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寿宴风波一(1/2)

加入书签

  第二日一早,晨兮便去了林氏那里,林氏早就梳妆打扮好了,等看到晨兮后,秀美的脸上露出的慈爱的笑容。

  “兮儿,怎么起得这么早?”

  “不早了。”晨兮看了看天时,笑道:“今儿个是祖母的大寿,估计着所有的人都起早给祖母请安去了。”

  林氏笑了笑,知道今儿个这几房的人恐怕比平日更是殷勤热络了,谁让大房老太太来了呢?还带了个金饽饽来?

  于是拉着晨兮的手道:“如此咱们也早些去,免得被人说了嘴去。”

  “是,母亲,弟弟呢?”

  “你弟弟年幼,正是贪睡之时,想来还刚起来,走,咱们先去叫你弟弟起床。”

  两人刚准备出门,却听到琥珀急急道:“夫人,将军来了。”

  “将军?”林氏微微一愣,这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平日里一年也见不着几次面的,这可好,昨天才来过,今儿怎么又来了?

  “怎么?不欢迎本将军来么?”杨大成难得好心情的打起趣来,今儿个因着是老夫人生日,杨大成卸下了戎装,穿上了儒衫,一身紫红的长衫将他欣长的身形衬托得挺拔英俊,褪却了军人的冷戾,倒显得更有几分风流俊雅,尤其是含笑的时候,少了些许的冷硬,瞬间让他整个人柔和起来。

  林氏呆了呆,有些不习惯这突如其来的亲热,连忙上前行礼道:“将军。”

  “婉儿。”见林氏打扮得十分得体,华美中透着高贵,举手投足之间无时无刻不透着几分书卷气,大家风仪当是如此!杨大成十分满意,连声音也放柔了几分。

  林氏脸微微一红,露出了一副小儿女的样子,这样的林氏倒让杨大成心中一动,铁臂一伸,将林氏揽在了怀里,声线低沉道:“今日婉儿很漂亮。”

  林氏的脸更红了,脸都差点埋到了杨大成的怀里了,闻到杨大成身上浓郁的男子气息,身体竟然不争气的有些颤抖了。

  这样如小白兔般的林氏让杨大成见了竟然色心顿起,他本来是想趁着老夫人寿辰拉拢一下林氏,却不曾想到这么久不在她眼里的林氏竟然也有这般楚楚可怜的妖娆,一时间心痒难搔,竟然有些抑制不住了。

  手猛得揽紧了林氏的细腰,头凑到了林氏的耳边,低喃道:“婉儿,咱们进屋去…。”

  刚才还万分羞赧的林氏顿时脸变得瞬白,手欲推开杨大成却又不敢,她怕惹得杨大成生气,那晨兮苦心得到的一点肯定也许就要赴之东流了,可是要是真遂了杨大成的意,那么她以后将何以在府中立身?那晨兮与旭兮又怎么能在府里抬得起头来?

  晨兮一见这架式似乎有些不妙,本来夫妻欢爱天经地义,可是偏偏马上要去给秦氏请安,秦氏平日还鸡蛋里挑骨头呢,要是这种事传到了秦氏的耳里,不知又要传出什么难听的话来!别人最多说杨大成风流,却会说林氏不检点,会把所有的屎盆子都扣到林氏的身上!

  这父亲到底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难道真为了他那丑陋的**而置母亲于不顾么?

  一时间晨兮心中怨恨更深了,她猛得咳了数声…。

  杨大成一惊,才发现晨兮在边上,老脸不禁有些发红,他刚才**熏心,差点把林氏摁到床上了。

  “咳咳。”杨大成假装咳嗽掩饰了内心的羞惭,尴尬道:“晨兮也在啊。”

  晨兮翻了个白眼,她站在这里半天了好不好?脸上却露出高兴的笑容道:“女儿早就在这里了,看到父亲与母亲伉俪情深,实在欣慰。”

  她有意把杨大成的色迷心窍解释成了伉债情深,给足了杨大成的面子。

  杨大成听了心中一定,知道晨兮还小,不明白男女之事,遂不再尴尬,笑骂道:“小小年纪也知道伉俪情深?”

  晨兮假装天真道:“不是书上说男女两人情意深长结为夫妻就用伉俪情深来形容的么?”

  “…”杨大成愣了愣,才笑道:“瞧瞧,这都看得什么书啊?”

