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父占子媳(1/2)

加入书签

  朝廷一夜洗牌,宫里皇帝身边的太监除了林公公外,所有的太监都被秘密处理,换上了所有新进的小太监,而第二日上朝,皇上大怒,接连惩罚了十几个官员,这些官员杀的杀,流放的流放,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给。***

  而就在处置完这些官员后,正在上朝的官员们听到太监上奏太子病逝。

  所有的人惊讶过后联想起皇上的震怒都恍然大悟起来,这些被处罚的官员就是平日与太子走得近的人,而昨夜宫里风雨飘摇更是动荡人心,这所有的事一加串联,其原因就不而喻了。

  于是众人都战战兢兢起来,生怕皇上一个不小心就牵连上自己。

  这时只听皇上道:“朕观小九勤工勉有嘉,特赐黄金千两,大宅一所,美女十名。”

  司马九宠辱不惊的跪下了下来,磕头谢恩:“谢父皇恩赐。”

  众臣见了又不免一番的思量,死了一个太子,捧另一个儿子,这代表着什么?是不是代表着皇上要立九皇子为嗣了?

  这国不可一日不立太子啊!

  这赏赐的东西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皇上的态度啊。

  一时间,所有的大臣看向司马九的眼神变得复杂了。

  司马九只作未见,依然淡定如初的站在那里,眼底流露着坚定的神色。

  皇上暗中点了点头,平日对小九倒是少了几分关注,没想到这么看来还真是很有帝王之相,比起别的儿子好了太多。

  他不动声色的看向了其余的几个儿子,只见他们一个个低着头,看不出什么表,可是他知道他们一定是嫉妒着小九,甚至恶毒珠盘算着怎么害小九。

  唇慢慢的扬起一抹弧度,他今日是有意的,有意把小九捧到高处,就是想看看小九是怎么面对这些兄弟如狼似虎的撕扯!

  他的皇位一定要给最有能力的儿子,不是仅仅有忠心!

  如果小九不能力敌众兄弟,被他的兄弟们吃得骨头也不剩,那么他也不会有一点的可惜,只能说小九不足以胜任这个位置!

  没有用的儿子不如不要!

  最关键的是,他还年青,服了司马十六的药后,他一直感觉身体健康,轻松,所以他需要制衡各个皇子的势力,让他们斗得你死我活,从而他才能全权掌握这些皇子!

  他绝不能再出一个太子来!

  想到这里,他笑得意味不明。

  这是他自昨夜后第一个笑容,可是当他的笑容停滞在司马琳身上时,笑意微凝,眼里射出一道冷光。

  “琳儿留下,其余的人退朝。”

  他淡淡的说了句。

  大臣们又用探究的目光看向了司马琳,皇上才对九皇子表示重视,现在又留下了四皇子,这到底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但帝王之心岂是容这些下臣能窥探的?众人只能私下动足了心思,以期风向再作决定。

  司马九目不改色的走了出去,才一出门就被众臣围了上来,热烈的道驾。

  他依然是那副高傲如孔雀的模样,与众人周旋了数句就高调的走了。

  他这是急着找晨兮去了。

  殿内,就在所有的人都走得一干二净后,皇上阴冷的目光狠狠的射向了司马琳。

  司马琳吓了腿脚一软,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拼命磕头道:“父皇,儿臣有罪!”

  皇上眉眼一动,冷冷道:“你有何罪?”

  “儿臣不该纳了杨大成的女儿为妾!”

  说实话司马琳也不知道为什么皇上用这种眼光看他,他想来想去自己也没有做什么人神共愤的事,又与太子没有关系,唯一能解释的是杨大成通敌叛国,而他却纳了杨大成的庶女杨如琳为妾!

  可是自古就有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就算之前也有这种况出现过,但绝不会殃及嫁出的女儿的。

  他在那里想得头痛欲裂,皇上却脸上愈现怒色。

  哼,真是死鸭子嘴硬,到了现在还敢不说实话,顾而他!

  皇上眼中积聚了怒意,斥道:“混帐,事在如今,你还敢避重就轻么?你眼里还有没有朕这个父皇?”

  “父皇……”司马琳惊惧不已的看向了皇上,不解道:“儿臣愚昧,请父皇明示!”

  “哼,你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朕来问你,你是不是在前几日送了一些姬人给太子?”

  司马琳一愕,想到余巧儿将府里的女人送了几个给太子,遂点了点头道:“回父皇,确有此事,不过所有的事都是儿臣的王妃余巧儿经手的,儿臣并不知道的十分清楚!”

  “哈哈哈……”皇上怒气反笑了,指着司马琳骂道:“你是真把朕当老糊涂了还是当傻子了?你平日就好色不已,朕想着你是皇子身边少了女人也是丢了皇家的威仪也就由着你去了,可现在居然让余巧儿帮你处理的这些女人,你说朕怎么可能相信?这比相信老虎吃素还难!”

