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两个绝色男子(1/2)

加入书签

  兮园里晨兮懒懒地躺在美人榻上,拿着一本书聚精会神的读着,春儿小心的看了眼外面后,才压低声音兴奋道:“小姐,您今儿个可没去看,真是太精彩了,这寿宴办的…。嘿嘿…”

  晨兮将书放下,接过了春儿递上来的水白了她一眼道:“瞧你这沉不住气的样儿,才这样就把你乐坏了?”

  “嘻嘻”春儿吐了吐舌头道:“这么多年了,第一次看到二姨娘吃这么大的亏能不开心么?您可没见到二姨娘那脸…啧啧啧…肿得跟个猪头似的,奴婢看了都快吐了别说将军了。”

  眼微微一闪:“没想到父亲倒下得去手居然打了两巴掌?”

  “哪呢?将军就打了一巴掌,还有一巴掌是罗霸王打的。”

  “罗霸王?”晨兮倒一惊:“他怎么来了?”

  “呵呵,说来好笑,那日小姐不是救了表小姐么?那罗霸王就以为是二小姐救的,今儿个来向二小姐求亲来了,可笑死我了…。哈哈哈…。”

  春儿想到罗霸王看到才九岁的如琳那惊诧的样子就笑得前俯后仰。

  “扑哧”

  罗霸王虽然说吃喝嫖赌却是早成了家的,自己也有一个女儿据说跟如琳差不多大,想到罗霸王对着如琳张口结舌的样子,晨兮也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突然她掩住了唇眉微微的皱了皱,不对!罗霸王虽然说浑,也不能浑成这样,连杨家小姐多大都不知道也能来求亲?

  “怎么了?小姐?”

  “春儿你把今儿的情景跟我说说。”

  春儿连忙把情况都说给了晨兮听,晨兮听了眉皱得更紧了,这罗霸王虽然说浑,可是说得话看似毫无条理,却字字句句有理有节让人明明气得发疯却又无法反驳,分明是事先有人教的!看这背后之人倒是与她是友非敌,都是在帮着她说话,那这暗中帮了她的到底是谁呢?难道又是天下第一公子?

  眉皱得更深了,天下第一公子可是神仙般的人物,怎么可能跟罗霸王这样的人有所瓜葛呢?可是要不是第一公子又是谁呢?那人为什么要帮她?到底是什么目的呢?还是说第一公子并非如外人所见一般云淡风清与世无争?

  “小姐,奴婢跟您说啊,您可没见到当那方贱人反咬二小姐一口时,那二姨娘脸上的精彩样!奴婢差点说二姨娘不是说钗上写着谁的名字就把谁嫁给方公子么?那是不是今日就下定呢?哈哈哈。”

  晨兮妙目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声音软糯道:“好在你没说,不然父亲非剥了你的皮不可,到那时我可救不了你!”

  “嘿嘿,奴婢这点眼力价还是有的!”春儿笑了起来,笑完后又气道:“可惜就这么放过了二姨娘,不然追根究底起来非让二姨娘现了原形不可!”

  晨兮淡淡道:“父亲与二姨娘之间情深义重,就算心里知道是二姨娘做的也不能拿她怎么样的,今日之事只是事出突然又让父亲在宾客面前大大的丢了脸,父亲才能狠下心来惩罚二姨娘的,你看着吧,什么禁足二月的,不消几日二姨娘必定出来了。”

  春儿脸上不愉道:“这宠妾灭妻到这份上,将军却还不自知,真是枉为千军万马的将领了!”

  晨兮勾了勾唇,春儿太不懂男人的心了,更不懂男人对权势的追求,父亲一方面是与二姨娘有些情份,更重要的是二姨娘父兄在朝廷里日渐权重,父亲身在大西北,山高皇帝远,这捉摸帝心可望不可及,朝堂动向更是不易掌握,因此一切都得靠二姨娘父兄来传递信息,所以父亲绝不会把事情做绝的!在父亲的眼里什么也比不上权力,何况一个女儿的名誉呢?

  这也是她为什么让文姨娘在关键时候给二姨娘说好话的原因,只有这样父亲才能下得了台,而父亲也会更看重文姨娘!

  只是二姨娘这才是开始,明天将有更大的风波在等你!

  春儿见晨兮脸上忽明忽暗的样子,突然觉得这样的小姐离开很远,远到仿佛一缕清烟让她不能捕捉,担书忧道:“小姐,您好象变了。”

  晨兮回过神来,淡淡道:“我怎么变了?”

  “以前的您受了这么多的委曲都不说的,这次您反击了,而且让二姨娘自食其果,与平日大不一样了,只是奴婢觉得有些害怕。”

  “害怕什么?”

