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将计就计(1/2)

加入书签

  花园中

  陈菇突然感到了一阵内急,拉了一个丫环问了如厕的地方,急匆匆地进去待解决后才如释重负的吁了一口气。

  她刚准备出去净手,却看到两个丫环鬼鬼祟祟的走了进来,心头一动,又退回了净房。

  这时只听一个丫环压低声音道:“这是药,放在她茶里就行了。”

  另一个丫环迟疑道:“这是什么药?会不会出人命?”

  “怎么可能出人命?要是在几位皇子眼皮底下出人命,你以为咱们主子就能独善其身?放心吧,主子不会做这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事,这只是普通的药,吃了会让人兴奋起来,胡言乱语而已。”

  “可是我还是很害怕,要是查到了我头上,那我不死定了?”

  “你傻啊?这么多人怎么可能查到你头上?难道还要把所小姐的身上都搜一遍么?”

  “可是万一查到我头上呢?”

  先前的丫环不耐烦地斥责道:“没有万一!这府里这么多的人,谁知道谁放的?”

  那丫环似乎还在担心,这时先前的丫环冷冷道:“药就放你手上,你要做就做,你要不做你知道后果的,言尽于此,你好好想想吧。”

  说完那个丫环顾自走了。另一个丫环迟疑了一会,才仿佛下定决心般自言自语道:“反正这么多的人谁知道是我做的?只要不出人命,还不是大事化小小事人无了?”

  随着细碎的脚步声,那丫环也走远了。

  陈菇躲在后面,直到听不到丫环的脚步声后,才慢慢地转了出来,看着丫环消失的地方若有所思:今天真是龙蛇混杂,也是多事之秋,不知道这两个丫环又要害哪家的小姐了…。唉,这大宅之间真是龌龊多啊!算了,反正不关她的事,呆会她惊醒些,免得受到殃及。

  想了想,她摇了摇头,在干净的盆中洗了洗手,然后准备出去,余光一瞥间见到地上躺着一个白色的纸包。

  心头一跳,眼微缩了起来,四处打量了一番,见周围没有一个人,她忙不迭的捡了起来,打开一看竟然是一些不知名的粉末。

  那两个丫环的话在她的脑海中回放,这一定是那害人的药粉,却没想到被那粗心的丫环给落在这里了。

  心中微微一惊,她迅速包好了纸包,然后如被蛇咬般急速扔在了地上,快步往外走去。

  先前几步她几乎是用逃的,生怕那个丫环回来找药包发现了她,可是才走了数步,脑中闪过一道邪念,脚下越走越慢,直到走出了十几步,竟然停了下来,似乎在做激烈的挣扎…。

  她左顾右盼了看了看后,快速地冲回了净房,闪电般捡起了纸包塞入了怀里就转身离去。

  脚下更是毫不停留,生怕被人看见。

  直到她走得无影无踪,从假山后面悠悠地转了出来三个人来,那领头之人郝然就是如琳,而身后跟着的竟然就是刚才的两个丫环,她的贴身丫环,富儿,贵儿。

  富儿轻笑道:“小姐您真是神机妙算,陈小姐果然拿了那包药!”

  如琳抿了抿嘴,阴恻恻地笑了笑。

  贵儿不解道:“小姐,您怎么知道陈小姐一定会拿这个药呢?而且一定会给大小姐用呢?要是她不拿怎么办?”

  如琳冷笑道:“我当然算定她会拿这个药的,而且一定会给杨晨兮这个贱人用的!这有眼睛的人都看出来九皇子对杨晨兮的与众不同,她陈菇会看不出来?这陈菇正当是思春的年纪,又是庶女的身份,更是急于想摆脱眼下的状况,心里更会做着麻雀变凤凰的美梦,她能不嫉妒杨晨兮么?能不想要杨晨兮好看么?”

  “可是大小姐刚才还帮过她呢,她就这么忘恩负义么?”

  “帮?扶了一把就是帮么?象陈菇这种女人我见多了,就算是救了她的命,在利益面前她也会把救命恩人推出去挡刀的,别说只是扶了一把,这扶一把能抵得上一辈子的荣华么?”

  “没想到陈小姐是这种人,真是太可怕了。”

  “哼,这种人才好,才能被我们利用!”

  “可是为什么一定要这个陈菇去做这件事?”

  “就是因为咱们的杨大小姐帮助过她,所以只有她出手才能让我亲爱的姐姐不起防范之心。”

  贵儿露出了敬佩的眼神:“二小姐真是女中诸葛,神机妙算啊!”

