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我要洗澡了你守护着(1/2)

加入书签

  男子步履生风跨入了屋内,一股冷冽的冰雪气息充斥着整个房间,顿时让温度降了三分,晨兮余光看到他黑衣的一角,他坐了下来…

  冷魅的眼看了眼桌上了杯子,声线变得阴寒:“刚才谁来过了?”

  仿佛这是他的宅第般问得理所当然又霸气天成!

  她低着头抿了口茶,似笑非笑道:“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胸中腾起一股怒意,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他说话!

  声音愈加暗沉:“难道你就这么不检点么?半夜三更私会男人?还跟他饮茶畅聊?”

  晨兮勾了勾唇,将自己全身都隐入硕大的椅中,眼微合,声音轻而带着讥嘲:“这个是我决定的么?你们男人一个个来无影去无踪,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又何曾顾及到我一个弱质女流?比如你不也是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进了我的屋子么?明明是你们男人太放肆却指责起我的不检点,你不觉得这很好笑么?”

  男人僵了僵,冷笑道:“真是牵强之语,难道你不会拒绝么?”

  “拒绝?”她唇间勾起了玩味的嘲弄:“那么现在我拒绝你,你可能离开么?”

  “当然不可能!”男人冲口而出,愣了愣又道:“我与他们是不一样的!”

  “有什么不一样?你也是男人他也是男人,你与我萍水相逢,他与我亦是无意邂逅,左右都是陌路之人,又有什么不同!”

  “不要拿我跟别的男人比!尤其是他!”他低吼出声。

  “噢,原来你知道他是谁啊?那你还明知故问?”她轻笑,举起了杯子优雅的抿了口茶,人更舒适的倚在椅中,眼微微闭上,一副享受的样子:“南公子,北魔刹,公子如玉魔刹追命!两位的声名在世人口中早就传了数年,更是比了数年,如今阁下恼羞成怒也是意料之中,可是你不觉得对我一个弱女子耍这些威风会损及你一世的英名么?更是坏了你魔刹的名头?”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是北魔刹?”声音陡然变得森然,凝水成冰,冷风微动间一只冰凉的手扼住了她的脖子,一股冷息窜入她的身体,血液都仿佛冻僵…。

  眼却闭得更紧,讥道:“阁下这般杀气,这般气势,这般霸气,我就算想不知道也难!”

  “真的?”手却微微松了松,他疑惑道:“你一个闺阁女子,年纪又如此幼小如何知道这么多的江湖之事?”

  “阁下的盛名,阁下的手段,阁下的作风会因为我一个幼弱的闺阁女子改变么?”

  他皱了皱眉:“当然不会!”

  “那不就是了?阁下如此名扬四海,声名远播,上到八十岁老妪下至八岁幼童都能耳熟能详,我知道了又算什么呢?这与我一个幼弱女子又有何关系?”

  手渐渐的松了开来,他沉声道:“你说得不无道理。”突然他道:“你真的只有十一岁么?”

  “这天下还有能瞒过阁下的事么?”

  “…。”

  见她正眼也不看他,他不禁生气道:“你为什么不看我?”

  “不敢看!”

  “为什么?”

  她勾唇一笑,他眼中只见被茶水润湿的唇带着水光的诱惑吐出几个字:“因为我怕死。”

  “怕死?”他的眉皱了皱。

  “宁见阎王不见魔刹,这些人见过你真面的人除了死人就是死人,你说我怎么敢看你?我一个弱女子虽然在你眼里命不值钱,可是我还是很珍惜的。”

  男子听了点了点头道:“你说得不错,不过你可以看,我不会杀你的。”

  “那是不是要感谢阁下的另眼相待?我是不是要万分荣幸?”晨兮轻笑,那一笑间却逍遥自如淡淡如风般轻盈,潇洒似山中空松,唯独没有一点受宠若惊的样子。

  “那倒不用,反正你早晚得嫁给我,现在看到我的真容与以后看没有什么区别。”

  “扑…”一口茶被晨兮狠狠的喷了出来,顿时漫天细雾挥洒开来,全喷到了男子的身上。

  男子腾得跃出了五米远,但还是有些沾湿了他的黑袍。

  “你…”眉皱得紧紧地看着湿掉一角的衣摆,不悦道:“你这是做什么?”

