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峰回路转(1/2)

加入书签

  那男子急着攀诬,急道:“你怎么没拿?明明我是亲手交于你的!好啊,你既然这么薄情,就别怪我也无义了,这位姑娘,你着人好好搜搜她的身上。”

  他到现在还只是把晨兮将成了丫环。

  晨兮也不与他讲明,只是让紫娟道:“你搜一下华儿吧,看看她身上是不是有诗。”

  紫娟看了眼秦氏,见秦氏没有反应,就走到了华儿身边,仔细的搜了起来。

  华儿自然知道身上没有这些肮脏的东西,倒是十分自然的让紫娟搜。

  待都搜仔细了,一无所有,晨兮对那男子道:“你可看清了,华儿身上根本没有你说所的诗文。”

  “定是她把诗藏在来路之上了。”那男子眼珠一转,立刻叫了起来。

  晨兮冷笑,原来诗早就准备好在路上了!她妙目看向了紫娟,紫娟正待开口说出去找诗,这时春儿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老夫人,奴婢愿意出去随紫娟姐姐一起出去找诗。”

  “哼,你还不嫌丢人么?这种事还自告奋勇的?”

  “正是因为奴婢知耻知廉,所以自愿请命,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千万不要做错一件事,莫要给杨府丢一分人。”

  秦氏听了脸色稍暖,缓缓道:“没想到兮园里倒还有个知礼的。”

  言下之意是晨兮也只是假知书达礼。晨兮低着头却并不在意,反正只要春儿出去找,也算达到了她的目的了,让秦氏说几句就说几句吧。

  紫娟讥嘲地看了眼春儿后,道:“走吧。”

  说完转身而去,春儿对晨兮点了点头,尾随而去。

  不一会儿,春儿与紫娟回来了,紫娟正待说话,春儿连忙抢在前头,将手里的一张纸递给了秦氏:“老夫人,诗在这里。”

  紫娟一愣,傻呆呆地看着春儿,手从怀里抽了出来。

  秦氏见了眼如厉刃看向了华儿,华儿脸色惨白,腿一软倒在了地上,她没有想到害她之人竟然连这诗也准备好了,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晨兮走到跟着接过了纸,对那男子面前扬了扬:“可是这首诗?”

  那男子匆匆看了眼,连忙点头:“是的,是的。”

  “你确信么?”

  “确信!确信!当然确信,我自己写的当然认识。”那男子斩钉截铁地点着头。

  “那念念吧。”

  男子立刻抢过了纸,竟然慢慢的站了起来,还学着人踱了几个方步,才摇头晃脑的道:“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秦氏听了脸色由白变青由青变紫,恨不得立刻让人把他抓了下去乱棍打死。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岂在…岂在…。”他念了三遍岂在后,急得抓耳挠腮翻来覆去的看着:“这朝朝暮暮去哪了?”

  晨兮冷冷一笑,抽过了纸,大声念着:“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说完拿着纸递给了秦氏,恭顺道:“老夫人,前日里看到父亲写下这首诗,只觉气势磅磗心中仰慕非常,故日日临摩,可巧今日张纸春儿带到了身上,可笑此人自认为状元之才却是个不认字的!那么一个目不识丁的奴才而且如此年老之人,华儿又怎么会看上他呢?此事还请老夫人作主。”

  秦氏取过纸一看,立刻脸色大变,对那男子冷笑道:“好一个状元之材?我倒是第一次听说这天下还有不认字的状元之才!”

  “老夫人,这是陷害,这是陷害啊,我明明给华儿的诗不是这首诗,怎么变成了这诗了?不行,你们还得再搜,那诗是一定在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