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司马琳的惨叫(1/2)

加入书签

  晨兮笑了笑,柔柔道:“你来了……”

  一缕金辉将她笼于其中,令她素雅的衣服上亦仿佛蒙上了一层金色的纱笼,她虽然很近,却仿佛很远。***

  远到有种咫尺天涯的感觉。

  “丫头。”玉离不自禁伸出了手,抚上了她耳边的,将她的握于他手时,那柔顺如丝绸的触感轻划过他的指缝流泄而下,却让他感觉无比的安心。

  还好,她还在。

  没有远去。

  “怎么了?”她脸微红,轻抚了那缕,欲从他身边而过。

  “丫头。”他又叫了声,手却握住了她的手臂,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到底怎么了?”

  她脸更红了,偷眼看了看周围,尤其是看到千儿与万儿挤眉弄眼的样子,更是羞恼的扒拉着玉离的手,嗔道:“说话就说话,偏生这般动手动脚的,这大白天的又是在花园,无端端被那几个丫环笑话了去。”

  她哪知道就她这似嗔非嗔,似怒非怒的模样,简直就是男人心头的魔。尤其玉离还是这么爱她。

  当时,玉离的眼就迷离了,手禁不住了捏紧。

  “你捏痛我了。”手臂上越来越灼热的触感让她感觉仿佛虫子沿着她的经络在爬行,痒痒的,酥酥的。

  这种即陌生又似熟悉的感觉让她十分的徬徨,她按捺住了心头的那丝酥麻之感,有意说道。

  “噢,对不起,”听到她喊疼,玉离心疼不已,立刻缩回了手。

  待缩回后又不放心,又拉起了她的小手,她柔软的小手入他掌时,他只觉心头一荡,那小手真是滑若凝脂。

  不过他很快的按下了这份旖旎之心,一手撩起了她的袖子。

  “你做什么?”

  眼见了一段藕臂越露越多,晨兮又羞又急,连忙与玉离拉扯起来。

  “别动,让我看看。”

  晨兮一听更是难为了,用力扒拉着他的手,这样他的手正在用劲再加上晨兮的手劲,只听嘶拉一声。

  她的衣袖被撕了下来,露出了一支欺霜赛雪的玉臂来。

  那玉臂上光滑盈润,哪有半点被捏过的痕迹?

  玉离的眼直直的看着她的手臂,竟然神魂颠倒。

  千儿与万儿挤眉弄眼的看着,窃窃私语道:“这还是咱们的爷么?以前就算是美人脱光了在爷的面前,爷都没有反应的,现在居然看一条手臂就看傻了?”

  “你懂什么?这叫爱的力量。”

  “爱的力量?我不懂你懂?你什么时候懂爱了?”

  “哼,就说你是个土包子,没见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看咱们小姐跟爷这么亲亲我我的,我就明白什么叫爱了。”

  “……”

  晨兮听了脸顿时黑了,这还是她丫环么?有这么比喻自己的小姐么?那猪跑跟她有什么关系?

  玉离听了也是一头黑线,这两个臭丫头,平日让她们多读点诗书,却偏偏喜欢舞刀弄剑玩毒的,这下好了,连这种形容都说出来了,这不是让晨兮生气么。

  他虎着脸狠狠的瞪了眼千儿与万儿。

  正聊得高兴的千儿与万儿只觉两道冷光嗖嗖的扫了过来,待看到玉离几乎要杀人的眼神,吓得呆在那里。

  玉离见两傻妞还傻乎乎的模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轻斥道:“不长眼力价的,还不下去?”

  千儿蹭得跳了起来,讨好道:“奴婢这就走,这就走,您与小姐继续。”

  说完拉着万儿屁颠颠的走了。

  晨兮脸一下红了,这两个丫环虽然不叫玉离主子了,可以始终还是向着他,每时每刻都想着给玉离与她制造单独在一起的机会。

  想到这里,羞恼不已的走入了屋内。

  玉离这时才笑眯眯的跟了进来,讨好的抢到前边,拉起了椅子道:“丫头,坐”

  晨兮瞪了他一眼,有意不坐他的拉凳子,而是坐向了另一边。

  他倒不生气,而是倒了杯水,递了过去,柔声道:“天气燥,多喝些。”

  “太热了,不喝。”

  热了?

