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让二姨娘破相(1/2)

加入书签

  69

  “又或者是这一切就是二姨娘所做,为了嫁祸于我?要知道这里面最有动机就是二姨娘你,二姨娘虽然在所有姨娘中最受宠,可是却只有二姨娘一人生下了庶子,二姨娘怎么能让这些姨娘有机会生下儿子呢?最直接最快速的办法莫过于一了百了将她们一网打尽了。”

  文姨娘失声道:“就算二姨娘把所有的姨娘都毒害了,将军还是可以纳妾的啊!”

  林氏勾了勾唇,眼微微合上却不掩眼底一片讥嘲:“文姨娘这话问得好,这不将军身体也受了伤害半年是碰不了女色了,就算好了,估计将军对新纳的妾室也会心里存着疑虑,不会允许她们过于亲近。这二姨娘算计人心的本事也是一绝啊,把将军的心理是摸得一清二林,这十几年服侍将军真不是白服侍的!幸亏二姨娘也只是为了争宠,要是为了别的…。”

  话说半句留半句却更让人有想象力,杨大成的脸一沉,看向二姨娘的眼变得不善起来。他可以容忍二姨娘争风吃醋,也可以容忍二姨娘耍手段,但是绝对不允许二姨娘算计他,更别说以伤害他的身体为前提了1

  文姨娘脸色苍白,一下掩住了口惊道:“这简直太可怕了,二姨娘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来?你怎么对得起将军啊。”

  这话分明是认可了林氏的话,直接将矛头指向了二姨娘。

  二姨娘心头一颤,抬起头看向了杨大成,做了杨大成十几年的枕边人,杨大成只微一露出怀疑之色她就知道杨大成对她起了疑心了,大急道:“将军,莫听林氏胡言乱语,妾身怎么可能这么做?要说最有动机做这事的当然只有林氏了,是她想除掉所有的妾室还要嫁祸于妾身。”

  杨大成又看向了林氏,是啊,二姨娘对他一直忠心耿耿爱深情重,怎么可能伤害他呢?一定是林氏,是林氏这个狡诈的女人在陷害二姨娘!刚想出口斥责林氏,却见林氏冷笑道:“二姨娘说得好,你又说出心里话了,嫁祸!这两个字用得太好了!这就是你二姨娘的嫁祸之计!”

  他又一顿,惊疑不定的看着这一妻一妾,要说他征战沙场决策千里,可是竟然无法了解女人的心理,更别说是这一妻一妾中找到真相了!一时间他摇摆不定,他的天秤是倾向二姨娘的,可是林氏的话也不无道理!自私的他不愿意相信二姨娘会害他,却也不敢掉以轻信,因为林氏最后一句说得对,这还是只是为了争宠,要是为了别的…。

  就在他思虑间,林氏一步一步地走向了二姨娘,每走一步都仿佛敲击在二姨娘心头的重锤,敲得二姨娘喘不过气来,她从来没有想到平日懦弱的林氏有这般气势,她一直看错了林氏,低估了林氏!

  她忘了兔子急了还咬人,何况对林氏来说保护一对儿女就是林氏这辈子唯一要做的1为了儿女林氏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打击二姨娘的机会的!

  林氏一步步地走到了二姨娘的身前,林氏虽然瘦却个子不矮,比二姨娘高了小半个头,顿时居高临下的将二姨娘笼罩于她的阴影之中,她冷笑道:“二姨娘真是好盘算,好计谋,好手段!”

  二姨娘抬起头厉声道:“林氏,你胡说什么?你这是强词夺理!你这是阴谋嫁祸!”

  林氏轻蔑一笑:“你以为将军是如何从一个从六品做到现到了的二品大将的?你以为将军是怎么慢慢积累这么多的人脉的?你以为将军如今的权高位重是怎么来的?那不单单靠的是武力,不仅仅靠的是以命相搏,还有聪明睿智的头脑!你难道天真的以为将军能率千军万马战无不胜那是偶然的么?真是上天厚待么?告诉你那是因为将军洞察世事善于分析才有今日的成就的!所以你的这些上不得台盘的小伎俩在将军面前是根本无以遁形的!”

