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挑战晨兮(1/2)

加入书签

  晨兮面色如常,仿佛根本不明白这话里的意思般。

  太子侧妃眼中一闪而过懊恼之色,目光复杂的扫过了晨兮的脸后,淡淡道:“大家都起来吧。”

  “谢太子侧妃。”众千金齐齐的应了声,战战兢兢的战了起来。

  太子侧妃十分满意自己造成了效应,目光微暖,不过,在扫过晨兮时,微一停顿,又看向了秦语烟。

  脸上绽开了真心的笑容:“表妹。”

  秦语烟柔柔一笑走向了太子侧妃,亦道:“太子侧妃。”

  晨兮不禁看了过去,刚才全是千金小姐在扎堆,她还真没有看出哪个是秦语烟,也就是右相的千金。

  这下她全是看了个一清二楚,秦语烟果然长得并不出众,属于掉在人堆里找不到的那种,唯有一身华丽的衣着彰显着她高人一等的身份。

  不过看她的穿着打扮,晨兮不禁的暗中摇了摇头,这秦语烟太过于张扬了,生恐不知道她是右相千金似的。

  在这皇宫里穿得比一般的妃子还要华美,这不是来拉仇恨的么?

  而且更可能是引来皇上的忌惮!

  试想一个宰相的女儿也敢穿得这么豪华,超越了妃子的品级,这不是找不痛快么?

  吴小姐鄙夷的看了她一眼,在晨兮耳边嘀咕道:“生怕不知道她是暴发户似的。”

  晨兮不禁莞尔。

  吴小姐又道:“你看她那一身行头比你这一身从价值上来说是天差地别,可是她穿着怎么就这么碍眼呢?看到没有,太子侧妃身后的太子妾都恨恨地瞪了她好几眼了。”

  晨兮不禁失笑,拍了拍吴小姐的手轻道:“不关咱们的事,小心祸从口出。”

  吴小姐嘟了嘟嘴道:“没事,那秦语烟跟我是死对头,平日我们就没少掐,我还真不怕她。”

  “别忘了她是太子侧妃的表妹。”

  吴小姐勾了勾唇,一直等所有的人都众星捧月般围着太子侧妃远去后,才不屑道:“说什么表姐妹,切,她们的辈份可乱着呢,又可以说是亲姐妹,又能说是姑侄两。”

  “亲姐妹?”

  “你不知道吧?”吴小姐神神秘秘道:“其实太子侧妃与秦语烟是一个娘生的。”

  晨兮风中凌乱了,如果太子侧妃与秦语烟是一个娘生的,那太子侧妃不该是也姓秦么?怎么会是伍家的嫡女呢?

  看到晨兮不解的神情,吴小姐抿了抿唇道:“这你还不知道,右相当初还是四品小官时,为了能升官发财费尽心机娶了广阳候府的嫡小姐,也就是现任广阳候的嫡妹,没想到这个嫡小姐素来是个不安份的,竟然趁着他不在京外放时,与公公有了勾搭,从而生下了太子侧妃伍媚,这夫君不在京三年,她却怀孕生子怎么也说不过去,于是她把伍媚就送给了自己的亲姐姐武穆候的夫人,武穆候夫人为了自己的妹妹名声,就对外称领养了个女孩,正好武穆候夫人成婚多年未出一子,所以大家也就信了,不过这伍媚倒是争气的,竟然在武穆候领养她后的一年,武穆候夫人竟然怀孕生子了,那儿子就是伍福仁。于是武穆候家就把伍媚当成了宝,认为她给伍家带来了子嗣,一直当着正经的嫡小姐养着。这下你该明白了吧。”

  晨兮瞬间石化,倒不是为了这段秘辛,毕竟前世她见惯了大宅子里的肮脏,而是这吴小姐太有当八卦的潜质了,连这么隐秘的事都知道!

  见晨兮呆滞,吴小姐小有得意道:“怎么样?这个消息是不是很惊悚,我就跟你一人讲过。要知道当初知道这个丑闻的人都死光了。”

  见她毫无危险的自觉,晨兮白了她一眼道:“你也不怕被灭了口?”

  吴小姐伸了伸舌头笑道:“我就告诉过你一人。别人我才不说呢,我又不傻,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不知道?”

