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朕回来了(1/2)

加入书签

  赵直拉水着中月弹了出去,还防备地站在了水中月的左前侧形成戒备的状态。

  水中月见了心中一动,对赵直多了几分满意,没想到这赵直倒是真心的喜欢她,关键时候竟然能保护在她的身前,不过赵直倒是真的认为棺材里有僵尸还是知道没有僵尸故作姿态呢?

  多疑的水中月保留了几分疑惑。

  不过要是晨兮在的话,就能一眼识破赵直的险恶用心了。别看赵直站在了水中月的左前侧,不过赵直的身后却有一个黝黑的墓道,这个墓道不同于别的盗道比较宽敞,而是很狭窄的,可能是当初造墓道时工匠们偷偷挖的逃生通路。

  因为任何一个造皇陵的都知道,皇陵造完就是工匠们的丧生之时,所以一般工匠们在建造皇陵的同时都会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赵直就是注意到这个小墓道了,所以才拉着水中月往那处躲去。

  既然是工匠逃生的通道就不会太大,只能容一个人弯腰爬进去。而僵尸的身子是不能弯的,所以只要爬入这个通路,僵尸是追不上赵直的。

  而赵直之所以拉着水中月一起跑,那是因为水中月虽然有些武功毕竟是女流,体质较弱,能被他轻易的掌握,而悬棺的方向就在水中月的右侧,所以别看赵直站在了水中月的左前侧,事实上比水中月离悬棺远。这样在危急之刻就能把水中月推出去挡僵尸,给他自己留下时间爬入墓道。

  不得不说赵直的心思转得极为敏捷,只须臾之间就想好的退路,并找到了替死鬼,可笑的是水中月自以为得了赵直的专情,还在那里自得不已。

  殊不知这里的侍卫能够愿意与他人一起共享她的身子,哪个不是为了她的权力,哪有什么真心可言!

  就在赵直紧张不已地盯着悬棺时,其余的众侍卫也不约而同的退出了数步,一个个都几乎贴在了墙壁之上。

  “呜呜……”

  一声似鬼叫的呜咽声从悬棺之中传了出来,如诉如泣,仿佛痛苦不已。

  众侍卫面面相觑,仿佛听到了僵尸啃依人体的声音,一个个脸色发白。

  水中月也小脸紧绷,拉着赵直的手都紧张的出了汗:“怎么办?赵直,里面真有僵尸么?会不会吃人啊?”

  事到如今,水中月有些后悔了,宝贝她虽然要,可是命她更要啊,要是真有了僵尸怎么办?没了命有了长生不老的药有什么用?!

  她第一次为了她的任性而后悔了。

  “公主,别担心,奴才会保护您的。”

  赵直的眼骨碌碌的转着,心里思量着,要知道别人不知道赵直的出身,他自己可是知道的,他的祖祖辈辈都是盗墓的,他甚至小时还跟着一起干过几票,所以他才会对盗中的事这么熟悉,不过盗墓者素来为人所不齿,这个秘密就算了打死他也不会说出来的。

  眼前的模样依他的经验来看并不象是僵尸出现,因为要是真有僵尸早就跳出来了,哪里还会在棺中发出什么声音来?

  别人不知道僵尸,他可是知道的,僵尸不会吃人,不过会咬人,咬到的人中了尸毒自然无救了,这棺材里的文浩还在不停的哀号着,怎么看也不象是被僵尸咬了。

  有道是富贵险中求,何况他有了百分之九十的把握,于是他想了想,作出为了水中月豁了出去的模样:“公主,您在这里好好的站着,让别的侍卫保护好您,奴才去看看。”

  “什么?你要自己去看?这多危险?”水中月见一心保护她的赵直竟然要以身犯险,不禁担心起来。要知道侍卫好找,面首好找,但能在生死之间为她豁出去的侍卫面首不好找,她怎么舍得唯一一个能为她以身犯险的侍卫去冒险呢?

  赵直听了心中微喜,水中月向来不把他们当人看,他们对于水中月来说就是免费的侍卫,床上的玩物,就算水中月宠着哪个也未必有多少的情意,一如那个被水中月扔入蛆虫群的子贤!