  这话却是带着玩笑没有斥责口气的。

  林氏连忙道:“父亲那里的书杂,听说兮儿喜欢念书,也不管什么书都往兮儿院里运,倒是没有检查过。”

  杨大成行伍出身不喜书文,加上刚才本来就是为了掩饰尴尬的,只是摆了摆手道:“岳父那里的书自然是好的,不过是些风雅之书,女孩子大了看看也无妨。”

  林氏笑了笑也不再说话。

  这时二姨娘身边的大丫头珠儿捧了个药盅走了进来。

  杨大成眼一眯,沉声道:“二姨娘呢?怎么没见来给夫人请安?”

  珠儿吓了一跳,连忙道:“二姨娘本来一早就要来给夫人请安的,偏生刚走到门口,老夫人那里说缺人手把二姨娘叫去了,所以让奴婢过来给夫人解释一下。”

  杨大成点了点头,看向了珠儿手中的药盅皱了皱眉道:“这是什么?”

  “这是二姨娘给将军准备的补汤,说今日人来人往的,到时又是应酬又饮酒的,怕将军身体吃不消,所以半夜里就熬了补汤,这炖了五个时辰

  了,眼下正是药性最好的时候,所以急着让奴婢给您送来了。”

  杨大成心中一暖:“你们二姨娘倒是有心了,放在桌上吧。”

  “是。”珠儿把药盅放在了桌上,然后躬身告退了,临走时给林氏一个轻蔑的笑。

  晨兮心中冷笑,二姨娘从来不来请安,父亲也不是不知道,偏生来这么一问分明是给二姨娘台阶下,给自己台阶下,做人做到这样也算是偏心之至了!这珠儿哪是来告罪的,分明是来示威的,还带了碗药来,这算什么?感情是提醒父亲这府里就她想着父亲么?争宠争到这份上也算是奇葩了!

  想到这里眼一冷,脸上却笑道:“二姨娘果然是有情有义,不说父亲的补汤想得周到,就算是母亲每日里喝的补汤也是二姨娘全心全意照料的呢。”

  见晨兮说二姨娘的好,杨大成很高兴的点了点头,不经意地问道:“婉儿的补汤喝了么?”

  林氏愣了愣回道:“还未来得及喝呢!”

  晨兮连忙道:“不如把母亲的补汤也拿来一起喝,也喻意着父亲与母亲同甘共苦,可好?”

  “同甘共苦?哈哈,好好,就听兮丫头的。”杨大成本来举起了补汤,听了晨兮的话放下了盅子。

  晨兮对琥珀使了个眼色:“还不把二姨娘给母亲每日精心准备的补汤拿来?”

  琥珀立刻下去拿了,现在那补汤虽然林氏已经不喝了,可是为了麻痹二姨娘,每日却一直熬在锅上的。

  不一会琥珀把补汤拿来了,放在了桌上。

  林氏正要过去拿,晨兮突然道:“呀,父亲的头上怎么有根白头发了?”

  “白头发?”杨大成一愣,他才不到三十,竟然华发早生了?

  晨兮走到了杨大成身前,对杨大成娇笑道:“父亲,把头低些,让女儿帮您拔了可好?”

  看到晨兮难得亲近他,他含笑低下了头。

  春儿趁着他的视线被晨兮挡着,快速地将两碗一模一样的药盅调了个个。

  林氏与琥珀惊惧的看着这一切,春儿神色自如的退了下去,然后对琥珀投了个警告的眼神。

  这时晨兮却笑道:“原来是我看错了,我说父亲这么英俊威武,风流倜傥怎么会华发早生呢?想来是光线的问题。”

  杨大成听说是看错了,心中也很开心,笑道:“调皮。”

  说完拿着药盅对林氏道:“夫人,咱们一起喝,应个好口彩。”

  林氏笑得一涩,手捧起了药盅,竟然抖了抖,看向了晨兮,见晨兮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遂眼睛一闭,猛得灌了下去。

  “咳咳。”喝完后林氏猛得咳了起来。

  琥珀连忙将蜜栈递上,晨兮则亲热的将蜜栈塞向了杨大成。

  杨大成失笑道:“男子汉大丈夫哪有食用这东西的,不吃。”

  “吃吧,父亲。”

  晨兮撒起了娇来,杨大成听了心中一软,他一直不喜林氏,连带从来不亲近这个女儿,没想女儿却对他是仰慕的,心中一高兴,竟然开口吃了蜜栈。

  这时文姨娘走了进来,看到杨大成后落落大方的给杨大成行了个礼,然后中规中矩的给林氏行礼,最后对晨兮也行了礼。

  晨兮则还了半礼。

  杨大成见了惊异道:“你们这是…。?”

  文姨娘妖娆一笑道:“好教将军知道,这听说京城贵人家中,妻妾之间,妾与嫡子嫡女之间就是如此行礼的,妾身知道将军迟早是要上京城一展鸿图的,所以妾身从今儿个就开始按着京城贵人家的规矩实施了,将军看这样可好?”

