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同人不同命(1/2)

加入书签

  想到晨兮富可敌国的财物,想到以后将晨兮踩在脚底的快感,余巧儿决定孤注一掷。***()

  没事她咬了咬牙,下定决心道:去吧,找个可靠的地方把凤冠当了。

  碧玉一惊,不确定道:王妃,您可想好了,这要是传出去可是杀头的大罪啊。

  余巧儿眼中闪过一道杀意,狠狠地瞪着碧玉,一字一顿道: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要是传了出去就是你的原因,到时你就等着诛九族吧!

  碧玉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拼命的磕头道:王妃饶命,王妃饶命!

  要饶你性命不难,把这事给本妃办利索了!别耍什么鬼心,要是这事让王爷知道了,本妃就告诉王爷是你好揣掇本妃卖凤冠!

  王妃!碧玉不敢置信地看着余巧儿,没想到余巧儿这么阴险。

  好了,现在这事入了你耳你就是本妃的同谋,别想有的没的了,还是想想怎么做到神不知鬼不觉,把这凤冠换成钱吧。

  是。碧玉无可奈何的站了起来,惊惧不已,连身体都抖个不停。

  余巧儿鄙夷道:瞧你那点出息?放心吧,只要你好好听本妃的,本妃保你无事!

  是。碧玉应了声,忧心忡忡地走了出去。

  余巧儿眯了眯眼,想到钱解决了,心里安定了不少。

  杨晨兮,这次一定要你身败名裂!本妃要用你的钱给本妃铺路,送本妃坐上那天下女人梦想的位置。

  想用我的钱给她铺路?晨兮听到千儿的报告后,优雅的笑了,眼里却闪着犀利的光芒。

  就是,她以为她是谁?还以为她是真正的凤女么?千儿嗤之以鼻。

  晨兮眨了眨眼,淡笑道:既然她这么喜欢当东西,那么我们就要成全她。让咱们暗当的掌柜亲自接待,看在余巧儿表姐是的份上,给个高价吧。

  千儿眼睛一亮,嬉笑道:多高的价?

  晨兮勾了勾唇:凤冠虽然说是御赐之物,却并非用得都是上好的材料,按着市价来说也不过值个八千两银子,所值钱的是它本身自还的价值,不过这东西谁敢收藏呢?要是搜到了就是个死罪了。所以……

  说到这里邪恶的一笑。

  千儿接口道:所以这凤冠也只能按拆开的价格来估算活当的钱财了。

  聪明。晨兮赞了声笑道:不过要是死当的话倒是可以翻倍。

  万儿凑趣道:我是不是理解为活当七千两,死当一万五千两?

  晨兮笑了笑。

  一个时辰后,碧玉包着一包东西偷偷摸摸的回到了余巧儿的房间。

  余巧儿见碧玉竟然把凤冠包着来到了候府,脸色一变,怒道:碧玉,你疯了么?不去把凤冠处理了,却跑到候府来?

  碧玉哭丧着脸道:回王妃,奴婢确实找到了当铺,也愿意收这个凤冠,可是他们说了要是活当的话只值七千两。

  什么?余巧儿抬起了手狠狠的拍在了桌上。

  嗤……她疼得呲牙裂嘴。

  碧玉连忙伸手帮她揉,她一把推开了碧玉,气道:好了,都什么时候了,还顾着这些?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们都是瞎了眼了么?不知道这是凤冠么?就算不看上面的金银珠玉,光是御赐的东西它的价值就不可估量,怎么可能只有七千两呢?

  王妃,就是因为是御赐之物才不值钱的。

  混帐!

  余巧儿一个耳光狠狠的打向了碧玉,斥道:小贱蹄子,你不要命了么?满嘴胡沁?