  “报复二姨娘与二小姐,小姐您做的没错,只是奴婢不想您被仇恨湮没了,您才这么小,应该过得简单快乐些。”

  晨兮的眼幽幽的看向了窗外,一言不发,半晌才道:“等你有了要保护的人你就会明白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你以为我不想过得简单快乐一点么?可是这是什么地方?你退一步她们就进一步,总有一天会把你逼得走投无路,甚至死无葬身之地!所以我不能坐以待毙!”

  说到这时脑海里又浮现了前世凄惨的情景,晨兮的眼渐渐的变得腥红…。

  “小姐…。”春儿吓得一跳,抓住了的晨兮的手。

  手上的温度让晨兮渐渐的清醒过来,一抹血红从眼底慢慢褪却,头缓缓地转向了春儿道:“春儿,以后的小姐不

  再善良,你会害怕么?”

  春儿坚定的摇了摇头道:“以前的小姐太与世无争让二姨娘爬到头上作威作福,奴婢心疼,现在的小姐睿智聪明妈奴婢还是心疼。奴婢对小姐除了心疼就是心疼,心疼小姐之前受的委曲,现在又心疼小姐这么幼小却要承担这么重的负担!说什么善良不善良的,小姐说的对,在这吃人的宅子里善良简直就是奢侈,是要付出血的代价的!”

  晨兮欣慰的笑了:“你能明白就好,我就怕你过于善良被人欺了去!如今我还没有能力保护你,你要自己当心。”

  春儿想到小姐如此幼弱的肩却得扛下这么大的重担,心疼的强笑了笑,为了冲淡这悲哀的气氛,她有意道:“哼,谁敢欺负奴婢!”

  说完这话,不知为什么她脑中闪现了一个人影,让她的脸突然一红。

  虽然快如闪电却被晨兮捕捉到了,打趣道:“当然没有人敢欺负你了,除了姓余的那小子!”

  “小姐!”春儿脸一下胀得通红,不依的跺了跺脚道:“哪有您这么过河拆桥的?要不是他把钗子换了,把二姨娘常用的香粉洒在女法师身上,您的计策能成?您这会倒拿他打起奴婢的趣来了!”

  “哎呀,瞧瞧,到底是一家人,这不是给他请功来了?好吧,等你嫁他时,我一定包个大红包!”

  “小姐!”

  春儿羞得满脸通红,气呼呼的掉头走了。

  晨兮笑了笑,托着腮陷入了沉思…。

  第一公子到底是什么人呢?以他濯濯如清荷半点不染尘埃的性情又怎么会与四大世家有如此大的交情呢?居然请得动李大夫人和秦二夫人来给她长脸?

  这倒也罢了,他是又如何说动高傲的李大夫人对母亲另眼相待的呢?相比于秦二夫人对母亲的客气,她能感觉出李大夫人对母亲是真心的喜欢,甚至是付出情感的,尤其是看到她时,那样子倒象是亲姨母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她叹了口气,看了眼堆了一屋的礼物,李大夫人与秦二夫人送的礼倒也罢了,就是那九十匹的绸缎也太扎眼了,唇狠狠的抽了抽,要不要这么夸张?这是给她长脸呢,还是给秦氏扎针眼呢?她好不容易让秦氏对她态度好点,这下好了,把秦氏可是彻底得罪了!

  唉,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时间她坐在那时,眼虽然看着窗外,却为未来作着筹谋。

  春儿走进屋里顿时吓了一跳。

  此时黑漆麻拉的屋里晨兮如玉雕般坐在暗处,仿佛与黑夜融为了一体,沉静而深沉!一阵凉风吹过,拂起她万千青丝,这一刻她如魔如魅充斥着暗沉气息,让人感觉她好象从来不属于这个世界上的人般。

  “小姐,这天都黑了,您也不点个灯?”

  “噢,忘了。”晨兮回过神来,淡淡地应了句,刚才在暗中,她入神了,甚至感觉到这她就是为夜而生的,天生拥有的暗黑元素,她变了,变得冷硬了,变得残酷了,她想出了千百种折磨二姨娘与如琳的办法,可是都被她否决了,因为她始终还是觉得太温和了!

  “小姐,您晚上想吃点什么?”

  “随便吧。”看着点亮的灯,晨兮有些不适应的眯了眯眼。

  “哪能随便啊,嘻嘻。”

  “看你笑得贼眉鼠眼的样,怎么这么开心啊?”

  “嘻嘻,小姐您可不知道,这下咱们杨府成了大西北的笑话了,寿宴当日宾客全走光了,这准备的二百桌酒席一个菜没动,厨房里看着一堆的菜在发愁呢,这大夏天的明儿个就该全坏了,今儿个咱们是想吃啥就有啥了,就是龙肝凤胆都有了,哈哈!”

