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雾山烟雨(1/2)

加入书签

  不一会,仆人来报说是伍少爷来了,司马琳想了想道:“让他去偏厅等着,本王这就过去。”

  “是。”

  待仆人退下后,纪管家道:“王爷,刚才冷少爷来奴才说王爷不在,把他推了,现在伍少爷来了,您这么出去,要是让冷少爷知道了,会不会对您有什么想法?”

  司马琳白了他一眼道:“你懂什么?本王有意冷落他的,不要以为本王与他称兄道弟了,他拿了店铺与木头给本王了,本王就会对他如亲兄弟了,本王是皇子,他就是一个商人,龙与地龙虽然差了一个字却是天差地别的,本王就是要他知道这京城里,他再有钱也得给权力低头!懂不懂?”

  纪管家连连点头道:“王爷这么一说,奴才这榆木脑袋倒是懂了。王爷这是敲打他呢,免得他今后仗着王爷势做出什么有损王爷名声的事来。”

  司马琳这才笑道:“不枉你跟了本王这么久,倒是一点就透。”

  纪管家连忙讨好道:“全亏了王爷教导有方。”

  司马琳心情不错,遂笑了笑道:“好了,别拍马溜须了,前头带路。”

  “是。”纪管家躬着身引司马琳往偏厅而去。

  到了偏厅后,伍福仁正无聊的在看壁上了山水画,见司马琳来了,笑眯眯地迎了上来,道:“王爷,您有事找我?”

  司马琳笑着拍了拍他的肩道:“确实是有事,来,坐。”

  “王爷坐。”

  伍福仁因着之前伍贵妃与司马琳的关系,所以两人之间倒是比较熟的,当下只说了声就顾自坐了下来。

  司马琳见自己还未落座,这伍福仁倒先坐下了,不禁眉微皱了皱,不过想到伍福仁就是一个纨绔子弟,本来就是个浪荡子,要跟他讲规矩估计得先把自己个给气死了。

  当下也不再与他计较,而是坐在了主位之上。

  伍福仁自来熟的接过了纪总管递上来的茶水,喝了口后调侃道:“还是王爷来了好,不然我在这里等了这么久还没有人给上了一杯茶呢。”

  司马琳心头一愣,有些恼怒的看了眼纪总管。

  纪总管带着哭腔道:“伍少爷,您可不能这么说啊,你这么说王爷可当了真,到时责罚奴才如何是好?”

  伍福仁笑道:“责罚便责罚呗,谁让你连个眼力价也没有,让几个粗使婆子来侍候本少爷?本少爷喝的茶是要美人的手递上来的,你让几个看着都快吐的老婆子递茶水给本少爷算是什么个事?这不是存心不让本少爷喝茶么?”

  司马琳这才知道敢情是伍福仁嫌递茶之人不是美貌丫环才不喝茶了,遂笑道:“小伍你也老大不小了,赶紧娶个妻成个家便是了,老是在外面这般寻花问柳的,伍老爷子该怎生的愁心啊?”

  伍福仁笑道:“成什么亲娶什么妻啊?成家哪有独身好啊?来得逍遥自在?王爷可是成过亲的,现在不也是截然一人过得潇洒无比么?人生得意之事不过是升官发财死老婆,您可都是占全了,哈哈。”

  司马琳一窒,这不是存心给他添堵么?

  本想发作,可是伍福仁一向这样口无遮拦,没心没肺,他要是与伍福仁计较不显得他没有档次了么?

  再说了,他之所以愿意与伍福仁交往,就是因为伍福仁这个人没有心眼,不必防着忌着。

  当下也就转移话题道:“今儿让你来是有事要商议。”

  伍福仁嬉皮笑脸道:“王爷有所差遣,小弟自然从命。”

  “哈哈哈。”司马琳听了刚才的一点愠怒瞬间散了开去,温润地笑道:“都是兄弟,哪有什么差遣之说?是这样的,前些日子不是答应了冷兄请蓝神医么?本王这些日子一直想着怎么才能将蓝神医请来,让他帮这个忙,你也知道本王年纪也是大了,就算是进宫见娘娘也得避着,所以想着是不是以开医术交流会的名誉把蓝神医请了出来,你说这个办法可好?”

