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棒打二姨娘五十大棍(2/2)

加入书签

然没有,老夫隐于闹市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身份!”

  “神医来了后,父亲可曾给神医见礼?”

  “老夫既然以平民身份进入杨家,怎么能让将军见礼呢?”

  “那神医也就是说在神医的心里自己与平民并无两样了?”

  司马老大夫沉吟了一会点头道:“确实是如此。”

  晨兮这才道:“那么杨府二姨娘要打骂一个进了杨府的平民该是什么罪呢?”

  司马老大夫一愣半晌才道:“最多是轻慢无礼,倒论不上罪。”

  晨兮这才调皮一笑道:“那神医为何说兮儿处置轻了呢?以神医自认为是平民的身份,二姨娘虽然对神医不敬却也没有什么可以惩罚的。可是神医虽然把自己当作平凡百姓,但皇室血脉就是皇室血脉,是不容人轻视的,所以二姨娘虽然不知者不罪,但还是逃不了应该有的惩罚,这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打五十大棍确是十分妥贴的,不知道神医以为如何?”

  司马老大夫张了张嘴,半晌才笑了起来,骂道:“你这个小丫头倒是机灵,把老夫也绕进去了!算了既然你替她求情,那今日就放过她吧。不过这种毒妇你救了她,她未必会感谢你,甚至会把今日的屈辱都算在你的身上,到时你别后悔才是。”

  晨兮淡淡道:“二姨娘死了,父亲要伤心的。”

  言下之意二姨娘虽然做了许多人神共愤的事,可是杨大成却是喜欢二姨娘的,所以为了杨大成她也只能为二姨娘求情。

  就是这她种为了孝道委曲求全的样子却深深的打动了司马老大夫的心,让他一阵的疼,唉,这么一个小孩子这么聪明这么懂事偏偏摊上了这么个糊涂的爹!

  司马老大夫一涩道:“真是个孝顺的丫头,让老夫看着都心疼了。”

  转头对杨大成怒斥道:“杨大成,你看看,你看看你生了一个多好的女儿?你却还宠妾灭妻,对自己的嫡子嫡女不喜不亲,你还是人么?”

  杨大成被骂得汗如雨下,可是对晨兮却真的多了几分心疼,没想到这个女儿这般孝顺为了自己情愿放弃了报复二姨娘的机会。

  他慈爱地看向了晨兮:“兮儿,以后父亲会对你好的。”

  晨兮抬起娇巧的笑容:“父亲一直对兮儿很好。”

  杨大成一阵汗颜,看了眼晕倒在地上的二姨娘生怕司马老大夫反悔,心一狠道:“你们都是死人么?还不把二姨娘拉下去重重的打五十大棍?”

  “是。”这群仆人哪个敢怠慢,连忙拉着二姨娘下去了,不一会传来板子的声音,还有二姨娘嘶心裂肺的叫声。

  玉儿与珠儿吓得浑身发抖。

  晨兮的眼看向了外面,眼底波澜不兴:今日二姨娘是吃尽了苦头,在府里下人的面前威风扫地了,下人的眼是最毒的,会明白这风该往哪刮了,这也为母亲接手杨府的事宜打下了一个基础。

  她慢慢地转过头来,看向了瑟瑟发抖的玉儿,唇微微勾勒起一道优美的弧度,美得如莲花初绽,她一步步地走到了玉儿的身边…

  低着头的玉儿只看到了一尾淡黄的裙摆出现在她的眼前,风吹过去慢慢漾出一波优美的弧度,柔美之极…

  顺着这裙摆她慢慢地抬头,看到了晨兮笑如春风的脸,顿时吓得头一低。

  就是这笑容让她心惊胆战,她永远不会忘了刚才这张脸是笑得多么灿烂时却下了将她乱棍打死的命令!

  原来大小姐笑得愈甜就是杀心顿起的前兆!

  她浑身发抖,不再有丝毫的奢望,连二姨娘都被打了五十棍,她一个小小的丫环还能幸免于难么?

  就在她准备接受死亡时,听到晨兮轻道:“唉,好好的一个丫头就这么死了确实可惜,只要你能将功赎过,母亲宽宏大量也未必不能饶你。”

  一瞬间她仿佛看到了署光,眼里划过了一道亮。

  “说说吧,有什么可以将功补过的?”

