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十六章 千年因果(1/2)

加入书签

  “兮儿,兮儿,兮儿……”

  耳边是司马十六焦急的呼喊声,晨兮却紧闭着眼,眼角流出了一滴泪来。

  那滴泪晶莹剔透,滴在司马十六的手背之上却有如火灼般的痛。

  “丫头,你怎么了,别吓我,丫头”司马十六几乎快急疯了,完全没有了以前的冷静与淡漠。

  得不到晨兮的回应,他猛得对濯无华怒吼道“濯帝,你到底对她作了什么?她会这么不安,这么害怕?!”

  濯无华俊美的脸上露出了懊恼,怜惜,心疼之色,连声音也没有了底气:“对不起,我也是没有办法!不过你放心,她只是晕过去了,不会有事的。”

  “你没办法?你骗鬼去吧!”晨兮发抖的身子几乎让司马十六失去了理智,哪还顾及濯无华的脸面,劈头盖脸就是对着濯无华一顿臭骂。

  大辰的侍卫吓得脸色都白了,这可是濯帝啊,千年前最神秘的帝君,现在又在人家的墓里,这不是喧宾夺主么?

  我们的十六王爷啊,您不怕死,我们这些当奴才的还想活呢!

  惜妃紧张不已道:“十六王爷,慎言慎言。”

  她可是太明白濯无华的手段与心眼了,以濯无华这么骄傲不可一世的人怎么能容忍他人对他这么无礼呢!随之而来是必将是铺天盖地的报复!

  她怎么忍心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受到一丝的伤害呢?

  墨家兄弟暗中是高兴的,最好濯无华一个愤怒就把司马十六杀了,这样也给旭日少一个对手。

  白璞则脸色不善的走到了司马十六的身边,作出了戒备之状,不管怎么说,司马十六是晨兮选定的夫君,他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司马十六,让晨兮伤心。

  不过这些人虽然各有心思,却没想到濯无华竟然不惊不怒,而是黯然失色道:“说来你也不信,当年兮儿被陈惜妃用心头之血下了恶咒,诅咒晨兮千年得不到所爱,就算是活着也是悲惨无比,到死也不得善终,最后却还逃不过灰飞烟灭的结果,所以我追到了黄泉碧落之下与地君大打出手,最后与地君达成协议以濯氏皇朝千年的运数来扭转晨兮的命运,可是那诅咒的符纸乃当年如来佛祖无意间流落人间,本意是惩治大凶大恶之辈,却不想被陈惜妃这毒妇机缘巧合地得到了,而且用在了晨兮的身上。符咒实在是凶恶,受了天地三才的制约,就连地君也没有办法抹去,好不容易想办法就是让晨兮这一千年中活着之时过得顺风顺水罢了,但最终却还是……”

  说到这里他痛心疾首的看着倒在司马十六怀里的晨兮,没有人比他更知道晨兮曾经受的伤害了,一年又一年,一世又一世,春去秋来,世事变迁,而他始终都默默的陪着她,与她一起承受,承受着无边的痛苦,甚至比她痛得更深,因为他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又一个欺骗了她的人用尽各种方法骗得了她的信任,骗得了她的心,骗得了她的智慧,待得到了想要的之后,却毫不留情的杀害了她,还享受着因为她而得到的富贵荣华!而他虽然恨不得啖了这帮人渣的血肉,却始终无计可施!

  那一刻他从未如此憎恨过自己!憎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因为他已是地下的一缕幽魂,不能干涉人间的轮回!

  就算能够的话,他也不敢做什么,因为他怕他的做为会再次修改了晨兮的命运,让晨兮陷入更深的悲苦之中!

  既然不能做,那么就只能承受!

  试想,这将是怎么样的痛苦啊,用痛不欲生来形容都是轻的!

  每一世花开花落,濯无华都默默的看着晨兮长大成人,在最美的花季投入了最渣渣的人渣怀里,从此被人渣利用的体无完肤,终于在利用殆尽之后死于非命!

  而他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承受着鼠蚁咬心之痛,目睹着晨兮被一次次的背叛,一次次的不得善终,一次次的送她再转世投胎!

  不是当事人根本不能够理解这种噬心蚀骨的痛!

  那种痛能让人热血瞬间凝成冰凌,这世上也只有濯无华这样拥有强大意志力的人能承受得住,要换了他人早就被逼得疯了过去。

  “那现在过了千年了,你为什么还要出现?你为什么还要让她痛苦?这就是你对她的爱么?”司马十六悲愤莫名,一边是心疼着晨兮曾经的痛,一边是谴责濯无华的出现带来的痛苦。

  濯无华沉默了一下后,轻叹:“现在的她不是完整的她,她的身体里缺了一抹灵魂!”

  “你说什么?你这是在危言耸听么?”司马**惊失色,目光中充满了挣扎。

  濯无华深深的看着他,良久才叹息道:“你明白的是么?你应该能感觉到这些日子她夜不成寐的惊恐是么?那是因为这一世她的魂魄没有全!”

  司马十六沉默不语,谁也不会比他更能明白每夜里晨兮从梦中吓醒的痛苦了,他一直以为是晨兮过于担忧了,没想到竟然是少了一魄的原因!

  如果说之前他是不相信鬼神的,但在看到惜妃复活后,他信了,在晨兮告诉他重生的秘密后,他信了,而当进入墓室后,他亲眼看到了濯无华,他已

  然完全相信了。

  所以他才会更害怕,害怕晨兮会再次离开,一如她重生那般的让人措手不及!

  “如果她不完整,那么她这一世就要消失了。”濯无华轻叹了一声,无限怜爱地走向了晨兮,手慢慢的伸了出来,伸向了晨兮的青丝……

  司马十六正想躲开他对晨兮的触碰,却不料身体僵硬根本不能移动,他愤怒的盯着濯无华。

  此时的濯无华满眼全是晨兮,手慢慢的抚向了晨兮的青丝,可是他透明的手却没有落到晨兮的发上,而是穿过了发,垂了下去……

  司马十六讶然不已,睁大了眼睛。

  濯无华苦笑了声,落寞道:“看到没有?”

  “看到什么?”

  司马十六不解的看了眼濯无华。

  濯无华将手伸到了司马十六的面前,司马十六微一愣神,目光落到了濯无华的手上,突然,他的眼一闪,脱口而出道:“你的手怎么变淡了。”

  话一说出口,心里仿佛失了什么似的。

  濯无华一声叹息:“我的时间不多了,如果我消失之前,晨兮的一缕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