  晨兮玩笑道:“你跟我好象不熟吧?你都敢相信我?你不怕我去告秘?”

  吴小姐挑了挑眉,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你会么?”

  晨兮看了她一会,终于扑哧一笑道:“当然不会,我怎么可能出卖朋友呢?”

  吴小姐一喜道:“我们是朋友么?”

  “你说呢?”

  “当然是!”吴小姐开心不已,拉着晨兮的手道:“我早听父亲说过你,一直想认识你呢,今儿总算是有机会了。”

  晨兮勾了勾唇,戳穿她道:“算了吧,你一直想认识我怎么没有来找过我?”

  吴小姐挠了挠头才不好意思道:“我这不是没时间嘛。”

  “没时间?”

  吴小姐脸一红,压低声音道:“我最近认识了个男人,我正忙着收服他呢。”

  晨兮只觉一群乌鸦飞过,这吴提刑都生的是什么怪胎啊?

  专门打听别人的隐秘不说,还追加上男人了!

  见晨兮被吓到的样子,吴小姐乐不可支,得意道:“吓着了吧?嘿嘿,告诉你,女追男隔层纱,我一定会把他追到手的。”

  晨兮的唇狠狠的抽了抽,一本正经道:“祝你马到成功

  啊!”

  “嘿嘿,借你吉言啊!”

  晨兮无语。

  她们两人在那里窃窃私语,却惹得旁人不高兴了。

  尤其是杨如琳,正好借机发作,她故作天真的叫道:“姐姐,大家都在听太子侧妃说话呢,你跟吴小姐在聊什么聊得这么高兴?”

  这话一说,所有的人眼光都看向了她们,连太子侧妃伍媚也不愉的皱了皱眉,因为在她看来,她是这里身份最高的人,她就该是享受着众星捧月的待遇,现在有人竟然不跟随着她的步伐走,而结成小团队了,这无疑是扫了她的面子。

  当下她皮笑肉不笑道:“杨小姐吴小姐你们聊什么这么高兴,也说来我们听听一起乐呵乐呵如何?”

  晨兮与吴小姐还未回答就听秦紫凝阴阳怪气道:“她们有什么好聊的?不过是聊些男人罢了,不谁不知道吴小姐这段时间一直追着男人跑?把那男人吓得连家都不敢回了!”

  听了秦紫凝这话,所有的千金小姐都捂着唇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

  晨兮只觉脑门一黑,敢情这个吴小姐追男人都出了名了。

  吴小姐倒是不在意,冷笑道:“咦,秦小姐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敢情你也天天追那个男人么?我说他怎么这几天不回家了,敢情是被你追怕了!秦小姐不是我说你,你以前不是一直喜欢太子的么,怎么这么快就改弦易辙了呢?这不是水性杨花么?”

  秦紫凝一听吴小姐骂她水性扬花,哪还搂得住火,想也不想就吼道:“你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喜欢太子呢?太子这么……”

  她的话还未说完,就听吴小姐厉声喝道:“秦紫凝,你真是太过份了!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竟然敢看不起太子!别说你只是一个旁枝了,就算是嫡枝的秦家小姐也不会说不喜欢太子的!秦小姐你说是不是?”

  后面的秦小姐当然是对秦语烟说的。

  秦语烟顿时呆在那里,看着吴小姐双目冒火,没想到她看个好戏也被拖下水!

  她总不能说不喜欢太子吧?如果这么说太子第一个不会饶过她!

  这天下谁不知道当今的太子是心胸狭窄之极之人?他一直认为自己是皇室中最优秀的皇子,是个女人都得喜欢的,如果自已敢说不喜欢太子,明儿个太子必会给她穿小鞋!

  可是她也不能说喜欢太子啊,身边可有太子侧妃呢!她要说了从此就成了太子侧妃的眼中钉了。

  何况她与司马九的事已然下了圣旨,她就是司马九的人了,如果说喜欢太子,那不是水性杨花么?

  这一刻她恨死了吴小姐,也连带恨上了秦紫凝,要不是秦紫凝事多也不会引得吴小姐把火烧到她的身上了。

  晨兮暗中好笑,本以为吴小姐大大咧咧什么都不懂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