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颠倒黑白的余巧儿(1/2)

加入书签

  来时只顾着去见司马老大夫并未好好看看这园子,回去时晨兮不经意地一瞥,顿时惊呆在那里。

  排山倒海的郁金香,铺天盖地的郁金香,如浪叠涌的郁金香!

  成群结队的红!如火焰般的红!似烈日般的红!仿佛血般夺人眼球!

  她的世界在瞬间变成了红色!

  一阵风吹过,花瓣浮动翩翩,漫天飞舞,终是寸寸飘落,铺迭满地。

  天地融汇,头顶着灼热得艳阳,入眼处鲜红的一片,脚下焰火一地…

  晨兮呆滞在那里,这红得滴血的色彩,这一根根竖起的花瓣,让她仿佛回到了前世的烈火,她置身于其中无法挣脱…。

  痛苦的泪顿时迷漫了她的眼,耳边似乎传来如琳尖锐的痛骂,身上似乎发出皮肤烧焦的味道,而千儿在声嘶力竭的吼叫,她在火中凄厉的诅咒!

  她仿佛活死人般跨入了花海,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着,仿佛走向地狱的深处…。

  突然她的手无意识的抚过花瓣,花瓣如丝绒般的柔软,恰似初生小鸭的绒毛,带着太阳的余热,并不如前世般的灼热,却是些许的温暖…。

  指尖温柔的触感告诉她这不是火,这不是送她入地狱的通路,这只是花,是象征着明媚,象征着生命的花!

  她慢慢的睁开了眼,再次睁眼已然清明,身体慢慢地蹲下,她将鼻子凑近花蕊,贪婪的吸了一口气…。

  真香,真好闻,她是活着的!

  活着!是的,她还活着!

  她腾得站了起来,眼中折射出复仇的戾气,她再一次在心底发誓,要把害她之人送入万丈深渊,永世不得超生!

  “你没事吧?”

  身后传来低沉性感的磁性嗓音。

  她的身体猛得一僵,心头警钟敲响,她真是太大意了,竟然在司马九的面前露出了最脆弱的神情,露出了自己的真实情感!

  眼迅速闭了闭,敛尽一切的伤痛与狠戾,再睁开眼时又是一副云淡风清的平静。

  身体慢慢的转过了身,她对着司马九敛了敛:“九皇爷!”

  他站在她来时的路上,依然是一袭的黑衣,仿佛是一枝黑色的郁金香,那黑天鹅绒般的色彩散发着神秘高贵冷艳的气息。

  他就在这么站在那里,显示着他与众不同的辉煌,彰显着他震撼心魄的气质,还有令人陶醉的风仪!

  司马九!大辰国现任皇上的第九个儿子,这个在前世本该早死的人,就这么直直的站在了她的面前。

  天知道当司马老大夫说他是司马九时,她是如何的震惊,如何的惊吓,她差点惊呼出声,她用了多少的自制力才掩饰住了内心的澎湃。

  原来这世的许多事都因为她的重生而改变了,一个本该死的人却还活着,那么别的呢?

  即使是在烈日下,她也禁不住的全身发冷,仿佛一只冰冷的手扼住了她的喉咙,让她有种窒息的感觉。

  他不说一句话,就这么看着她,打量着她,仿佛要剖析她的一切。

  半晌,他才淡淡道:“你怎么知道本宫是九皇子的?”

  “以公子的龙彰凤姿,以公子的贵不可言,再加上能这么自由的出入司马府,就算是傻子也会猜到的不是么?”

  他的眼陡然一利,冷声道:“你这意思是说本宫是傻子么?”

  晨兮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道:“佛曰,众生众相,看人若看镜子,看到什么自已就是什么,小女子看什么都是美好的。”

  司马九眉轻轻一挑,笑得意味深长:“你的意思是你很美好么?”

