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濯无华(1/2)

加入书签

  “天啊!真是太美了。”

  此时的水中月成了被忽略的人,所有的人都抬起头看向了上方,那是一个巨大的半球,球体上镶嵌的全是夜明珠,每个夜明珠都有拳头的大手,简直是价值连城啊!

  “真的很美。”

  晨兮看着这一颗颗明亮的夜明珠,赞叹了声,不过她的眼中都是惊艳与欣赏,并无一点的贪婪之色。

  司马十六笑了笑,柔声道:“你很喜欢么?”

  晨兮歪了歪头想了一会就摇头道:“不是很喜欢,太奢侈了,暴殄天物!我想这墓中的主人生前一定是一个穷侈极华之人!说不定还是一个满肚子流肥肠的丑陋大胖子。”

  “胡说八道!”听到晨兮这么评价濯无华,司马十六哭笑不得,捏了捏晨兮的小脸笑道:“那濯无华可是一个人见人爱的美男子呢,听说当时整个濯氏皇朝都以嫁给濯无华为荣呢。”

  “濯无华!”

  晨兮的脸瞬间变得雪白,不敢置信的倒退了数步。

  “兮丫头,你怎么了?”

  司马十六心头大急,一把搂住了她的细腰。

  晨兮闭了闭眼,脑海中闪过了一个绝色男子的面容,那男子邪魅狂妄,残酷冷冽,绝情无义,一对墨金色的眼仿佛要看入她的深处。

  “兮丫头……”见晨兮闭着眼浑身发抖,司马十六吓得魂飞魄散,拼命的摇着她。

  白璞与墨氏兄弟也纵身跃到了他们身边,紧张不已地看着汗如雨下的晨兮。

  “妹妹,你这是怎么了?”

  白璞吓得抬手就摁向了晨兮的额头,摸到她满脑门的汗时,吓得一个踉跄,对着司马十六就吼道:“你这是怎么照顾她的?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她会变成这样?”

  司马十六铁青着脸,抿着薄唇不说话,只是眼中的焦虑之色却透露了他内心的恐惧。

  “我没事……”

  当晨兮用力的咬破了唇,她瞬间清醒过来了:“只是吸入了**粉入了幻而已。”

  “看来杨郡主也不是那么意志坚定嘛!”

  蓝天想到刚才晨兮的讽刺,遂不失时机的小小反击一下。

  “闭嘴。”

  “不说话没有人当你的哑巴!”

  几个男人异口同声地对着蓝天一声怒吼,蓝天愣了愣,摸了摸鼻子不再说话了。

  这人比人气死人,刚才晨兮讥笑他时怎么没有人帮他?

  “扑哧!”妮儿见他吃瘪的样子忍不住地抿着唇笑了起来。

  “连你也笑话我么?”蓝天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呵呵,你有没有发现你变得小孩子气了?居然为了姐姐的一句话就记在心里了。”

  可能是跟蓝天相处时间长了些,她竟然感觉与蓝天更亲近些了,不再有那种仰望他的那种自卑了。

  蓝天挑了挑眉,想了想哑然失笑。

  这时墨后冷冷道:“既然杨郡主没事了,那就不要耽误时间了。”

  言下之意是责备晨兮一惊一乍的耽误了众人。

  司马十六冷笑道:“谁也没有人阻止墨后做什么,要是墨后觉得跟着我们浪费时间了,墨后可以自己走啊。”

  墨后微微一涩,心里那个气啊,这司马十六居然为了杨晨兮而谴责她!

  这该死的杨晨兮,该死的绾绾公主,她们这一家子真是阴魂不散!

  老的勾了蓝月的心,小的勾了司马十六的心,这一家子都是狐狸精转世投胎么?

  墨后愤愤不平,恶毒的目光狠狠的盯着晨兮,仿佛要在晨兮的身上烧灼出一个洞来。

  “母后,这墓中艰险,一起走还能有个伴,咱们还是跟着杨郡主他们吧。”

  听到墨君玦的话,墨后有了台阶,遂笑道:“好吧,就听玦儿的。”

  晨兮鄙夷不已地嘟了嘟唇,真是说得比唱得好听,你倒是不听呗,看你走得出去么!

  司马十六见她做鬼脸的样子,不禁好笑的刮了她小鼻子一下:“又想什么鬼主意呢?刚才倒是把我快吓死了。”

  晨兮笑了笑,不过心头却总是有些阴影挥之不散。

  她垂下了眸子看向前方的景色,一见之下大吃一惊,手紧紧的抓住了司马十六的手。

  “玉离……这……”

  她只觉心口一阵的痛,脑海中又闪现出一个个的片断……

  “他们是文武百官!”

