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峰回路转(2/2)

加入书签


  晨兮冷然道:“诗在与不在不重要了,你现在要知道的是你攀诬将军府的人,辱人清白该当何罪!”

  “我没有攀诬,我是清白的。”

  秦氏见此人实在无赖,实在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怒道:“来人,将这人拉下去乱棍打死!”

  那人一听急了,连忙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老夫人饶命啊,老夫人饶命,这不关我的事啊,实在是天儿…。”

  他话还未说完,春儿又拿起了凳子狠狠的砸向了他,这下他脑袋上破了个大洞,真的是晕了过去了。

  秦氏一见之下喝道:“春儿,你真是太无礼了,刚才你砸了他念在你忠心为府我不与你计较,眼下你又为何砸晕了他?难道你真以为我不会治你么?”

  春儿一下跪在地上,垂泪不语。

  晨兮轻道:“老夫人息怒,天儿是二姨娘屋里的大丫环,这无赖刚才诬我院里的丫环,现在又诬了二姨娘屋里的丫环,这分明是居心叵测!眼下这人一会诬华儿,一会诬天儿,怎么知道他会不会狗胆包天到时诬了二姨娘去?二姨娘为了杨府兢兢业业,对父亲更是爱厚情重,这脏水沷在了她头上,让她如何做人?”

  紫娟听了立刻如不

  认识般的看向了晨兮,这还是大小姐么?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犀利?明明只是诬丫环的事,怎么就扯到了二姨娘身上了?这还跟二姨娘的贞洁有关!这大小姐也太狠了吧?要知疑人千般却不及疑人清白的,这清白被人质疑了让二姨娘还怎么活?

  大小姐这是给秦氏心头埋了一根刺啊!

  果然秦氏听了如扎了根刺般,腾得一下跳了起来,不敢置信道:“什么?这个天儿是二姨娘房里的?”

  “正是,那丫环平日里我看着是稳重的,虽然年已二十,但一直深受二姨娘的看重,怎么看也不象是会做这种事的,定是那无赖不知受了谁的蛊惑才来杨府败坏杨府的名誉的。”

  这些话乍听是为了二姨娘说好话,可是听到了秦氏的嘴里却不是这个味了,她一门心思只听到二十岁这三个字了。

  二十岁的丫环就不怎么好嫁了,难道这个无赖真是冲着天儿来的?可是天儿一个丫环哪来这个胆?还是说这无赖另有目的?难道这跟二姨娘有关?

  不,不会的,虽然说成儿经常不在府里,二姨娘也不能做出这种事,何况这种货色!对,一定是天儿这个贱人不甘寂寞勾引这无赖,见事情败露就推在了华儿身上!

  转念至此,她凌厉的目光看向了紫娟,沉声道:“紫娟,你可在院里搜到了什么?”

  紫娟微一迟疑,就这一迟疑,就让熟悉她的秦氏明白了,喝道:“还不拿出来。”

  紫娟硬着头皮将搜到了那张纸取了出来,秦氏掀开一看,越看脸色越青,直到看到朝朝与暮暮,顿时气道:“来人,将这人拉下去乱棍打死。”

  一群男仆冲了上来,拉着那昏迷的男子就要往外走,许是拖得痛了,那男子就快到门口时竟然清醒过来,一见如狼似虎的仆人,顿时如杀猪般的叫了起来:“老夫人,饶命啊,真的是二姨娘屋里的天儿让我…。”

  听到那无赖一口一个二姨娘,让秦氏听得心头一跳,她想也不想,喝道:“你们都是死人么?不知道堵住这无赖的嘴么?”

  最后的声音被堵住了,留下的是一条长长的血迹。

  秦氏的眼底阴睛不定,她慢慢地走到了太师椅边上,缓缓的坐了下来,半晌才狠狠的拍向了桌子。

  “呯”地一声把屋里的人吓了一跳,所有的人都扑通一下跪了下来。

  “来人,把天儿那贱婢给我关进柴屋里,搜她的屋!”

  “是。”

  一时间屋里静得连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到。

  “老夫人,二姨娘来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