  说完林氏对杨大成道:“将军睿智无双,什么奸滑之计在将军眼里都是无法躲藏,可是这些别人却未必明白,为了掩悠悠众口,更省得他人嚼舌说将军薄待了二姨娘,今日就让妾身替众人解惑如何?”

  杨大成一阵气恼,林氏刚才当着大家的面说了他这么一通好话,他要不同意林氏所求就是否认了林氏对他的赞誉,否定了自己的功绩!而后面这段话更是把他逼上梁山,如果他还帮着二姨娘那他就是自承昏庸蠢笨!这不是赶鸭子上架么?这个林氏真是阴险!

  他脸上阴晴不定,想同意又不忍二姨娘被林氏这般咄咄逼人,可是不同意又无法在众人眼里保证威信,一时间左右为难。

  这时文姨娘道:“将军,妾身也想知道二姨娘到底为什么要害妾身们呢。”

  杨大成瞪了文姨娘一眼,心想这时候你还来添乱,不过文姨娘这话确实是替他解围,于是点了点头再也不作声了。

  林氏微微一笑,面对着惊疑不定的二姨娘道:“二姨娘你看到了没有,将军早就明白了你的险恶用心了。”

  “不…不是的…”二姨娘不敢置信的摇着头,虽然林氏说得句句字字都事实,是她利用紫娟的死来引起将军的怀疑,是她买通了杨大夫说全府姨娘都中毒了,也是她要嫁祸于林氏,可是这不该被林氏看透的,就算被林氏看透了,将军也不该任林氏对

  她这般责难的!将军怎么可以让她在这么多的人面前丢人呢?

  “不是?”林氏唇间勾起又是讥嘲又是可怜的笑,她虽然与杨大成不亲近但不代表她不明白杨大成的心思!要拿捏一个男人很容易,只是这个男人不值得她出手,不值得她费这心机!

  “二姨娘你不用否认了,其实我没有中毒才是你最关键的一张牌!因为要是我中毒了那就没戏可唱了,你就不能冤枉我了是么?只有我没有中毒,那么才能在将军心底埋下一颗怀疑的种子,才能让将军对你更怜惜,才能让所有的姨娘都恨我,才能逼得将军将我绳之于法,那么得益者是谁?当然是你!宠冠杨府的二姨娘了!这还不说明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么?”

  二姨娘脸色瞬白,杨大成也睁大了眼睛,看向二姨娘的眼中有些怒气了。

  见到杨大成这样的表现,林氏勾了勾唇再加了一把火:“我知道你一直肖想我的位置,一直想要以真正主母的身份行使管家的权力,你可以玩手段,你也可以伤害姨娘,你甚至可以嫁祸我,只要你有这能力,这内宅本来就是你死我活,说来跟外面朝堂一样都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可是你千不该万不该就是拿将军的身体不当一回事,竟然让将军以身试毒!你说你该不该死!你忘了身为妾身的本份!你更忘了以夫为天

  你还忘了这杨府的尊荣!你为了自己的私利,置将军于不顾,置杨府于不顾,更是置天下于不顾!你可知道你伤害将军的身体,这要被人上达了天听,那是要诛九族的!将军是什么人?是守卫边疆忠义之人,更是将外蛮拒之于国门之外的英雄人物,有了将军才让边疆安稳了数十年,幸亏现在没有战事,如果有战事,你让将军怎么上战场?又怎么去迎敌?你这是把将军往死路上逼,把杨府往绝路上送,更是把国家往动荡的方向引!说得严重点你就是卖国贼!千刀万剐了你都是轻的!”

  “二姨娘!”杨大成听了顿时搂不住火了,是的,二姨娘陷害林氏他没感觉,二姨娘毒杀姨娘们他只是生气,可是二姨娘怎么能下手伤害他呢?而且林氏字字句句说得他后背生汗,一阵湿冷,是的,现在要是有战事,他势必拖着这无力的身上冲锋陷阵,到那里他能活着还真是奇迹了!这要是战胜了就不说了,他就算死了还能给杨家挣份荣誉,可要是输了,那皇上一追究起源由,那就是诛九族的祸事!这二姨娘真是害人不浅啊!

  二姨娘听到这一吼声吓得心肝俱裂,连忙哭道:“将军啊,将军,不要听她的,她胡说的,妾身怎么可能害将军呢?这十几年妾身都安分守已,怎么突然就生了杀意呢?这全是林氏要害妾身啊!”

