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赌约(前世)(1/2)

加入书签

  晨兮脸色一变,冷笑“千澈小姐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说我自导自演,自己给自己下药来陷害宫神医么?别人我是不知道,但我只想问问千澈小姐,你是不是会这么蠢给自己下绝子药来陷害别人?还是说你一定会这么做,因为在你的心里只要能利用的都会全部利用起来?”

  千澈听了脸色变得极为难看,满目都是怒火,如果说眼神能杀人,她的眼神早将晨兮杀了无数遍!

  这个下贱的女人抢了她的濯哥哥不说,还明里暗里讽刺她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她强忍下心头的怒意,待抬起头来,眼眶里饱含了泪水,怯生生地看着濯无华:“濯哥哥,我不是的……是娘娘误会我了……呜呜……”

  宫无衣直接怒斥:“娘娘,你要是有什么怨气就冲我来,何必要伤害善良得连一只蚂蚁也不愿意踩的千澈呢?”

  “咦,宫神医你这话就更奇怪了,你与我有什么怨恨,我要把怨气冲你来?再说了,什么善良的连一个蚂蚁都不忍心踩,我明明见那天千澈小姐踩死了几条青虫,你这话不是自相矛盾么?”

  “你……”宫无衣气得差点跳脚,这白晨兮是真傻还是假傻?他只是用来形容千澈的善良才这么说的,她倒好还当成真的用来抨击千澈了。

  青鸾诧异地看了眼晨兮,没想到平日看着晨兮懒懒得什么都不计较,打击起人来能把人直接气死。

  “濯哥哥……”千澈泪流满面,泣道:“如果娘娘实在容不得我,我不如搬出去吧,我不是会怪濯哥哥的,当初救濯哥哥命时也是我自已愿的,何况我这身子都弱成这样了,我也没有几日可活了,我不想成为你与兮妃娘娘之间矛盾的导火索,所以请濯哥哥允我出宫吧。”

  说着盈盈的跪了下来,那样子怎么看都象是晨兮在欺负一个柔弱无依的弱女子。

  晨兮冷眼看着,嗤之以鼻,太做作了,让她快吐出来了。

  濯无华脸色铁青,站在那里,却不说一句话。

  宫无衣又忍不住的跳了出来,拉着千澈的手激动道:“千澈,你怎么就这么软弱呢?要知道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她就是吃准了你善良的性子才敢这么肆无忌惮的欺负你的,现在当着皇上的面都敢这样对你,要是皇上不在跟前,指不定怎么样呢!”

  “别说了,宫哥哥……呜呜……不要为我再生气了,我不想濯哥哥为难,濯哥哥国事就够忙了,怎么还能为了这些小事而烦心呢?我就算是住在宫外,有濯哥哥对我的那份心,我就知足了。”

  宫无衣听了豁得一下站了起来,指着晨兮斥道:“娘娘,你听听,听听一个善良的女孩所说的话,你不觉得惭愧么?她救了皇上,却还每时每刻为皇上着想,你呢?你得到皇上这般的宠爱,却不思好好侍候皇上,却总是为皇上添堵,将心比心,你觉得你对得起皇上么?对得起皇上这份爱么?”

  晨兮轻靠在床上,突然笑了起来,笑容轻忽而飘缈,让人有种快要羽化成仙的感觉。

  濯无华心头一惊,立刻抓起了她的手,急道:“丫头,你怎么样?哪里不舒服么?”

  晨兮手微挣了争,没有挣脱,脑中却灵光一现,抬头看向了濯无华:“濯无华,你说,你觉得跟我在一起很痛苦么?”

  “怎么会?跟你在一起是朕最快乐的时候。”

  “可是你快乐了我却很痛苦!”晨兮毫不留的戳穿。

  濯无华微微一涩,眼中闪过一道痛色,抓着晨兮的手更紧了:“对不起,让你痛苦是朕的错,给朕一个重来的机会好么?”

  晨兮突然一僵,怔怔地看着他的容颜,目光与他诚恳乞求的眼神交着在一起,心,竟然丝丝的驿动。

  “……”

  一时间她不知道说什么好,不过,当她的眼光落到千澈嫉妒怨恨的脸上时,她的心突得又坚硬起来了。

  她狠狠地推开了濯无华,寒声道:“给你机会?给你后宫的妃子更多机会害我么?我不过怀了个孩子,就落得个落胎从此无子,要是再得了你的宠,我怕没几日就尸骨无存了!”

  “不,不会的,再也不会生这种事了。”濯无华露出了痛苦之色。

  晨兮轻嘲一笑,将被子拉高,缓缓道:“濯无华,一个是你的救命恩人,一个是你的好友,而我不过是你生命的过客,一个床上的玩物,孰轻孰重我是能分得清的,我不会强求不可能拥有的东西。现在我就是一个废人了,请你慈悲放过我吧。”

  说完,一滴泪从眼角流了出来,轻轻地沁进了被子里。

  那滴泪很轻盈,很无声,甚至根本没有了看到,除了濯无华,当时那泪就滴到了他的心头,灸烫得他心底烧灼出一个硕大的痛,痛不欲生。

  他猛得捏紧了拳,冷道:“来人,将宫无衣押入天牢,将千澈送出宫去!”

  “濯哥哥……”

  千澈伤心欲绝,不敢置信的看着濯无华,她刚才所有的话都是以退为进,并不是真心的,怎么濯哥哥就真要赶她出宫了呢?

  不,她不要,她不要出宫,她绝不

  能出宫!

  宫无衣则气愤道:“皇上!这事跟千澈无关,您怎么能这么对待她?别忘了她可是救了您的命啊!”

  “与千澈无关?那就是跟你有关了?”濯无华的眼陡然变得冰冷,仿佛一把利箭射入宫无衣的心头。

  宫无衣浑身一冷,打了个寒颤,连忙否认:“怎么会?与我自然也没有关系!所以我跟千澈都是冤枉的,您怎么能用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把我们落了?您这样怎么对得起千澈曾经的救命之恩?”

  “救命之恩,朕自己然报,朕会让千澈这辈子不愁吃穿,富贵荣华。”

  “可是这不是她想要的!”

  宫无衣忍无可忍地叫了出来,看着泪流满面的千澈,他心疼得无以复加,冲到千澈边上抱紧了千澈,冲着濯无华喊道“皇上,您睁开眼睛看看她,看看她,看到她这样子,你还忍得下心伤害她么?”

  濯无华还未说话,晨兮却奇怪道:“咦,皇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