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逼婚(1/2)

加入书签

  脚微微的一顿,晨兮将脊梁挺得直直的走了进去,到了秦氏的面前,她站定了身子十分恭敬的福了福。

  见晨兮不象往常那般温驯的跪下去听她的怒斥,秦氏心头更火了,她斜睨着晨兮阴阳怪气道:“怎么?出了趟门攀上高枝了?连礼也不会行了?还是自以为入了贵人的眼,把自己的祖母也不放在眼里了?”

  “不知道老夫人要兮儿行什么礼?”

  秦氏见晨兮竟然敢这么反问她,顿时大喝一声:“跪下!”

  本以为晨兮会乖乖地跪下,却不曾想晨兮把头抬得高高的,声音里透着孤傲:“不知老夫人因何要兮儿跪下?如果是为了让兮儿全一个对长辈的大礼,那么兮儿这就跪下!但要是为了别的莫须有的罪名,那兮儿不能跪!”

  听了晨兮的话,秦氏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拿起了身边的杯子狠狠的砸到了晨兮的脚边,伴随着刺耳的碎片声是秦氏的怒吼:“莫须有?你做下这等不要脸的事还有脸说莫须有?”

  看了看脚边的碎片,晨兮不动声色的挪开了数步,她慢慢地抬起了眼,眼底一片清冷,仿佛千年的玄冰射向了秦氏,那从骨子里透出来一份清高与风仪让秦氏也禁不住吓了一跳。

  她从来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小女孩竟然有这般慑人的风仪,那种由血液深处散发出来的气势连她这久经上位之人也难以比拟!

  一时间她又是生气又是嫉妒又是惊恐,各种复杂的心思盘旋在她的脑中。

  稍一定神再看向晨兮时,却发现晨兮不过是比较镇定而已,不过是比较淡然而已,一如那风吹过隙后的竹枝,摇曳过后依然的孤傲,

  眼猛得闭了闭又睁开,看到晨兮还如平时那般平静,平静的仿佛不存在!好象刚才瞬间的煞气,瞬间的冷戾全是错觉!

  瞬间秦氏又恢复的常态,她冷笑道:“怎么这般看着我?难道我说错了你了么?你做了这么丢人的事,把杨府的脸都丢到三王爷府里了,见到我连个大礼都不行,分明是你心中不思悔改,你做得还不让我说得么?”

  晨兮慢慢地收回了目光,只淡淡道:“祖母误会了晨兮。”

  晨兮这种漫不经心的态度再次激怒了秦氏,她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指着晨兮的鼻子骂道:“误会?你与那外男公然在司马王府外面搂搂抱抱这是误会?抱过之后,依依不舍也是误会?进了司马府的门为了追那外男,连表姐都不顾了也是误会?为了怕表姐抢了你的风头,让那外男出来污辱你表姐也是误会么?你一个大家闺秀呆在司马府这个没有女主人的地方,这也是误会么?这呆了就呆了,连家也舍不得回了这还是误会?要不是巧儿先回杨府了,你快把巧儿的名声也连累了!你说这是误会么?!你还敢这么理直气壮说是误会么?!难道这就是你口中的误会么?!”

  面对秦氏一道道沷天的脏水不断扑来,晨兮手紧紧地握成拳头,恨不得一拳打向了秦氏那嚣张的脸,打散秦氏这丑陋的嘴脸!

  这个秦氏偏疼余巧儿也就罢了,怎么敢这么颠倒黑白把这脏水往她身上泼呢?难道余巧儿是人她就不是人了?难道她丢人了杨府就光彩么?秦氏就光彩么?秦氏不就是想打击她来衬托余巧儿么?可是衬托余巧儿有千百种方法,秦氏非得用这最下乘的方法么?

  心中腾起了滔天的怒火,脑海中不停的闪烁着秦氏喋喋不休的丑恶嘴脸,让她有种将秦氏撕碎的冲动…。

  “咯咯。”

  她的关节忍得发出了脆响,她的拳死死的握着,她用了全身的力量才收敛住扑天盖地的的凛烈气息,她不敢,不能,不可以!

  因为现在的她还没有能力跟秦氏抗衡!所以她必须忍!只有忍!也只能忍!

  她教过春儿,教过旭兮,忍字头上一把刀,现在轮到她了,她才知道这心上的刀是多么的痛,多么的难以忍受!

