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嫡女给庶女铺路(1/2)

加入书签

  “示弱?”春儿不解的看了眼晨兮笑道:“小姐这话春儿不爱听了,春儿虽然人不机灵,嘴也笨些,可是丫环的脸面代表的是小姐,难道奴婢要长了他人的志气灭了自个的威风么?”

  “傻丫头,退一步海阔天空,威风不威风又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何况真正强大的是内心,而不是表面。你可懂?”

  “真正强大的是内心?”春儿似懂非懂的咀嚼着这话,良久她才展颜一笑道:“奴婢懂了,小姐放心,奴婢不会给小姐惹事,不过有人敢惹奴婢,奴婢就暗箭伤人。”

  晨兮微微一愣,遂无可奈何的笑了笑,抬手给了春儿一个爆栗,啐道:“就你这个小样还暗箭伤人?”

  “嘿嘿。小姐莫要小瞧了奴婢去,不是说近墨者黑,近朱者赤么?奴婢随着小姐这么久,虽然蠢笨学不会什么,但不至于傻到真的什么都不会!”

  这话…。

  晨兮听了扑哧一笑,瞪了眼春儿斥道:“春儿,哪有你这么说话的?你这是夸小姐还是骂小姐呢?难道你什么暗箭伤人就是跟小姐学的么?”

  “呃…”春儿也呆了,半晌,才嗫嚅道:“小姐您这话说的,有意歪曲奴婢说的话,这不是存心难为奴婢么?”

  “嘿嘿,这倒怪起小姐我来。”

  “奴婢不敢。”春儿连忙伸了伸舌头作了个俏皮的样子,惹得晨兮禁不住的笑了。

  以往春儿是绝不敢这般与她调笑的,想来是昨儿个睡在一室后,与春儿感觉亲近了,才勾起了春儿未泯的童心。

  “快帮我梳洗吧。”她柔柔的说了句,春儿连忙闭上了嘴,忙了开来。

  晨兮尚未及笄,所以并没有什么特别烦复的发型,只不过编几个小髻,辅以几条色彩鲜艳的丝带装点一下而已。

  “小姐,一会去夫人那里,带上夫人给小姐的玉芙蓉吧。”

  说完春儿自作主张将几朵小小的玉芙蓉嵌在了她的发间,放好后,眼中含着兴奋道:“小姐眼见着越长越漂亮了,虽然还未及笄,已然有了大儒风范,真真是腹有诗书气自华,这是什么人也学不来的。”

  春儿这话是有出处的,别看二小姐如琳天天颐指气使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嫡小姐,可是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却是时时刻刻处处都在模仿晨兮,可是暴发户就是暴发户,没有千年儒家传承的血脉,没有十几年的书诗传达,又怎么可能学得其中三味呢?只不过是画虎不成反类犬而已。

  晨兮冰雪聪明又怎么能听不出她语中之意呢,她淡淡地笑了笑。

  只这一笑却又让春儿惊艳了,赞道:“小姐,这天天都是奴婢给小姐挽的发,怎么从来没有今日这般觉得小姐美呢?”

  “噢,我怎生美了?”

  镜中的晨兮挑了挑眉,只这一挑却见了风流,那一转眼间的韵味连春兰秋菊也自叹不如,生生的傲了雪压了梅。

  “小姐明明是未曾及笄,却有了女子的风华,尤其是眼睛之中仿佛有了许多的故事,让人欲一探究竟。”

  晨兮叹了口气,春儿终究是日日相伴的人,只这一点竟然亦被春儿看出来了,她两世为人,从骨子里,血液里自然会透出更多的东西,这还是她藏着掖着,否则莫说是春儿,就算是个瞎子也会感觉到的。

  前世她为太子妃位近三年,身在其位必谋其职,长年下来,积威深重,已然根深蒂固,植了骨入了血已!

  见晨兮不说话,春儿也知趣的不再多言,快速侍候晨兮梳洗完毕。

  不一会,几个二等丫环端着早餐鱼贯而入。

  待早餐布置好后,二等丫环富儿拿起了筷子准备给晨兮布食。

  晨兮轻道:“此处没有你们的事了,你们先下去吧。”

  拿筷子的手微微一顿,富儿张口结舌的看着晨兮。

  “怎么?我说的话竟然没有用了么?”

  听到晨兮冷冷的声音,富儿吓了一跳,连忙将筷子放在筷架上,低头福了福,委曲的走了出去。

  春儿有些不知所措,只觉今日小姐十分怪异,一早发落了两个丫环…。

  心想也许是小姐昨夜没有睡安稳,所以心情不是太好。

  其实晨兮是见了她们心烦,前世这几个丫环她带到了兮园,可是就在她最危急的时刻,她们却一个都未站出来保护她,可叹她对她们还那么亲近照顾,原来这些人都是白眼狼。

  突然间她觉得外祖传承下来的东西似乎有些偏颇,难道对于狼子之人也要以礼相待么?

  不,她不愿意!

  晨兮的吃相是极其优雅的,儒家本来就重礼仪,何况她外祖家是世代大儒,更是门生天下,一切更是以身作责,处处严以律已。

  她轻轻的咀嚼着,几不闻一丝的声音,吃得慢条斯理。

  看她吃饭就是一种享受,当然这仅限于她院里的人还有母亲院里的人这么认为

  就连她父亲都对此不以为然!

  因为她父亲杨大成,杨大将军却是马上得功名的人,又怎么会注重这些呢

  别说是不注重,甚至是厌恶的。

  甚至她母亲,亦是不得他喜欢的,否则又怎么有宠妾灭妻之说?好在二姨娘还是自重身份的,虽然把持着杨家,却对母亲十分敬重,甚至对杨晨兮及她的幼弟都是十分宽厚。

  宽厚?

  晨兮突然眼眯了眯,将眼底的冷芒尽数敛于暗处。要不是重生了,她怎么知道一向乖巧的如琳会是一个丧心病狂要坏她贞洁的恶妇?由此及母,二姨娘又怎么会好?定然是假装的慈善!

  否则这将军府里怎么会只知道有二夫人不知道尚有大夫人?!现在她知道了,二姨娘定然全是装的,那么她就要揭开二姨娘虚伪的面孔!

  只不过一下弄死了二姨娘似乎太便宜她了,所以一定要二姨娘眼睁睁地看着她的权力慢慢消失,她的宠爱渐渐消逝,而她最疼的一双儿女个个不得善终!

  庶长子!杨家真是好有规矩!

  晨兮低下头掩住满目冰冷,将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