  晨兮失笑:“瞧你这点出息,吃点好的就乐呵成这样。”

  春儿嘟着嘴道:“什么啊,平日里二姨娘最会伪装,表面上对小姐还不错,可是暗中却让丫环婆子给你使绊子,吃的用的都是一般的,还不如二小姐,这下好,这么多好吃的,她们是气吃不下了,咱们却心情好啊可以敞开吃了。”

  “呵呵。”晨兮笑了笑吩咐道:“让厨房按平日的准备就是了。”

  “为什么?”

  “傻春儿,今儿个出了这么大的事,咱们要是大吃大喝,不是送上门被人说闲话么?你还嫌老夫人找不到理由发作咱们么?你要想吃好吃的,等过一阵子,我带你外面酒楼里吃去。”

  春儿伸了伸舌头道:“还是小姐想的周到,奴婢倒疏忽了。”

  “快去准备吧。对了,交待厨房一下,弟弟正是长身体时,吃的更要用心准备才是。”

  春儿笑道:“厨房里的那些婆子都是人精,今日知道李大夫人对小公子另眼相待,早就忙呼上了,哪还敢跟以往一样慢怠咱们小公子?”

  晨兮点了点头道:“如此就好,不过也得小心些,以防出些什么上不得台盘的手段!”

  春儿一凛,低声道:“厨房里的清烟是奴婢的老乡,平日里与奴婢关系不错,奴婢一直也关照着她,让她在大厨房里留意着。”

  “嗯”

  吃过饭后

  晨兮又看了会书,不知不觉看到了二更天。

  春儿道:“小姐,准备沐浴么?太晚了洗澡就伤元气了。”

  “好,你把水准备好了就先去睡吧,不用管我,你明天还是得早起的。”

  “没事,奴婢不困,等收拾了再睡。”

  “早点睡吧,明儿个一早会很热闹的。”

  晨兮把热闹两字有意说得重了些,春儿一愣,奇怪道:“:明儿有什么热闹的?”

  晨兮意味不明的笑了笑:“让你早睡就早睡,早睡早起才能保持头脑清醒。”

  “好吧,有什么事小姐叫奴婢。”

  内室里充满了雾气,晨兮刚把衣服脱了下来,突然眉一皱又把衣服披好,随手拿起桌上的绣花针射了出去。

  暗中只见一道银光狠戾一闪冲向了房梁…。

  “好个黑心的小丫头,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就这么谢我么?”

  头顶上传来一阵戏谑的笑声,晨兮才一抬头,只见白衣翻飞间一男子飘然而下,衣袂飘飘间泛点点寒香,乌黑飞扬间既邪且魅,薄唇轻勾出狐般狡诈。

  足才及地,半倚于木柱之上,那鲜红的木柱衬着他白衣胜雪,掩映着他三分风流,三分无礼,四分不羁的绝世风华,他漫不经心地笑,那笑容一如神仙般纯净,而晨兮却看到深藏在他眼底的狡诈!

  “是你!”晨兮眉皱得更深了,压低声道:“你穿成这样是来找死的么?”

  男子眉一挑,似笑非笑道:“黑心的丫头可是担心于我么?”

  晨兮一愣呸道:“你别自作多情了,我是担心我自己,你一个男人半夜跑到女子的闺房,你不要名声我还要名声呢!”

  “名声?”男子讥嘲的勾了勾唇:“名声又是什么东西?”

  晨兮银牙暗咬,恨恨道:“世人皆道天下第一公子坦坦君子之风,磊磊光明之人,声名更是远扬千里之外,却未想到是个泼皮无赖的登徒子,半夜探人弱女闺房,刚才更是趁着我…我…。”

  突然脸一红,想到刚才差点又被他看光了,又羞且恼。

  “说下去啊,在下洗耳恭听!”男子调笑道。

  “你…。”晨兮脸胀得通红,第一次碰到这种无赖真是束手无策!咬了咬唇骂道:“无赖!”

  “玉离。”他突然说道。

  晨兮一愣,抬起明眸不解的看着他,一眼望进了他的眼底,他的眼底全是笑意。

  “叫我玉离,这是我的字。”他解释道。

  晨兮微赧啐道:“玉在山而木润,玉韫石而山辉,你一个无赖之徒又怎么当得起玉这美称!”

  他笑道:“世人都道我人如美玉,品如纯玉,怎么到你这我却成了无赖了?”

  “那是世人都瞎了眼被你的外表所迷惑,为你的虚假所蒙蔽!我只是剥开你虚伪的外衣看到了你邪恶的本质!”