  玉离手上一用劲,一股寒气腾了上来,片刻杯中的水就变得清凉可口了。

  “给,凉了,保管喝了舒服。”

  晨兮看了他一眼,伸出手要接时,他却缩了回去,笑道:“离开我的手就热了,我喂你喝。”

  晨兮正要拒绝,杯子就凑到了她的唇间。

  她只能无可奈何的喝了口。

  “怎么样,是冷还是热?”他紧张的看着她,顺手取出怀中的绢帕替她掖了掖唇间毫不存在的水渍。

  她的脸顿时绯红,啐道:“堂堂王爷,服侍起人倒是这般有模有样,这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惯会这些呢。”

  玉离嘻嘻一笑,又喂了口晨兮后才道:“王爷怎么了?王爷服侍自己的爱妻天经地义。只要你喜欢,我天天喂你喝水,喂你吃饭,替你穿衣服,穿你放洗澡水,给你……”

  “

  停……”晨兮见他越说越没边,越说越暖昧,不禁急着捂住了他的唇,嗔怪道:“你尽胡说什么啊,我又不是泼妇哪有使唤自己的……”

  说到这时,她一下呆在那里,羞得无地自容,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咬掉。

  她这是怎么了,难道还真把自己当成了他的妻子了么?这不是让他看轻了自己?

  玉离的心里却乐开了花,原来她的心里其实是有他的,只是她自己不知道而已,不然她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唇间是她带着淡雅馨香的柔夷,见她又那般欲语还羞的样子,他哪还把持的住,禁不住伸出舌尖舔了舔她柔嫩的掌心。

  “你……”

  晨兮如被蜂蛰了般快速缩回了手,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道:“登徒子!”

  “扑哧。”

  听了这三个字玉离不禁笑了起来,这似曾相识的三个字一下勾起了他美好的回忆。

  他一把抱起了晨兮,笑道:“丫头,还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景么?”

  晨兮自他那么高兴的一笑,就想到了两人初见相识的景,也知道他是跟她想到一块去了。

  可是想到初步见面的景,她羞得脸更红了。

  她一把推开了他,恨道:“你还说?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才见面就往人家姑娘浴桶里钻。你倒是说说,你钻过多少姑娘的浴桶?”

  玉离连忙道:“丫头,什么叫钻过多少姑娘的浴桶?我誓这辈子只钻过你的,就认识了你我这一辈子就完了,我哪还可能去沾染别的人?”

  晨兮眼斜睨道:“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认识我你就完了?我这么可怕么?”

  “嘻嘻,可怕,女人是老虎,要吃人滴。”玉离嬉皮笑脸的凑了上去。

  见他这般惫懒的样子,晨兮又好气又好笑,终究不好意思再谈论刚才的话题,只是啐道:“怕被吃了还天天往这里跑!”

  她那婉转妖媚的样子把玉离看得眼都直了,声音变得暗哑道:“什么时候你要真吃了我就好了。”

  “什么?你说什么?”玉离的话放在唇间嘟囔,所以晨兮没有听清。

  玉离本不待说清楚,生怕唐突了佳人,可是突然想到晨兮刚才羞媚可人的样子,又如猫抓了心般的痒,遂试探道:“我是说我就等着你吃我呢。”

  “谁要吃你?臭男人一个。”晨兮羞恼的啐道。

  那样子果然是美极,看得玉离神与魂授,原来自己心爱之人一颦一笑一蹙眉都是牵动他的心,一个眼神都能让他回味无穷啊。

  “兮丫头,什么时候你要真吃了了我就好,这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

  他目光迷离的看着她,嘴里却不自觉的流泄出心中所想。

  晨兮这才知道此吃非彼吃,登时闹了个大红脸,正欲骂他色胚子时,又被他眼底的深所震憾,一时间她呆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她哪知这样无辜的样子却是最诱人的,尤其是以心爱之人完全没有自制力的玉离!

  他一把拉住了她,将她搂在了怀里,暗哑着嗓子道:“你不吃我,我就先吃你。”

  说完,灼热的唇覆上了她清凉的额头。

  那股子热一直顺着她的额尖冲入了她的脑中,令她昏昏沉沉。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只觉呼吸困难了,他才意犹未尽的离开了她,将额头与她的额头顶着,轻叹:“兮儿,兮丫头,我的小宝贝,你快长大吧。”

  她的唇微微动了动,无可奈何的笑了,就算长大也得一天一天的长吧?

  就在她感动于他里行间隐藏的意时,只听他仿佛下了决心般道:“嗯,对了,木瓜炖奶一定不能断,否则影响我未来的福利!”

  “玉离,你这混蛋!”晨兮羞得拿起了茶杯狠狠的砸向了他。

  他猿臂轻舒轻巧的接过了杯子,就着刚才晨兮喝过的地方抿了口,赞道:“好茶啊,尤其是你喝过的茶,尤其的香呢。我就知道你心疼我,有意端茶给我喝呢。”

  晨兮翻了个白眼,跟这个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