  碧玉捂着脸,也知道失了,连忙磕头,哭泣道:回王妃,这话不是奴婢说的,全是那个当铺的老板说的。他们说收这凤冠风险太大,不象一般的走私之物有收藏升值的价值,这凤冠买了去的人戴不敢戴,与人把玩又不敢把玩,所以根本没有人会买的,对于他们来说也不过是一个风险的存在,出七千两银子还是看在了皇室的份上,否则连七千也不会给。

  简直岂有此理!余巧儿气得脸色铁青: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难道他们就认定了本妃不会去收回来么?本妃不过是拿这物抵押给他们换些银子而已,他们也当说出这么多的道道来?

  碧玉小心翼翼地看了眼余巧儿,试探道:要不死当了吧。

  你疯了么?死当的话,哪天皇上心血来潮要检查怎么办?到时本妃拿什么出来应付皇家?

  碧玉吓得不敢说话了。

  七千两……七千两……余巧儿咬牙切齿的说出这个令她气愤的数字。

  七千两够做什么?难道她就办一个不伦不类的宴会么?从此让自己成为上流社会的笑柄么?

  不,绝对不行,她第一次办宴会,绝不能让人看了她的笑话去!

  王妃,奴婢倒有一个办法,可是用七千两办成一万五千两的事。

  余巧儿大喜:快说,办成了本妃一定好好赏你。

  其实只要准备出七千两银子的打赏钱,还有宴会食物的钱,其它的钱是不是可以先欠着商家,等月后一起去王府结算就行了?

  对啊,

  本妃怎么没想到呢?余巧儿喜道:没想到你的脑子倒是灵活,就按这么办,去,把这凤冠当了七千两,等办好了这宴会,杨晨兮成了王爷的妾,到那时,还不怕她拿出钱来给王府还帐么?哈哈哈,真是太好了,杨晨兮不是舍不得这钱么?本妃偏要她出这钱,还要她出钱把自己送给王爷当妾!

  碧玉会意地道:那奴婢这就去活当。

  去,快去吧。余巧儿心大好,仿佛看到了杨晨兮任她予取予夺了。

  就在她做着黄粱美梦时,碧玉又抱着凤冠垂头丧气的回来了。

  怎么回事?

  王妃,那当铺的掌柜说了,咱们这三心二意的是对他的污辱,所以现在当只能当三千两了。

  什么!余巧儿气得跳了起来,怒道:好一个掌柜,难道他是不想活了么?去,让王爷封了他的铺子!

  碧玉大惊道:王妃,万万不可啊。

  怎么?难道咱们王府还怕一个小小的当铺不成?

  王府自然是不怕当铺的,不过这个当铺是京城唯一一个收私当的地方,这年头谁手里没有些个见不得人的东西?所以这当铺与京城的各家大户甚至王公大臣关系都好得很,如果去封了他的铺子等于断了这些大臣的财路,到时王爷就会成了众矢之的了。

  余巧儿听了吓了一跳,可是心里却更郁闷了,咬了咬牙道:难道本妃就任他这般欺侮本妃不成?

  王妃,小不忍则乱大谋!等以后王爷有了实权,到时抓个把柄处理了他还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余巧儿想了想才平息下来,恨道:好吧,三千两就三千两,你去办吧。

  可是……碧玉欲又止地看着余巧儿。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

  这三千两哪够用啊。

  不是说能賖帐么?

  是能賖,但是那是指有七千两的基础上,其余的才能赊帐啊,但是给那些夫人们准备的礼品可是賖不了帐的。

  为什么?

  因为大多准备的礼品都是荣宝斋的墨,庆云坊的纸,璃璃厂的玉,还有潘家园的小古玩,这些地方都是不允许赊帐的。

  什么?余巧儿气结道:这些小小的店铺居然敢不赊帐?难道他们不知道这是四王府要用么?难道还怕少了他们的不成?

  碧玉的眼里划过一道讥诮,这余巧儿真是小家子气,以为四皇子是什么人?这京里随便拎出十个人就有五六个人的权力超过了四皇子,四皇子说得好听不过是皇上的亲生儿子,可是龙生九子还各有不同呢,一个宫女所生的皇子在皇上的眼里还不如一个大臣呢!

