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初显威仪(前世)(1/2)

加入书签

  这一夜,濯无华让爱是做出来的这一宗旨贯彻了个彻底,他一夜未睡,真的是做了整整一夜!

  是的,他坐在晨兮的脚边,帮着晨兮按摩小脚丫按摩了整整一夜!

  清晨,当第一抹阳光照入房间时,晨兮缓缓的睁开了眼,看到头顶曾经熟悉的皇帐,她先是迷茫的眨了眨眼,随后温柔的笑了起来。本站新域名可樂小說網(k1xsw)的首字母,最大的免費言情中文網站,趕緊來吧。

  那一笑间,明眸皓齿美艳无双,令晨曦也黯然失色。

  没想到再次回到宫里,她睡得这么香甜,连之前每夜折磨她的抽筋现象也不再出现了。

  她下意识的看了看身边,没有看到濯无华曾经睡过的痕迹,心中隐约有些失望,他竟然没有陪她……

  她微动了动脚,脚边的异样让她呆了呆,回眸一看,顿时傻在了那里。

  此时她的脚正被濯无华的一双大手包裹其中,手掌中的温热顺着经脉传入她的体内,让她无比的舒服,怪不得她一夜好眠,原来……

  雾气瞬间弥漫开来,在她的眸间形成雾雨轻笼,痴痴相望。

  她痴痴地看着脚边的这个男人,这个一代君王,这个的征战沙场冷酷无情的帝君,此时的他褪却了凌厉的锋芒,敛尽了杀戮的寒冽,唯余潺潺如泉水般的温柔,眉眼温暖如春。

  这是她的男人,一个把她当成宝贝的男人!

  一夜未曾睡好,他俊美的容颜已然染上疲惫的苍凉,眼底一片的青黑,令他备显颓意,尤其是下巴上一夜间冒出的青髭,让他倾国倾城的绝色容颜更增添了几分狂魅落拓的潦乱之美。

  脚心中传来他阵阵的体温,她又是感动又是心疼轻轻的抽回了脚。

  不过,她的脚才一动,就被他的大手抓住了,只听他含糊道:“又抽了么?我帮你揉。”

  说罢,他又条件反射的揉了起来,整个过程的眼睛一直是闭着的,明显是属于半梦半醒之中。

  “无华……”她轻轻的翕动了唇,无声的呼喊着他的名字,一遍又一遍,泪,再也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得夫如此复有何憾!

  透过朦胧泪眼,他的容颜镌刻入她的骨髓,她的血液!

  原来这才是爱,爱一个人可以无怨无悔的付出,爱一个人只想生死相随,爱一个人总是会把对方的所有放在第一位。

  这时她更明白,她与轩辕风华之间从来没有爱过!

  她不爱他,而他更不爱她!

  她从来没有对轩辕风华有过对濯无华这样浓烈的感情过!

  也许,冥冥之中早有天注定,他,濯无华才是她天命的男人。

  “无华……”她哽咽着用力抽回了小脚,就欲爬到濯无华的身边。

  掌心陡然一空,濯无华一下就惊醒过来,迷糊中看到晨兮向他爬来,吓得一个机灵清醒过来:“丫头,别动。”

  “……”晨兮吓得呆在那里,不敢动弹一分。

  见晨兮没有动作了,濯无华才将悬着的一颗心放下,埋怨道:“你怎么爬过来了?要是摔下床去怎么办?”

  “……”

  晨兮无语的看了眼床,她是在床里好么?怎么可能摔到床下去?

  再说了,就算摔下去,床下还被濯无华垫了半尺厚的软榻,能摔成什么样?

  都说孕妇有产前惧怕症,她怎么看着濯无华比她更象孕妇?

  “怎么了?是不是脚抽着难受,你快躺下来,我再帮你捏捏。”濯无华小心翼翼的扶着晨兮躺好,并随手拿了个靠枕垫在她的背后,懊恼道:“对不起,都怪我,要不是我睡着了,你也不会抽得疼醒了。”

  说罢,大手又捏向了她的小腿。

  晨兮一把抓住了他的大手,心疼道:“傻瓜,我哪是疼醒了,这明明是天亮了啊。”

  “天亮了?”濯无华无意识的看了眼窗外,看到窗外一片阳光普照,不禁笑道:“原来是天亮了,我还以为你疼醒了呢,怎么样?昨夜睡得可好?”

