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打起来了(1/2)

加入书签

  余巧儿的眼底划过一道得意之色。

  就在她慢悠悠的站起来时,一只大掌如钢箍般掐住了她的脖子。

  “说,是谁让你这么做的?”刚才还惊喜的司马琳此时的脸色狰狞异常,额头更是青筋直冒,如魔鬼般的阴冷。

  余巧儿惊惧的瞪着大眼,手拼命的扒拉着司马琳的手,可是司马琳的力量岂是她所能比拟的?

  她根本无法撼动司马琳的力量。

  眼见着司马琳手上的劲越来越大,而她的呼吸越来越困难,脚渐渐地离开了地面,舌头伸了出来……

  她痛苦的抓挠着,拼命的挣扎着,可是身上的力量却越来越弱。

  这一刻她后悔不已,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作好被司马琳换回的准备,至少还有一条命在。

  “王爷,客人们等着您去敬酒!”门外传来丫环轻轻的提醒声,这声音仿佛是黒暗中的明光给了余巧儿瞬间的希望。

  她用尽全身的力量伸出脚对准了桌子用力的一踹……

  桌上的茶杯堪堪的落了下来,出一声脆响。

  “呯!”

  声音把外面的丫环吓了一跳,只听那丫环惊叫道:“王爷!”

  司马琳阴沉着脸怒道:“滚!”

  “是。”丫环应了声,匆匆的离开了。

  听到外面越来越远的脚步声,余巧儿绝望的闭上了眼。

  感觉到余巧儿放弃了挣扎,司马琳却清醒了过来,他猛得松开了对余巧儿的钳制,任余巧儿如一条死狗一样瘫软在地。

  突如其来的新鲜空气让余巧儿喜出望外,她拼命的呼吸着,如缺氧的鱼,张着大嘴。

  “咳咳咳……”

  许是吸得太快,她呛着了,于是她又开始拼命的咳嗽。

  这时司马琳则坐在了桌边,慢条斯理的给自己倒了杯茶后,连喝着边观察着余巧儿。

  “还不说实话么?”司马琳低垂了眼,轻吹掉了茶中的浮沫,冷冷道。

  余巧儿一惊,连滚带爬地滚到了司马琳的脚边,哭道:“王爷让妾身说什么?妾身自从初癸后身上就显示出了这凤凰,妾身本来一直担心受怕,从来不敢让人知道,生怕受到生命的威胁,如果不是事关名节,妾身就算是死了也不敢说出自己是凤女的事实。”

  “名节?”司马琳嗤之以鼻道:“你虽然和本王拜了堂,可是本王并未碰过你,你的名节未损,你又怕什么?哼,分明是狡辩。”

  余巧儿垂泪道:“王爷有所不知,妾身虽然是许给了轩辕公子,可是轩辕公子并不愿意,所以如果王爷将妾身退回后,轩辕公子定然会以妾身失节为借口不娶妾身的,所以妾身决不能回去。”

  “笑话,轩辕圭璋不愿意怎么会答应娶你?你当本王是三岁的孩子么?”

  余巧儿迟疑了一下,灵机一动道:“妾身也不知道,是轩辕老爷提出娶妾身的,所以轩辕公子碍着孝道才不得以为之的。”

  听了余巧儿的话,司马琳不禁以余巧儿是凤女的事信了几分,要知道轩辕凌云是什么人?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纳一个没有身份背景的孤女为儿媳?这里面定然是有天大的秘密。

  可是余巧儿要是凤女的话,那吴宓又是什么?

  他明明接到线报说吴宓是凤女的,所以他才这么费尽心机的娶吴宓的。

  他沉吟不语。

  余巧儿却又喜又急,喜的是司马琳似乎信了她,急的是万一轩辕老爷现娶错了新娘要换怎么办?现在的她已然不想嫁给轩辕圭璋了,因为与其嫁给讨厌她的轩辕圭璋,不如嫁给对她有所求的司马琳。

  何况王妃这个称谓可比少夫人强了百倍了。

  “你与吴宓可认识?”

  听到司马琳的话,余巧儿暗自心惊,吴宓这名字真熟啊,好象听说过……

  她皱着眉想了想,突然眼睛一亮,上次在花园里勾引轩辕圭璋时,那个泼妇一样的女孩不就是自称吴宓么?

  她连忙道:“认识,认识。”

  “怎么认识的?”

  司马琳淡淡地问了句,眼却犀利无比的盯着余巧儿。

  此时的余巧儿知道只要回答错一句就满盘皆输!

  她想了想,突然想起今儿个司马琳娶的王妃好象就是姓吴,因为她进门时听到有人叫她吴小姐。

  她本是一个聪明的人,又见识了太多的人冷暖,比一般同龄人更多了份心计。

  于是她道:“吴小姐经常来候府玩,所以妾身与吴小姐也是相熟的。”

  司马琳眼睛微亮,继续问道:“可有接触过?”

  余巧儿见司马琳对她与吴宓之间的交往特别感兴趣,想到刚才凤女一说,她脑中瞬间清明起来,想来吴宓就是传说中的凤女,所以司马琳才会这么紧张吴宓。

  既然这样,那么她就来个偷梁换柱!她就不信司马琳还能去看吴宓的身体。

  于是欲语还羞道:“其实妾身与吴小姐并不相熟,不过有一次……有一次……”

  “有一次什么?”司马琳不禁有些着急了,手陡然握紧了杯子。

  见司马琳的表现,余巧儿更是坚信自己的猜测了,于是脸微红道:“有一次吴小姐来找表妹,正好在花园中见到了妾身,妾身与她见过礼后本来准备离去,没想到来了一个冒失的丫环,端着汤水撞到了我们两人,结果我们两人的身上都淋得……”

  她顿了顿道:“夏日穿得单薄,而妾身的院子就在边上,所以妾身就引着吴小姐去妾身院中换了衣服。”

  “你与她一起换的?”

  “正是。”

  司马琳这时恍然大悟,原来余巧儿才是真正的凤女,之所以传出吴宓是凤女,只是因为有了这一桩巧事。

  此时的他暗自庆幸,要不是轩辕圭璋倾心于吴宓来了这招偷龙换凤,他真娶了吴宓倒无所谓,但是错过了余巧儿这个真正的凤女就真是太可惜了。

  想到这时,他放下了杯子,走向了余巧儿。

  余巧儿低着头,身体微微的颤抖,不知道司马琳是信了她的话还是不信。

  一只冰凉的手突然压上了她的肩头,她浑身一抖。

  光裸的肩上手指轻轻地划动着,分明是在试探着那凤凰的真假。

  此时的余巧儿非常感谢秦氏,要不是秦氏那会对她有求必应,她也不会有巨款去收买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