  杨大成见文姨娘这般懂事,顿时大为欣慰,赞道:“不错,不错,果然深知我心。”

  林氏也笑道:“文姨娘一惯懂事,每日里晨昏定醒的,妾身说她为了将军操劳辛苦了,这规矩就不用守了,可是她却偏偏不听,说什么礼不可废,到底是大户人家出来的,果然不同。”

  文氏听了脸露羞赧之色,心中对林氏又有了几分感激,要知道她虽然出身青楼,但也曾是大家闺秀,只因受了殃及才被卖入青楼的,心也总是有些清高。

  杨大成见妻妾之间相处和谐,也大为开怀,大笑道:“好,好,都是好的。”

  不觉中对二姨娘有些不满了,同样是姨娘怎么就没有文姨娘懂事呢?文姨娘虽然是青楼出身,倒更为他着想呢!看向文姨娘的眼多了几分情意。

  文姨娘服侍他这么多年,哪能不知道他的想法,露出了副欲语还羞的模样,让杨大成怜惜更甚了。

  晨兮见了上前一步道:“文姨娘来了正好,正好陪父亲先去老夫人那里。”

  杨大成听了奇怪道:“夫人你不陪为夫去么?”

  “妾身自然想陪将军的,只是旭儿还未来,妾身要等他一会。”

  杨大成眉一皱道:“怎么这么大的日子,旭兮还睡懒觉?”

  文姨娘连忙道:“将军可冤枉小少爷了,您可不知道昨儿个小少爷读书读到了三更,要不是书僮长儿把灯熄了还不

  肯睡呢!这还是长身体时,可不能少睡了,将军您可得劝着小少爷点,这光宗耀祖的抱负是好的,可是身体也是重要的。”

  杨大成怀疑道:“你怎么知道的?”

  文姨娘掩唇道:“将军忘了我身边的小丫环茹儿与长儿是兄妹啊,这两个家生子还是将军特地批准进院里的呢。”

  杨大成这才消除了怀疑,不但不追究旭兮迟来,还关照道:“夫人,你以后得多关心些旭兮,别耽误了他的身子骨。”

  “是。”林氏眼中一酸,旭兮长这么大被杨大成关心还是第一次!

  杨大成见了心中又是一愧,原来他欠林氏与二个孩子甚多,思之不禁有些尴尬,于是对文姨娘道:“既然这样,你随本将军一起去给老夫人贺寿!”

  “是。”文姨娘高兴不已,眼都笑成了缝,对晨兮投去了感激的一瞥。

  晨兮微微的点了点头,目送着文姨娘与杨大成离去。

  杨大成一早亲自来接母亲,想来已经传遍了整个院中,母亲已然有了面子,而让文姨娘随父亲一起去芳园却是狠狠的打了二姨娘的脸!同样是姨娘,父亲却带了文姨娘一起去,这是什么意思?这不啻是告诉众奴婢在父亲的心里,文姨娘比二姨娘更重要!

  嘿嘿,而更让晨兮高兴的是狠狠地打击了二姨娘,二姨娘一直想霸占父亲,以为自己在父亲眼里是特别的!这父亲亲近文姨娘这比丢面子还让她难受!

  直到杨大成不见了影子,林氏才一把拉住晨兮往屋里去,进了屋后她压低声道:“你怎么把我的药给你父亲喝了?要是喝出什么好歹来可怎么办?”

  就是要喝出好歹来呢!不然父亲怎么会关注二姨娘给母亲下毒的事?她现在不怕出事就怕不出事!

  晨兮阴阴的想,不过为了怕林氏担心,劝道:“母亲喝了十几年了也没事,父亲喝一回又能怎么样?”

  林氏这才定下心来,可是一想不对:“既然喝一次没有用,为什么要让你父亲喝?”

  “呵呵,不过是想把这话传了出去,吓吓二姨娘的,这样二姨娘还敢给您喝有问题的药么?”

  “真的?”林氏怀疑的看着晨兮。

  “自然是真的。”晨兮不为所动,一本正经的看着林氏。

  林氏看了半天,想想晨兮终究不过十一岁,可能就是心里不平衡,弄了些恶作剧的手段罢了,于是叹道:“以后不要做这种事了,万一你父亲发现了对你不好。”

  “知道了。”晨兮乖巧的点了点头,又说道:“母亲不用担心,给父亲送药的是二姨娘身边的珠儿,给您熬药的也是二姨娘的人,就算喝错了出了什么事,这左右追究起来全是二姨娘的人,这与母亲又有什么关系呢?”

