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逼婚(2/2)

加入书签

得一跳,头低顿时低了下去。

  秦氏见状喝道:“你们看将军作什么?将军都说让你们实话实说了,这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你们难道还要扯谎骗将军不成?难道你们一个个不想活了么?”

  金儿银儿她们恨不得现在能晕过去,省得面对两面的威逼,秦氏这话问得太有技巧了,那外男确实是搂着大小姐不放,她们要是说没有,那就是说谎!可是她们要是说有,将军会以为她们不识抬举帮着秦氏跟他作对,到时她们真的没好果子吃了。

  一时间四人汗雨下。

  杨大成喝道:“说个实话这么难么?要想这么久?”

  这一声如惊雷乍响把四人吓得神魂颠倒,金儿惊叫了一声,脱口而出:“是。”

  秦氏更得意了,连笑容也更小人得志了:“是不是大小姐随着外男进了司马府?”

  四个丫环又是头皮一阵发麻,这老夫人不是逼着她们说大小姐追男人追入司马府么?她们要真说是了,估计将军现在就剥了她们的皮灭口了!

  这时秦氏厉声道:“是也不是?”

  四个丫环身体一抖,才低声道:“那男子先进了司马府,大小姐随后带着我们还有表小姐一起跟进去了。”

  秦氏冷笑道:“那不就是大小姐跟着外男一起进去了么?你们不过是她的幌子而已!你们这些死丫头,尽会捡不得罪人的话说,真是皮痒了!”

  四个丫环头更低了。

  杨大成抿了口茶,淡淡道:“母亲的联想还真丰富,按您这么说,这府里天天进出这么多的来拜访儿子的武将,还有这么多来探望母亲的夫人,难道后面来的夫人都是追着前面的武将来的么?难道她们身边的丫环婆子都是掩人耳目的么?这要传了出去恐怕会引起所有夫人的愤怒吧?要是知道这是母亲的理论,恐怕儿子都保不住母亲了。”

  秦氏得意的笑顿时凝在那里,说是也不是,不是也不是!

  晨兮低着头,要不是不合时宜,她差点就笑出声来:一直以来她的这个父亲对秦氏都是睁一眼闭一眼,只要不涉及他的利益,他都是在外人面前作出孝子的模样,而秦氏也很知趣的从来不侵犯到父亲的利益,所以他们一直是相安无事的。可是没有想到,今天她只放出了一点的风声,就引得父亲出动了,更是让她第一次看到父亲顶撞秦氏的场面,不得不说这让她有大快人心的感觉。无论他们谁跟谁斗,对她来说都是狗咬狗,她很愿意当这个旁观者!不过她看戏可以,关键时候还得帮着杨大成,毕竟父亲才是她目前的依仗,这整个府里她唯一能依靠的只有父亲了,以她现在的能力,她只能借他人的势来保护自己,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而这个人只有她这个自私凉薄的父亲!只要捏准了这个父亲的七寸,那么父亲是能为她谋算的!

  秦氏只是稍微尴尬了一下,又故态重萌了,她已然走火入魔了,只要为了余巧儿的未来她不惜一切的,何况她知道无论她怎么做,杨大成是绝对不会冒着天下之大不韪忤逆她的!

  于是她又瞪眼金儿她们问道:“然后是不是大小姐与那外男一起进了二门,而表小姐却一个和你们五个丫环在外面候着?”

  事到如今金儿她们也不作他想了,因为不管她们怎么说都会得罪一边,而得罪哪一边都是不她们能得罪得起的,于是眼睛一闭,牙一咬,实话实说道:“先是奴婢们不知道那外男也在二门的,只到不久那外男从二门出来,才知道那外男也是在二门的,不过大小姐是方管家引进去的,去见司马神医的,见没见到这个外男奴婢们在外面就不知道了。”

  秦氏哼道:“那外男都从二门走出来了,还不是跟大小姐私会了么?”

  四个丫环不敢说话,胆怯的看向了杨大成。

  杨大成冷笑道:“母亲您这是要还兮儿清白呢?还是要逼良为娼呢?怎么儿子听着不象是为了兮儿着想,反倒是要把脏水往兮儿身上泼似的?母亲难道不知道进入司马府里的人非富即贵,您不爱惜自个的孙女没关系,要是得罪的贵人,就连儿子都没法保住您了,所以母亲您问话时还是请三思为好!”