  “我是很好,可是你却不好。”晨兮白了他一眼,嗔道:“你这是傻了还是怎么了?居然一夜没睡?难道你以为你的身子骨是铁打的么?”

  “不过一夜没睡怕什么的,当初打江山时我就算是身受……嘿嘿,也曾数夜未睡呢。”

  他正想说受了重伤还坚持着打仗数夜未睡,待说出口时看到晨兮心碎的神情,立刻打着哈哈错过去了。

  可是他不说难道晨兮又听不出来么?她心疼又能怎么样?那毕竟是曾经的事,她没来得及参与进去。

  她拉着濯无华躺在身边,幽幽道“无华,你的过去我没有来得及参与,不过你的今后只能由我安排,知道么?”

  濯无华舒服的躺在床边,搂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只觉人生最快意不过如此,再听到晨兮霸道的话,不禁失笑道:“这么霸道啊,要是传了出去,还以为你想架空我的权力,当个女皇呢。”

  “你胡说什么啊!”晨兮白了他一眼,啐道:

  “我只是说生活上全听我的,朝廷上的事我才不会参与,免得被人说我红颜祸国。”

  “红颜祸国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你祸害了我。”濯无华不以为意地笑道:“再说这江山是我打下的,我就算送给你又怎么样?”

  “还胡说,这话传了出去我不得被人口水淹死啊?”

  “呵呵,这宫里宫外全是我的人,谁敢嚼这舌头,不过丫头,我真是很爱很爱你,恨不把心都掏出来给你。”

  “傻瓜!”

  晨兮心中感动之极,将头枕在了他的胸口,轻道:“我又何尝不是这样。”

  濯无华大喜,一下搂住了她,吻上了她的唇。

  她媚眼如波,十指与他十指纠缠,将两颗心贴到了最近之处。

  “丫头……”他粗喘着,将**迷离中无意识的呼喊送入了她的檀口,也送入了她的心尖尖上。

  “嗯。”她亦意乱情迷的应着,两道炙热鼻息暖昧盘旋。

  “丫头……”

  “嗯。”

  “丫头……”

  “嗯。”

  他一遍遍地呼喊,她一遍遍地应着。

  他呼喊着,欲减退越来越高涨的**,可是每呼一次他却更情动一次。

  她应着,只想让他知道她对他的爱意,每应一次她的情感就积聚更多。

  甚至谁也没有觉察到,当他轻轻离开她的唇时,两人身上的衣服早已离开而去,此时的他们以最亲密的姿势接触着,心,毫无间隔的贴紧。

  他深沉的眸子中跳跃着两簇火红的光芒,那光芒之中是她的存在,此时的她仿佛浴火而来的妖精,在鲜红的色彩中漫漫展开她妖娆的妩媚……

  乌发,如泼墨铺洒在洁白的枕上,微有汗湿的卷曲更添了撩人的性感。

  她的眼中,他狂野性感,如草原上的猎豹,伸展着优雅的身姿。

  “无华……”

  她唇微动了动,眼,慢慢合上。

  他全身一僵,半晌不敢动弹,终于他发狠的冲着她的樱桃小口狠狠啄了口,咒道:“小妖精,等把孩子生下来,我让你三天三夜下不来床!”

  说完,他用尽全身的意志力就要离开她。

  “无华……”

  漫漫呢喃,性感妩媚的声音如勾人心魂的梵音冲入了濯无华的脑海,他只觉脑中一晕,就在他还未及反应之时,一对藕臂妖娆的揽上了他的脖子。

  “已经快三个月了,你小心些就行了。”

  “真的么?”

  “当然是真的,你忘了我是医者么?”

  “那你不早说!”濯无华恨恨的瞪了眼她,这个小妖精就是来磨他的,根本就是欺负他老实人!害他禁欲禁得快憋成了废人了!

  她委屈的嘟起了唇:“你吼我。”

  “不,对不起,是我不好。”濯无华心尖尖一下都疼了,连声安慰。

  “不行,我要惩罚你。”

  “好,随你惩罚。”

  “那我罚你五个月不准碰我!”