  “这个笑话不好笑,公子以后不要开这种玩笑了。”

  “你以为我是说笑话么?”语音里带着薄怒。

  晨兮慢慢地抬起眼,入眼处,他一头黑发如缎张扬的披散着,风吹过处,散点点暗香,半张脸被一个黑色的面罩遮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对肃杀而深邃的眼睛,让人不敢逼视,只稍一望去,仿佛看到了千军万马奔腾其中的野性与凶残…

  眼迅速的挪开,不敢与他对视,因为他的眼底有魔性,让她多看了激起了她潜意识里暗黑的元素,她与他是一类人!

  只是他的黑暗早就张扬在外表之外,而她却深藏内心深处!

  她亦怕他发现了她深藏不露的阴暗!

  眼慢慢落在了他远山般孤傲的鼻子上,他的鼻子很高,很挺,肉很厚,类似于传说中的狮鼻。他的唇很薄,抿得如一

  条直线,唇色更是淡得几不可见,而下巴却刚前毅坚定,孤直而高傲,只从他下半部分的面相就能看出他是怎么样的一个人,这样的人从相书上来说属于海纳百川,霸气天成,不怒自威,冷酷如冰,薄情寡义之人!

  而且危险!

  他一身黑衣与夜色融于一体,烛光轻闪摇曳仿佛不敌他全身散发的冷寒气息,他站在那里就是一座冰山,移动之后就是冰海,只一个字,冷!

  两个字是:更冷!

  评价这人就是:冷得让人窒息!

  一个极冷的男人,比上次在巷中见到更冷了三分!

  晨兮微退了数步,避开他身上的冷寒之气。

  他眼一缩:“你怕我?”

  “这世上有不怕你的人么?”她微吸一口气,努力抗拒了从他身上散发出的威慑力,盯着他的下巴平静中不掩淡淡的讥诮:“这就是你所说的用真面目面对我?”

  “别人连我下半部分脸都不能看到!”言下之意你知足吧。

  晨兮冷笑道:“真是荣幸之至。”

  说完她坐回了椅子中,平淡道:“谢谢你请罗霸王帮我说话。”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何况你又是我的女人!”他有着浑然天成的霸气还有不可一世的优越感,这话更是一种施舍般。

  晨兮猛吸一口气,平静一下心情后才道:“拜托阁下您以后不要自说自话自以为是!”

  “你说什么?”他勃然大怒,手又习惯性的捏住了她的脖子,眼中冒火道:“你以为我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么?要不是你是我的女人,我能伸手做这种事么?哼,他们敢欺负我的女人,这些惩罚还是轻的!要不是看到你的面子上,我早就让他们生不如死了!哪会这么温和?你别不知好歹!”

  晨兮用力拍着他的手,脸长的通红,也不甘示弱地瞪着他道:“什么你的女人?我什么时候成你的女人了?你不要这么自以为是自说自话好么?我被人欺侮我自然有办法解决,要你凭白多管什么闲事?你以为我会感激你么?要是没有你这多此一举,我更如鱼得水!”

  “你说什么?你这不知好歹的女人?我看上你你还心中不满么?”

  男人怒火冲天,手劲不觉的加重,只把晨兮捏得脸色通红,舌头都差点伸出来了,她拼命的拍打着男子,可是男子却置若未闻,眼见着要闭过气去,晨兮拿出手中的银针狠狠的刺入了男子的手臂。

  “呯。”突如其来的痛让男子突然松了手,晨兮一下摔到了地上。

  “咳咳咳…。”她拼命的咳,努力地呼着新鲜空气,直到气顺了,她才发了疯般冲向了这个男人,对着男人就拳打脚踢起来,一面打一面哭骂道:“你混蛋,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我救了只小狗还知道报恩呢,我救了你,你却差点杀了我!我打死你!打死你这个混蛋!”

