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 司马十六死了么(2/2)

加入书签

着蓝天吼道:“蓝天,你什么意思?难道你就看着他们一个个欺负本宫么?”

  蓝天凉薄的扫了她一眼,淡笑:“娘娘不欺负别人别人就该烧高香了不是么?”

  “你……你什么意思?”

  见惜妃到现在还拎不清,以为他还能被她美色所迷,蓝天不禁冷冷一笑:“这公道自在人心,娘娘虽然权高位重,可是杨郡主也是皇上亲封的郡主,你要是再这么欺负

  她,恐怕连皇上的脸上也不好看,念在我在宫中时娘娘彼为照顾的份上,我就奉劝娘娘一句,得饶人处且饶人,不要再光明正大的欺负一个小丫头了。”

  “你……你……你……”惜妃一连说了几个你字,差点一口逆血喷了出来。

  这还让不让人活?竟然一个个猪八戒倒打一耙啊!

  “十六!”惜妃凄然地看着司马十六,泫然欲泣。

  司马十六眼微凝,冷意浮现在眼底,这个女人是傻的还是痴的?难道她以为他会为了她而指责自己最心爱的女人么?

  “不好。”这时晨兮突然脸色变得凝重起来,指着天边飘来的一片云:“乌云。”

  众人的心一下沉到了谷底,刚才所有的人都看到了那些鼠灵是怕阳光的,只要有阳光,他们还有机会想办法将这些老鼠消灭,可是没想到老天这么不帮忙,一点不给他们时间。

  鼠群似乎感觉到了对它们有利的时间到了,一个个呲牙裂嘴的叫着,涌动着,尤其是鼠王绿豆大的红眼里充斥着嗜血的光芒,这些饿了千年的鼠灵已经等待着饕餮盛宴了。

  “怎么办?”伍福仁看了眼这密密麻麻的鼠群,心头震惊不已。

  司马十六眼抬向了天际,目不转睛的看着乌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飘过来,不说一句话。

  墨氏兄弟互望了一眼,墨君昊对晨兮道:“丫头,你有没有办法?”

  晨兮垂下了眼眸看着蠢蠢欲动的鼠群,摇了摇头:“没有办法。”

  众人都失望不已,侍卫们一个个更是露出了恐惧之色,惊慌失措的看着晨兮他们。

  惜妃疯了似得叫道:“白晨兮,你不是自诩聪明么?你不是以聪慧著称么?为什么你没有办法呢?你刚才戏弄本宫的得意劲哪里去了?”

  “你闭嘴!”

  蓝天不胜其烦的瞪了她一眼,斥道:“你再大呼小叫,现在就把你扔到鼠群里去,好歹让我们死前还耳朵安静些。”

  惜妃吓得不敢说话了。

  晨兮走到妮儿身边,轻叹了声:“妮儿,对不起,我恐怕要食言了,你可能回不去了。”

  妮儿苍白着小脸笑了笑,抓住晨兮的手:“姐姐,我知道娘很好就行了,至于我,其实我很高兴,因为……”

  眼偷偷的看了眼蓝天,又羞涩的低下了头。

  晨兮心头一震,妮儿竟然真的爱上了蓝天,这……

  唉,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蓝天这人根本不可能是女人的良人!他为人阴险狡诈,冷酷无情,虽然长了一副仙人的相貌却有一颗毒蛇的心。

  算了,能不能活着还不知道呢,其实能跟心上人死在一起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想到这里,她不禁释然了,走到了司马十六的身边,握着司马十六的手,柔柔道:“我们并肩作战!”

  几个男人眼中微黯,嫉妒羡慕的看向了司马十六。

  司马十六微微一笑,反握住了晨兮的手,干脆利落地应道:“好!”

  伍福仁眉一皱:“王爷……”

  司马十六微微摇了摇头,这时墨家兄弟眼微凝,四人的目光交汇在一起,仿佛在交流什么,最后却将目光落到了晨兮的身上,。

  晨兮心头一跳,有种不祥的预感。

  “你们想做……做什么?”

  墨君玦妖孽一笑,眉眼如飞,墨发更是肆意飞扬,褪却了浪荡的模样,倒添了几分的痞气:“乖兮儿,一会玦哥哥教你飞好么?”

  要不是不合时宜,晨兮差点喷了出来,乖兮儿,玦哥哥,她什么时候跟他这么亲了?

  墨君昊眉头红痣轻跳了跳,横了眼墨君玦一眼:“都什么时候了还胡说八道?”

  “嘿嘿,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就算是死抱一抱乖兮儿的小身子也能让我死而无憾了。”

  司马十六的眼中一闪而过隐怒,斥道:“要抱也是本王抱,什么时候轮到你了?”

  “你?”墨君玦似讥似嘲的扫了眼司马十六的腿:“以你这半残的腿就算抱着乖兮儿又能做什么?”

