

  她脸似红霞,眸光似水,似怒似怨似嗔似怪……

  让司马十六看得喉间一紧,尤其是当目光落到她殷红如花瓣的唇上时,连身体都紧绷了。

  他眼神一黯,对外面一声怒吼:“卫一,你最好有天大的事!”

  其含义中的警告之意是个人都能听得出来。

  卫一一头黑线,这主子明显是欲求不满啊!

  偏偏他倒霉打断了主子的好事,可是不打断,主子还会更丢人!

  于是期期艾艾道:“主子,杨大小姐的丫环去府衙报案了。”

  “报案?报什么案?”

  卫一忍住笑道:“说您欲偷拐她家的小姐!”

  “扑哧”晨兮一下笑了出来,忘了刚才两人之间的暖昧。

  司马十六瞪了她一眼,对卫一怒道:“你是死人么?就这么让她去报案了?”

  “属下不敢拦啊,那可是杨大小姐的丫环!”卫一冤枉不已,他敢拦么?主子都爱惨了杨大小姐,要是杨大小姐知道他对她的丫环无礼,揣掇主子对他不利怎么办?

  主子的手段真是层出不穷,他可不想受那罪去。

  司马十六隐住了怒意道:“那丫环现在到哪了?”

  “快到府衙了?看那架势是准备击鼓去了。”

  “那还不把她给我抓回来?”

  “是!”卫一看了眼晨兮,见晨兮没有反应,这才应了声。

  司马十六睨了他一眼,怒道:“你看杨大小姐作什么?”

  卫一搔了搔头道:“你不是说您对夫人的命令要服从么?属下先得看看夫人的脸色才决定是不是听您的吩咐!”

  “卫一!”

  空中传来两道声音。

  一声是晨兮恼羞的声音。

  一声是司马十六的声音。

  只听司马十六高兴道:“好,说得好,那一千个荷包不用绣了,快把春儿那丫头揪回来,小心别伤着她。”

  “是!”卫一这下高兴啊,这马屁拍的真好,一下不用绣荷花包了,哈哈。跟着杨大小姐走果然没错!

  谁让主子是个惧内的呢?

  晨兮狠狠地瞪了眼司马十六,司马十六则愉悦地大笑了起来。

  不过笑着笑着,见晨兮的脸色不是太好,遂也不敢再笑了,而是转移话题:“你不是想找礼物送给白君王与你母亲么?这里的东西都是你的,你自己挑便是了。”

  晨兮一惊,眼微眯看向了司马十六,母亲就是白君王要娶的皇后,这拢共才几个人知道,司马十六是怎么知道的?如果司马十六知道了,那是不是意味着还有另外一些人知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要是有心人利用她与旭兮来要胁母亲,从而令白君王就范的话,该如何是好?

  见晨兮的脸色阴晴不定的样子,司马十六连忙道:“放心,这事除了我之外没有别人知道,我不会说出去的,也不会做任何对你有威胁的事!”

  晨兮美目盯了他一会,看到他眼底一片澄清,毫不躲闪,遂慢慢地收回了目光。

  得了便宜还骂乖道:“你爱说不说!”

  司马十六笑了笑,斜倚在了多宝格上,宠溺地看着晨兮挑选东西。

  晨兮挑了半天,挑了一对水晶手坠,因为每条坠子上都编了同心结,寓意很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