  “父皇!”司马琳急得冷汗直冒,是的,他是好色,可是要不是家里实在没钱了,

  他能卖了这些女人换钱么?

  不过现在既然引起了父皇的猜忌,他也顾不得脸面了,直接道:“父皇,儿臣不敢欺瞒父皇,实在是府里的钱财不多,迫不得已才卖了这些女人!”

  “哈哈哈。”

  皇上仿佛听了天大的笑话,冷笑连连道:“孽子啊,你到现在还执迷不悟么?你与皇兄都是同样的俸禄,他们都过得好好的,为什么你就不够了?这是指责朕厚此薄彼么?”

  “不是,不是。”司马琳有苦说不出,他哪有别的皇子后台硬啊?母家都有贴补,他一个小宫女生的皇子,没有一点的钱财,而那些皇子哪个娶的不是名门大家,陪嫁就够养了一大家子了,而他呢?娶了个余巧儿,根本就是一文不值啊!

  “不是?”皇上一下就看透了他的心思,冷道:“你一定会说你皇兄皇弟他们母家有钱,娶的妃子也是名门是么?”

  “儿臣不敢!”

  “不敢?”皇上勃然大怒,拿起了手边的如意狠狠的砸向了司马琳,恶狠狠道:“混帐东西,别以为朕不知道你的那些心思!你也不看看你是什么出身,竟然也敢做那非份之想?”

  司马琳听了愤愤不已,怎么昨夜太子就没把这老东西扎死呢?他难道不是皇子么?难道就因为是宫女生的就没有了机会么?

  他脸上却不敢露出丝毫的不满,而是更诚惶的磕着头。

  皇上见他一副恭顺的样子,想到太子已被杀了,这个儿子也掀不起大浪来,也就不再下杀手了,而是淡淡道:“把那个余巧儿送到宫里来吧,至于杨如琳,你就看着办吧。”

  “父皇……”司马琳惊怒的抬起了头,看向了皇上,急道:“余巧儿虽然犯了错被贬为妾,可是毕竟曾进过玉碟的,要是送给父皇,会被天下人取笑的。”

  “天下人取笑?”皇上冷笑连连,想到昨夜太子所说的一句话,不禁引用道:“这天下除生我者和我生者不能幸,又有什么人不能为朕所幸?”

  司马琳羞得无地自容,不敢相信自己的父皇竟然要占媳为妃!

  他张口结舌,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

  这时皇上眼睛一厉道:“别以为朕不知道你的那点心思,那余巧儿既然身为凤女,你当初就该将她献给朕,可是你却做了什么事?竟然敢洞房换新娘,私自染指,还让她利用你后院的姬人往来于你与太子之间传递消息,就凭这几样,朕就可以治你的死罪,现在朕念在你并无做出出格的事,饶你一命,只让你献了余巧儿,你还有什么不满意?”

  司马琳心痛欲裂,余巧儿是凤女,他知道只要牢牢把余巧儿放在身边,他就有希望,可是就这一点希望也要被父皇所幻灭,这让他何以堪?

  他呆呆地跪在那里,心里凄苦不已。

  皇上则冷眼看着,他当然知道所有的儿子不论能力的强弱都有心思想坐他的位置,所以他并不十分反感司马琳的所作所为,不过他会把司马琳的希望扼杀在萌牙状态。

  笑话,这天下是他的,谁有能力继承他的位置也由他说了算!他绝不允许有人越过他盘算这个位置。

  良久,司马琳才反应过来,想到皇上所说的话,连忙辩道:“父皇,儿臣从来没有利用后院的姬人与太子往返消息,请父皇明察。”

  皇上一来志不在此,二来太子都死了,他也不想追究了,而是不耐烦道:“这事已然过去了,现在朕只问你,那余巧儿你是送还是不送?”

  “送!”司马琳咬了咬牙,终于无可奈何的说出了这个让他痛不欲生的字。

  皇上的眼中终于现出了一丝的笑意,语气温和道:“好了,不过一个女人而已,朕再赏你十个美人,赐黄金千两。去吧。”

  “谢父皇。”司马琳无可奈何的磕了个头退了出去。

  待他走后,林公公担忧道:“皇上,那余巧儿到底是不是凤女?要是不是的话,这传出去会不会有损皇上您的威仪?”

  皇上的眼一冷道“不管是与不是,宁可错杀千个不能放过一个,再说了,进了宫里你安排个不起眼的名份给她,谁能知道?”

  “是,奴才这就去办。”

  “嗯。”皇上点了点头,突然眼中露出向往之色:“小林子,你说要是这余巧儿真是凤女,朕会不会称霸天下?”