  林氏道:“说得好,二姨娘这十几年来你虽然说小打小闹的杀了几个将军宠爱的妾室,可也算是安份守已,可是为什么今日却动了手呢?那是因为你这十几年来虽然是个妾室却行使的是主母的权力,可就在前些日子,将军却是夺了你部分的管家权,所以你有危机感了,你着急了!再加上李大夫人对我的另眼相待,更让你如坐针毡,所以你不得不狗急跳墙了!你说这些理由还够不够?!”

  二姨娘哑口无言,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反驳。

  林氏又道:“按着二姨娘所说我要毒害将军,要毒害所有的姨娘,那么我问你,谁才是掌握大厨房的?谁才能指使全府的奴婢?我又怎么可能通过她们的手将这些吃的送到各房姨娘的手中的?我不管府里的事十几年了,我居然还能把手伸的这么长,不知道是你二姨娘太高看我了,还是你二姨娘智商有待考究?再说了,就算按你所说我是想毒了所有的人从此脱离杨府过上荣华富贵的日子,那么我为什么要用可以解的毒来做这些事,为什么不弄些烈性的一了百了?难道我就这么蠢,就是为了陷害了我自己让二姨娘爬上我的位置么?我是脑袋被门夹了么?”

  “我…我…”二姨娘张口结舌,眼骨碌碌的转着看着杨大成,杨大成气得转过头去不看她。

  她又气又急想要说些什么,口张了张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突然她厉声道:“将军,林氏要害妾身,妾身无罪啊!如果将军不信妾身,那妾身以死明志!”说完对着柱子冲了上去。

  她身边的玉儿连忙去拉扯,就在玉儿快够到二姨娘时,文姨娘伸出了脚,一脚绊了下玉儿,这下玉儿自己重心不稳,反而扑向了二姨娘,二姨娘自己的冲力加上玉儿的扑力,华丽丽的撞到了柱子之上。

  “呯!”一声巨响后血流如注,二姨娘这次是真的晕了过去了。

  杨大成疾声大呼:“快叫大夫!快叫大夫!”

  他心痛不已,不管他多气二姨娘,可是十几年的情份是不容小觑的,现在见二姨娘撞得这般头破血流,哪还有什么怀疑?

  林氏脸上现出一丝不忍之色,命令道:“别动她!”

  “林氏!你说什么?你这狠毒的妇人?二姨娘都成这样了,你还不放过她么?这下你满意了么?她要是死了,你才是最高兴的是么?”杨大成怒不可遏的吼叫着,额间青筯直冒。

  林氏清冷的看着杨大成,不气不怒,始终淡淡道:“将军

  您误会妾身了,这伤着头脑之人切忌搬动,否则后患无穷。”

  杨大成冷笑道:“算了吧,你会这么好心?你恨不得她死是么?这样就死无对证了!”

  林氏皱了皱眉,轻道:“事非曲折自在人心,妾身只求问心无愧!”

  “问心无愧?”杨大成恨恨地瞪了她一眼:“你逼死二姨娘还想说问心无愧?”

  “逼她的不是妾身,是她自己的心魔!”

  “你给我滚!”杨大成实在见不得林氏这般崩泰山于面前而不惊的淡然,更恨她仿佛置身事外般的清明,拿起了一个靠枕扔向了她。

  靠枕扔到了林氏的身上,林氏漠然地看了眼,弯下地腰捡起了来拍了拍,对琥珀道:“给将军送去,免得一会将军坐久了累着了。”

  杨大成顿时气得只想晕倒!这种一拳打进棉花的感觉让他有种要杀人的冲动

  这时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大夫走了被春儿引了进来,看到地上的二姨娘心头一惊,忙快速跑了几步,搭了搭二姨娘的脉后,才熟练的拿起了剪刀,布条给二姨娘包扎起来。

  杨大成气过之后才发现给二姨娘看诊的竟然不是那个杨大夫,顿时勃然大怒吼道:“这是谁?谁带进来的?”

  这杨家出了这么丑的事,他捂都来不及捂,居然又来了一个大夫,这不是给他找事么?

