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打得头破血流(1/2)

加入书签

  “哼,不敢?我看你敢得很!连纵容丫环勾结外男的事都做得出来,你说你还有什么做不出来?你才多大?你还要不要脸?”

  晨兮脸色变得苍白,摇摇欲坠露出委曲泣然的表情:“老夫人这话真真是冤枉死孙女了,孙女外祖是大儒世家,从小教育孙女德行言表不可僭越一丝一毫,这一言一行都谨小慎微,如何敢做出这等为知廉耻之事?里面定然有所误会了…。”

  “误会?我看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秦氏脸一板对紫娟道:“去,把华儿那个死丫头给我带来。”

  春儿担忧的看着晨兮,晨兮微微摇了摇头,眼看向了外室。

  须臾华儿被拉扯着进来了,她一见到晨兮立刻如见到了救星般哭求道:“小姐,救救奴婢啊,救救奴婢,奴婢冤枉啊。”

  春儿听了心中一恨,这个华儿,平日里倒是机灵,还对她挑鼻子挑眼的,关键时刻怎么如此糊涂?这对着小姐求救,置老夫人于何地?难道是说老夫人处事不公么?这不是挑唆老夫人与小姐的矛盾么?这一刻,春儿情愿华儿死了算了,真是个祸害!

  晨兮不动声色道:“华儿,你有什么冤屈向老夫人细细道来,老夫人定然会为你作主的。”

  华儿也是个聪明的人,只是刚才一时情急才糊涂了些,听了晨兮的暗示立刻挣脱了两个粗使丫环的束缚,冲到了老夫人面前扑通一下跪了下来,拼命磕着头道:“老夫人慈悲啊,奴婢被人陷害的,求求老夫人替我伸冤啊。”

  “陷害?”秦氏眼神一厉,冷笑道:“你是什么人?有多大的本事,值得人陷害你?”

  华儿一愣,连哭带泣道:“奴婢。奴婢…。”她哪说得出来,怎么知道谁要陷害她?可是这无妄之灾为什么落到了她的头上啊?她越想越气,越想越急,突然脑中灵光一闪,要说得罪,她也就在前几日得罪了如琳小姐,对,一定是二小姐,她抬起了唇就欲出口,待对上秦氏阴阴的眼神,想说的话立刻缩了回去,二小姐是谁?是老夫人的心头肉!要是她这么说,别说什么冤枉不冤枉了,就算真冤枉了,老夫人都不会饶过她!这主子设计害奴婢传了出去,二小姐不是名声毁了?老夫人这个心狠手辣的说不定立刻杖毙了她以封了众人的口!

  怎么办呢?到底怎么办?难道她就这么等死么?一时间她急得满头大汗却无计可施…。她急切的看向了晨兮。

  晨兮在这路上已然想明白了事情的原委,这原是一石二鸟之计,一来是卸了她的臂膀二来是打了她的脸,只是设计的人却不曾料到华儿却并不是她的心腹,但华儿却也不得不救,不救的话,寒了下人的心不说,就算这种事传了出去对她的名声也不利,而更为可恶的是还会连累林氏,要是由人添油加醋的说些什么说不定还会传出什么更加难听的事来…。

  原是怕华儿一个冲动将如琳说了出来,见华儿还不算傻到极致,晨兮稍微定了定神:“老夫人,这华儿虽然说是个丫环,但平日里倒是牙尖嘴厉的,怕是得罪人而不自知,不如将相关之人叫了来问个清楚,也好让华儿心服口服。”

  秦氏看了眼晨兮,冷笑:“让华儿心服口服?我看分明是让你心服口服吧?好吧,既然要心服口服,那么就让事实说话!”

  晨兮低着头不说话,却表示了自己的立场。

  秦氏轻蔑的眼神扫过了她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