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把惜妃踢到老鼠群里(1/2)

加入书签

  虽然没有人看,但惜妃习惯性的一步三扭,扭着屁股作出千娇百媚的姿态往洞里走去,才入了洞,她就停了下来,拿了块手绢捂着鼻子,嫌弃不已:“天啊,这都是什么味儿?快把本宫熏死了!”

  香玉低着头不敢说话,生所说得不好又是被一个耳光打得不知道东南西北。

  “哎哟!”惜妃又是一声尖叫,把脚从地上拔了出来,嚷嚷起来:“这脚下都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糊啊?香玉你是死人么?还不帮本宫瞧瞧?”

  香玉连忙赶上几步,小心翼翼道:“奴婢帮娘娘看看。”

  “快看!”惜妃不耐烦的瞪了她一眼,骂骂咧咧:“真是废物,出了门什么事也干不了!真不知道养着你们是干嘛吃的!”

  香玉忍住了委曲跪在地上扶起了惜妃的脚,刚一入手,惜妃的脚下就发出一阵的恶臭,把香玉熏得差点晕了过去。

  “还不快给本宫把粘糊糊的东西擦了?慢手慢脚的真是废物一个!”

  香玉忍着恶心拿出了绢布将惜妃脚上的脏东西擦了,惜妃抖了抖脚才趾高气扬的往里走去。

  才走了几步又发出了一声惊叫,把香玉吓得脑中一昏,连忙冲到了前面:“娘娘,您又怎么了?”

  “这里到底是什么鬼地方?怎么路上全是粘糊糊的东西?还这么的臭?难道这蓝氏皇朝以前是生活在大粪池里的么?连建个墓也全是臭味?”

  “娘娘!”香玉吓得面如土色,左顾右盼后才压低声音:“娘娘可不能胡说八道啊,这可是墓穴,要是惊了墓主人会有报应的。”

  “报应?”惜妃冷冷一笑:“本宫堂堂一个大辰上了玉碟的妃子还怕牛鬼蛇神不成?哼,你不但是个废物还是长了个老鼠胆!”

  香玉听了更是吓得不敢动了,欲哭无泪地看着黑漆漆的洞。

  洞中突然传来了吱吱数声,把香玉吓得腾一下跳了起来,叫道:“老鼠,有老鼠!”

  “哪里?哪里有老鼠?”惜妃也惊了惊,身为女人最怕的就是老鼠蟑螂之类的,她侧耳听了听一点动静也没有,遂回手给了香玉一个耳光,骂道:“混帐东西,竟然敢吓本宫?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

  香玉哭丧着脸:“奴婢哪敢,奴婢真是听到了老鼠叫的,娘娘刚骂完奴婢老鼠胆,奴婢就听到老鼠叫了。”

  “啪”惜妃又回手一个耳光,阴森森道:“你这是埋怨本宫么?”

  “奴婢不敢!”香玉吓得跪在了地上,暗中只见惜妃两道利光瞪着她,就如要吃了她般。

  这时洞内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惜妃吓了一跳,一把抓住了香玉的手,喝道:“香玉,你听到什么声音了么?”

  “听……听……听到了脚步声。”香玉的牙齿都上下打起了架来。

  “脚步声?他们早就走远了,根本不可能折回。”惜妃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数步,面色苍白道:“难道真的有鬼神不成?”

  “啊!奴婢不要在这里!”香玉尖叫一声,疯了似乎拔腿就往外跑。

  惜妃也条件反射往外跑去,才跑几步,突然想到晨兮他们进了墓,要是把好东西拿了怎么办?

  当下银牙一咬,又转身往里而去,嘴里却骂声不断:“香玉,你这小贱人,居然敢抛弃本宫自己跑了,等本宫出去了,非得剥你的皮抽你的筋不可!”

  就在她深一脚浅一脚地往里走时,脚步声越来越响了,她连忙躲到了一边,待远远看到火把掩映下的数人面容时,心头大喜,看来他们是回来接她了,她就说嘛,她长得这么千娇百媚呢,男人怎么能不心动呢?定然是又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这不回头来找她了?

  连忙娇滴滴地叫道:“王爷,墨太子,蓝天,本宫在这里……”

  一群人只瞬间就跑到了她的面前,她面露喜色迎了上去:“本宫就知道你们会来找本宫,等出了宫,本宫一定禀告皇上……呃……你们怎么不理本宫?太过份了!”

  她正说得起劲,没想到那帮人竟然看也不看她,如飞般与她擦身而过,虽然姿势还是很优雅,但明显显得焦急而急促……

  随后是数百个侍卫也疯了似得往外跑,刮起地上一阵阵的恶臭,差点还把她给推倒了。

  好不容易她站住了脚,美目中露出了凶残之色,随手拉住了一个侍卫,怒吼:“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

  “啊,鬼啊,不要抓我!不要抓我!”那侍卫吓得尖叫一声,差点把惜妃惊得松开了手,随后又一把揪紧了那侍卫,顺手一个耳光甩了过去:“混帐,慌张什么?快说,发生了什么事?”