  她真的害怕了,当那死亡来临的一刻她差点崩溃了,她不是怕死,她死过一次了并不害怕死亡,她只是怕死去之后再也无法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前世她知道自己的母亲,自已的弟弟是多么的凄惨,这世她无论如何得保护他们的。

  可是他差点破坏了一切!他差点要了她的命!

  恐惧,害怕,愤怒,委曲,怨恨,各种情绪充斥了她的全身,她不顾一切,忘了镇定,忘了伪装,忘了思考,只知道要不是这个男人,她怎么会经历这生死一线的巨大恐惧!

  她疯了似得打着,哭着,骂着…。

  当晨兮的第一拳打到男子身上时,男子顿时眼中冒出腥红的凶光,手猛得伸出就要捏断晨兮细得可怜的脖子,可是听到晨兮的哭骂中的哀怨,凄然,无助,恐惧后,他的手竟然僵在了空中,任由晨兮拳手脚踢起来…。

  一拳,两拳,三拳…。

  拳打到他的身上就如隔靴扰痒般,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感,让他有感觉的是她的哭声,凄婉而哀绝,似乎是在发泄所有的痛,所有的恨…。

  这种情感让他有种熟悉感,他定定地看着她泪流满面的样子,她很干净,没有化妆,流出的泪更是晶莹欲滴,沾染在她的墨睫上一如雨后菡萏,透着烟雨朦胧的楚楚之姿,这一刻,他心底的冰凌似乎融化了一角,竟然听之任之了。

  终于晨兮打疼了,也哭累了,身体一晃仿佛要晕过去般。

  男子条件反射的搂住了她,声音中带着刻意的温柔:“好了,打也打够了,哭也哭够了,这气也撒了吧?”

  “撒什么撒的?没够!我还委曲着呢!你说你找谁不好,偏生找了个罗霸天,罗霸天是谁?名声好么?他这般一闹是闹得二姨娘没了脸,闹得如琳丢了人,可是我们杨府的小姐都是绑在一起的,她这般没有名声,我们又怎么办?这传出去还不被人背后骂死?”

  黑衣男子冷笑道:“反正你将来要嫁给我的,至于其他人关我甚事!”

  “谁嫁你!你休要胡说八道坏我清誉!”晨兮这才惊觉被他搂在怀里,吓了一跳推开了他,一屁股坐在了桌边拿起了水杯泄愤般猛喝了一口,因为喝得急了就咳了起

  来。

  冰冷的眼底闪过一道笑意,连他都没有觉察到自己对她的一份宠溺之心。

  倒也不生气淡淡道:“你都看过我的身体了,你不嫁我又能嫁给哪个?”

  “扑”一口茶又喷了出来,这次黑衣男子有了防备,十分淡定的飘出了数米,水毫无疑问的全洒在了地上。

  晨兮怒道:“谁看过你的身体了?你胡说什么?这饭可以乱说话却不能乱说的!传了出去,你不要做人我还要做人的!”

  见晨兮全然撇清,仿佛他是洪水猛兽似的,他不悦道:“那日你助我疗伤,不但看到我的私密处,还碰到了我,你我已然有了肌肤之亲,你不嫁我还要嫁谁?再说了,我要是不要你,这天下还有谁敢娶你?”

  晨兮冷笑道:“这真是好笑了,替你疗伤是事急从权,什么私密处?不就是大腿么?再说黑灯瞎火的又在暗巷之中,我能看见什么?何况我并不想帮你疗伤,是你逼迫于我的好不好?你凭什么要我嫁给你?!再说了你本是一个男人,平日别说露个腿了,就算露个上身也是家常便饭的事,难道看到你的人都要你负责么?那你是不是还要建个美男后宫?把他们全负责了?”

  “你说什么?我又不是断袖建什么美男后宫?这男人跟女人是一回事么?”

  “有什么不是一回事?你又不是女人,被人看一眼有什么打紧的?还借此逼婚不成?我告诉你,我不会嫁给你的!”

