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治病(1/2)

加入书签

  半月后,揽月国白君王的鸾驾终于进入了京城,为了表示我朝对揽月国的尊重,皇上命令所有的臣民与皇子都去城门迎接。

  当晨兮与旭兮站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之上,等待着娘亲的鸾驾进京时,心情激动不已。

  娘亲,终于得到了她所应该得到的了,幸福,荣耀!

  司马神医站在一边,也激动得无以复加。

  他失态不已地看着端座于凤鸾之中的女儿,看着万民景仰的热闹情景,仿佛回到了几十年前。

  回到了他初入女儿国,看到他的绾绾坐在凤驾之中巡视女儿国的情景。

  此情此景如此相似,可是却物事人非,斯人已去。

  如今的鸾驾中是他与绾绾的女儿,与当年的绾绾一样的意气奋发,一样的高不可攀,一样的美丽高贵…

  可是他的绾绾已然人在黄泉,他的女儿却对面相见不能相认!

  “绾绾……”他泪流满面,唇微颤着,喃喃的呢喃着心爱之人的名字,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

  “外公……”

  晨兮见司马神医失神的样子,心中一惊,要是传了出去那可是会引起轩然大波。

  “呃……”

  到底是心理素质极其强大的人,司马神医只微一闪神就清醒过来,抹了抹眼中的泪,对晨兮点了点头。

  小手伸到了司马神医的手中,轻轻地握了握道:“外公。”

  “好孩子。”感觉到晨兮的安慰,司马神医老大开怀的笑了。

  “外公,还有我呢。”旭兮也不甘示落的握住了司马神医的另一个手,司马神医连忙对旭兮展颜一笑道:“对,对,还有你,有你们两个还有你们的娘,我这辈子就足够了。”

  晨兮叹了口气,外公虽然对不起外婆,可是却用一辈子来赎罪了,外婆泉下有知该原谅外公了吧……

  突然她感觉到一道怪异的目光从十几米外射来,那几乎灼伤人的目光让人忽视也不行。

  她连忙看了过去,这时正好林氏的鸾驾挡住了她的视线,而林氏正好看向了她,她连忙对林氏开心地笑了起来。

  林氏深深地看了眼她们祖孙三,也温柔一笑。

  “天啊,这白皇后在对我笑呢。”

  这时站在晨兮边上的一个小姑娘高兴的大笑起来。

  “是啊,是啊,我也看到了呢,小妮儿,连皇后也对你笑,你今年要交好运了。”

  “真的么?”

  “当然是真的啦,皇后是什么人啊?这可是天上的凤凰下凡啊,被她看一眼都是福份啊,何况对你笑了!”

  “要是真的就好了,我希望我今天能挣好多钱,那样我就有钱给娘治病了。”

  “会的,小妮儿,你娘的病一定会好的。放心吧。”

  “谢谢你,菲儿姐姐。”

  那个叫小妮儿的感激的道谢。

  晨兮听了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她的娘亲如果没嫁给白君王时,谁会认为娘亲看人一眼会给人带来福气呢?

  眼下所有的一切全是白君王给娘亲的,而白君王还这么疼着娘亲,娘亲真是苦尽甘来啊。

  眼看向了身边的两个小姑娘,一看就是贫苦人家的孩子,尤其是那个小妮儿,虽然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可是却没想到要沾着娘亲的福气嫁个好人家,而是想着要多挣钱给她娘亲看病,这让晨兮不禁起了怜悯之心。

  “你叫妮儿么?”

  “你是……”那小妮儿见晨兮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孩主动跟她说话,又是高兴又是好奇道。

  “我是杨晨兮。”

  “噢,杨小姐。”小妮儿虽然穷,但从晨兮的穿着上也看出她是富贵人家的小姐,声音也变得更恭敬了。

  晨兮微微一笑道:“你娘可是病了?”

  听到晨兮问到她娘,小妮儿露出了忧愁之色,眉微皱道:“是啊,请了许多大夫,看了好几年了,一直反反复复的。”

  “你要相信我的话,一会等这结束后,我去帮你看看你娘吧。”

  “好啊,好啊。”小妮儿听了一下跳了起来,激动不已,甚至忘了问晨兮怎么会医的。

  晨兮微微一笑,待行驾走过后,她对司马神医道:“外公,我去这小姑娘家给她娘看病了。”

  “好的,去吧,注意安全。”

  司马神医点了点头,拉着旭兮走了。

  到了小妮儿家门口,晨兮愣了愣,只见一个篱笆围住了一间破败的房子,那风一吹过,柴门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仿佛随时会倒掉般。

  她的心微微一酸,看向小妮儿的眼神多了几分怜惜。

  小妮儿见晨兮迟疑的样子,以为她嫌弃家里穷不愿意进门,急道:“杨小姐,我们家里虽然穷,但里面很干净,真的,我不骗你,你就帮我看看我娘吧,要是您能看好我娘,我就算是砸窝卖铁也把该给的诊金也凑出来。”