  司马十六的眼扫了过去,心跳奇异的加速,此情此景如此的熟悉,仿佛镌刻入了他的骨髓之中……

  这时人们才看清整个地宫的全貌,这简直就是勤政殿的重现!

  离众人几步之遥就是一个玉石雕像,雕像上的穿着打扮分明是从三品的服饰,那玉石栩栩如生,近看之下竟然连汗毛孔都雕了出来,简直是巧夺天工。

  再往前看去,全是一尊尊的玉石雕像,离他们越远官阶也越高,直到最远处就是一品大员左右丞相的两个玉雕站在那里了,这……分明是按着文武百官的排

  列树在了那里!

  场面真是壮观不已,手笔极大,气势辉洪!

  几个皇子互看了一眼,均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野心二字!

  是的,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一统天下的帝王不是一个合格的帝王。

  今日站在这里的白璞也好,司马十六也好,蓝天也好,墨氏兄弟也好,一个个都是人中龙凤,都是站那高位欲谋其职的人,眼见着这般情景如何能不心动!

  “玉离,你可想那个位置?”

  晨兮遥遥一指,指向了那金碧辉煌的位置,那个让多少人梦寐以求,踩着血缘兄弟甚至父子血肉走上去的位置!

  司马十六笑着摇了摇头:“冰冷的座位,冷不能当柴火烧,热不能当冰使,饿不能当饭吃,渴不能当水饮,有什么好的。”

  墨君玦听了突然讥嘲一笑“:王爷说得如此好听,既然如此,为何要隐藏自己的身份,汲汲不已所谓何来?”

  司马十六的目光落在了那龙椅之上,眸中波光不动,淡淡道:“之前只是为了能活着,现在是为了保护她而已。”

  说到“她”这个字,他的目光慢慢地收回,落在了晨兮的身上,变得更加的柔和温暖了。

  “我明白。”晨兮仰起了头,甜甜一笑,抓住司马十六的手,将他的手贴在了自己的小脸上。

  墨君玦见到这样的情景,脸色变得铁青,咬着牙将脸挪向了一边,不再看他们。

  墨君昊此时却仿佛呆了般,一动不动地看着那遥不可及的龙椅。

  九十九个台阶,离了百官整整九十九个台阶,九为天地之间最大的阳数,九十九更是大到了极致,所谓阳盛之极。

  一个帝王在阴墓之中敢用这么大的阳数,简直是狂妄之极!他不怕逆天么?!

  怪不得濯氏没流传到千年就四分五裂了!这让墨君昊更加的奇怪,一个好不容易统一的各国的人怎么会犯下这么幼稚的错误!

  难道真如秘闻上所记载,濯无华为了一个女子而丧失了所有的雄心壮志,甚至生无可恋,一同殉葬而去?!

  不,不可能!墨君昊冷嘲一笑,他绝不相信身为帝王竟然能够动情到为一人牺牲了整个皇朝!

  晨兮正好看到了墨君昊唇间冷冽嘲弄的笑纹,心不禁颤了颤,真是奇怪了,进了墓中,对好多东西的认识仿佛都脱离了她的掌握,比如现在墨君昊让人觉得陌生,比如墨后与墨君玦之间的关系融洽的让人觉得诡异,比如水中月身边的那个男子出现的让人觉得太突兀,比如……

  太多的东西都需要去探究,可是晨兮却无法深入,因为时不时脑海中闪现的片断,让她惊惧不已,害怕不已……

  她呆呆地望着那高不可攀的龙椅,心底竟然涌起了陌生的熟悉感!这是不应该有的情绪,可是她却真实的感觉到了。

  太可怕了!

  即使是离得那么远,那金黄色的龙椅上张牙舞爪活灵活现的金龙也让人一目了然,尤其是龙眼,竟然是一对鲜红的宝石缀成,威仪而凶残,让人望之生畏……

  龙椅上没有任何东西,空空如也,却让人有种怪异的感觉,总觉得不该是这么空的。

  晨兮瑟缩了下,将身体更紧的依在了司马十六的怀里。

  “王爷,救我……”

  这时百官之中传来弱弱的呼叫之声,众人这才后知后觉,是水中月的突如其来让这一辉煌再现的!而他们却在看到这一壮观之景时,把水中月忘得是一干二净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