  黑衣男子怒气顿生,讥道:“你千般推委万般不愿,可是看上了天下第一公子了么?我告诉你,他可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无害的!你嫁他还不如嫁给我,别看他一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样子,其实是内藏奸诈阴毒无比,他杀的人未必比我经手的少!你别少不知事被他的外表所迷惑了!”

  晨兮勃然大怒,拿起了茶杯往他身上狠狠的砸了过去,吼道:“你们男人都是自以为是的自大狂么?自以为了不起天下女人都得趋之若鹜么?告诉你,我不会嫁你也不会嫁他,你现在就给我出去,我不要见到你,你也不用报恩,罗霸天那事就权当我帮你疗伤的谢礼了,从此你我井水不犯河水,永远不相见!”

  黑衣男子脸色铁青,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半晌才蹦出了四个字:“不知好歹!”

  说完掉头而去,留下一室的冷梅寒香飘飘悠悠…。

  待他走后,晨兮飞快的将所有的窗都打开,只想让他的气息快速的散去!

  太可怕了,这个男人喜怒无常,杀人无由,她还救过他却差点两度被他捏死,要是常人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幸亏她把他激走了。

  她长长的吁出一口气,发现汗湿衣背透着一股股凉意…。

  这一刻她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这种男人太危险了,冷得跟冰似的,无情无义,还是敬而远之为妙。

  她摸了摸洗澡水,竟然已经凉了,正在想是不是就着微凉的水胡乱洗一把算了,却听到衣袂飘忽的声音,一袭黑衣飘然而落!

  她怒道:“你有完没完?还来做什么?”

  话音未落,她突然呆在那里,这人不是他!不是北魔刹!虽然同样是黑衣人,同样的霸气天成,同样的有股君临天下之气势,可是这人不是!这个黑衣人淡漠,仿佛透明般的淡漠,让人根本无法捉摸,令人却心生恐惧!是的,这人身上有股子死气!

  “你…是谁?”她抓紧了浴盆,手紧紧的抓着,泄露了她心中的恐惧。

  男子冷漠地看了她一眼,不言不语,两人就这么对视着,他居高临下,她仰头防备!

  一个似君临天下的王者,一个是守卫生命的小白兔,体态悬殊,实力悬殊,就这么僵持着。

  夜,静谧无比,静得让人害怕。

  晨兮眼一动不动的盯着他,脑子却飞快的转着,搜寻着一切可以搜寻到的关于这黑衣人的信息,可是她两世为人,竟然找不到一点关于这男子的信息,正在她惊疑不定时那男子看向了桌上的杯子后,终于出声道:“他们来做什么?”

  他的声线十分的平滑,平得仿佛一条崩直的直线,就如没有生命体怔的心脏仪,拉出一条平静得没有一点波动的声线,那是死亡的味道。

  晨兮惊恐地看着他,努力的平静心情后才道:“不知道。”

  “不知道?”他的声音透着古怪,一步步地走向了晨兮,晨兮吓得绕着浴桶退离几步,急道:“我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的话那活着也没有意义了。”

  晨兮的心一陡,这是要杀人的前兆?

  “等等,让我想想!”

  男子嗖得站定,一对冷得透明的瞳仁紧紧地盯着晨兮。

  晨兮有些欲哭无泪了,这又是哪尊菩萨?为什么大西北突然来了这么几人厉害的人物?前世她可没碰到!难道由于她的重生,这一世的历史要重写了么?

  “唉,这位大侠,您能告诉小女子,您为什么要到我这来么?”她小心翼翼的探究道。

  眼淡淡地扫了她一眼,他的声音依然无波:“是我先问

  你的。”

  虽然是陈述句,却让晨兮身体一冷,吓得一个激灵。

  她强笑道:“你不说原因我没法分析他们的来意,说实话,我真不知道他们来做什么,但如果你能说出你的来意,说不定我能运用我聪明的脑子结合一些实际情况,将他们的来意分析出来。”

  “你很聪明么?”他突然问了句驴头不对马嘴的话来。

  “嗯,还可以吧。”

  “聪明的女人一般活不长。”他说了句让她差点吐血的话来。

  “…。”

  她暗中把他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可是却不敢表现出来,连忙道:“其实有时也不是那么聪明。”

  “那笨女人更没有活的理由了。”

  “…。”

  她的眼死死的瞪着他,他琉璃般的眼里仿佛一潭死水波澜不兴地看着她,这让她怀疑,就算此时房子倒了,他都会这么一眨不眨地盯着她。

  她轻咳了一声道:“大侠还是先说说来意吧。这样我们才能谈谈是么?”