  “一……一……群……啊……”那侍卫吓得语无伦次,说了半天没出个子丑寅卯来,回头狠狠地咬了惜妃一口就拔脚冲了出去。

  “啊!你这个杀千刀的小贱货,竟然敢咬本宫!”

  惜妃疼得嘶心裂肺,抱着手在原地跳了起来,嘴里却怒骂着。

  当她骂完后,才惊觉整个洞中竟然只有她一人了,洞内回音不绝,全是她恶毒的谩骂声,那一道道的

  骂声不断冲击着她的耳膜,却让她凭生出无尽的恐惧。

  她面色一白不自觉地看向静得恐怖的洞,暗中她仿佛感觉到有无数只邪恶的眼睛在窥视她。

  不,不是好象,而是是!

  她狠狠地眨了眨眼,又猛得闭上,再睁开时,不禁欣喜若狂:“哈哈哈,我能看到了,看到墓里冤魂眼睛了,这么多眼睛,哈哈哈,我也拥有了阴阳眼了,从此可以随意的进各种墓穴了,到时什么宝贝都是我的了,哈哈哈……”

  “呼!”一阵腥风从洞里传来,让她恶心欲呕。

  笑声戛然而止,她皱了皱眉:“鬼怎么会这么臭呢?”

  “娘娘,你要是想成为老鼠的点心,你就在里面呆着吧。”

  就在她迟疑之间,她听到洞口传来司马十六讥嘲的声音。

  “老鼠?”

  “老鼠……啊……”

  惜妃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后知后觉的疯了似得往洞外跑去。

  这时洞里瞬间安静的老鼠如看到猎物般发动了强烈的进攻,疯狂的嘶吼着尖锐的吱吱声,冲向了惜妃。

  “啊……救命啊……老鼠群……吃人的老鼠群……”洞里不断的回响起惜妃惊慌失措的声音,原来她刚才看到的根本不是鬼眼,全是老鼠的眼睛!

  太可怕了,居然这么多的老鼠,简直是鼠山鼠海,太恶心了!

  惜妃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往外跑,眼见着光线越来越强,她激动不已。

  快了,快了,就快看到洞口……

  “啊!”她发出了一声惨叫,只觉裙摆被什么东西狠狠咬住了,她绝望的喊道:“蓝天救命啊……”

  “司马十六救命啊……”

  “小师弟救命啊……”

  惜妃的求救声凄惨不已,她泪流满面的只恨父母给她少生了几只脚,她好不容易重生了,不想死啊,尤其是不想象老鼠吃了……呜呜……

  “喀嚓!”一道银光轻闪,她只觉脚下一松,一个踉跄冲了出去。

  右边突然伸出了一只手将她拽向了一边,她跌入了一个男子的怀抱之中。

  “不过是被石头绊住了裙摆,至于叫得这么哭爹喊娘的么?”

  耳边传来蓝天讥嘲的声音,但此时蓝天的声音就如天籁般,她哪还顾及到言语中的不敬与讥嘲,长臂一张就抱住了蓝天的脖子,喜极而泣:“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你会救我的,我就知道,就知道……”

  蓝天冷冷的拔开了她的手,淡淡道:“娘娘想得太多了,救你只是人道而已。”

  惜妃先是一愣,随后媚然一笑,唇就吻向了蓝天:“嘻嘻,明明喜欢本宫却还说得好听,这天下谁都有慈悲之心,唯独你蓝天不会有,还人道呢,骗鬼去吧!”

  就在她的唇要吻上蓝天时,蓝天厌恶的避开,手用力一推……

  “啊!”

  惜妃发出一声痛呼,狼狈不堪的跌倒在地,待她抬起头看到众人戏谑的眼神时,恼羞成怒地吼道:“看什么看?没看到美人摔跤么?还不快扶本宫起来?”

  众人如看白痴一样看着她,一动不动。

  惜妃眼珠一转看到躲一边瑟瑟发抖的香玉,顿时发出一声怒吼:“香玉,你这死贱婢,敢背主逃跑?还不过来将本宫扶起来?看本宫不撕碎你!”

  面对她的谩骂,众人更是无语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摆着娘娘的架子?再说了你都要撕碎香玉了,香玉还能过来服侍你么?

  碍于惜妃的积威,香玉不想去又不敢不去,就在迟疑之时,洞口发出哗哗的声音,把惜妃吓得一下窜到了蓝天的身后。

  待她看向洞口时,两眼一黑差点晕了过去。

  成群黑压压的老鼠如泄洪般冲了出来,身体拍打在地上发出呜哩呜哩声音,领头的老鼠突然发现前面没有人可追,戛然而止的停住了,而后面的老鼠瞬间以惯性的力量扑到了前面老鼠群的身上。

  如此一层叠着一层,只须臾就堆积成了小山那么大的一群,把悬崖前数百平米的空地都堆满了。

  晨兮看了头皮一阵发麻,情不自禁的抓住了司马十六的手,苍白着小脸“怎么这么多的老鼠?”