  不过,这话她当然不可能跟余巧儿说,只是道:这些店铺的主子都是京城里有实权的王爷与大臣,所以他们并不买他人的帐,而且能进去买东西的人也不人在意这钱的,所以规矩就是货到付款的。

  余巧儿的脸都黑了,原以为嫁了个王爷,没想到没权也就罢了,还没钱!

  那怎么办?余巧儿恨归恨,却心急着解决钱的事。

  碧玉欲又止。

  见碧玉支支唔唔的,余巧儿不耐烦道:别藏着掖着了,快说你还有什么办法?

  回王妃,那掌柜说要是死当的话可以给出一万五千两。

  混帐!余巧儿气得破口大骂:奸商,真是奸商,活当只当三千,死当就能一万五?他不是说不值钱么?怎么死当就值这么多了?

  回王妃,那是因为掌柜说死当的话,他可以将珠玉拆下来重新打造,这样就看不出是御赐之物了,但可以卖给有钱的人娶妻之用。

  余巧儿呆了呆,站在那里想了半天,才咬了咬牙道:好,死当!

  啊?碧玉惊了惊:要是皇上查怎么办?到时王妃拿什么出去?

  这么多年赐出去这么多的凤冠,可曾有查过?

  没有听说过,皇上日理万机,怎么有那时间看凤冠在不在?何况等王妃百年之后是要收回的,没有人会介意凤冠是不是在王府的。

  这不就得了?余巧儿眼中闪过一道杀意,等碧玉办成了这事,就把碧玉杀了,这样就没有人知道她曾卖过凤冠,而一旦晨兮的钱归到了王府,加上她的聪明,她还怕不把司马琳扶上那高位么?

  等她成了皇后,凤冠之事还不是很容易就解决了?

  想到这里,她平静下来,淡淡道:好了,这事快去办吧。今晚本妃要见到银子。

  碧玉抱着凤冠正好走出去。

  千儿正好推门进来,看到碧玉后,笑道:碧玉这是怎么了?一上午就抱着这东西神神秘秘地来回了数次?让我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让你这么紧张?不会是偷了咱们候府的东西吧?

  说完手就要伸了上来。

  碧玉吓了一跳,连忙躲了开去,连声道:千儿姐姐真是玩笑了,我们王妃住在这候府,可是吃的用的都是习惯了王府的,这不是让奴婢跑了几趟把王府用惯的东西拿来么。

  千儿似笑非笑道:瞧你这话说的,感是怪我们候府怠慢了王妃么?这罪名可大了去了,来,让我看看

  到底是什么东西让王妃用习惯了,我也让府里准备去了。

  不,不,不。碧玉一惊,她哪能让千儿看到凤冠呢?连忙抱紧了凤冠道:这是王妃换下来的衣服,我正要拿去洗呢。王妃就在屋里,你有什么事快去找王妃吧。

  我帮你拿去洗吧,你可是王妃用惯的人,王妃一刻也离不开你呢。

  怎么能劳烦千儿姐姐呢,这些粗活还是我自己去吧。说完逃命似得逃了出去。

  望着碧玉的背影,千儿勾唇一笑,这说谎也不说个象样点的,什么用习惯了王府的?这才住在王府几天就不习惯了住了几年的地方了?

  千儿鄙夷的笑了笑,推开了内门,对着余巧儿行了个礼,脆声声道:王妃,我家小姐让奴婢来问问王妃定在哪天要用地方,好提前准备出来。

  自然是越快越好。余巧儿脱口而出,对上千儿似笑非笑的眼神时,她微微一窒,怒道:你这是什么眼神?

  千儿笑道:王妃这是怎么了?奴婢正在洗耳恭听啊。

  见千儿一副不把她看在眼里的表,余巧儿气得恨不得一拳打散千儿可恶的笑容。

  可是她在府里呆了这么久也知道千儿是有武功的,而且还会用毒,遂不敢轻易的得罪千儿。

  想了想冷冷道:告诉你家主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