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你要划我的脸我就剥你的皮(1/2)

加入书签

  看完美世界最新章节,去眼快杠杠的。居然写了八千字,我好变态的说嘿嘿

  ------题外话------

  何况要是她死了,说不定又让他钻了什么空子呢!

  "那好,你现在说答案吧!"水帝面色一冷,眼中划过一道杀意,就算她是……那又怎么样?不能为自己所用,那就除之!

  "休想!"

  水帝得意一笑道:"你还有另一种选择,就是嫁给太子水墨寒!"

  晨兮冷笑道:"左右都是死嘛,这算是选择么?"

  "哼"水帝轻哼了声道:"朕现在下决心要杀你,你有两种死亡的方法,一种是三尺白绫,第二种是砍头,你要是说真话就赐你三尺白绫,说假话就赐你砍头,你说朕会用哪种方法杀你?"

  晨兮眼睛一亮:"好,这可是水帝您说的,君子一言四马难追!"

  "哼,谁说朕不杀你!"水帝脸上划过一道被人看破的恼羞,他气道:"朕与你再赌一回,这回你要赌赢了,朕就放你回大辰!"

  "扑哧!"晨兮突然笑了起来,妙目看着水帝道:"好了,水帝,您与太子也不用演戏了,你们是什么人,本郡主又是什么人,大家都明白的很!既然水帝您不打算杀本郡主,那么不如我们谈谈条件?"

  水帝的脸瞬间阴沉下来

  "放心吧,水帝,本郡主绝不会为了活命而亵渎我与十六的爱情,我们的爱情纯净到哪怕一点的尘埃都会损伤它的美,所以我不会假装答应的"

  "白晨兮,你莫以为朕是好骗的,只要你答应了皇儿,你就得与皇儿举行婚礼,到时四国尽知"

  晨兮勾唇一笑,这是在骗傻子么?

  "你……真是冥顽不灵!"水墨寒恨铁不成钢的压低声音道:"本太子这么爱你,又怎么可能真的禁锢于你?你就算是为了自己佯装答应也成,到时本太子放了你便是"

  "没有了他的爱生亦何欢?"

  水墨寒脸色一变:"白郡主,难道你为了爱情连命都不要了么?"

  "谢谢太子厚爱了不过本郡主非司马十六不嫁!"晨兮也不去戳穿他,只是轻而坚定的表达了自己的决心

  水墨寒立刻转向了晨兮,急道:"白晨兮,你也听到了,父皇一向是一言九鼎,你还是答应嫁给本太子吧,只要你嫁了,司马十六能为你做到的本太子一定为你做到!"

  "好"

  "如果你说动她嫁给你,朕可以试着饶她一命"

  "什么机会"

  "皇儿,就算是你心爱于她,也不能成为她不敬朕的理由,不过既然皇儿前来求情,朕倒可以给她一个机会"

  她不言不语静观其变

  这是把她当傻子玩哪!

  晨兮暗中冷笑,这父子两人倒是演得热火朝天,这个刚下令要斩她,那个马上就来表真情

  "饶了她?"水帝似乎是在考虑

  "父皇,儿臣离不开她"水墨寒露出痛苦之色,纠结道:"儿臣自从见到白郡主第一眼就爱上了她,已然到了茶不思饭不想的地步,求父皇开恩饶了她吧"

  "饶了她?皇儿,你可知道她是如何轻视父皇的?这样的女人你还要一味的维护么?"

  话音刚落,太子水墨寒就冲了进来,对着水帝扑通一下跪了下来求道:"父皇,求父皇开恩饶了白郡主吧"

  "父皇……"

  "放肆!"水帝勃然大怒,阴森道:"你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来人,将白晨兮拉下去斩了!"

  "呵呵,水帝您真是好算盘啊,算来算去不过是为了十六!你害怕十六就明说,何必要用这种手段呢?男人之间就该是光明正大的决斗,你却总是搞这种见不得人的小手段,有意思么?"

  见晨兮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的样子,水帝却没有好心向她解释,而是诱惑道:"朕与你娘也算是旧识,看在你娘的份上也不会害你,所以你是不是考虑好了?如果你愿意留在不丹,不光这不丹的天下将来是你的,朕还可以答应让你纳司马十六为王夫,想来司马十六这么爱你,他应该会同意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如果说早就认识,以着水帝的能力早就把娘亲抢到不丹来了,还用得着现在问她么?