  晨兮清冷的声音刺入了她的耳膜,冰得她全身都冷了下来,她只这一会从天堂降到了地狱,才有了希望又成了绝望!

  大小姐怎么可能饶过她呢?说什么将功补过,有什么大的功劳能救她的命呢?当然

  是一命换一命了!

  大小姐这是逼她供出二姨娘的罪行啊!

  如果她真的供出了二姨娘恐怕她也活不过明天!就连二姨娘污辱皇亲的罪行大将军都能为二姨娘求情,说明二姨娘在将军心里是多么的重要?要是她敢卖主将军定然会活劈了她,甚至比乱棍打死更惨!

  原来大小姐就是为了折磨她来着。

  她身体慢慢的瘫软下来…。

  “唉,蝼蚁尚且贪生,何况人乎?你只是言语有失却又真真的犯了高祖的条例才不得不对你处以刑罚,可是你要是讲出谁给母亲投毒的话,那等于救了母亲一命,这还是可以功过相抵的,玉儿,你得好好想想,想想你的父母,想想你的姐妹,要是你以诅咒主子的罪名死去,你的家人将永远抬不起头来,甚至没有人敢用你家人的,你说是不是?”

  玉儿听了身体一僵又瘫不下去了,她又怕又急又是头脑发昏,一时间对生的渴望,对死亡的恐惧折磨着她…

  杨大成见了心中一急,要是玉儿说出二姨娘下毒害林氏,恐怕晨兮借着司马老大夫的势必不肯相饶,于是他张开了口正待喝斥。

  这时司马老大夫冷冷道:“杨将军,杨大将军,老夫也想知道到底是谁敢这么大胆给主母下毒下了十几年的。”

  杨大成一惊,顿时不敢开口说话了。

  晨兮慢慢的蹲了下去,手勾起了玉儿的下巴,笑道:“玉儿,其实你不说也没有用,小姐我心里跟个明镜似的,你想昨儿个父亲吃的补汤里有葛根草,母亲更是喝了十几年的葛根草,这父亲的补药可是二姨娘亲手煮来送给父亲的,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下毒之人定然是二姨娘身边的人是不是?也许是有人为了挑唆二姨娘与母亲之间的情份,所以背着二姨娘给母亲下毒是么?”

  玉儿慢慢的抬起眼看向了晨兮:这大小姐是什么意思?这话里分明是替二姨娘开脱,到底大小姐想她说什么呢?

  一时间她心乱如麻,怔怔的看着晨兮。

  晨兮一阵不耐烦,没想到这二姨娘倒是精的,身边的丫头却是蠢的,她都说得这么明确了,怎么这个玉儿还不明白?

  于是又道:“这个下毒的人定然不是想害父亲,只是因为经常取葛根草的药要害母亲,所以不一小把药洒在了父亲的药里是么?可见这人是与二姨娘十分亲近的人,是能接近母亲的药又能接近父亲的补药之人,对么?”

  玉儿这才明白了,原来大小姐是让她嫁祸于她人,顿时她心中一喜,只要不是指认二姨娘那么什么都好。

  于是她咬了咬牙手指着珠儿道:“大小姐给奴婢指了一条明路,奴婢要是再念着往日的恩情就是对主子的不忠,那药确实是二姨娘身边的人下的,不过二姨娘是不知道的,这一切都是珠儿这个贱婢所为。”

  珠儿顿时脸色苍白,不敢相信的瞪着玉儿,半晌才颤声道:“玉儿,你说什么?你可知道你说的都是什么么?”

  珠儿的眼里全是痛苦与不信死死的盯着玉儿。

  玉儿心虚的挪过了眼,不看珠儿满目的控诉,狠心道:“珠儿,你不要抵赖了,本来我是不知道是你害主母的,直到刚才说将军补汤里有葛根草我才恍然大悟了,昨儿个早上二姨娘炖好了补汤后让你拿去给将军,你却偷偷地跑到了一边拿了个小纸包去,我当时觉得你鬼鬼祟祟的样子很奇怪,就跟着你一起去了,没想到你没直接进主母的房,却走到了小厨房里,将补汤放在了一边,趁着没有人然后将纸包里的粉末撒到了主母的碗里,许是风吹过把这纸包里的粉末吹到了将军的碗中,才使将军中了毒了。我当时并不知道,直到现在我才想明白了原委,原来这葛根草就是你给主母下的!”