  “小女子年少有才又家境彼厚,确实感觉十分美好。”

  “嗤”司马九不禁嗤之以鼻地笑了出来,摆明了不相信晨兮所说的话。

  晨兮定了定神,慢慢地走向了司马九。

  就在走过司马九身边时,她如风般飘然而过,对司马九视而不见,这辈子她绝不想再与司马家的人有任何的牵扯了。

  她刚离开他一步时,耳边传来司马九讥嘲的声音:“我命由我不由天?我倒不知道你一个小小的丫头居然敢大言不惭的说出这样的话来!你有什么依仗敢这么说?是杨大成给你的胆?还是林家替你的小家只的腰?还是…”

  说到这里他眉眼里划过一道冷意:“你自以为认识了什么了不起的人?”

  晨兮脚下一顿,眉微皱,淡淡道:“我不需要依仗谁的力量,我就是我,不因富贵而折腰,不为金钱而移志,我只为我心而活,就算权贵逼人,大不了舍了我的躯壳,可是又有谁能改变得了我的意志呢?倒是九王子您,枉有一高贵的身份,却行些鸡鸣狗盗之事,竟然偷听我与司马爷爷的对话,你羞也不羞?”

  说完头也不回的就往前走去。

  司马九眉轻挑不怒反笑道:“倒是个灵牙利齿的,不过你怎知我是偷听了?我只是被一个花痴惹烦了才回到叔爷那里,站在门外光明正大的听的。”

  “花痴?”晨兮心头陡然升起了不祥之兆。

  “是啊。”司马九慵懒的靠在了树上:“这个花痴还是你带进府里来的,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早就一见面就把她扔出去了。”

  晨兮听了不得已道了声谢:“那多谢九王爷手下留情了。”

  “不用谢我,反正我也没对她客气。”

  晨兮心中暗叫不好,却还是忍不住问道:“你把她怎么了?”

  司马九无赖的一笑道:“还用说么?敢纠缠我的人自然是扔出去了!”

  晨兮头一晕,怒道:“你不是说看在我的面上不会扔她出去么?你这么做让我怎么跟我祖母交待?”

  司马九不以为然道:“是啊,你没听我说的么?要不是看在你的面上我早就一见面就把她扔出去了。我第一次见她面时确实没扔她,是第二次见面才扔的!”

  “你。”晨兮气极,这个司马九居然跟她玩文字游戏!

  她恨恨地瞪了他一眼,拔脚就走,她不敢想象余巧儿被扔在大街上被人指指点点的场景,更怕因此而惹怒秦氏!

  她刚走了几步,司马九突然道:“杨大小姐,我越看你越不错,有没有兴趣做我的侧妃。”

  “没兴趣!”她头也不回地扔下了三个字拔脚就走。

  看着她急急而去的背影,司马九的脸慢慢的冷了下来,眼底闪烁着不为人知的光芒。

  晨兮刚走到二门,就看到春儿急急的迎了上来。

  “小姐。”春儿一脸的忧色。

  “别说了,我都知道了。”晨兮制止住了她,在司马府里毕竟少说话为好。

  春儿这才跟着晨兮快步往外走去,到了大门口,早就有仆人将准备好的药盅递了上来。

  晨兮接过了药盅道了声谢后,就出了门。

  脚快跨出门时,她闭了闭眼再慢慢地睁开,作好了思想准备。

  可是睁开眼却看到外面干干净净,并没有余巧儿哭闹的情形,她不禁微微一愣。

  这时马车夫迎了上来,看到晨兮后,嗫嚅道:“大小姐,表小姐说她有急事先回去了,让您跟春儿坐这小车一起回去。”

  春儿大怒:“什么?她以为她是谁?大小姐才是杨家的小姐,她一个外来的投靠竟然让嫡小姐坐奴婢坐的马车回去?她脑子有病么?”