  秦氏脸色一变,也不客气地道:“成儿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教训我不成?我怎么不是为了晨兮好了?这是非曲折当然得问个清楚问个明白,我这是威逼利诱让这些丫头说出实话,这只

  是一种手段而已,成儿怎么能误会我呢?你也知道这些个奴婢们自个儿不顶事不说,反而时常挑唆着主子做些不着调的事,而出了事第一个却是摘清了自己,我当然是另辟蹊径来问个清楚,问个明白,这也是为了咱们杨府作打算,我又有什么错了?”

  杨大成讥嘲一笑:“儿子就怕您这般问法,没问出个究竟来,反而把白的说成的黑的,把黑的说成了白的”

  秦氏脸色顿时黑了下来,对杨大成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怀疑我一个长辈有意要抹黑小辈不成?”

  杨大成不卑不亢道:“这个母亲当然不会,母亲自然知道这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吧?这杨家要想兴旺发达不止是靠儿郎们英勇多才,也有少不了杨家女子的功劳!言尽于此,孩儿还有些事要办,母亲您看着办吧!”

  说完草草地行了个礼,甩袖而去。

  秦氏看着杨大成越走越远的背影,身体气得发抖,这杨大成还从来没有这般对她说话过,这简直太伤她的面子了!

  不是自己的肉就是不贴心,待他再好也是白眼狼!

  秦氏的眼里射出怨毒的恨意。

  这时杨嬷嬷轻轻地拉了拉她的袖子,秦氏这才回过神来,冷冷地扫过了晨兮,对着金儿她们怒哼了一声,道:“我有些累了,先去休息一会,晨兮,你就在这里好好想想,今日可有什么不对之处。”

  晨兮点了点头道:“是。”

  秦氏这才领着杨嬷嬷进了后屋,到了后屋,她越想越气,拿起了水杯狠狠地砸在了地上,怒道:“你可瞧到了?这白眼狼就是白眼狼亏我含辛茹苦的把他养大,你看看他对我的是什么态度?”

  杨嬷嬷陪着笑安慰道:“老夫人您消消气,千万别把这放在心上。将军也是一时糊涂,平日里将军还是很尊敬你的!”

  “平日里?”秦氏讥嘲的勾了勾唇道:“那都是做戏给别人看的!我能没感觉?这不是亲生的就是不一样,要是我自己生了儿子何至于受这等气?”

  巧儿难过道:“外祖母,都是巧儿不好,连累外祖母生气了,您别生气了,这事就算了吧。”

  听了巧儿这么懂事的话,秦氏心头一疼,对杨嬷嬷道:“你瞧瞧,你瞧瞧,这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生的就是不一样,知道心疼我!”

  说完搂着余巧儿道:“你越是这么懂事,却更让外祖母下了决心了,外祖母怎么也不能让你比杨家的这些小姐还过得差!非但不比她们差,还得比她们更好!”

  杨嬷嬷有些埋怨的看了眼余巧儿,这表小姐哪是劝老夫人的?分明是给老夫人火上浇油来着!逼着老夫人为她筹谋!

  唉,亏老夫人待她这般好,她却只知道利用老夫人!只希望将来她能感念着老夫人的好,对老夫人孝顺才是。

  可是现在老夫人正在气头上,她要替晨兮说些话也不行!倒不是她可怜杨晨兮,她很明白谁才是她的主子,就是因为她知道秦氏才是她的主子,她才不能让秦氏这般错下去,这将军府里还是将军说得算的,将军临走时说得这般明白了,连狠话都挌下了,老夫人要是再一条道走到底,恐怕会激怒将军,到那时吃亏的还是老夫人了!

  解铃人还需系铃人,杨嬷嬷看了眼余巧儿心头一动道:“表小姐,您快劝劝老夫人吧,您也知道老夫人不是将军的亲生母亲,要是为了这事引起了母子的隔阂,那么将军因着老夫人是长辈嘴里不会说什么,恐怕会牵怒地旁人身上,到那时大家就过得又不安生了。”

  余巧儿也是个聪明人,这杨嬷嬷分明是点醒她,杨大成不能拿老夫人怎么样,可是要拿捏她一个外来的人还是很轻松的。

  当下她心头一凛,她只想着给自己谋个好姻缘,博个好前程,只想着依靠了外祖母就能万事大吉,却忘了外祖母不是大舅舅的亲生母亲!