  珠儿听了手指不停的发颤,指着玉儿却说不出一句话来,她知道为了活命玉儿是一定要致她于死地了,可是她却没法再拉一个人下水来顶替她,她知道唯一可以拉的人就是陈嬷嬷了,可是如果她把陈嬷嬷拉下水,那么二姨娘同样不会让她活命的!

  一时间珠儿又气又吓却说不出一句话来,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她缓缓道:“玉儿,你可记得你初入杨府,那时你才七岁?”

  玉儿一呆:“记得。那时你带着我一起跟二姨娘请安。”

  “那你还记得你打破了二姨娘最心爱的茶盅是谁代你顶罪的?”

  玉儿的泪慢慢地滑下了脸:“是珠儿姐姐你替我顶罪的,那次二姨娘很生气,罚你跪了三个时辰。”

  “那你还记得你有一次病得快死了,是谁夜以继日的照顾你的?”

  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玉儿跪在了地上哭道:“是珠儿姐姐,是你,要不是你我也许那次就没命了…”

  珠儿听了也泪流不止,声音变得死寂:“那你为什么要害我?”

  “哇…”玉儿大哭起来:“我怕,珠儿姐姐我怕死啊…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珠儿惨然一笑,笑得绝望:“你怕死?我就不怕死么?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害我?我救了条狗狗还会对着我摇尾巴,对着我忠心,可是我救了你多次,你却反

  咬了我一口,你还是人么?你说?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做啊…”

  玉儿哭得不能自已,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周围的一帮子丫环听了个个都眼圈红了起来,不管平日她们是关系是好是坏,可是面对这样的场景她们的心却硬不起来了,有的甚至落下了眼泪。

  晨兮漠然地看着这一切,慢慢的走到了珠儿的身边,冷道:“珠儿,你还有什么可说的么?”

  珠儿抬了起头,透过泪眼看向了晨兮,这时的晨兮是模糊的,在眼泪里是摇摇欲坠的,可是却让她不寒而栗!

  这不是一个十一岁的孩子,有太深的心计,太毒辣的手段,还有一颗冷硬的心!她是魔鬼,是踏着地狱之火而来的复仇者!

  她惨然一笑,她知道二姨娘时日无多了,二姨娘根本斗不过这个年幼的大小姐!

  知道自己难逃一死,她突然幽幽道:“大小姐,你相信玉儿的话么?”

  晨兮定定的看着她,平静道:“信,很符合逻辑!”

  珠儿笑了,笑得凄绝。

  是的,玉儿的话里漏洞百出,如果珠儿真的拿了药去林氏的小厨房里下毒,林氏屋里的下人怎么可能不知道?而玉儿一个大活人跟着进去,难道林氏屋里的人会视而不见么?更何况林氏中毒了十几年了这毒她可能天天不怕麻烦的去下么?

  可是这没用,主子相信就行了,她再多的辩解也是苍白的。

  因为她知道大小姐是打定主意要杀了她与玉儿了!

  头慢慢的转向了玉儿,带着憎恨的怜悯,玉儿以为把她举报了就能活了么?二姨娘不会放过玉儿的,虽然玉儿没有举证二姨娘,可是却断了自己的生路,更是打了二姨娘的脸,还断了二姨娘的臂膀,这在二姨娘的眼里就是背主!

  她绽开了一抹凄凉的笑,对玉儿道:“玉儿,姐姐先走一步在前面等着你,到下面后我还照顾你。”

  一阵冷风刮过,众人只觉浑身冰冷。

  珠儿膝行到了杨大成面前,眼直直的看向了杨大成:“将军,这一切都是奴婢做的,与二姨娘无关,请将军惩罚奴婢吧。”

  杨大成唇微动,他知道暗害林氏肯定是珠儿做的,玉儿也跑不了,但这一切也肯定是二姨娘指使的,可是为了保住二姨娘,也给今天的事一个交待,他不得不对珠儿行刑。

  他看了眼冷眼旁观的林氏后,硬了硬心肠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可知道你把二姨娘置于何地了?”

  珠儿一脸平静道:“二姨娘管理杨府心力憔悴,以至于脾气有时不好,经常打骂奴婢,一次两次奴婢也就忍了,可是时间长了奴婢心里就生了怨怒之意,于是奴婢想要报复二姨娘,所以就在主母的补汤里投了毒。”

  晨兮冷笑道:“这话说得很好笑,你要报复二姨娘就该在二姨娘碗里投毒,怎么舍近求远反而在母亲补汤里投毒,我母亲又没骂过你打过你,哪里惹了你了?”