  见到这种情况了墨君玦还在试探自己,司马十六神色阴沉不已,反正他们是离不开这里了,他也不再乎自己会不会暴露,他,只在乎晨兮的安全!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司马十六猛得站了起来,将轮椅抓起来扔向了鼠群。

  一群老鼠被轮椅瞬间压成了纸片,只见地上全是一片的黑灰……

  “它们能被打死!”

  不知道谁叫了一声,让所有的人都兴奋了,甚至忘了司马十六能站起来的异状。

  所有的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一堆的黑灰,激动得泪盈于眶,如果这些鼠灵能被打死,那意味着他们就不会死了!

  可是……

  真相永远是残酷的,就在众人目不转睛的注视之下,寻些黑灰竟然仿佛有生命般分成了一小簇一小簇,最后就在众人肉眼可见的速度下再次凝聚成一只只硕大无比的黑鼠。

  “天……”

  惜

  妃面如土色,失神道:“它们真的是杀不死的,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最后她变成了歇斯底里的嘶吼,疯了似得扑到了司马十六身边,抓住了司马十六的衣摆哭喊起来。

  “呯!”司马十六毫不犹豫的踢开了她,她定定地坐在地上,此时的她浑身脏污,头发散乱就如一个疯子般。

  突然她指着司马十六又哭又笑:“小师弟,你打我?你居然打我!”

  “卫一让这个疯女人闭嘴!”

  司马十六嫌弃的皱了皱眉,卫一抬手就点住了惜妃的穴道,一点不带迟疑的。

  这时侍卫们才发现司马十六竟然站在那里,都惊奇不已。

  有的甚至额首称庆:“看,王爷站起来了,太好了,王爷站起来了就能打败这些鼠群了!”

  “天啊,十六王爷能站起来了,原来十六王爷根本不是残废!”

  “对,对,王爷他好了,一定是这墓穴的原因,是墓穴让王爷不再残疾了,这千年墓门果然是宝啊,我们要进去,哈哈哈。”

  “对,我们快进去,进去还能躲避这些老鼠,快。”

  其中一个侍卫拔腿就往洞里跑去,司马十六眼中闪过一道怒色,一道劲风射向了那人,那侍卫扑通一下趴在了地上,手却正好不在阳光的范围。

  “吱吱……”

  “啊”

  众人只觉眼前一团黑雾闪过,随之而来的是那个侍卫凄厉的叫声,再定睛看时,侍卫的一只手已然没有了,而他的手边还站着几只硕大的黑鼠,它们正贪婪地看着汩汩冒血的断手处,却又害怕阳光而不敢过去。

  众人的心顿时沉了下去,太快了,太敏捷了,太不可思议了,就在眨眼之间就吃掉了侍卫的一只手。

  要不是王爷下手快,待那侍卫全身都在阴暗处的话,估计现在连渣渣也看不到了。

  众人看向这些鼠群的目光更是发怵了,这才几只老鼠就秒吃一只手,这么一大群……

  想到这里,所有的人都打了个寒战,仰头看向了那片乌云越来越近,他们似乎感觉到死亡越来越靠近了。

  “吱吱吱!”随着乌云越来越近,近到让鼠群与众人只差了一线的距离。

  此时所有的人都紧紧地贴着崖壁,尽量缩小自己的体积,而乌云似乎还是不放过他们,正一点点蚕食着他们的领地。

  “玉离。”晨兮含笑握住了司马十六的手,紧紧的挨着司马十六。

  司马十六定定地看了眼晨兮,伸出白玉般的手放在了面具之上,慢慢地,慢慢地揭了开来……

  这是怎么样的一张脸啊,美得让人窒息,就算是活在分分秒秒死亡的恐惧之中,所有的人还是为这张绝世的容颜所震惊了。

  一个个呆滞的看着司马十六,仿佛忘了身处险恶的地步。

  “这……是我们的王爷么?”

  “不……不知道……”

  “不是说王爷是毁了容的么?怎么长得这么好看?简直就跟神仙一样。”

  “也许王爷就是神仙吧?”

  “神仙?”那人一个激灵,突然叫道:“王爷,救我们,救我们,你一定能救我们的是不是?”

  凤眸轻闪了闪,所有人的声音都未进入司马十六的耳中,他的眼里只有晨兮,他的耳里只有晨兮的呼吸声,此时他贪婪地看着晨兮,只希望将晨兮映在他心头最深处,哪怕他身体消失,哪怕他魂飞魄散,他也希望把她的身影印到他的骨血之中。

  “丫头,为我好好的话!”他声音里饱含着期待,痛苦,无奈,还有深情。

  晨兮心头一震,正准备说话,只觉腰间一痛,浑身动弹不得,她被司马十六狠狠的甩到了来时的那两根长绳之上,长绳立刻如有生命般牢牢的卷住了她的纤腰,而司马十六也随之一跃而起,竟然踩着鼠群凌波微步冲向了绳的另一端,用力抽着绳的另一头。

  这时晨兮如离弦之箭顺着绳飞一般射向了对岸!

  人在半空,她看到鼠群如潮涌般冲向了司马十六,瞬间将他埋在了里面。

  “不!”

  她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叫声,只觉心口如刀剜般的痛,一下晕了过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