  眼微微一合,掩住了眼底的冰霜冷意,任那血液不再沸腾,任心底的恨意慢慢平息…

  再次睁开时已然是风平浪静,如一潭死水不兴一丝的微澜。

  她依然是淡淡如风,镇定如初:“确实祖母误会了,如果祖母不信可以问表姐。”

  秦氏眼见着晨兮脸色巨变似乎难以忍受,眼见着晨兮怨怒不已无法控制,她等着,等着晨兮的暴发,她就能把这事扩大,闹了开去,到那时晨兮的丑名不传到府里各人的耳里也不能了!

  可是却没想到晨兮竟然能忍常人所不能忍,这么难听的话都能淡然处之,这不禁让她重新审视晨兮了。

  她老眼带着怀疑防备的尖锐打量着晨兮,半晌才冷笑道:“你自然会这么说,你与巧儿一向亲善,巧儿又是个心善的丫头自然会向着你说话了。”

  “那么祖母是从何得知我在司马府里的事?为何又误会我了呢?”

  秦氏顿时一愕,她只顾着替巧儿解围,只顾着要陷害晨兮,却忘了怎么解释她的消息来源!

  她想了想冷道:“看来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了,来人,让金儿,银儿,枝儿,叶儿四人进来,让她们当面跟大小姐对证!

  免得大小姐口服心不服!”

  晨兮的心一沉,这秦氏为了给她泼脏水连证人都准备好了,为了保护巧儿秦氏真是不遗余力!为了让余巧儿得到泼天的富贵秦氏更是忘了自己的身份!可惜,这个余巧儿值得秦氏保护么?值得秦氏这么付出么?

  前世的片断闪过了晨兮的脑海,她的唇间勾起了冷嘲: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古人诚不欺我!

  金儿四个丫环陆陆续续地走了进来,看到晨兮后心虚的低下了头,齐刷刷地跪在了秦氏的脚边。

  秦氏对着晨兮轻蔑一笑后,对金儿四人道:“我来问你们,你们记得每一句每一言都给我老老实实的回答,要是有半句不实,小心你们的皮肉,知道么?”

  “是。”四个丫环老老实实的应了声。

  晨兮巍然而立而不改色,心里却想着怎么父亲还不来?再不来难道她真被秦氏这般污辱了去?

  正在着急之时,鹦鹉快步走了进来,走到秦氏身边在她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秦氏顿时脸色变得难看,看向晨兮的眼神更加的不善了。

  半晌才冷冷一笑道:“做出了这等丑事,把成儿找来就有用了么?你以为成儿会护你的短不成么?”

  说完对鹦鹉道:“去请将军进来,让将军在一边听听也好,知道他这个宝贝女儿今天是做下了多少丢人的事!”

  鹦鹉同情的看了眼晨兮,却不敢多作停留快步走了出去。

  晨兮心头一松,她又成功了,成功的打动了杨大成!

  幸亏她平日爱看一些医药方面的书,来时手抄的一份养生的方子让旭兮借着司马神医的名义给父亲送去了。

  她知道父亲看到了这方子定然会欣喜若狂的,毕竟这次紫娟的事让父亲元气大伤,这方子要是在平时固然入不了父亲的眼,但今日却是雪中送炭,会让父亲另眼相待的。

  她也知道父亲必然会别有用心地问追问一番她在司马府的事,而旭兮也会将所有的事实讲给父亲听,相信善于钻营的父亲定然会看到了一些契机,也会有了一些不可告人的想法,更会有着自己的算盘。

  她更知道父亲会虚情假意地问她的情况,那么这时旭兮就能水到渠成的把秦氏把她叫去的事情告诉父亲。

  父亲这么一个老奸巨滑的人必然会从所有的事中找出一些蛛丝马迹来,也定然会明白秦氏的险恶用心!

  所以她算准了天性凉薄的父亲平时不会管她的死活,可是今天却不会任她由着秦氏泼脏水!

  司马九!皇子皇孙,是当今圣上最喜欢的妃子所生,一直深得圣上的喜欢,父亲是绝对不会放过这棵参天大树的!父亲也不会让这棵大树被别人依靠着乘凉的!