  那个子贤当初可是被水中月宠了好久呢,但关键时刻水中月不是也眼睛也不眨的扔出去了么?

  看来他在水中月的心里与众不同了呢,想到这里,赵直感激的握了握水中月的手,激动道:“为了公主肝脑涂地死而后已,公主放心,奴才一定为公主找到宝贝,让公主青春永驻。”

  说完拉过了水中月,狠狠的吻上了水中月的唇,随后纵身一跃跃向了悬棺之上。

  要是平日里赵直敢不经水中月同意这般吻她,水中月必然会将赵直千刀万剐,因为所有的男人只是她的玩物,她才是主宰者,怎么允许自己的尊严被人侵犯!

  可是今日的赵直让她感觉到了为她而决绝的信心,她默许了,甚至有些情动。毕竟这些侍卫一向以她马首是瞻,从来不曾有人象赵直一样的阳刚之气,其实再强势的女人也希望有一个强大一点的怀抱,而赵直却是在正确的时间做了正确的事,遂在水中月的心里留下了一点的涟漪。

  其余的侍卫见了又是嫉妒又是羡慕,一时间矛盾不已,真希望棺中就是僵尸把赵直咬死得了,省得跟他们争公主的宠,不过要是真有僵尸,他们都快死

  了还要什么宠呢?

  赵直在跃上棺材之时心里的得意的,他感觉到跟水中月的距离又亲近了一步,等从墓中出去,他已然能想象他今后的荣华富贵了。

  当他跃到了棺材上时,站在了棺沿之上,抑制住心底些许的恐惧往下一看,差点笑了出来。

  老天果然是帮着他的!

  哈哈哈……

  文浩还在棺材里哀号着,不过却是摔断了腿!

  原来文浩在抬棺材板时用力过猛,却忘了这不是平地上的棺材,而是悬棺,根本是站不稳的,所以在扔掉棺盖之时,他毫无悬念的被狠狠的摔了进去,并跌断了腿骨,要是棺中是空的也还罢了,偏偏还有许多的陪葬之物,那些金银之物尖锐不已,自然扎入他身体的扎入了身体,硌断了他腿骨的硌断了腿骨,尤其是还有一具尸体的肋骨插入了文浩的腿骨里。

  “嘿嘿,文兄,没想到你真是艳福不浅,竟然掉入棺中还跟女尸有了肌肤之亲。”

  棺中的陪葬之物都是一些金钗之类,所以赵直料定了这棺中是具女尸骸骨。他挪揶地看着还插在文浩腿间的一根肋骨,笑得讥嘲。

  赵直与文浩两人素来不对,赵直聪明心眼多,文浩却长得比赵直俊逸,所以两人一直在水中月跟着争着宠。

  文浩见自己最狼狈的样子被赵直看到了,羞愤不已,可偏偏又无可奈何,遂恶心恶气道:“赵兄如果是来讽刺我的,那就请下去吧。”

  赵直不怀好意地笑了笑:“别介啊,都是兄弟,哪能不管您呢,是吧。”

  回头对水中月露出喜色:“公主果然是洪福齐天,这棺中并无僵尸,倒是有许多的宝贝呢,不过文侍卫开棺时受了些伤。”

  水中月一听没有僵尸,心中大喜,待听到宝贝,哪还搂得住,一跃而起跃向了棺材,大叫道:“是什么宝贝,让本宫看看。”

  待看到躺在棺中的文浩时,她小手一伸拉住了文浩,文浩心中一喜,想露出可怜之色赢得水中月的垂怜,哪知道水中月看也没看他,随手把他扔了出去。

  “啊……”他发出了凄厉的痛呼声,痛得他在地上拼命打起了滚。

  想来是他平时不得人心,眼见着他快掉在了地上,那侍卫们竟然没有一个去接他的,而是都齐刷刷地退了数步,直接让他呯地掉在了地上,女尸的肋骨也正好被重力一挤脱离了他的身体射了出去。

  赵直似笑非笑地看着地上打着滚的文浩,眼里一片轻蔑,他早就知道水中月会有什么反应,在水中月的心里没有什么比长生不老乳更重要的,所以当他说出那番话时就注定了文浩被抛弃的下场了。

  这该死的文浩看来从此不足为虑了,受了这么重的伤估计连墓也不可能出去了……

  想到这里,他笑得更是欢畅了,眼扫过了余下了众侍卫,仿佛看死人般。众侍卫心头一凛,总觉得有什么不测要发生。

  这时,水中月拉了拉他的袖子,急道:“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找找这里面有什么宝贝!”