  “我不是大侠!”

  “我也不是好人!”就在晨兮欲开口时,打断了她欲出口的拍马屁话。

  晨兮尴尬的笑了笑:“那个不好不坏的人,咱们好好聊聊?”

  他终于有表情了,露在黑巾外的眉轻皱了皱,沉声道:“不要这么叫我!”

  终于晨兮受不了了,猛得一拍桌道:“你要杀要剐请便,不要这么阴阳怪气的!”

  说完一副誓死如归的样子。

  男子眉皱得更深了:“虽然杀你很容易,可是你还不值得我下手!”

  晨兮心下大定,呼出了一口气道:“你早说嘛!”

  说完给自己倒了杯水压压惊。

  男子看了眼她全身放松的样子,突然道:“不过我这人不按常理出牌,也许心情好就杀了你也说不定!”

  “呯”晨兮一下跳了起来,心情好就杀人?有这种变态么?

  她想理直气壮的恶言相向,可是终究树不起刚才慷慨赴死的决心,暗中咬了咬牙,脸上现出小心翼翼的表情:“你今天心情好么?”

  他扫了她一眼,淡淡道:“看心情。”

  她呆在那里,这算什么回答?

  半晌,她终于气呼呼的坐了下来,哼道:“你若杀了我,你没有任何好处。”

  “我不杀你,就有好处了?”男子嗤之以鼻。

  “正是。”

  “噢?什么好处?”

  晨兮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一字一顿道:“君临天下!”

  “你是什么人!”男子声音陡然变了,不再是刚才的刻板无波,变得怒浪滔天汹涌不已,甚至连眼神嗖得冷如尖刀,直直的射向了她。

  晨兮长长地吐了口气,还好不是死人,还有表情!还好她赌对了!

  有弱点就好,就怕人没有弱点!

  她身体彻底放松下来,挑了挑眉:“你不是知道么?杨大将军的嫡女,杨晨兮!”

  “我是问你真实的身份!”

  “真实的身份就是杨晨兮!”

  男子瞪着她,怀疑,探究,迟疑,挣扎,最后终于被野心与欲望占领,他慢慢地坐在了她的对面,指着杯子道:“给我倒水。”

  晨兮的唇狠狠的抽了抽,这一个两个都是自大狂!一个个都大牌的很!

  她拿起了杯子倒了杯水递给了他,淡淡道:“篷门陋室茶粗水凉,公子将就些吧。”

  他接过了杯子,指尖不经意间划过她的手,留下冰凉一串,晨兮快速的缩回了手。

  “说说你为何能猜出我的身份的,说得对那就留你性命,说得不好……。”他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

  晨兮身体一紧才道:“公子这么关心南公子与北魔刹,想来定然与他们旗鼓相当的身份,说实话,我并不知道他们真正的身份是什么,我与他们也是萍水相逢,我甚至不知道他们来找我是为了什么,但从他们的谈吐,从他们的气势,从他们的风仪来看,他们也应该都是人中之龙,站在山之高巅之人,那么你这么关心他们必然与他们有着相同的目的,所以我猜测你亦是心怀天下之人!”

  淡漠男子看了她一眼,眼底一闪而过激赏,却也闪过了道杀机!

  他的杀机虽然快如闪电,却瞒不过敏感的晨兮,她连忙道:“公子虽有惊天彻地之雄才,又有囊括天下之胸襟,可是是不是却愁于手下并无精兵,麾更无良将,更是犹如龙困浅滩,无法一展报复?”

  男子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