  晨兮怯懦道:“回父亲,这是女儿请来的神医。”

  “神医?”杨大成气得破口大骂:“你没有脑子么?这年头什么阿狗阿猫不说自己是神医?你怎么请来的怎么把他送出去!”

  晨兮急道:“这真是神医,是女儿请来给母亲看病的,是女儿好不容易才请来的。”

  杨大成现在只想遮丑,哪管什么神医不神医的,气道:“你一个小小的女孩子知道什么?这世上多的是招摇撞骗的人!别看他长得道貌岸然指不定肚子里一肚子坏水,去去去,小孩子一边呆着去,快让那个杨大夫来给二姨娘看看。”

  他只想着把这个老大夫送走,免得被老大夫知道了内宅的阴私,言语是尖酸刻薄毫不留情。

  晨兮尴尬不已,偷看了眼正在忙碌的老大夫,那充耳不闻的镇定让她无论如何也开不了这口。

  杨大成见晨兮竟然敢违背他的命令,气道:“怎么?连你也敢不听本将军的话了么?难道你不知道百事孝为先,做子女的就是要服从么?还是你攀上李大夫人翅膀硬了连本将军的话都听不下去了?”

  晨兮扑通跪在地上,楚楚可怜道:“父亲,这司马神医是女儿好不容易才请来的,据说能手到病除,母亲缠绵病榻已然十几年了,还请父亲网开一面,让这位神医给母亲诊一下脉吧。”

  杨大成冷笑道:“听你这么说好象是本将军要害你母亲不成?”

  “女儿不敢!”

  “不敢?本将军看你敢得很!”他把所有的气都撒到了晨兮的身上,可是晨兮只管求情却不赶那老大夫走,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对那老大夫吼道:“你这个老东西,还不快滚?难道要本将军亲自请你么?”

  要是平常人听了早就吓得屁滚尿流跑了,偏生这个老大夫竟然毫无反应只是稳如泰山般替二姨娘包扎着。

  这下可捅了马蜂窝了,林氏对杨大成那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却风吹杨柳柳不倒的架式已然让杨大成气得无计可施了,现在碰上这个老大夫也给他来这招,当他是泥捏的不成么?

  俗话说骂无好骂,他又是粗人一个顿时骂道“:你这个下三滥的老东西竟然敢碰本将军的姨娘?你不要命么?”

  老大夫还是仿佛没听到般,依然动作娴熟的包扎着,嘴里却道:“将军注意口德,老夫是救死扶伤的大夫!”

  “是大夫?是大夫难道不知道要避嫌么?是大夫就可以这么随意的抚触一个内宅妇人么?是大夫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调戏本将军的爱妾了么?”杨大成勃然大怒,没想到一个江湖郎中也敢这么蔑视他!不给他请安也罢了,还敢这么说他!

  一道怒火闪过老大夫的眼里,他气道:“老夫只是医者,在医者眼里不分男女!只有病患!老夫是给这位妇人看病,哪有什么调戏之说!将军这般胡言乱语信口开河怎么能胜任大将军之职?”

  杨大成更是怒火中烧了,这个老东西不但不怕他,还敢指责他?这还得了?

  “呸,你这老东西还不快滚?别以为本将军不知道有多少大夫借着行医的名欺骗世人的眼!本将军看你也…”

  “杨大成!”老大夫暴跳如雷,站起来指着杨大成的鼻子破口大骂起来:“竖子诚然可恨,要不是你们府里的兮丫头请老夫来,老夫怎么可能上门给你家一个小小的姨娘看病?你还这般侮辱老夫!简直可恨可气,你这般信口狂言,老夫一定要找圣上问个究竟讨个公道!”

  杨大成听到那老大夫竟然敢指着他叫他的名字,眼中杀机一现,待看清了老大夫的相貌后,顿时呆在那里了,眼一眨不眨地看着老大夫。

  老大夫别看年纪大行动倒也不慢,一个箭步跨到了床边,拿起了刮药

  板了对着杨大成的脑门狠狠的打了一下,气道:“老夫是阿狗阿猫么?”

  杨大成苦着脸道:“小将是阿狗阿猫!”

  老大夫又一记打过去:“老夫是招摇撞骗一肚子坏水的么?”

  杨大成呲着牙痛道:“小将是招摇撞骗的一肚坏水!不但坏还流脓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