  “不行!”他陡然高呼,把晨兮吓得又是一个激灵,嘴一撇:“你又吼我了。”

  “对不起宝贝小兮兮,除了这个条件别的都行。”

  “可是我怀着孕呢。”

  “你刚才说过了三个月就行了。”

  “……”

  这算不算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呢?唉,以后千万不能一时心软啊,心软的后果会很严重很严重的……

  “放心,我不会贪心,只要一次就行。”见她害怕的样子,濯无华连忙哄骗起来。

  “真的。你什么时候见我骗过你?”

  “好象没有。”晨兮咬了咬唇,终于露出了壮士断腕的决心,眼一闭道:“好吧,一次!”

  他邪魅一笑,俯下了身去。

  这一次是从早上一直到了中午,直接把早朝也罢了。

  当晨兮腰酸背疼的看着他神轻气爽地走出去,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这就是心软的下场!

  这该死的濯无华,说什么一次,这是一次么?有一次四个时辰的么?

  吃了极品媚药也没有这么强大的!

  “娘娘,奴婢侍候您梳洗。”

  青鸾清脆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中。

  她微微一僵,想到自己与濯无华不对付的时候青鸾就服侍在她身边,而现在她却主动委身濯无华,让她在青鸾面前很不好意思。

  她想也不想,拿起了被子捂住了脸,瓮声瓮气道:“不洗了。”

  “那可不行。”青鸾笑道:“皇上临走时可交待了,一定要让奴婢帮您把玉露消肌膏抹上,说要是不抹的话,说不得身子就会酸痛呢,到时心疼的还不是皇上?”

  “他心疼什么!心疼的话,就不会把我当成租来的往死了用了。”

  晨兮咕哝了声。

  “扑哧!”青鸾听了不禁笑了起来。

  “你还笑?”晨兮翻开了被子,羞

  恼的瞪了眼青鸾:“你笑什么?”

  “奴婢没笑什么。”青鸾知道她脸皮子薄,连忙装傻:“娘娘,奴婢侍候您梳洗吧。”

  “嗯。”

  晨兮乖巧的点了点头,虽然说之前有些不好意思,可是身上的酸痛还是让她难以忍受,泡澡是去除疲劳的最佳办法。

  这个澡一直泡了半个时辰,配上青鸾的按摩手法,晨兮只觉浑身舒服,只想一直泡下去。

  不过青鸾却不让她泡了,说是多泡了会伤精神,而热水泡久了对胎儿也不好。

  晨兮不禁怀疑的看了眼青鸾的肚子,怎么看青鸾也不象是生过孩子的啊,怎么连这个也知道?

  青鸾见晨兮眼神异样,不禁脸一红道:“娘娘看什么呢?”

  “你生过孩子?”

  “啊?”青鸾眨了眨眼,半晌明白过来,羞得脸如红云:“娘娘,奴婢还是云英未嫁呢!”

  “啊!那真对不起了。”晨兮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过看你对如何育胎这么在行,倒让我误会了。”

  “什么啊,这都是皇上交待的,奴婢才不知道呢!”

  “无华?”晨兮愕然,半晌没回过神来。

  “是啊,皇上临走时交待,让您泡泡澡,说是能活血通经,但还不放心的交待了两遍,说您贪水,千万不能让您泡久了,最多只能半个时辰。呵呵,说来皇上真是了解您,还真是被皇上说中了呢。”

  “他一个大男人的天天不想着治国之道,尽想着这些小事!”晨兮娇嗔了声,心里却甜如蜜。

  这傻子!该不会把稳婆的那点都学会了吧。

  脑海里突然闪出濯无华当稳婆的样子,不禁失笑了起来。

  “娘娘想到什么高兴的事了?”青鸾笑眯眯地替晨兮擦着头发。

  “没什么。”晨兮又不傻怎么可能告诉青鸾这种想法呢。

  青鸾见她不说也无所谓,尽捡些好听的哄晨兮高兴,一面给她插上了朵珠花,一面笑道:“说来皇上真是性急呢,竟然连夜招了官衙的十几个稳婆进宫。”

  “啊?这也太早了吧,不过三个月呢。”

  青鸾抿着嘴笑了,轻道:“娘娘,您可不知道,皇上让这些稳婆进宫可不是让她们准备给您待产的。”

  “那是干嘛的?”

  “皇上是准备向她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