  伍福仁道:“这个自然好啊,本来来时我还想着问问王爷,帮忙蓝神医的事办得怎么样呢。”

  司马琳似笑非笑道:“你倒跟冷兄关系处得不错啊?”

  伍福仁愣了愣道:“不是大家都是兄弟么?王爷不也很上心么?”

  司马琳又被噎了噎,这该死伍福仁不会说话能不能不说话?要不是看在他还有利用的份上,真是懒得见他!

  脸上却皮笑肉不笑道:“你所说的不错。”

  伍福仁就是一个没有眼力价的人,要是旁人定然能看出司马琳心中的不悦了,可是他是个二百五,哪懂得看人脸色啊?反而神神秘秘的凑向了司马琳。

  司马琳正好借机拉下了脸,斥道:“说话就说话,这么靠近做什么?”

  伍福仁嬉皮笑脸道:“自家兄弟,靠近了亲近啊。”

  司马琳气得翻了个白眼,谁让他要利用伍福仁,把这该死的伍福仁也拉在一起称兄道弟了?

  伍福仁根本不在意司马琳的表情,反正以前司马琳不得势时,他也是这样子对待司马琳的,所不同的是那会司马琳可是象狗一样讨好

  他,现在是嫌弃他而已。

  不过没关系,他最擅长的就是不懂看人眼色,哈哈哈……

  伍福仁心里乐着,眉眼却露出猥琐的样子压低声音凑到了司马琳的耳边道:“王爷知道么?冷富把他从东北带来的美人送给我了,啧啧,那真是尤物啊,把我服侍的神魂颠倒,怪不得冷富要用那药呢,换我这般身经百战的人也经不过那尤物的**蚀骨,恨不得也吃些药物助兴呢。”

  司马琳心中一动倒来了神道:“这么说冷富也未必是象他所说那般不能?”

  “扑哧1”伍福仁嗤笑道“王爷,这话我也就跟你说,你可不能跟冷富说去,要是传到他耳里他记恨上了小美人就遭了。”

  司马琳好奇道:“什么事?”

  伍福仁鬼鬼崇崇的看了四周,仿佛怕传出去似的,压低声音道:“听那美人说冷富不光是那方面不行,而且那处长得也只有……”

  说着拿出了小指头比了比,然后捂着嘴狂笑了起来。

  这下司马琳更是高兴了,看来冷富为了能堂堂正正的当男人,定然会不遗余力的出钱财,他就不怕冷富的钱砸到蓝天的头上,蓝天能不心动!

  只要蓝天心动,到时那药丸到了他的手上,他吃了就能再次当男人了。

  他想到这里,也兴奋的大笑了起来。

  伍福仁见他笑得开心,遂笑道:“王爷是不是很好笑啊?谁能想到冷富这么一表人才的模样竟然那处见不得人,要说都算不上一个完整的男人呢!”

  司马琳笑着笑着,听着这话感觉不怎么舒服了,好象是说他一般。

  心里正感觉别扭时,又听伍福仁道:“哪天王爷好好教教冷兄,让他看看王爷床上的雄威,让他知道这房事上,龙子也与庶民有天壤之别!嘿嘿。”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出来仿佛针般扎入了司马琳的心,要不是知道伍福仁是不知道他的情况,他都要怀疑伍福仁是有意给他扎针眼呢。

  他的脸青一阵白一阵,斥道:“混帐!”

  伍福仁被吓了一跳,竟然离开了司马琳三步远,然后仔细的打量起司马琳,不解道:“王爷这是怎么了?以前这种玩笑也不是没有开过,也没见王爷这般怒色啊。”

  司马琳按奈住了怒意,冷道“现在本王可不是皇子了,是担了个贤王的美名,怎么还能如以前那么荒唐呢?”

  伍福仁这才敛住了痞样,点了点头道:“如此我以后会注意些。”

  见伍福仁还算乖巧听话,又想到有事要借助他办,司马琳遂收敛了怒意道:“好了,本王虽然是皇子,但毕竟身份在那里,不能出面办理那事,这医术交流会的事就由你来办吧。”

  “行勒,这个王爷放心,小弟出马一个顶两。”

  “那快去吧。”

  “好勒,那小弟这就去办了。”

  伍福仁对着司马琳拱了拱手后,屁颠颠的向厅外而去。

  刚走了两步又停住了脚,看向了司马琳,司马琳眉头一皱道:“又怎么了?”