  那菲儿也道:“是啊,杨小姐,您来都来了就进去看一眼吧,以后小妮儿家

  不是这么穷的,这钱全给妮儿的娘看病了,您放心,我们都是不怕苦的人,只要能治好妮儿娘的病,我们一定会把钱凑给您的。”

  听了两人的话,晨兮更是心酸了,她想到了前世娘亲长年缠绵病榻的模样,如果前世的她多一点关心给娘亲,也就会发现二姨娘给娘亲下慢性毒药的事了。

  幸好,她重生了,及时地识破了二姨娘的诡计,也让娘亲有了今日的幸福。

  她笑着摇了摇道:“你们误会了,走,我们进去吧。”

  “好的,快请进。”

  小妮儿一扫难过之色,立刻变得兴高采烈起来,她拉着晨兮就往里走,一路上不放一下,生怕一放手,晨兮就会反悔似的。

  待打开门后,晨兮见了更是难过了,这简直可以用穷徒四壁来形容。

  小妮儿连忙把门关上,听到门吱的一声合上的声音,晨兮不禁看向了身后。

  小妮儿怕晨兮误会,陪着笑道:“这风太大了,我怕吹着您。”

  晨兮勾了勾唇,眼看向了内屋的一张破床上,单薄的看似快倒的床上正躺着一个骨瘦如柴的妇人。这小妮儿是怕风吹着床上的妇人才是。

  她慢慢地走向了内屋,床上的妇人昏沉间听到了脚步声,遂艰难的转过了头,待看到晨兮时,微微一愣,轻喘道:“您是……”

  小妮儿立刻从晨兮身后冲向了床前,兴冲冲道:“娘,这是杨小姐,是我请来给娘治病的。”

  “治病?咳咳……”妇人轻咳了声,打量了晨兮一眼后,皱着眉斥道:“妮儿,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娘这病是会过病气的,怎么把这么个娇滴滴的小姐请来了?”

  “娘,你这病怎么会过……”

  “妮儿!”妇人突然严厉的打断了小妮儿的反驳,随后对晨兮陪笑道:“这位小姐,我女儿不懂事,您别跟她计较,我这就让她送您回去。”

  眼又看向了小菲道:“菲丫头,麻烦去把厨房里的几个蛋给这位小姐,这大风天的吃点东西暖暖身子。”

  “娘,这是我们家仅剩的几个蛋,是给您补身子……”小妮儿见娘不让晨兮看病不说,反而要把仅剩的几个鸡蛋给晨兮,大为心疼。

  “妮儿!”妇人连忙打断了妮儿的话,随后对晨兮道:“对不起了,小姐,您大人大量不要跟小妮儿计较。”

  晨兮见妇人非但不让她看病,还迫不及待的把家里唯一仅剩的鸡蛋送给她,想把她送走,心里明白这妇人是怕付不起诊金遭到什么不好的事。

  遂笑道:“这位夫人请放心,我是主动来给您看病的,不收您一分钱的。”

  “不收钱?”妇人惊了惊,又不禁打量了晨兮,这才发现晨兮长得漂亮不说,身上穿得也是少有的华贵,顿时一惊,嗫嚅道:“小姐,我说过了,我们小妮儿不会那些,真的不会,她死去爹没传给她啊。”

  “啊?”晨兮呆在那里,不知所以然的看了眼小妮儿。

  小妮儿脸色微红,连忙推了推妇人道:“娘,这杨小姐不是那些人,她是真心想帮我们的。”

  “不是那些人?”

  “是的,真的不是。”

  晨兮见妇人还在迟疑不禁解释道:“这位夫人,是这么回事,刚才在路上偶然听到小妮儿说起您的病,正好我也是会些歧黄之术,所以自告奋勇的来给你诊治的,您放心,我一不收诊金,二没有一点的非份之想。治好了您的病,我就立刻走人。”

  “治好了我的病?”妇人呢喃了声,眼中一闪而过喜悦的光芒,稍纵即逝,随后又黯淡道:“这病是治不好了,治了十几年了,那一点点的家产都治没了,害的妮儿……”

  妇人的眼幽幽的看向了小妮儿,流转着疼惜的色彩。

  小妮儿握住了妇人的手道安慰道:“娘,别这么说,能做您的女儿,是我们的缘份,您把我带到这世界上来,我感谢娘还来不及呢。”

  “妮儿……”妇人听了心中一酸,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哽咽道:“是我连累了你啊,要不是我,你就能嫁个好人家了,能过上好日子了。”

  “娘,别说了,我不嫁,我一直陪着您!”

  “傻孩子,娘终有一天要死的,难道你想娘死了也不闭眼么?”

  “娘,您不会死的,不会死的。”小妮儿一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