  尤其是余巧儿!这个只不过是外来的投靠人,父亲怎么会让这唾手可得的荣华富贵被一个外姓人所得到呢?何况要是余巧儿真的攀上了司马九,那么秦氏在府里的身价更是水涨船高了,到时父亲就得更忌她三分!

  这种情形是父亲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看到的。

  所以父亲必然会来!

  杨大成大刀阔斧的走了进来,看来经过一夜的休养身体好了许多,他大步走到了秦氏的面前,行了个礼笑道:“母亲安好。”

  秦氏皮笑肉不笑地道:“成儿身体不好,怎么不在房里多休息休息?”

  “心里想着母亲,就过来请安了。”杨大成虽然在女色上是糊涂了点,但平时却是十分精明的,说话做事也让人抓不到一点的把柄。

  秦氏的脸皮颤了颤,堆起了假笑:“成儿倒是有心了。”

  这一番母慈子孝的情景要是看在人眼里还真是十分让人感动。

  只是晨兮却知道两人之间其实是貌合神离,各有算盘。

  杨大成这才好象才发现晨兮似的,柔声道:“兮儿也在这里给老夫人请安么?”

  还未等晨兮回答,杨大成皱了皱眉道:“听说你为了救继业差点淹死?怎么这么不懂事?你自己又不会水这不是给人添乱么?幸亏继业是救起来了,要不然你这罪过就大了,你让我怎么跟你二叔二婶交待?”

  晨兮扑通一下跪到了杨大成的面前,低声道:“女儿知错了,当时只是心急继业掉入水里,倒没想到自己会不会水,总想着杨家的兴旺还得靠杨家的儿郎,兮儿是个女儿身,能换得继业也是值得的。”

  杨大成的眉皱得更深了,斥道:“胡闹!咱们杨家的儿郎与女儿都是金贵的,快起来,这女孩子也不要动不动就跪,跪坏了身子骨就不好了。”

  晨兮露出感动之色道:“跪天跪地跪父母,兮儿给父亲下跪是天经地义的,女儿不觉为苦。”

  杨大成大为欣慰,笑道:“你有这份孝心我心领了,快起来吧。”

  随即对一边冷眼旁观的秦氏道:“您看兮儿多孝顺?母亲是不是也看着心疼?”

  秦氏强笑了笑,阴阳怪气道:“是挺孝顺的,成儿好福气。”

  这杨大成做出这么一出来,分明是给她看的!看是责怪晨兮不懂事不

  会水还救人,其实是夸晨兮是重感情的,又说晨兮带病请安这又是夸晨兮是孝顺的,这般又是重情孝顺的孩子,如果她还要责怪,那么就是她的不是了!

  而最后一句更是警告她晨兮是杨家的千金容不得人算计!

  哼,可是她都筹谋好的事,难道就由杨大成三言两语就打发得去的么?

  今日巧儿狼狈不堪的回来,这府里已然传出些闲话了,要是这闲话传出了府外,那巧儿还能嫁到好人家么?所以今天一定要找个背黑锅的,那么这个非晨兮莫属了!

  而且晨兮背这黑锅的话是一举二得的,一来替巧儿担了丑名声,二来晨兮的丑名传到了赵老太太的耳朵里,赵老太太还能把旭兮当成候爷的培养人么?自然是要另选他人了!这他人么一定非富文莫属了!

  要那时,富文就是小候爷了,而巧儿就是候爷的姐姐,这两人的未来还不是一片光明么?

  所以今天她是下定了决心要把这脏水泼到晨兮的身上。

  她正想着怎么把话题引到晨兮身上去,却听到杨大成对晨兮道:“你落水后受了惊吓,怎么不好好在床上躺着?我也知道你是孝顺的,要来老夫人身前尽孝。可是尽孝也得挑时间,你要是身体不好反而让老夫人担心不是么?要知道你可是老夫人的嫡亲长孙女,老夫人这整个院里最疼的就是你了。”

  他这话分明是说给秦氏听了,是提醒秦氏明白自己的身份,谁才是她真正的亲人,这余巧儿再亲也不过是外人,别做事做得太过份了。

  可是已经入了魔的秦氏哪还听得进去,在秦氏看来这整个府里唯有余巧儿和余富文才是她真正的亲人,是与她血脉相连的,她久在富贵中早就忘了自己的富贵来自何处了,现在的她只想着怎么才能给自己所疼爱的人争取到最大的利益!哪怕是伤了杨家的人也在所不惜!