  “咦,你什么时候剥开我的外衣偷看我的?我怎么不知道?难道你早就对我心有秘属,经常半夜偷偷到我屋里扒我衣服?”

  “你…”

  “哈哈。”他放肆的大笑起来,调侃道:“这么说你相公可不好,要知道你我夫妻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要是无赖,你就是无赖娘子了!”

  “你胡说什么?谁许你了?你这个无赖!”晨兮羞恼的瞪了他一眼。

  “扑哧”他笑了起来,慢慢地走向了晨兮,晨兮吓得往后退了数步,警惕地看着他,那样子让他想起了被大灰狼追逐的小白兔,顿时起了逗弄之心…。

  他步步紧逼,她步步后退,终于她退无可退背靠在了墙上,他将她笼于他的阴影之下。

  “你。想。干什么?”她慌张的问出了口,话才出口却懊恼不已,难道她还想他做些什么么?

  “你说呢?”他的声音低沉而磁性,挑逗而邪魅。

  本来只是想逗弄她,看到她胀红的小脸就如红苹果般的可爱,一对墨睫忽闪一道道轻颤,那样子让他顿时起了蹂躏之心。

  他一只手撑在墙上,另一只手伸到了晨兮的脸边…。

  晨兮条件反射的一让,手正好卷起了她耳边的一缕乌发,缠绕,一圈,二圈…。

  他就这么旁若无人的玩弄了起来,发仿佛活了般就如灵蛇在他的指间盘旋起来。

  那乌黑的是发,雪白的是指,带着幽香的发缠绕于雪般的指间,撞击出矛盾的色彩。

  他笑得邪魅而妖娆,与她之间只半尺的距离,她甚至能闻到他身上散发的寒梅,那是梅的气息,冷艳高傲,又诱人沉沦!

  他凤眼毫不顾忌地盯着她,身体慢慢的倾斜下来…。

  她的鼻间充斥着他的味道,让她全身都紧绷起来,藏在袖中的手动了动。

  猛得,他的手快如闪电抓住了她的小手,将她小手完全的包裹于他的大掌之间,男性四射的热力顿时袭向了她,她背紧靠着墙,试图让墙上的冰冷来中和这突如其来的热量!

  “静谧如水,动若脱兔,笑如菡萏,皓似明月,不知

  道你长大了该是如何的倾国倾城,如此之小就有这般的容颜…。”

  看着她欺霜赛雪的肌肤,他的眼微闪又道:“就有这样的。肌肤…。”

  温润的眼带着莫名的情绪慢慢的向下,看到了她柔若无骨的小手,唇轻轻的勾起,似笑非笑道:“还有这样…。”

  大手慢慢地举起了晨兮的小手,一根根轻轻的掰开,露出掌中银晃晃的绣花针!

  他这才将话说完:“还有这样的心计!这样的狠毒!”

  “叮”晨兮将手一翻转,绣花针掉在地上发出一阵脆响。

  手一转,脱离了他的大掌,用力推开了他,从他身边飘然而过,冷笑道:“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深更半夜入我闺房,还对我…对我。嗯。无礼,我正当防卫难道还错了不成!”

  他毫不在意地跟在了她的身后,笑道:“呵呵,黑心丫头露出真面貌了?怎么不装害羞了?本公子倒喜欢你小鸟依人欲语还羞的样子,这样子你可爱多了!也让本公子有种蹂躏你的冲动!”

  “你…”晨兮气道:“你不但是个无赖还是个色狼!居然对一个未成年的女孩起了非份之心!”

  “你是女孩么?我看你的心比一般的妇人都毒!到于年纪么?倒确实小了点,不过没关系,我可以等的…”

  “…。”

  见晨兮气得张口结舌的样子,他大笑,慢慢地走到了桌边,撩起了长袍,挥洒自如的坐了下来,那动作行云流水,潇洒如风,就连正被他气得半死的晨兮也不得不赞叹一声,天下第一公子果然名不虚传,不说人品怎么样,就这举手投足之间洒脱间透着贵气,流畅中更显风流,也让人赏心悦目不忆,怪不得引天下莺莺燕燕尽失心!

  他坐下来后自来熟的端起了茶杯抿了口。

  晨兮眼一突叫道:“那是我喝过的!”

  眼微微一闪,他笑如春花,洁白的牙堪比月华:“我不嫌弃你。”

  “可是我嫌弃你!”

  晨兮几乎是用吼的叫了出来!

  她气呼呼地坐到他对面,重新拿了个杯子。

  他把手中的杯子递给了,痞里痞气道:“喝这杯吧,省得丫环多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