  林氏这才安下心来。

  待出了门,晨兮走到琥珀身边淡淡道:“琥珀,你一向是个忠诚的,想来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更应该知道什么是祸从口出吧!”

  琥珀脸一白,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垂头道:“奴婢不明白小姐说什么,奴婢什么也没看到,您让奴婢说什么?”

  晨兮点了点头:“你明白就好,就怕有人不明白,害了自己不说还白白连累了自己的家人!”

  琥珀浑身一抖,不敢置信看了眼晨兮,眼下晨曦明媚,如一轮金辉洒在晨兮身上,衬出晨兮粉妆玉琢的小脸,明明是那么明媚可人,可是从这脸上琥珀却看到了刀剑般的阴冷与肃杀!尤其是那股子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狠戾,让她看了一眼就从头凉到脚,连忙匍匐在地不敢说一句话。

  林氏见了连忙道:“琥珀自小服侍我,我是放得下心的。”

  晨兮这才一笑道:“母亲身边的人自然是好的。”随后对琥珀轻描淡写的扫了眼道:“起来吧。”

  待那一眼过后,琥珀才感觉那乌云压顶的沉重感慢慢散去,登时身上一轻才战战兢兢的站起了身,刚站起来脚下一软差点跌倒,这时春儿边上抹了一把,意有所指道:“当心些,我家小姐最是仁慈,赏罚分明的很。”

  琥珀敛住了眼,不敢再说一句话。

  晨兮这才柔声道:“弟弟还真贪睡,眼见着日上三竿了,还没起么?”那声音纯净无比透着无邪与稚嫩,哪有刚才魔鬼般的狠戾!话音未落,翡翠走了进来,笑道:“大小姐可是冤枉小少爷了,小少爷一早就起了,他先去将军那里请安,没碰上将军后才往这里来,现在正过了二门向这里走来呢。”

  林氏听了又是心疼又是欣慰,才七岁的孩子竟然这么懂事,这要是在别的人家,嫡子嫡孙该是怎么的讨长辈父母的喜欢,哪会过得这般战战兢兢,想到二姨娘生的儿子,她脸上一禁露出一丝冷意。

  晨兮也脸色暗了暗,这杨家真是宠妾灭妻,按说母亲未产出嫡子之前,姨娘是不能生下子嗣的,可是母亲嫁进杨家门后,才一个月不到,二姨娘就有三个月身子了,并一下生了林家的庶长子杨若瑯,当杨若瑯出生后,更是得杨大成,老夫人的千般宠爱万般疼爱,杨大成更是有两年时间不曾到母亲的屋里,要不是迫于外界的舆论,

  杨大成不得不进了母亲的屋,也不会有杨晨兮的出生。

  晨兮!杨晨兮不禁冷笑起来,一个庶子名字起成了若瑯,寓意着如珠子般的美石,而若琳亦是美玉,美好的意思,而她与弟弟一个嫡女一个嫡子生生的取成了晨兮,旭兮,这声调里分明有着怀疑,怀疑她与弟弟能成为光宗耀祖之人么?

  父亲真是太偏心了!连名字都能让人看出几分高下来,何况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奴仆?这样怎么让母亲能够服众?!

  不过,杨若瑯就真的是美石么?

  晨兮唇角的冷笑愈盛了,这大西北谁不知道杨若瑯的纨绔?才不过十五岁,大西北名人雅士常去的地方除了吟诗作对的那些高雅之所,花街柳巷倒是比家门还熟,房里的丫环更是个个被他睡过,比杨大成的好色有过之而不减,真是“家学渊源”!

  “兮儿,你怎么了?”林氏温柔的声音打断了晨兮的思量。

  晨兮回过神来,笑道:“没什么,只是想着弟弟,我突然想着有些日子没见弟弟了,不知道弟弟是否长高了些。”

  听到晨兮提起儿子,林氏心情大好,笑道:“这会正是长身体时,旭儿每日里都变化着呢。”

  说到儿子,林氏的眼底一片慈祥与怜爱。

  晨兮心中一动,母亲爱真得真是压抑啊,要不是昨日教训了二姨娘,让母亲放下包袱,眼下就算是见着旭兮,估计也是战战兢兢的小心掩藏着心底的母爱,不敢明目张胆的露了出来。

  “母亲。”

  正思量间,旭兮小小的身影走了进来,进来后,对着林氏行了个大礼。

  林氏连忙跨前一步,抱起了旭兮小小的身子,亲昵不已地叫了声:“兮儿。”

  想来是习惯了林氏的清冷,这突然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