  秦氏听了不乐意道:“有什么的?难道他还敢跟巧儿发火不成?要是他敢对我的巧儿不利,我跟他拼命!”

  杨嬷嬷听了更是愁眉不展了。

  余巧儿听了也吓了一跳,要是真到这地步,传到外面固然有人会说大舅舅不孝,但更多的矛头会指向她,到那时她就是那罪魁祸首,成了过街了老鼠人人喊打了。

  于是连忙道:“外祖母,您对巧儿的一片爱护之心巧儿是这辈子无以为报了,可是咱们这次不是为了跟大舅舅置气的,是为了给巧儿博个好前程的,所以外祖母您千万不能意气用事啊,要是你气出个好歹来,您让巧儿怎么活啊?”

  秦氏听了泪如雨下抱紧了余巧儿道:“我的心肝啊,怎么你就这么命苦啊?先是颠沛流离,好不容易才安定下来,又过得是战战兢兢,这让外祖母怎么不心疼呢?”

  余巧儿扑在了秦氏的怀里哭道:“外祖母,这都是巧儿的命啊,巧儿只愿意从此陪着外祖母,服侍外祖母一辈子。”

  杨嬷嬷暗中撇了撇嘴,这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表小姐就算是不得以放弃时,还想着给自己留条后路,三言两语又把话题引到了她的终身上去了,看来老夫人又得上当了

  唉,没想到老夫人聪明一世竟然糊涂一时,竟然被这么个人给牵着鼻子走!

  要说余巧儿在司马府里的事她也问过金儿她们,早就听得是一清二楚,偏生这余巧儿颠倒黑白把老夫人哄得相信了,而且老夫人更是一不做二不休,非得添油加醋的想坏了大小姐的名声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说来这一切全是因为表小姐而起的。

  这表小姐真让她不喜欢!不过不喜欢归不喜欢,她为了老夫人还是得为表小姐出主意的。

  于是她低声道:“老夫人,如今硬要把这脏水往大小姐身上泼却是不行的,不如让大小姐将功补过如何?”

  秦氏一愣道:“怎么将功补过?”

  杨嬷嬷道:“您刚才也听到将军说了进入司马府里的定然是非富即贵的,而且听金儿与银儿那几个小蹄子说那黑衣公子也是玉树临风,相貌英俊,那气度更是看之就有臣服的感觉,奴婢想着会不会是京城的哪个极贵之人?”

  秦氏眼睛登时一亮,压低声音道:“你是说…。”

  杨嬷嬷点头道:“极有可能!您想能自由出入司马府如履平地之人,又生得这般龙彰凤姿能是普通人么?”

  秦氏大喜道:“要是攀上了这人那咱们巧儿岂不是从此富贵荣华一步登天了?说不定要是…哈哈哈…”

  秦氏想着想着不禁大笑了起来。

  余巧儿也又惊又喜,她本来就是爱上了黑衣公子的相貌,更是倾心于黑衣公子的风仪,现在听秦氏与杨嬷嬷的口气,这黑衣公子不但是富贵中人,而且还是贵不可言之人,那…。

  这时她快兴奋的晕过去了,她甚至忘记了黑衣公子对她不屑一顾,无情取笑她的情景,满脑子都是黑衣公子的身影,更是被富贵迷了眼!

  秦氏一把抓住了余巧儿的手道:“巧儿你可愿意?可愿意嫁给那个公子?”

  余巧儿脸露羞色,期期艾艾道:“外祖母…哪有这么问人家的?”

  杨嬷嬷也在一边笑着,眼底却全是鄙夷:装什么装?要是真害羞也不会在司马府里就扑到人外男怀里去了,还丢了这么大的一个人回来!害得老夫人拼命帮着擦屁股!

  只要心里喜欢看什么都是好的,秦氏就是这样的人,她是就忘了余巧儿丢人的事,只是笑道:“有什么可害羞的,你马上就要及笄了,外祖母当然要替你筹划了。这一般的人还真配不上我家的巧儿,要配得上的只有那龙子龙孙了!”