  珠儿听了面无表情的膝行到了林氏面前,磕了三个响头道:“奴婢一时鬼迷心窍,想利用您的中毒来嫁祸二姨娘,奴婢给您磕头了,奴婢愿意以奴婢一条贱命抵奴婢所有的错。”

  这时杨大成急道:“婉儿…”

  林氏看也不看珠儿,眼平淡无波的看向了杨大成,淡淡道:“一切按高祖的律法办,将军认为可好?”

  杨大成顿时无话可说,他本来是想求情的,可是林氏只一句话就堵住了他的退路,让他连求情的话都说不出来,难道他说不行?不能按高祖的律法办?这可是以谋逆论罪的!

  他看了眼珠儿,对仆人道:“念在她服侍二姨娘一场的份上,只追究她一人的罪行,不连带家人,将她乱棍打死吧。”

  珠儿脸一白,对着杨大成磕了三个头:“谢将军的大恩大德,如有来生衔草相报。”

  玉儿也被拖了下去。

  这时林氏恭敬地对司马老大夫行了个礼,担忧道:“神医,将军如此身体还该用什么补补才好?”

  司马老大夫没好气道:“有什么可补的?这几日少近女色就补回来了。”

  杨大成脸上一红,讪笑道:“您玩笑了。”

  司马老大夫瞪了他一眼道:“谁跟你玩笑了?瞧瞧你这宅子真是乌烟瘴气,让老夫简直坐不下去。”

  这时晨兮笑道:“既然如此神医去大厅坐坐如何,顺便给母亲开些药调理一下?”

  司马老大夫道:“你母亲调理的药老夫还得斟酌一番,明儿个你来老夫的府上取吧。”

  “如此多谢神医了。”

  “不谢不谢,谁让老夫欠了你外祖一个情呢?否则不干不净的地方老夫是绝不会踏进来的。”

  杨大成听了头低了下去,心里气怒不已却不敢开口说话。

  晨兮只作未听见,送司马大夫往外走去。

  待送回来后走在路上,春儿不解道:“大小姐,为什么不借着神医的名头趁机把二姨娘处死了?您为什么还要为二姨娘求情呢?”

  晨兮摇了摇头道:“傻

  春儿,你以为我愿意求情么?就算我不求情二姨娘也绝对死不了的!”

  “为什么?”

  “为什么?”

  晨兮苦笑了笑,父亲宠妾灭妻这么十几年了,可见在父亲心里对二姨娘是多么的喜欢,三王爷虽然是王爷,可是却是老先帝的骨血,又不在朝堂几十年了,虽然有这皇家血脉的名头却没有一点的实权,父亲不敢被人诟病才这么尊敬三王爷的,如果真要打杀二姨娘,父亲定然会上疏朝廷,到时朝廷念着父亲的功绩也会饶了二姨娘的,那时二姨娘获救跟她求情让二姨娘获救,在父亲的心中她的地位就截然不同了。

  还有就是…。

  这时一个仆人急急的冲进了大门,差点撞到了晨兮。

  春儿怒道:“没长眼么?狗奴才。”

  那奴才一见是晨兮,连忙道:“主子饶命,都是奴才的错。”

  春儿这才道:“慌慌张张作什么?一点没有规矩。”

  “大喜啊,大喜,二姨娘的兄长高升了,这门外报喜的来了,奴才急着给老夫人送信呢。”说完对晨兮作了个礼屁颠颠的报喜去了。

  晨兮目光悠远的看向了仆人消失之处,良久才轻道:“明白了么?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救二姨娘的原因。她的兄长高升了,父亲更要借助她家的力量了,如果我落井下石让二姨娘受苦的话,那么父亲就会成百倍的报复在我与母亲身上,所以我不得不救二姨娘!”

  春儿气道:“难道就由着二姨娘这么嚣张下去么?”

  晨兮冷笑:这色哀而爱驰,爱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渐渐湮灭,对于常人尚且如此,何况父亲这种花心之人?只要她不断制造嫌隙,不断的制造摩擦总有一天父亲对二姨娘的怜惜,对二姨娘的情义,对二姨娘的信任都会随着这岁月而消逝于茫茫天地之间,那时就是二姨娘生不如死的时候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