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濯无华(2/2)

加入书签


  做人做到这么让人忽视,水中月也堪为第一人了。

  墨后惊呼一声,冲向了水中月,可是才走了几步还未到玉像边上时,立刻止住了脚步,她远远的看着水中月,担心道:“月儿,你没事吧?”

  “有事,姨母……呜呜……姨母快救我!”

  墨后为难的看了眼地上,这地方步步艰险,她不知道踏入的地方是不是有机关,她可不想为了一个小小的不足轻重的水中月伤了自己!

  “月儿,如果你没什么事就自己走出来吧。”

  “呜呜,我走不出来,我被困在里面了。”

  墨后暗自庆幸,幸亏自己多了个心眼,不然走进去后也困在里面了。

  “姨母,快救我啊,我不想死在里面……呜呜……”

  众人明明看得到水中月,听得到她说话,可是却没有一个敢冒然走进去。

  当然也有能走进去的,不过与水中月不熟,自然没有必要进去了。

  “月儿,你怎么弄成这样了?”站在外面的墨后露出了焦急之色,怎么说水中月也是她嫡亲的外甥女,她要是见死不救的话,传出去她的名声就毁了。

  她眉头紧蹙,死死地盯着水中月,盘算着怎么把这事圆满解决了。

  此时的水中月哪还有丝毫公主的模样,竟然连个乞丐也不如,浑身上下脏兮兮不说,还臭不可闻,那衣服更是东扯一片西拉一块的,几乎遮不住了身体。

  “母后,这里是**药,小心您入了幻。”

  就在墨后举棋不定时,墨君昊淡淡了说了这句话,让墨后的眼睛一亮,她迅速的退了数步,指着水中月斥道:“好险的**药,竟然在本宫的脑中现出了月丫头的身影,差点上了当呢!”

  晨兮勾了勾唇,讥讽一笑,看来墨后是要放弃水中月了!嘿嘿,什么亲情,在墨后的眼里倒真是什么也不是!

  不知道墨后对墨君玦的宠爱到底有几分的是真的!

  不过……

  晨兮的眉皱了皱,她总觉得自己是忽略了什么,这墨后与墨君玦之间似乎并不象他们所看到的那般和谐,最起码让她感觉到母慈子不孝!

  “王爷……”水中月见墨后居然为了自保放弃了她,心中一冷,迅速调整好情绪立刻找上了司马十六!

  待抬眸时她作出楚楚可怜的样子看向了司马十六,那声音更是凄楚不已,任铁石心肠之人听了也动容三分。

  可惜也碰到的是司马十六,司马十六根本不是个怜香惜玉的人,也注定了她所做的一切都是抛媚眼给瞎子看。

  “兮儿,当心些。”司马十六视若无睹,反而小心翼翼的搀着晨兮往百官中穿梭,往龙椅的方向而去。不知道为什么他强烈地感觉到龙椅中似乎有种魔力,吸引着他往前走,似乎那龙椅是为他准备的。

  墨君昊见了眼微闪,立刻跟了上去,不过有心人会发现,他每走一步走的位置都是司马十六刚刚踩过的地方。

  蓝天是直接抱着妮儿跟了上去,脚下不无意外依然是与司马十六一样的步子。

  对于水中月他是从头到尾都当她是透明人,从未在意过,更别说现在的水中月又脏又臭又丑了。

  墨后见眸光微动,也不动声色的跟了上去。

  当然作为大辰的侍卫更是不可能理一个他国的公主,一个个鱼贯而入,根本对水中月视而不见。

  水中月在不丹一向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不想在这墓里被这么多人不当一回事,心里恨恨不已。

  她暗想着拿到了墓中的兵法奇书,定要当旭日,大辰,揽月三国尽收于不丹的国土之中以雪今日之耻!

  她正悲愤不已地想着,眼前一对描金画龙的朝靴渐行渐近,每靠近一步都让她欣喜多上了几分!