  司马十六默不作声,只是用力抓信晨兮的小手,汗湿的掌心显示了他内心的担忧。

  墨氏兄弟也是脸色铁青,全神戒备地看着这些鼠群。

  这时老鼠仿佛有思想般迅速分散开来,排成了整齐的队列。

  只见这些老鼠一个个个头极大,竟然有猫一样的大小,那一身乌黑油亮的毛显得邪恶而阴暗,腥红的眼极细,却给人以诡异凶残的感觉。

  它们一个个瞪眼注视着他们,仿佛随时要撕裂他们的皮肉。

  “老鼠,这么多老鼠!呜呜……”香玉哭喊了起来。

  惜妃也惊得目瞪口呆,喃喃道:“真是老鼠,天啊,这墓主人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藏了这么多吃人的老鼠在里面?”

  此言一出,所有的人都对惜妃怒目而视,尤其是蓝天简直的牙咬得咯

  咯响,这墓是千年前蓝氏祖先的坟墓,蓝天作为墓主人的后代岂容惜妃这么轻贱墓主人?

  感觉到众人眼神中的责备,惜妃讪然地笑了笑,身体却害怕的依向了蓝天。

  蓝天冷淡地往边上一躲,不惊不怒道:“娘娘贵体莫靠着我,我可是墓中那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后人。”

  “……”

  惜妃幽怨不已地看向了蓝天,蓝天轻嗤一声蹲下身抱起了妮儿。

  惜妃嫉妒不已地咬了咬唇,只觉蓝天的动作刺眼之极,不禁讥道:“一个穷酸丫头你还当成了宝,蓝神医何时你的眼光这么低了?”

  “我的眼光一直很低,要不也不会曾看上娘娘不是么?不过现在改变还算不晚!”蓝天悠悠地吐了句,眼光却一直落在了妮儿的身上。

  惜妃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这该死的蓝天拐着变骂她档低次!

  “十六,蓝天他欺负本宫……”她回过头却妖娆万分的走向了司马十六身边。

  “卫一,快将地上的鸡皮疙瘩给本王扫掉!”司马十六眼睛盯着鼠群对卫一吩咐道。

  “是。”卫一恭敬的应了声,随手抓住了一排断枝当作扫帚真的扫起来,那尘土飞扬全扬向了惜妃。

  “咳咳咳”

  惜妃呛得不停的咳,咳完后露出了楚楚之姿,泪眼婆娑的看着墨氏兄弟。

  墨君玦似笑非似笑地指着那些鼠群:“太子哥哥,我可情愿面对这群老鼠也不愿意面对娘娘这天姿国色。”

  惜妃顿时脸上青白交替,那样子真是让人不敢恭维。

  墨君昊一本正经道:“好,那一会对付这些鼠群的任务就教给你了。”

  “……”墨君玦皮笑肉不笑道:“太子哥哥真是对皇弟好啊。”

  “彼此彼此。”墨君昊波澜不惊,神情不变地盯着蠢蠢欲动的鼠群。

  这时那些鼠群突然分向了两边,空出了中间一条大道来。

  众人诧异地互看了眼,就在迟疑之间,一只比所有老鼠都大了一倍的黑鼠走了出来,两只阴毒的眼睛骨碌碌的扫过了众人,最后停在了惜妃的身上。

  “天啊,它们为什么看着惜妃?”

  “不知道,难道老鼠也好色么?”

  “你疯了么?就算是老鼠看上了惜妃娘娘,也不能做那事啊?”

  “这也是,可是为什么那目光仿佛要吃了惜妃般?”

  “啊,我明白了,一定是老鼠爱吃女人,女人的肉香,嫩,甜!”

  “对啊,对啊,这下惨了,这才几个女人哪够老鼠吃饱的?再说了如果老鼠吃了惜妃娘娘,我们就算活着还有命么?”

  “那怎么办?要不把把香玉先送出去?说不定领头的老鼠吃饱了就不会吃别人了?”

  “好办法。”

  侍卫们在那里议论纷纷,惜妃的眼珠却不停的转着,她看看香玉又看看鼠群,突然对着鼠群之首叫道:“不要吃我,我贡献祭品给你!”

  那大老鼠仿佛听懂般竟然站在那里等待着。

  蓝天怒道:“娘娘,你胡说什么?你跟这群老鼠谈条件你疯了么?”

  “是的,我疯了,我只是不想死而已!这些老鼠既然是从墓中出来的,必然是活了千年之久,都是有灵智的,但心有灵智的东西,只要贡献祭品让它们满意,它们自然就会退去。”

  “满意?”司马十六冷笑地指着如山般堵在面前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