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情敌相见(1/2)

加入书签

  飘缈的人影就以肉眼能见的速度凝聚的起来,最后汇成了一个透明的实体,不过身体虽然是透明的,却诡异的让人感觉到是穿着衣服的,甚至让人在脑中自动浮现出穿着龙袍九五之尊时的那种威仪,这种与生俱来的不怒而威是在场所有的人都不具备的,包括司马十六!

  因为此时的司马十六比龙椅上的男人少了几分杀戳中冲击出来的霸道天成,君临天下睥睨天下滔然的气势!

  龙椅上的男人只一个眼神就会让人有种情不自禁匍匐的惧意,一些侍卫已然禁受不了男子的威压,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墨君昊的眼莫名闪烁,不知道为什么当看到该男子时,心底会不由自主生起一种敌意,恨意,嫉妒……

  各类复杂的情绪充斥着他的心底,扰乱了他的思想。

  墨君玦则好了些,只是站在那里,有些奇怪这道幻影是如何形成的,一对美艳的眸子骨碌碌的转着,寻找着一切可疑的地方。

  白璞皱了皱眉,对龙椅上的男子莫名的不喜,说不出的理由,就是不喜欢,心里有些压抑。

  唯一与众不同的人是蓝天,蓝天诧异地看着那男子,一对如墨般的眸子里波涛汹涌!

  这男子就是濯无华?!这是千年前出现的咤叱天下所向披糜的濯无华么?竟然依稀仿佛见过般。

  “好一个美男子啊!”才脱了困的水中月初时亦在男子散发出来的威压下战战兢兢不敢出声,待她偷眼看一了凝成实体的男子面容时,竟然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叫了出来……

  这是怎么样的男子啊,这世上竟然有这么美的男人么?这世上竟然有这么霸道的男人么?这事上竟然有这种邪魅从生的男人么?这……这还是男人么!

  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充耳琇莹,会弁如星,如金如锡,如圭如璧,即使是用世上最美的诗句形容不出他的美,即使是是天山的泉水也比不上他的高洁,任何一个女子看了都会不由自主的沦陷,为之癫狂!

  即使如墨后这般自私自利权力为上的女人都为了这男子心潮澎湃起来。

  以花喻人,如果说墨君昊是一株冷清的孤梅,那么这个男子就是天山上最冷的雪莲!

  以景喻人,如果说墨君玦是流水潺潺的清泉,那么这个男子无异是天下最险的峰岭!

  以兽喻人,如果说白璞是一只注定要成为百兽之王的雄狮,那么这个男子就是毫无疑问天上的飞龙!

  以妖喻人,如果说司马十六是邪魅妖娆的,那么这个男子而是邪气到骨子里,连血液都是带着算计的。

  这哪是人啊,分明是堕入尘世的妖孽!

  他有倾世的容颜,有高不可攀的风仪,更有决断生死的果敢,还有一个睿智无双的头脑,还有一双看透人心的厉眸!

  他的目光落在任何人的身上,那人就无以遁形,被他从里到外看得个清清楚楚,毫无反抗之力。

  谁都相信,只要被这个男人盯上,那就是万劫不复的灾难!

  此时他的目光越过了众人,却落在了晨兮的身上,冰冷的眸子瞬间温暖,眼底的深邃仿佛极夜中突出一抹这,迅速的燎原!

  惜妃见了唇间勾起了一抹深意的笑,眼亦斜向了晨兮,千年了,白晨兮,看你该怎么办!

  以濯无华这般强势霸道的男人是绝不会允许你对别的男人情有独钟的!

  她得意地看向了司马十六,仿佛看到了猎物般眼中射出了惊人的灼热,这一刻,她似乎感觉到司马十六已然被她掌握手中了。

  这是进到墓中她最高兴的一刻!

  头顶上几乎要烧灼了她神智的目光,让晨兮想忽略也不行,她懊恼不已,心有所属的她被一个男人用这种所有物般的眼神侵略着,无疑是对司马十六的挑衅!

  她绝不允许,不允许任何一个人伤害司马十六,哪怕是一个眼神!

  她狠狠的瞪向了那龙椅上风华绝代的男子,只一眼,心,如刀般割裂的痛……

  她一个踉跄倒退了数步,差点摔倒在地,记忆的闸门如潮水泄洪般倾泄而来,那梦中的男子就在这一瞬间清晰得无以伦比!

  他,就是这个高高在上的男子!在梦里他残酷的掠夺了她的童贞,除了凌虐还是凌虐!带给她除了身体上的伤痛还有心灵上的折磨!

  原来那不是梦!

  她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竟然还有比前世更悲惨的过往!她将如何面对司马十六!她的前世乃至前前世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磨难!难道她注定了就是多灾多难的命运么?

  如果是这样,那会不会影响到司马十六呢?

