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向全世界宣告我对你的爱(1/2)

加入书签

  白帝嫌弃的看了她一眼,广袖一挥将她挥了出去,然后对着轩辕风华皱眉道:“你随我来!”

  “是。”

  轩辕风华对着白帝倒是十分恭敬,立刻小心翼翼地跟随着白帝走了出去,留下身后被折磨得几不成人形的陈惜妃。

  陈惜妃痛苦不堪的躺在地上,任血汩汩的从身体里流出来,那殷红的血蜿蜒如蛇,漫漫延延染身下衣服呈暗红之色。

  她脸色苍白如雪,只觉身体里的力量正一丝丝的被抽离,闭上眼睛,她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孩子在向她招手。

  “孩子……”

  她蠕动着干涸的唇,失神的眼睛顿时射出惊人的亮色。

  “娘亲……娘亲……”眼前似乎有一个玉般的人儿向她招手,她喜极而泣,伸出了沾满鲜血的手:“我的孩子,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来,到娘这儿来……”

  “娘亲……”

  那孩子快乐的飞向了她,她,伸出手抱向了他。

  突然那孩子站在她的面前,哀怨悲伤的问:“为什么?娘亲?为什么爹爹不要我?”

  “不,你爹不是要你……”陈惜妃脱口而出,可是却怎么也找不到为轩辕风华开脱的原因,终于她找到了原因,她的脸如毒蛇吐信般射出怨毒之色:“是白晨兮,一切全是白晨兮,是她勾引了你爹爹,你爹才无可奈何牺牲你的,所以不要恨你爹爹……”

  “是么?”孩子幽幽的看了眼陈惜妃,突然转身而去。

  “不!我的孩子!”陈惜妃大怯,扑得喷出一口鲜血,漫天花雨,落地成泥,迅速滚成了一颗颗泥色血珠,滚动着……

  “白晨兮,杀子之痛,我一定要你也感同生受!”

  昏迷之时,陈惜妃吼出了满腔的恨意。

  “大师姐真是好痴情啊,呵呵。”

  一抹翠绿从门外闪了进来,来人笑得妖娆,美得夺目,但白晨兮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认出这个人就是之前遇上的李玉儿。

  此时的李玉儿已然没有了初时的柔弱天真,脸上全是世故的妖媚,眼中更是折射出野性的**。

  她袅袅而手,手里拿着一些伤药。

  慢慢地走到了陈惜妃的身边,轻轻撩起了陈惜妃的下衣,见了她的惨状后,啧啧地笑了起来:“哎呦,轩辕师兄还真是不会怜香惜玉呢,瞧瞧这身子……啧啧啧,我见了都可怜见的呢,嘿嘿。”

  说完捂着嘴笑了起来,笑得如毒蛇吐信。

  笑了一阵后,她用脚轻轻的踢了踢陈惜妃的脸,还用力踩了踩,笑,却更明媚了,那花枝乱颤的妖娆,让任何男人见了都会有种想要将她捏碎了生吞的冲动

  她的声音亦是娇滴滴的,如果不是言语中透着恶毒,就仿佛恋人之间的呢喃:“大师姐,你真是活该,活该受这么大的苦!要知道轩辕师兄连我都没有下过手,你倒抢在我的前头了,你说你该不该死呢?

  呵呵,看我对你多好,知道你失去了孩子心痛如绞,还特意损伤内力为你布幻,怎么样?刚才看到你的孩子了,你是不是很高兴啊?呵呵,不用感谢我了,就当我当你这么多年小师妹,你却不知道的补偿吧。”

  说完,妖媚一笑,拿起了一支毛笔沾了些药往她的伤口涂去。

  一面涂还一面笑道:“啧啧,这伤真是触目惊心呢,说来你这条命还是我救的呢,要不是我知道你怀孕了告诉了师傅,师傅又怎么可能来得这么快呢?要是师傅来晚一步,你这会就被我那不会怜香惜玉的轩辕师兄给杀了呢,所以啊,等你好了可得好好感谢我才是呢!”

  笑容依然不变,可是手却加重了,疼得陈惜妃就算是在昏迷中都发出的痛苦的惨叫。

  听到陈惜妃的惨叫,李玉儿笑得更加温柔了,只是眼中却跳跃着凶狠的兴奋之色,手更是和力的折磨陈惜妃。

  “大师姐啊,你不要叫了,这流产怎么会不痛呢?是不是?”李玉儿邪恶的笑道:“想当初你跟轩辕师兄神魂颠倒享受欢爱时,你怎么不叫痛呢?这才是一根毛笔你又叫痛了起来,说来你还真是娇贵呢,还是说嫌弃我没有大师兄的……嘿嘿。”

  说到这里,她邪恶的笑了起来。

  笑着笑着,眼中闪过一道狠色,那嫣红的唇轻启,吐出了人间最残忍的字眼:“大师姐,既然轩辕师兄不可能要你的孩子,为了让你以后不再受落胎之苦,不如就我来帮帮你,让你永远不要怀上可好?”

