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前世大结已(下)(1/2)

加入书签

  轩辕风华脸色一变,冲到了濯无华的面前,急道:“我知道现在我说什么你都不会听,可是你看她这样子能走远么?不如……”

  “不如在这里等你害她,是么?”濯无华森然的打断了他的话,腥红着眼:“滚!不要耽误我救她!”

  “我是不会走的!”轩辕风华拦在濯无华的面前,死活也不让濯无华离开,就在刚才他后悔了,如果知道打胎药会让晨兮吐血,他真的不会逼她喝下了。|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小°说°网的账号。

  “不走?那就死!”

  濯无华目眦俱裂,腾空而起,将全身的功力凝聚在手上击向了轩辕风华。

  轩辕风华心头一沉,连忙退下数步准备迎接濯无华滔天的怒火与致命一击。

  “皇上,皇上!”

  远远的一群御医惊慌失措的冲了过来。

  轩辕风华心头一喜,连忙避开了濯无华的攻击,急吼道:“濯无华,就算你要杀我也等御医给小师妹看了再说,难道你为了一时之气要置小师妹于不顾么?你放心,我绝不会害小师妹的,如果小师妹有什么不测,你立刻取我性命就是。”

  濯无华脚下一顿,看着就快到面前的御医,迟疑了下,就在这时,一股黑血从晨兮的七窍中流了出来。

  他吓得魂飞魄散,疯了似地叫:“御医,快,御医!”

  那声音如失群孤狼,悲鸣声直冲九天云霄。

  轩辕风华也大惊失色,仿佛呆了般只是喃喃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怎么样……”

  声音如泣如诉,伴着秋风瑟瑟之间萧条冷落如孤魂野鬼。

  这时一片枯片飘然而落,落到了晨兮雪白的额头,终于无力的掉在了地上。

  “趴!”一个御医脚踩过了这张落叶,急冲冲地翻开了晨兮的眼皮,惊道:“好厉害的毒,快,用内力保护她的心脉。”

  轩辕风华想也不想就伸手抵向晨兮的后背。

  “滚,不要拿你的脏手碰她!”

  一股强大的劲风袭向了他。

  “呯!”

  他如断线的风筝飞了出去,一口鲜血喷洒而出,染黄叶而艳色。

  苍白的大手带着青筋摁上了晨兮的背上,一股股的内力如不要钱般涌向了晨兮的身体里,很快汇入各条筋络之中。

  “扑!”一口黑血从晨兮的唇间喷了出来,溅到了一个御医的身上。

  “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那御医突然凄厉的叫了起来,手捂着眼睛痛不欲生的在地上翻滚了起来。

  另一个御医急忙掰开他的手指,一看之下倒吸了口冷气,那对眼睛已然成了空洞,而就在他吸气之时,那被毒血溅到的御医突然脚一伸,气绝而亡。

  “天啊,鬼毒!”

  “居然是鬼毒!”

  “快跑啊!”

  那些御医吓得屁滚尿流地跑了。

  轩辕风华痛苦的捂住了胸口,本来准备走向晨兮的脚如有千斤般定在了那里。

  濯无华轻嘲,这下好了,没有人跟他抢兮丫头了。

  “无华……”

  就在这时,晨兮痛苦的呢喃。

  “我在,我在这里。”

  濯无华凤眸滴血,紧紧地拉住了晨兮的手,柔声道:“我在你身边,我这就带你找大夫去!”

  “找大夫?”晨兮失神的眼黯然无光,茫然地看向了濯无华。

  此时的他一脸的悲伤,碎碎的金辉照在他的身上,却异常的冷。

  “无华……”她颤抖着唇,伸出了手抚上了他的脸,唇轻翕:“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说那些话的……咳咳……”

  “别说了……我都知道……”濯无华强忍着泪,不让在眼眶中打转的泪水滴落,哽咽道:“我只一会就想明白了,你我之间的信任是坚不可摧的,你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人生气呢,只是我恨我自己我明白的太晚,让你……让你……”

  “对不起……”手放在他的唇上,她颤起一抹潺弱的笑,只是才一笑,撕心裂肺的痛让她拼命的咳了起来。

  “兮丫头……”濯无华惊痛不已,忙不迭的将内力加强。

  她不知道哪来的力量,一把推开了他,就在他离开她的一瞬间时,她又喷出了一口毒血。

  “丫头!”他惊恐不已的叫着,将她拽入了怀里,悲苦莫名:“不要,不要推开我,不要再离开我,我受不了。”

  “对不起了。”泪一滴滴地从她的眼中流了出来,她努力的吸了口气:“我也想陪着你到天长地久,可是这是鬼毒!我百毒不侵的身子唯一不能抗拒的毒!”