  她悲伤地看着司马十六,定定的目光充满了绝望……

  “兮丫头……”司马十六来不及看那男子长成什么样,就被晨兮的表情给吓到了,他惊叫一声抱住了她。

  “抱我离开,快抱我离开……”

  司马十六急切的声音仿佛天籁袭入了晨兮的耳膜,她从痛苦中清楚过来,猛得将司马十六紧紧的搂着,感觉到从他身上传来

  的阵阵热量,才将她冰冷的身体缓过了劲来,她将脸埋在了司马十六的怀里,贪婪地吮吸着属于司马十六的气息,力量似乎才慢慢地回到了她的身体里。

  唇,颤抖着……

  眼,失去了光彩……

  心,疼痛欲裂……

  她无助的抓住了司马十六的衣摆,将衣料在手中辗出无数的皱褶,不知所措,仿佛是被遗弃在荒野中的迷途羔羊。

  这样的晨兮是司马十六从未见过的,仿佛一把刀在剜着司马十六的心,让他疼得不知如何是好。

  从记事起,他就没有流过泪了,可是看到这样的晨兮,他却疼的流泪了……

  “别怕,别怕,我在这里,我马上就离开!”他将她抱得紧紧的,用体温温暖着她几近失去热量的身体,不断的在她的耳边低喃安慰,最后想也不想抱着晨兮几欲虚脱的身子就大步离去!

  “司马十六!你疯了么?你竟然为了一个女子忘了你一辈子的追求了么?”

  当惜妃见司马十六竟然不管不顾的欲抱着晨兮离开,一颗心被嫉妒这条毒蛇咬得支离破碎!她美目里充斥着疯狂的妒意,疯了似得冲到了司马十六的面前,伸开双臂拦住了他。

  “滚!”司马十六目眦俱裂,眼前的晨兮情况很不好,他心急如焚,哪有什么心思跟惜妃周旋,他恶狠狠道:“别逼我下狠手!”

  “你敢!难道你敢弑母么?”惜妃吓得倒退了数步,可是看到埋首在司马十六怀里的晨兮,又失去了理智,直接威胁上了司马十六。

  “弑母?”司马十六眼一冷,寒声道:“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当本王的母妃?惜妃,你我都是心知肚明,你又何必自欺欺人!”

  “你……”惜妃双目冒火,眼前的晨兮更是碍眼不已,她没想到司马十六竟然爱晨兮至此,连江山也能抛弃了,那她怎么办?不,她绝不允许!

  哪怕是暴露了身份,她也要破坏!

  她看了眼众侍卫,对那些侍卫歇斯底里地吼叫:“本宫其实是十六王爷的母妃,你们要是为了十六王爷好就替本宫拦住她!”

  众侍卫面面相觑,听了惜妃的话反而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开玩笑,如果惜妃是司马十六的母妃,司马十六又是皇上的亲弟弟,那皇上岂不是纳了先帝的妃子为妃,这可是乱了伦理啊!

  这怎么可能!

  惜妃这是疯了么?难道不知道这话传出去是会要了她的命么?

  不,不会要了她的命,以皇上对惜妃的喜欢程度根本不可能伤害惜妃,最多是要了他们这些人的贱命!

  天啊,惜妃这是什么意思啊!

  众侍卫欲哭无泪,好端端的他们是要来建功立业的,不是为了当炮灰的!看来惜妃是想利用他们拦住了十六王爷,至于他们的死活,惜妃根本没放在心上!

  众侍卫很明智的选择了漠视,只当惜妃是胡说八道,这样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就在众侍卫思量之时,只听“呯”的一声,司马十六将惜妃一掌击飞了出去,这下侍卫们长吁了口气,他们说嘛,要是惜妃真是十六王爷的母妃,十六王爷怎么可能下这种狠手!

  再说了惜妃这么年轻怎么也不可能是十六王爷的母妃嘛,说是姐弟还差不多!

  不过十六王爷跟惜妃还长得真是很象,很象……

  “惜妃,不要以为你是本王的姨母,本王就不敢杀你,不要用你这肮脏的身子玷污了本王母妃的名字!这一掌是看在你与本王母妃长得相似份上从轻发落,如果你再敢妖言惑众,莫怪本王痛下杀手!”

  听了司马十六的话,众人才恍然大悟,原来惜妃不过是十六王爷的姨母,怪不得长得这么象呢!

  这下好了,自古长姐幼妹分别嫁于父子也有不少,并不涉及伦理之说,前朝还有姑侄同嫁一人之说呢。

  只有墨后冷冷地笑着,她是熟知惜妃底细的人,姨母确实是姨母,只是这个姨母爱上了自己了亲外甥,这种事就比较有趣了。

  不过现在她也没空管惜妃,毕竟知道了惜妃的秘密比说出来的用处大的多。

  她又转头看向了濯无华,这个风华绝代的男子,此时这个男子正妖邪不已的斜倚在龙椅上,漫不经心中彰显着龙彰凤姿,倾世的妖娆,只是那眼眸……

  墨后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似乎透着一种爱恋,宠溺,而这眸光却是看向司马十六怀中的杨晨兮的。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杨晨兮是金子么?怎么招了这么多的男人喜欢?连这么个传奇人物也在一见面就喜欢上了杨晨兮?

  她不禁狐疑地看向了晨兮,这时司马十六正抱着晨兮大步往外走去,他似乎连考虑也没考虑,就按着最近的方位往墓外走去。

  眉不禁又皱了起来,如果她记忆没出问题的话,这下面百官站立的地方其实是一个阵法,司马十六这般旁若无人的闯了过去,难道不怕阵法么?

  眼不禁落在了惜妃的身上,心中一阵鄙夷,一个不要脸的女人,竟然爱上了自己的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