  抬起一对水眸,顺着朝靴往上看去,翻海云的下摆,描金龙的刺绣,和田玉的腰坠,坚挺的身姿,长身而立的风仪,待看到面前的墨君玦时,她心头大喜,脸上却立刻露出了委曲之色。

  牙紧紧地咬着唇,逼得唇变得鲜艳无比,将她苍白的脸色映衬得多了几分的姿色。

  既然打动不了别的男人,那么墨君玦也成,别人以为墨君玦一事无成,纨绔不已,她却能感觉到墨君玦潜藏的厉害,何况墨君玦长得如此美貌,让她也一度心动不已。

  只是平日墨君玦无赖不已,又滑溜不已,根本不会让她有机可乘,加上她有更大的目标所以并未过于费心思。

  但现在的情况不容她有更多的选择,算了先把墨君玦抓在手中也行。

  “表哥……”她娇滴滴地看着墨君玦,墨君玦的唇角扬起似笑非笑的弧度,痞气十足。

  水中月心头一荡,眼迷离了下,该死的,谁来告诉她,这墨君玦怎么生的这么邪魅,平日她怎么未曾发现?!

  她小腹一热,看向墨君玦的眼神多了几分**。

  正笑着走向水中月的墨君玦在看到她猥琐的眼神后,笑得更加深了,只是笑容背后的冷意却藏得很深很深……

  “表哥,我们碰到僵尸了,幸亏赵直发现了一个盗洞,我们才能得以生还,只是除了我与赵直其余的人都……”

  水中月说到这里露出了悲伤之色,想从怀中取出一方丝绢擦拭眼泪,手却僵在那里,发出身上已无长物。

  她可怜兮兮的抬起了头,看向了墨君玦,那样子如被遗弃的小狗,令人顿生怜意。

  只是她求的人却并非一般人,而是非常人。

  脚仍是一步步地走向了她,就在她以为墨君玦会伸出手拉她一把,然后温柔的脱下外衫给她披上时,墨君玦竟然与她擦身而过!

  “表哥!”

  她羞愤欲绝,对着离她越来越远的墨君玦发出尖锐的吼叫。

  墨君玦依然镇定自如的往前走,仿佛根本没有听到般,只是唇间擒着的讥嘲与冷意却不是水中月能看到的了。

  淫荡的女人,居然对他起了不该有的肮脏心思!

  望着墨君玦越来越远的身影,水中月羞愤不已狠狠的捶打着地面,面色阴沉不已对赵直道:“他什么意思?!”

  赵直的眼黯了黯,低垂着头:“不知道。”

  “你说他是不是有意的?他不跟着那帮子人一起走,偏偏从我身边走过,给了我希望却又亲手将我送入了这般难堪的地步,他是疯了么?他羞辱我有意思么?他怎么不踏入阵法中困死算了!”

  “太有意思了!”就在水中月恶毒的谩骂之时,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

  “惜妃!”

  水中月看到来人,不禁冷哼道:“惜妃娘娘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也来看本宫的笑话么?告诉你就算本宫是落势的凤凰,那也是凤凰,不是什么山鸡一类的东西能比拟的!”

  “瞧月公主说的,本宫也是好意,月公主何必误会呢?”惜妃倒不生气,只是笑眯眯地看着水中月。

  水中月皱了皱眉:“什么意思?”

  “墨都是杨晨兮赋氏兄弟喜欢杨晨兮,你欲抢杨晨兮的夫君并羞辱杨晨兮,他们自然要为杨晨兮报仇了,所以你所受的羞辱都是杨晨兮造成的!公主啊,本宫真替你不值啊,明明你长得这般国色天香,又权势无边,怎么就不得他们的眼呢?”

  “你在挑拨么?”水中月不是傻瓜,立刻猜中了惜妃阴险的本意。

  “嗤!”惜妃听了嗤之以鼻:“原来公主也不象表现出来的那么傻嘛。”

  “你……”水中月气愤不已。

  “呵呵……”惜妃压低声音笑了起来“既然公主都认了,本宫又何必枉作小人?!”

  说完按着刚才墨君玦的脚步往前走去。

  水中月的脸一阵青一阵白,回头对赵直斥道:“还不扶着本宫往前去?!”

  赵直眸光闪了闪,恭敬道:“是。”

  当赵直扶着水中月走到龙椅之前时,晨兮微皱了皱眉,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墨君玦,墨君玦果然是深藏不露,竟然深得九宫八卦的真谛,甚至还融会贯通到这种地步。

  一般的阵法都只有一条通路,可是墨君玦竟然在他们走出阵法后,随手改变了阵法,从而他才能从水中月的身边走过来。

  可见墨君玦绝对是设阵布阵的高手!

  只是晨兮不明白,为何墨君玦会伸手相助水中月,如果不是墨君玦改了阵法,这水中月只有困在墓中等死了。

  “欢迎来到濯氏王国!”

  就在晨兮狐疑之时,那金晃晃的龙椅上现出一个虚幻的人影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