  “不,你是比宫无衣还厉害的神医,你一定有办法的。”濯无华只觉力气慢慢地从身体里抽干,他惊慌失措的抱起了晨兮拔脚就走:“你一定要坚持住,我去找师傅,对了,师傅一定能救你的。”

  “没有用的。”晨兮凄然一笑:“师傅的毒术医术比不上我,这鬼毒是用尸人养出来的毒,不仅有毒

  还有尸毒,尸毒入体药石无医!”

  “轰!”濯无华一下呆在那里,如遭雷击。

  就在前一天,他还置身于天堂之中,有一个深爱的妻子还有一个即将出世的孩子,可是只一夜,一夜就颠覆了所有,他就要失去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了。

  “啊……”他绝望的长啸,声音如鬼般的凄厉。

  “不要……”她感觉到身体的热量在一点点的流逝,看到濯无华的样子她痛上加痛。

  “不,你别说话,一定有办法的!”突然濯无华身形一定,疯了似得大吼:“轩辕风华,你的太医呢,你的御医呢!快让他们回来,让他们来救丫头,他们一定有办法的,我知道,是的,他们一定有办法的……”

  轩辕风华呆呆地站在那里,洁白的衣服飘飘然,有如坟前的白幡,此时的他没有了仙人的飘逸,唯有如鬼般的苍白。

  他如失了心魂般,只是重复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突然他冲到了晨兮的面前,悲痛道:“小师妹,你是不是骗我的?是不是?我知道,你一定是为了摆脱我才布的这个局是不是?你这么厉害的毒术怎么可能中毒呢?你一定是吓我的对不对!”

  晨兮失神的眼转了转,突然笑了起来,笑得苍白而怜悯。

  就在轩辕风华欲抓住她的手时,她的脸转向了濯无华:“无华,带我走吧,不要让我死在他的面前,我不想看到他,怕他脏了我的黄泉路。”

  “不!”轩辕风华看着他们绝决而去的背影,全身如脱了力般瘫倒在地。

  “是谁!是谁!是谁算计了我!是谁害了她!是谁……呜呜……是谁这么狠心害了她的命!她不会原谅我了,她永远不会原谅我了,哈哈哈……呜呜……”

  “小师弟!”

  轩辕风华慢慢地转过了身,看到如鬼魅般飘来的陈惜妃,瞬间变得冷寒:“你来做什么?来看我的笑话么?滚!”

  “呵呵……”陈惜妃惨然一笑,不退反进:“你还真是爱她爱得入骨,竟然不要我这个身子干干净净的女人却要一个怀着别人孩子的女人,轩辕风华?你还有没有一点心?”

  “心?”轩辕风华绝望的冷笑:“我的心除了权力只有她,根本没有你的存在!”

  明知道他是冷血的,可是听到他的话,她还是心痛了:“既然不爱我,为什么还要跟我做那事?”

  “送上门的为什么不要?至少你比青楼女人要干净些!”

  “哈哈哈……”陈惜妃仿佛听到了心碎的声音,笑得绝望。

  “轩辕风华,白晨兮要死了,你是不是很心痛?哈哈哈,原来你这种没有心的人也会心痛,哈哈,真是太好了,我终于做对了一件事!”

  “你说什么?你这个贱人!”轩辕风华冰冷的手紧紧地扼住了陈惜妃的喉间。

  陈惜妃的眼中闪着奇异的光芒,唯独没有害怕,她含着笑道:“你杀了我吧,杀了我你也永远不能得到她了。”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么?”

  “哈哈,你有什么不敢的?你连自己的骨肉都能毫不眨眼的杀了,还会不敢杀我这个送上门的女人么?”

  陈惜妃说得轻松,要是眼睛里的伤痛却出卖了她。

  轩辕风华眼睛一眨,阴阴地笑了:“你既然有这自知之明就好,不过杀你岂不是便宜了你?”

  “你……你要做什么?”陈惜妃终于露出了惊恐之色。

  “做什么?你不是喜欢男人么?那就让你天天侍候几百个男人,从乞丐到走卒,让你侍候个够”

  “不,你不能那么残忍,我是你的女人,你怎么能让那些肮脏的男人碰我!”

  “我的女人?”轩辕风华残忍的扫过她美丽的容颜,吐出让她心痛欲裂的字:“你配么!来人,将陈惜妃扔到乞丐窝里!”

  “不!”陈惜妃吓得尖叫了起来,一把抓住了轩辕风华的衣服,哀求道:“不要,不要这样对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