  巧儿听了惊喜莫名,看来她没有理解错,那个黑衣公子真是位皇子了!怪不得这般的贵气!这般的俊美!

  她心中是千情万愿的,可是脸上却作出羞怯状道:“瞧外祖母说的,在您的眼里巧儿就是个宝,可是在外人眼里却未必如此呢!”

  秦氏脸一板道:“谁说的?谁敢轻视于你?我的巧儿这般美貌,就跟你娘长得一样,我的巧儿这般懂事,比杨家哪个小姐都强上百倍,我的巧儿这般孝顺,这是天下最让人称道的美德!要是这些都看不上,那我倒要问问那些个男子要娶什么样的人了!”

  余巧儿听了秦氏的话,心里比蜜还甜,可是想到黑衣公子的冷漠心不禁又凉了下来,皱眉道:“外祖母,那黑衣公子一看就是非同常人,又怎么会肯娶巧儿呢?”

  “哼,这好办,既然这事出在了晨兮身上,就着晨兮去办吧!”

  “啊?”余巧儿张了张嘴道:“表妹自己还是个小孩子如何办得成?”

  秦氏勾了勾唇道:“你这孩子就是实成,虽然你是千般好万般好,可那公子不知道啊,如果我们当长辈的贸然去说项去,一来没得让他看轻了去,二来万一他拒绝这伤不伤我的脸倒是其次,关键是传出去影响你的名声。所以最好的就是让晨兮去说项,成了最好,不成影响的也不是你的声名,最多传出去也是晨兮不知廉耻的勾引那公子而已。”

  她到这会还不忘算计晨兮。

  余巧儿心中暗喜,脸上却现出了不忍之色道:“万一不成不是苦了表妹了么?”

  秦氏慈爱地看了眼余巧儿叹道:“你啊就是太心善了些,什么事都为他人着想,你什么时候能为自己想想?唉,真是让我操心啊!”

  余巧儿低着头道:“对不起,外祖母,是巧儿没用让外祖母操心了。”

  见余巧儿这般柔顺,秦氏又叹了口气道:“也不能怪你,怎么说心善也是美德,也罢,好在我身体康健,就让我以后慢慢教你吧。”

  余巧儿眼一闪道:“是。”

  秦氏这才满意地对杨嬷嬷道:“如此咱们出去找晨兮说说去。”

  杨嬷嬷这才放下心来笑了笑。

  突然余巧儿自言自语道:“要是那公子也看上表妹就好了,这样我与表妹将来也有个照应!”

  秦氏脚下一顿,眼中一冷,笑得阴寒:“你这话倒提醒我了,虽然你千好万好,但却始终差了些身份,如果赵老太太那边筹谋不成,那么还真得让晨兮当你的跳板,让你跳入龙门去才行!”

  余巧儿张大了嘴,一脸

  的不解。

  秦氏爱怜地抚了抚她的脸道:“这个你不用明白了,将来我会教会你的,对了,你就呆在屋里,省得一会说话间尴尬。”

  说完在杨嬷嬷的搀扶下走了出去。

  余巧儿待秦氏走出了门,眼中才闪过一道笑意。她自知身份低微,要想嫁给那公子是想也不要想的事,但是杨晨兮却不同,身为将门虎女,那男子为了拉拢舅舅也会愿意的,只要晨兮在外祖母的威逼下同意去说服那黑衣公子,那么她就可以跟着晨兮一起嫁给那黑衣公子。

  至于嫁进去后,外祖母自然有手段让自己明正言顺了。

  这一刻她笑得得意非常。

  ------题外话------

  她前世被至亲挚爱亲手送上手术台,“失心”而死。眼睛一闭一睁之间,灵魂转换。当重生的她面对他他他他的时候,会发生什么?

  谪仙杀手,为她放下“屠刀”拿上菜刀。下的厨房,入得厅堂。

  一国国师,为她摘下温柔假面,为她争风吃醋,霸气四方。宠她上天。

  神秘庄主,为她暴露身份,霸气相拥,男扮女装,只为近身追妻。

  传奇摄政王,为她化为绕指柔,不惜牺牲色相,只求在她身边,不计“名分”。

  是谁让她瞬间白发?是谁让她敞开心扉?是谁宠她上天入地?是谁让她重拾爱情?

  请关注:info狼贪虎视,娘子跟我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