  手微停了停,似乎是在等陈惜妃回答,可是昏迷中的陈惜妃怎么可能回答她?

  “扑哧!”她又笑了,笑得美艳无双,邪恶如魔:“既然大师姐不反对,那么我就……”

  “啊!”陈惜妃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随后身体如筛子般抖了起来,抖了几分钟后慢慢地停止,晕得不能再晕了。

  李玉儿看着毛笔上的血,厌恶的将毛笔扔在一边,随后将所有的伤药堵住了她的伤处,还未等她拉好陈惜妃的下衣,轩辕风华慢慢地走了进来。

  “轩辕师兄!”李玉儿甜笑着冲向了轩辕风华,净白

  的小手扯着轩辕风华的衣摆道:“我正在给大师姐上药呢。”

  轩辕风华邪邪一笑,伸出手勾住了她的下巴:“是么?你确定么?”

  李玉儿露出天真之色,眨了眨眼,不解道:“师兄是什么意思?”

  “不懂么?”

  “当然不懂。”李玉儿娇巧的摇了摇头,微抬起头仿佛一个等待老师传道的好学生,期盼道:“师兄能解释一下么?”

  “呵呵,既然不明白就算了。”

  “嗯……”李玉儿咬了咬唇大眼迷蒙地看着轩辕风华:“师兄是嫌弃我么?所以不愿意教我么?”

  “你傻?”轩辕风华嗤之以鼻,这个李玉儿人如花娇,心如蛇蝎,不是装着柔弱就是装着天真,如果谁被她迷惑的话,那就离死不远了。

  不过,今日他还真是有事要找她。

  当下懒得跟她停留在陈惜妃的问题上,大手一伸,将李玉儿揽入了怀里,暖昧道:“小师妹,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这么美呢?”

  “师兄……”李玉儿羞红了脸,将脸埋在了轩辕风华的怀里,呢喃道:“之前师兄的眼里只有大师姐呢,哪会看到我这么个青菜萝卜?”

  “你是青菜萝卜么?”轩辕风华调笑的握住了她的细腰,轻佻道:“那让我尝尝青菜萝卜的滋味可好?”

  “师兄……”李玉儿仿佛羞得手足无措般,只是身体却有意无意的蹭着轩辕风华。

  轩辕风华冷冷一笑,一把撕开了李玉儿的外衣,大步走向了床塌。

  李玉儿浑身一僵,惊呼道:“不要。”

  “怎么?你不愿意么?”

  “不是的,我不要在那张床上。”

  轩辕风华看了眼血迹斑斑的床,也嫌弃不已,就欲抱着李玉儿往外而去。

  李玉儿揪了揪他的衣襟,指了指美人榻。

  轩辕风华突然笑了起来,笑得邪气不已。

  美人榻上,两人颠鸾倒凤起来,激情不已,甚至忘了不远处奄奄一息的陈惜妃。

  李玉儿睁开了汗湿的眼睛,得意不已地看向了陈惜妃,没有错过陈惜妃微颤的睫毛。

  她妖娆一笑,吻上了轩辕风华的唇,声音高调道:“师兄,我还要!”

  “好!”轩辕风华爽快地答应,只微喘了喘,又是一场激烈的摇晃。

  泪,从陈惜妃的眼角流了下来,她毫无血色的手紧紧的握着。

  夜中,一身黑衣的白帝仿佛与黑夜融于一体,与夜一样的阴沉。

  “师傅……”李玉儿带着欢爱后的慵懒迈着莲步走向了白帝。

  “回来了?”白帝身形不动,眼依然看向了远方。

  “嗯回来了。”李玉儿乖巧的走到白帝的身后,手围上了白帝的腰,幽幽道:“师傅,为什么让我去?我不喜欢这样,我是师傅的。”

  “嘿嘿。”白帝不置可否地一笑,慢慢地转过了身,手轻薄的捏着李玉儿的下巴“瞧你这魇足的样子,可不象是不情不愿!怎么样?他的味道不错吧。”

  “师傅可是吃醋了?”李玉儿眼珠一转,妖娆的将身体凑到了白帝的怀里,小手亦把玩着白帝的下巴,轻轻地啄了口后,笑道:“那以后我不找他好不好?他哪比得上师傅让我更**呢!”

  “是么?”

  “当然!”

  “那证明给我看!”

  “嘶拉!”

  李玉儿撕开了自己的衣服,不着寸缕的投入了白帝的怀抱,与刚才在轩辕风华面前天真的样子几乎是判若两人!

  夜里,她就如妖精,吸人精髓!直到一个时辰后,白帝才整理好衣服,冷漠地看了眼李玉儿,那眼中冷如冰凌,仿佛根本不曾经历过一场激烈的情事,淡淡道:“明天你去濯无华的宫里。”

  “好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