  “春儿!”晨兮瞪了她一眼,对马车夫和颜悦色道:“这位大伯,春儿口无遮拦,你别放在心上。这是一点小钱你买点酒喝。”

  马车夫连忙道:“不敢,小人不敢收大小姐的钱,大小姐您放心吧,从前夫人对小人有恩,小人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的。”

  晨兮听了放下心来,却把钱塞在他手里道:“既然这样更不是外人了,收下吧。”

  马车夫见推辞不了才不好意思地收下了,忙掀开小帘门道:“大小姐您先将就些,小人会驶得稳稳的,不让大小姐受半点委曲的。”

  “那有劳了。”

  晨兮点了点头,坐到了马车上。

  春儿也钻了进去,一脸的怒意。

  晨兮横了她一眼,斥道:“多大的事就沉不住气了?这不过是一些小事何必斤斤计较?这点气都受不了,怎么能干大事来?”

  春儿委曲道:“要是奴婢受委曲,奴婢什么也不说,可是她表小姐明明只是个破…”

  晨兮看了她一眼,她连忙停了口才道:“表小姐不过是外来的,怎么能喧宾夺主呢?这大西北还没听说过一个借住的小姐自己坐着主人家的马车回去,让主人家的嫡小姐坐丫环车回去的道理!这不是明摆着欺侮人么?”

  晨兮默不作声,眼里却闪烁了几不可见的怒意,良久她才道:“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到晨兮问起,春儿顿时脸变得通红。

  晨兮白了她一眼道:“你红什么脸?难道你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春儿不依道:“小姐!哪有这么说奴婢的?奴婢是替那表小姐脸红呢!真是丢咱们将军府的脸啊!小姐您是没有看到,您要是在场,恨不得地上多一个地洞钻下去呢!”

  晨兮淡淡地笑了笑:“哪有这么夸张?”心里却更加担心了,以着司马九的身份,定然是不会顾及余巧儿的面子了,唉,这余巧儿怎么比前世更无耻了呢?

  春儿见晨兮不信的样子,立刻不服气道:“奴婢可一点没有夸张啊,不信您回去问金儿她们,她们都快把头埋到地里去了,只恨自己跟错了主子呢!”

  “好了,捡重点地说,我也好合计一下回去怎么回老夫人呢!”

  “是。”春儿听了这才不发表愤慨了,才娓娓道来:“您跟着方管家进二门后,这表小姐就跟猫抓了心似地坐立不安,这说话也是阴阳怪气的拿我们五人在撒气,奴婢是听了小姐您的吩咐没跟她计较,金儿她们可是倒了霉了。不过还好不久,那个黑衣公子走了出来,然后表小姐那眼睛啊…啧啧啧。跟狗见肉似的。”

  晨兮白了她一眼道:“好了,不要埋汰表小姐了。”

  春儿吐了吐舌头:“真的,不敢骗表小姐

  真跟咱们杨府里的阿旺见到狗骨头那么的疯狂。”

  “扑哧”饶是晨兮有些忧心也禁不住的笑了起来,她倒不是笑余巧儿,而是笑司马九,要是司马知道春儿把他比成了狗嘴里的肉非得气疯不可。

  春儿也笑了起来学着余巧儿的样子,柔软无骨的扶上了晨兮的肩头,装腔作势道:“公子,奴家的脚崴了,能不能扶一把奴家?”

  晨兮头皮一阵发麻,推了推春儿:“春儿,你别这样,小姐我瘆的慌。”

  春儿这才恢复原样笑道:“小姐您瘆得慌吧?奴婢可没学到表小姐的五分程度,您要是看到表小姐的表情,你非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不可!奴婢低头找了一地的鸡皮疙瘩呢!”

  晨兮笑了笑,眉宇间却勾起了一缕轻愁,要是真如春儿所说,司马九把余巧儿扔出去还是轻的,司马九是什么人?怎么可能让人这般靠近?前世虽然司马九早死,可是她为了支持那人登上太子之位,连死人也没放过研究,知道这个司马九长得貌若桃李,美得就如妖精,却心如蛇蝎,更是有洁癖的。

  据说司马九十一岁时参加宫宴,被当时的宰相之子误以为女扮男装的公主,竟然向皇上求亲,被司马九一怒之下打了五十皮鞭,差点把宰相公子打得命丧黄泉。

  这连思想都有洁癖的人怎么容得下别人的触碰呢?就算今日司马九搂着她时,她都发现司马九的手上裹着一块黑色的丝绸!