  “是。”赵直连忙回过了神,与水中月一起翻了起来。这是水中月对他的信任,别人都没有机会上来翻找,因为水中月怕别人侵吞了她要的东西。

  两人翻了半天,全是一些金银玉器普通的陪葬品,并无特殊的东西,水中月不禁有些泄了气。

  “没有,没见到不老钟乳。”水中月坐在了棺中,不甘的呢喃。

  赵直笑着拉着了她,将她抱在了怀里,温柔的掏出丝绢擦了擦水中月鼻尖的微汗,笑道:“瞧你,哪有坐在棺中的,多不吉利。”

  水中月这才发现自己坐在了赵直的腿上,不禁心头一暖,不得不说赵直还真是会体贴人,平日倒并没发现呢。

  她笑了笑,但想到没找到的东西,又失望不已。

  “公主别急,这里这么多的棺材,咱们一个个的翻总能找到公主要的东西的。放心吧。”

  水中月眼睛一亮,大喜:“对啊,本宫怎么忘了呢?,快,快开别的棺。”

  “好,奴才先把公主送下去。”

  赵直抱起了水中月就要跃下棺材,就在踏上棺沿的那一刻,他的眼被棺尚上一颗小小的铜片所吸引了,他不动声色的用脚尖一勾,勾起了那枚铜片,神不知鬼不觉的将铜片锡入了手中,转手就放入了怀里。

  这一切都快如闪电,根本没有一人看到。

  他们一连开了十几个棺木,里面都是尸骨与金银珠宝,并无水中月看到的东西。

  水中月越来越失望了,不过侍卫们却也一个个失望不已,因为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他们之所以当水中月的面首侍卫还不是为了钱么?

  可是眼睁睁地看着棺中这么多的好东西他们却不能拿,他们的眼睛都急红了。

  司马十六他们一行人往地宫地深处走去,待走入一个硕大的空间时,终于那些尸灯没有了。

  没有了尸灯的照耀,虽然看东西不怎么方便了,便众人却长吁了口气,毕竟谁也不想在一群尸体中走过去,尤其还是在墓里,实在是瘆

  得慌啊。

  “不要离开我一步。”司马十六一把搂住了晨兮的细腰,将晨兮紧紧地搂住。

  晨兮点了点头,小手紧抓着司马十六的手。

  惜妃狠狠的盯着两人依偎的模样,眼神仿佛要吃人般。

  墨后倒是波澜不惊,那美艳无比的眼中看不出丝毫的异样,只是停留在司马十六身上时比较温柔,而落在晨兮身上时就冰冷无比。

  “王爷,是不是点火折子?”卫一拿出了火折子欲点燃,可是想了想还是问了声司马十六。

  要知道墓中空气不流通,这墓中又有这么多的尸人,会产生一些可燃性的气体,要是冒然点了火折子,弄不好会爆炸的。

  司马十六伸出手放在口中,随后伸入了黑暗中,黑暗中他感觉到温润的手指上有风流动的迹象,遂对卫一吩咐道:“这里有空气流动,可以点。”

  卫一这才点了火折子。

  当火折子一点,卫一看到了身边竟然放了一盏油灯,他闻了闻油灯的味道,是普通的灯油,边上也没有旁的机关,遂放心的点燃了油灯。

  “哗”就在他点燃一盏灯时,那灯光仿佛箭般疾射出去,瞬间就亮了一条,直接燃到了尽头。

  当右边的燃到了尽头时,又从右边的前方向他们袭了过来,只眨眼间就将右侧的灯也点燃了。

  灯火通明!

  他们正站在了一条笔直的通道之上。

  “天啊,这是金的。”

  惜妃看到自己竟然踩在一条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