  “嘿嘿。”伍福仁涎着脸凑到了司马琳的面前,拿出手指拈了拈,讪笑道:“王爷,这事小弟出面没问题,可是这个……”

  司马琳垂下了眼眸,这该死伍福仁这是问他要钱么?他要有钱还用找伍福仁这二百五办事么?

  他眼皮一抬,假装看不懂道:“什么意思?”

  伍福仁的笑凝结在脸上,这司马琳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啊?

  当下他嬉笑道:“这召集人要会场吧,得付会场费,要请人得要吃喝吧,得有瓜果宴会钱,这交流完了还得给礼品吧,还得准备礼品钱,这来的人都带着小厮什么的,也得有地方安排吃喝休息吧,这还得要钱,还有虽然说是交流会,但交流了一阵总得请些伶人来助兴吧,要是哪个性起了,还得给这些妓子买过夜钱,这算算都是钱,不是个小数啊,王爷,你也知道自从前阵子我被老爷子骂了后,他就不给我钱了,这么多钱我可没地儿变啊!您是王爷,别的没有,有的就是钱,我也不收您苦力钱了,就把办事的费用给小弟就行了。”

  这话说得司马琳的脸一阵白一阵青,恨恨地瞪着伍福仁,可是要他亲口说出自己没有钱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纪管家笑着打圆场道:“哎哟,瞧伍少爷这模样,哭穷哭到了王爷这里来了。谁不知道伍家穷得只剩钱了?您这是来埋汰咱们王爷么?”

  伍福仁冷笑一声道:“伍家就算是穷得只剩钱了,那也是伍家,本少爷可还不是家主,没有权力支配这么大数额的钱,纪管家这话说的搞得好象王爷府很穷似的?这话要是传了出去可影响王爷的声誉呢。”

  纪管家汗滴滴地看了眼司马琳,司马琳脸一沉对纪管家道:“好了,还不去取钱给伍少爷?”

  纪管家额头一阵黑线,他哪去变这钱啊?

  司马琳斥道:“怎么?听不懂本王说的话么?”

  纪管家这才没法子,硬着头皮道:“不知道伍少爷要多少钱?”

  伍福仁算了算道:“也

  不用多,先给个一万两就行了。”

  “一万两?”纪管家大叫一声,把伍福仁吓了一跳,退了三步道:“纪大头你大惊小怪作什么?不过一万两银子你至于这么叫唤么?吓坏了爷可不是你能赔得起的!”

  纪管家陪着笑道:“伍少爷不是奴才不给这钱,实在是这府里正在修建,所有的现钱都用出去了,这一万两银子一时间奴才哪去给凑去?”

  伍福仁冷笑道:“纪管家,王爷都说有你却说没有,难道你把王府的钱私吞了不成?”

  纪管家吓得一个趔趄,差点扑倒在地,泪流满面道:“伍少爷这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啊,您这话说出来后奴才可是要没命的啊!”

  伍福仁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道:“好了好了,不要装了,拿钱来是正事。”

  司马琳眼见着躲不过去了,遂沉吟道:“小伍,家里的钱财本王一向不客,全是纪管家管的,纪管家的为人本王是信得过的,他说周转不开定然是真的周转不开了,你看是不是你有多少钱先垫着,等本王这里现钱倒出来了再还你如何?”

  “王爷既然开了口,小弟要是说没有那就不是兄弟了,不过小弟平日大手大脚的,一时半会也真拿不出太多的银子来,能拿出个几百两还是没问题的,要是多还真是问题。”

  司马琳想了想道:“这样吧,本王倒还有一些字画,反正放着也是放着,你家老爷子喜欢字画,你就拿去给你老爷子换些银子如何?”

  伍福仁摇头道:“不妥不妥。”

  司马琳敛住怒意道:“为何不妥?”

  “王爷也知道我家老爷子那性格,那是吝啬无比,要是我拿去的不知道该怎么贬低字画的价格呢,不如让纪总管拿着去当铺当了吧,这说不定还能多当些银钱呢。”

  这话听着是为了司马琳好,可是司马琳听了却气得要死,要是王府的人能拿出去当还用伍福仁说么?他四王爷府要是今天当着书画去当,明日就会传出不利于王爷府的消息来。

  要是传到了父皇耳朵里,更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