  哼,连碰都不屑碰她的人,居然说要娶她?这不是好笑么?分明是看中了杨家的势力,看中了父亲的兵权!更是看中了林家这儒生满天下的背景!这与前世那个太子何其相似?

  难道皇家的人都认为所有的人都是活该被他们利用的么?

  “小姐,小姐…”春儿见晨兮默不作声,不禁有些担心。

  晨兮回过神问道:“那九皇子就把她扔出大门了?”

  “九皇子?”春儿一愣,不解地看着晨兮。

  晨兮这才回过神来,春儿是不知道司马九的身份了,于是提醒道:“这个司马公子是当朝的九皇子,别看他长得貌美如花却是喜怒无常,杀人不眨眼的,你以后要是不小心见着他时,一定要记得饶道而行。”

  “原来是九皇子,怪不得看得这么高贵不凡仿佛云端般的人物。不过奴婢不喜欢他,一看就是薄情寡义的刻薄样!”

  晨兮不禁打趣道:“噢?还有咱们春儿不喜欢的人?什么时候春儿还会看相了?”

  春儿嘟了嘟嘴道:“所有待小姐不好的人,奴婢都不喜欢!那九皇子看着对人笑,但笑容里没有温度,有的全是猜忌与防备,这种人怎么有心呢?就算是有人真心待他,他由已及人,估计也不会把人的真心放在心上,不是薄情寡义是什么?”

  晨兮本来是含笑听着,可是听着听着,她想到了前世的太子,那人虽然没有司马九的相貌,但皇家出品也是不凡的,而且比司马九更温文而雅,与人相处处处透着亲近,让人情不自禁的想相信他,可是听了春儿的一番话,晨兮突然清醒过来,原来那时的她只看到了那人的表相,只看到了那人的伪装,却盲目的投入了感情!

  其实那人跟司马九根本是同一类人!

  现在想来他的笑容也是这般的温和,也是这般的灿烂,可是却让人感觉不到真诚的!

  可叹她读了这么多的书,竟然没有春儿看人有眼光。

  “唉,春儿真是说得不错。”

  春儿听了顿时尾巴翘得老高骄傲道:“那是,也不看是谁身边的大丫环!”

  “扑哧。”晨兮刮了她一下鼻子道:“好了,快说吧,是不是九皇子把表小姐扔出去了?”

  春儿一愕摇头道:“没有啊!”

  “没有?”晨兮也一愣了,明明司马九说把余巧儿扔出去了,难道是骗她的?

  “是啊,不过比把表小姐扔出去还让表小姐难堪了!这九皇子也太恶毒了,他先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在表小姐心花怒放以为九皇子对她有意思而扑到九皇子身上时,九皇子竟然脚下一动闪到了一边,奴婢几个措手不及一个也来不及救表小姐,眼睁睁地看着表小姐就这么扑在了地上,摔了个狗吃屎!”

  “摔了?”晨兮张大了嘴,不敢置信。

  “可不是?”春儿又想笑又担心道:“您没见表小姐那样子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连鼻子都摔出血来了。唉,这回去老夫人又指不定怎么怪罪您呢。”

  晨兮眼一闪道:“反正都这样了,还能怎么办?”

  “那九皇子也真是太恶劣了,表小姐摔成这样他不扶也就罢了,还拍着手笑道:美人五体投地果然风仪不同,让我大开眼界啊。说完还招来一个仆人让他扶表小姐,说表小姐只配这样的人扶!表小姐当时就气晕过去了。奴婢见势头不对,赶紧让金儿她们扶着表小姐上马车上呆着,免得在司马府里又受屈辱。”

  晨兮听了头都疼了,这司马九还不如把余巧儿扔出门来得好呢,至少她还可以说司马九对任何人都是这样,倒不是针对余巧儿!可是司马九这样做分明

  就是看不起余巧儿,存心羞辱了,这让她如何面对爱余巧儿如命的秦氏?!

  正思量间,听到马车夫道:“小姐,到府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