  一个在大西北呆了数十年的女人,基本除了与白帝那次的交集根本没有接触过任何男人,这水帝是怎么与娘亲认识的呢?

  可是她娘什么时候跟水帝认识的呢?

  这让她不禁想到墨后,墨后其实眼睛极似她娘亲,而水中月也肖似墨后,眼睛比墨后更多了份灵动,也更接近她娘的眼神,这恐怕就是水帝与墨后水中月纠缠的原因吧!

  怪不得林妃深得帝宠,原来水帝竟然喜欢她娘!

  所有的一切都似乎有答案了,为什么她看到的妃子都若有若无的象她娘,而刚才的林妃更是象她娘象了七八分!

  轰,晨兮风中凌乱了!

  水帝听了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半晌没说出话来,最后却憋出了一句:"你娘……她好么?"

  "我娘当然教过,不过也教过我,长辈如果有长辈的样子就值得尊敬,没有的话就不必管了"

  好在水帝一击不中也不再理她,而是气呼呼道:"你娘没有教过你要尊敬长辈么?"

  "混帐!"水帝气得一道劲风袭向了她,她脚下一滑,滑入了阵法之中,利用阵法挡住了那道劲风

  晨兮惊诧不已,冲口而出道"你没病吧?"

  "为什么要回去?留在不丹不好么?"他目光微凝,泛着他人看不懂的幽光:"如果你愿意留在不丹,朕可以封你为公主,并下令将来朕大行,你继承皇位成为了一代女帝如何?"

  她忍了忍气低声道:"那么水帝要如何才能放本郡主回大辰呢?"

  晨兮气极,没想到她跟水帝玩标点符号的游戏,转眼水帝就跟她玩文字游戏,不得不说水帝的智商也是极为高明的

  "怎么会呢?"水帝无赖一笑"朕只答应让你回去,可没说让你回大辰啊,你是从太子府来,自然回太子府了!"

  "水帝!"晨兮勃然大怒,斥道:"身为一国之君,难道你自毁诺言么?"

  "回,当然回!"水帝拍了拍掌道:"来人,送水郡主回太子府!"

  皱了皱眉道:"既然皇上惩罚了林妃,说明皇上也自认输了,不知道皇上什么时候放本郡主回去?"

  晨兮跟他相处唯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跟毒蛇在一起!

  "不行!"他笑,笑得风华万千,却怎么也掩饰不了他心中的阴冷

  "何必呢?"晨兮讥讽一笑:"明明是水帝厌倦了林妃,却借着本郡主的名誉杀了她,难道水帝一天不算计人就不行么?"

  "是!"小太监听了如释重负,捧着金盘退了下去

  就在他欲再劝时,水帝淡淡道:"好了,既然白郡主不想要,扔了吧"

  "白郡主……"小太监脸色大变,从来没有人敢不要水帝的恩赐

  "不用了,本郡主没有收人东西的僻好,还是水帝留着自己欣赏吧"晨兮摇了摇头,想也不想的拒绝

  尤其是那协不出的纹理,更是让人触目惊心

  美的让人心动,也美的让人心跳,美得让人害怕!

  那殷红如血的唇,那墨染的眉,那精致的花贴,甚至连墨黑的睫毛都重新画过了,

  一张完整的脸皮静静的躺在了金盘之中,谁也不会想到,这张脸皮的主人就在半盏茶之前还活生生地与水帝下棋,而此时,竟然成了一张没有生命的画皮

  不一会,太监端了一个金盘进来,直直地走到了晨兮的面前,面无表情道:"白郡主,这是皇上给您的"

  晨兮皱了皱眉,直觉太古怪了,这水帝古怪之极

  水帝的笑容瞬间沉了下去,哼道:"不知好歹!"

  晨兮吓得往后退了数步,皱眉道:"水帝,能不能别这么温柔的笑,您一笑我感觉您就要杀人!"

  良久,水帝轻叹了声,笑眯眯地看向了晨兮

  "你可满意了?"

  殿中,却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而正是这种殿外的凄惨叫声与殿内的平静却成了诡异的对比,让人更是心惊肉跳

  一群如狼似虎的人拉着林妃就出了殿,外面传来林妃一声凄厉的惨叫

  "不!"

  "来人好好送林妃上路!"

  这个男人没有心,没有情!连血液都是冰冷的

  明明是要杀人,竟然能将一番残酷无比的话说得这么动人!