  她笑意不达眼底道:“可不是,这府里就数晨兮最乖巧,我是疼她都来不及呢。”

  她这话只要传出去,晨兮马上就成为所有杨家子女的眼中钉了,尤其是如琳更不会放过晨兮了。

  晨兮冷冷地笑,没想到秦氏冥顽不灵,连这也要陷害也一番,非得把她逼到绝境去,不就是想让她不堪其扰作出一些不合时宜的举措让赵老太太寒心么?至于这样么?何况那真是个金饽饽么?

  杨大成听了眉慢慢舒展开来,也笑道:“我也知道母亲是最疼爱兮儿的,那兮儿快回去休息吧。”

  后面一句却是对晨兮说的。

  秦氏一听急道:“不行,晨兮还不能走。”

  杨大成面色一沉,他没想到他都说到这份上了秦氏还不依不饶的?难道是铁了心地要坏晨兮的名声么?这秦氏真是忘了自己的身份么?不知道她是靠谁得了这富贵的么?

  当下语气也不好了,沉声道:“母亲这是怎么了?您不是最疼爱兮儿的么?兮儿刚才受了惊吓现在最需要的是休息。”

  言下之意,你秦氏说疼晨兮都是假的么?

  谁知秦氏却并不在意地笑道:“我自然是疼晨兮的,所以今日之事必然要问个是非曲折,也还晨兮一个清白啊,不然咱们杨府的大小姐被人这般不明不白的冤枉了,那岂不是我这个当祖母的失职了?”

  晨兮低下头心里冷笑:你这个祖母够尽责了,尽责到想尽法子把自己的孙女身上泼脏水!

  杨大成听了更不悦了,哼道:“儿子这倒不懂了,兮儿传承于诗书世家林家,从小更是知书达礼,就刚才奋身下河救弟之举也能看得出兮儿时时刻刻以杨家的荣华为已任,平日更是孝顺有加,又有什么人这般糊涂敢冤枉兮儿呢?”

  他这话里话外是骂秦氏是个糊涂人。

  秦氏哪能听不出来,可是她今日是王八吃砰砣铁了心的,绝对不会放过晨兮了,于是假装听不出来笑道:“可不是?这世上就是有这么些糊涂的,可是我们也不能堵住悠悠众口不是么?我也相信咱们晨兮是清白的,既然如此我倒不怕问上一问,省得被人钻了空子不是?成儿你说呢?”

  她这话却是拿住了杨大成,意思是你要不肯追究此事,分明是怕这事是真的!

  杨大成这才没有办法,敛住了怒意,冷笑道:“那我就听听,我也要看看到底哪个丫环敢嚼舌头,不要命的败坏杨府小姐的声誉!”

  跪在地上的金儿四人顿时遍体生寒,畏缩着不敢出声。

  秦氏脸色一沉,杨大成竟然敢威胁金儿她们,那她事先交待的岂不是白交待了?

  但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只看这四个丫环是不是灵俐了,知道跟着谁才是前途光明的。

  于是她咳了咳后对四个丫环厉声道:“我来问你们,是不是你们回来说看到大小姐跟外男拉拉扯扯?”

  四个丫环顿时噤了声,不敢说一句话。

  这时杨大成淡淡道:“据实说就行了。”

  “是。”

  听到金儿说是,秦氏心头一喜,连忙对杨大成道:“成儿,看到没,她们说看到兮儿跟外男拉拉扯扯了。”

  金

  儿大急,她刚才是回答杨大成的话,并未承认大小姐与外男拉扯,怎么秦氏就张冠李戴的用上了?

  她焦急的神情杨大成看在了眼里,知道金儿是左右为难,可是秦氏已然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当面与秦氏争吵起来,当下只能默认了这眼前亏,对金儿她们寒声警告道:“想好了再说,别一失足而千古恨!”

  面对杨大成这般从千军万马里杀出来的威仪,金儿四个更是胆战心惊,汗不敢出。

  秦氏见杨大成吃了个暗亏,心下得意,更是打铁趁热道:“是不是那外男搂着大小姐不放手?”

  金儿与银儿她们互看了一眼,又偷偷地看着杨大成。

  杨大成面沉如水,眼如刀锋的看着她们,把她们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