  小林子忙笑道:“回皇上,就算没有凤女,以皇上的英明神武也能一统天下。皇上只是不想凤女为他人所用,多费些手脚而已。”

  “哈哈哈,小林子,你说的好!”皇上大笑了起来,笑得高兴处突然露出了痛苦之色,捂着腹部不倦了起来。

  林公公大惊失色连忙叫道:“来人,快传御医!”

  司马琳带着一肚子的闷气冲回了府里,虽然得了皇上的安抚给了千两黄金,可是这黄金能跟余巧儿比么?那可是一个天下啊!

  这父皇真是太不要脸了!

  “王爷!”总管看到司马琳快步迎了上来。

  “滚!”

  司马琳没好气的一掌掀翻了总管。

  总管一

  个措不及防被摔在了花丛里,让月季花的刺扎得浑身疼,待他忍着痛爬起来时,现司马琳早就走得无影无踪了。

  他喃喃道:“怎么这么大的火?余夫人让我请王爷去临香院的事还没说呢……嘶……”

  说着他身上又一阵阵的疼,当下也不去追了,而是想拔了身上的刺,一会等王爷消消气再去说。

  不过他没料到司马琳已然自己冲向了临香院了。

  临香院中,余巧儿打扮的花枝招展,身上更是喷了无数的香水,她穿了件透明的轻纱,里面只有亵衣,微一动间就露出了凝脂般的肌肤。

  虽然司马琳迫于众怒降了她的身份,可是司马琳毕竟看重了她凤女的身份,一切待遇都按着之前的给她,王府里又没有正妃侧妃,一切还是由她说了算的。

  今儿一早她听说太子死了,心里就高兴得不得了,认为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她要借这个机会告诉司马琳,是因为她的到来才让太子出事的,从而让司马琳更加的信任她,依赖她。

  她知道女人对于男人不光要有帮助,还要床上了得,所以她要让司马琳床上离不开她,事业上也离不开她,从而牢牢地把司马琳抓在手中!

  总有一天让那些得罪她的人都死无葬身之地。

  她正做着美梦,听到门口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心中一喜,知道是总管把她的话告诉了司马琳,司马琳才这么急着来的。

  “王爷!”她摆了个自认为最为妖娆的姿势迎了上去。

  司马琳本来不一肚子的火,待见她打扮得眼青楼女子似的,仿佛迫不及待地要去服侍老皇帝,顿时气理不打一处来,回手就是狠狠的一个耳光打到了余巧儿的脸上。

  “啊……”余巧儿出了一声尖叫,扑倒在地。

  司马琳见她还敢叫,更是恨从心头起,当他的目光停留在她背上的凤凰之上,眼瞬间充血。

  凤女!凤女!

  他的凤女从此要远离他而去了!

  离去的不光是凤女,而是权力,是那高高的位置!

  他的眼立刻变得幽深,阴沉,黯黑。

  “王爷…”

  余巧儿正捂着脸不知自己到底哪里又得罪了司马琳时,就被司马琳一把揪了起来。

  “嘶拉!”

  司马琳狠狠的撕掉了她的衣服,只两下就把她剥了个一干二净,随后狠狠的扔到了床上。

  就在余巧儿痛得全身抽抽时,一具温热带着怒意的身体覆上了她,随之而来是他如狼般恶狠狠的嘶咬,凌虐……

  整整一夜,司马琳仿佛不知疲倦般在她的身上泄着愤怒,不得意,狠戾。

  几次她痛得死去活来,都对上司马琳杀机腾腾的眼神,那眼神让她害怕的无以复加,他在透过她看别的人……

  她怕,她怕司马琳一个失手把她当成心中憎恨的人杀了。

  身上是无边的痛,肌肤上更是无数青紫的痕迹,余巧儿唯一的感觉除了痛还是痛。

  不知道过了多久,迷糊中她感觉身上一轻,随之而来的是司马琳冷漠无的声音:“把她收拾干净,身上不要留一点的痕迹。”

  她晕了过去,昏迷中她仿佛进入了炼狱,只觉浑身一阵热一阵冷一阵疼,仿佛被剥了皮般的痛苦。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醒了过来,身上酸痛不已,却根本无力爬起来。

  她眼着眼看向了帐顶,心头一惊,这不是她的床!

  她在哪里?她这是在哪里?难道她被司马琳卖了?

  她惊恐莫名,这时耳边传来一道怯懦的声音:“娘娘,您睡了一天一夜了,想吃些什么么?”

  “娘娘?”她蠕动着干涸的唇,无意识的重复着这两个字。

  “是的,您是皇上新封的美人。”

  皇上新封的美人?

  这是怎么回事,她这是死了投胎了么?她明明是四皇子府的人怎么成了美人了?

  她抑制不住心喜,又怕这是个梦。

  “余美人,奉皇上之命,特来赐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