  晨兮只觉浑身发冷,这么一个俊美的近乎妖孽的男人,这么一段温柔的仿佛白云的话语,竟然说得她毛骨耸然!

  此时的水帝连声音也柔得滴水,轻叹:"爱妃,不是朕不救你,实在是朕为一国之君,自然要君无戏言,你竟然与白郡主下了赌注,那么就得遵守规则,朕知道你一向爱惜容颜,所以失去了容颜后绝不成活了,故朕思来想去,决定用剥下你整张脸皮的方法来保全你的容颜,也算是为了你服侍朕这么多日的情份爱妃,你好好去吧,莫要怪朕要怪就怪你不该与白郡主打赌!"

  水帝那对极为勾人的桃花眼看向了她,微风过处,竟然波光点点,泛着柔情

  "皇上……饶命啊……臣妾不知道啊……这一切全是白晨兮搞的,是她有意把臣妾逼入阵中,诱使臣妾口不择言的啊,皇上,所谓不知者无罪,念在臣妾服侍您的份上饶了臣妾吧……呜呜……"林妃披头散发地在阵中救饶着

  怪不得皇上毫不犹豫的要杀她呢,原来她连自己得罪了皇上而不自知!

  林妃突然一下瘫倒在地,浑身发抖,就算她再笨也明白这阵法是谁设置的了!

  "……"

  "那你知道这阵法是谁设置的么?"

  林妃愣了愣不明所以,但被失去性命的恐惧逼得几近

  疯狂的她来不及思索晨兮话中的含意,而是顺着[,!]晨兮的意思吼道:"是的,跟设阵法的人一样,你们都不得好死!"

  "和设阵法的人一样么?"晨兮神秘一笑,模样邪恶不已

  林妃先是一呆,随后大叫:"是的,你不得善终!"

  "是不是还要不得善终?"晨兮冷冷地添了句

  "你胡说!你这贱人,你胡说……呜呜……要不是你长得更象那个女人,皇上怎么会这么对本宫!都是你,都是你这贱人!你不得好死!"

  晨兮冷眼看着,淡淡道:"不用求了,你怎么求他都不会答应你的在他看来你的命不如一条狗"

  她见抓不住晨兮,就改向水帝扑去,就算是怎么也走不到水帝的面前,她依然执迷不悟,直到撞得头破血流,她才跪在了地上号淘大哭

  "皇上……不要……不要杀臣妾啊……呜呜……臣妾哪里错了……皇上说出来臣妾改了就是了……"

  晨兮微退一步,就退出了阵法,而林妃却如疯兽般在阵中乱闯,乱跳,乱骂着

  "贱人,你这贱人!全是你这贱人搞的鬼!"林妃歇斯底里的叫着,疯了似得冲向了晨兮,尖锐的指甲更是划向了晨兮

  她信步走到了林妃的面前,注视着林妃那张熟悉的容颜,冷道:"你知道你错在哪里么?"

  对于水帝的残忍,晨兮倒是并没有意外,相反是在意料之中的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白晨兮只是要划花她的脸,水帝竟然是要她的命啊!

  林妃不敢置信的看着水帝,双目圆睁,怎么也不相信自己服侍了近半年的枕边人竟然会下这么残忍的命令!

  "皇上!"

  他轻叹了声,挥了挥手道:"来人,将林妃带下去,把脸皮扒下来给白郡主送上来!"

  假的就是假的,就算有一个相似的皮相,却也改变不了本质!

  只是待他知道自己的真实心意时,已经晚了

  既然是爱的卑微,却亦从来没低下过头

  这不禁让他想起了那个躺在床上的女人,虽然她是柔柔弱弱的,可是骨子里永远散发出一种让人仰望的高傲

  水帝气得脸色铁青,恨恨地瞪着林妃,真是一个胸大无脑的女人,他怎么就宠幸了这么个蠢货宠幸了数月呢?

  骂吧,哈哈,林妃骂得越难听她就越高兴,省得她骂了

  晨兮古怪地看着林妃,看来林妃在水帝的眼中还真只是一个玩物而已呢,恐怕还不如这殿中的太监在水帝眼中有份量!竟然不知道这宫里的阵法是水帝布置的!

  她大惊,急怒道:"白晨兮,你搞得什么鬼?为什么你踩了本宫一下,本宫就走不出去了?你说,你弄的是什么妖法?你这个贱人!你到底是用了什么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