  如琳骄傲的扬了扬头:“哼,这种小事对于本小姐来说不过小试牛刀而已,对了,那药没问题吧?别枉费了我一番算计!”

  “放心吧,二小姐,是奴婢亲自去买的,春香院的老鸨说了吃了这药就算是烈女也能变成荡妇。”

  “呵呵。”如琳稚嫩的脸上浮现了一抹不属于她这个年纪的阴狠:“走吧,我们快去宴会,免得看不着热闹了。”

  “是,二小姐。”

  “嘿嘿…。嘶…。”如琳笑得得意,却不小心牵动了脸上的痛处。

  “小姐,怎么了?”

  “没什么!”如琳眼中闪烁着阴鸷的冷意,手抚上了被杨大成打了那半边

  脸,恨道:“杨晨兮,今天就是你身败名裂的时候!”

  只到她们走后,树上树叶微动,只听一男子道:“首领要不要告诉主子?”

  “嗯。”

  随即一阵风过,树影摇曳,树上却空无一人,仿佛一切皆是幻象。

  宴会厅中,宾主落座,各有丫环给几位皇子递上香茗,一个丫环凑到司马九的耳边说了几句,他的眼中一闪而过厉色,随即又笑如风流邪魅,一语双关道:“杨大将军,本王迫不及待想看好戏了。”

  杨大成不疑有他应和地笑道:“今天请来的各家千金确实都有些才艺,还望能入得了九皇子的眼。”

  “一定入得了,哈哈哈…”司马九意有所指的大笑起来。

  杨大成不明所以的也跟着笑。

  司马琳一如既往的温和如玉,淡淡如风,唇间的笑却显得有些凉薄。

  唯有司马十六因为带着面具看不出任何表情,可是在他身边的人却感觉到他明显的冷意。

  司马九斜着眼看向了他:“十六叔,你这般板着个脸可会吓着这里的千金小姐的。哈哈哈…”

  言语间不屑之意表露无疑,众千金看看向司马十六的眉眼中透着鄙夷:这九皇子分明是讥嘲十六王爷,试想十六王爷戴着面具,谁知道他是不是板着脸?又怎么能吓坏了千金小姐?再说了,就这面具就够吓人的,这板着脸还能吓人到哪里去?

  不过有些知情的却想以深一层了,听说十六王他是毁了容的,难道说这脸比面具都可怕?要是这样的话,那脸该成什么样了?

  一时间又惊惧起来,看向司马十六的眼神中有鄙夷有讥嘲却有更多的恐惧,如避蛇蝎。

  司马九见之大笑起来。

  而司马十六却巍然不动,仿佛未听到般,司马九笑着笑着倒没了意思,眼底愈加的清冷了。

  杨大成连忙打岔道:“不知道九皇子喜欢先听琴呢还是先观舞?”

  “随便,本皇子对于美人向来宽容,只要是美人表演,本王都爱看,本王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人,可不象十六叔对女人不感兴趣,十六叔,你说是不是?”

  司马十六面无表情,也是,就算有表情也看不见。问题是这般毫无反应让司马九很生气,这算不算是无声的蔑视?

  “哼!”司马九从鼻中喷出一股怒意,回首对杨大成怒道:“还不快摆宴?本王饿了!”

  “是,末将这就安排。”

  杨大成连忙应了声,拍了拍手,随即一道道美食鲜贯而入。

  杨大成举起了酒杯对着几位王爷道:“末将敬各位王爷一杯,末将先干为敬。”

  司马九皮笑肉不笑道:“杨大将军倒是一个会省事的人,这连敬酒也放一起敬,真够省事的。”

  杨大成一僵,心中苦笑,都说这九皇子是被皇太后宠坏的,现在看来果然如此,先是一路对司马十六冷嘲热讽,又对四皇子不屑一顾,现在又要拿他的错处了!

  不就是不满意他一起敬酒了么,就说出这番话来!可是他就是为了避免麻烦才这样做的好么?

  按理说这酒该先敬司马十六,因为从辈份上来说司马十六是最大的,然后再是司马琳,最后是司马九,可是从实力上来讲,却正好是调个个,所以他想着左右为难,干脆一起敬酒这样谁也不得罪算了。

  偏不想九皇子不依不饶的,一定要他单独敬,这不是要他老命么?他无论先敬哪个都会得罪另外两个,一时间他汗如雨下,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时四皇子司马琳温润一笑道:“九弟说得有理,这一杯一杯敬也麻烦,不如这样吧,杨大将军连饮三杯,我们各自干了,九弟你看如何?”

  杨大成大喜,不等司马九说话,连忙又斟一杯满后一饮而尽,饮尽后又倒一杯,又急忙一干而尽,这三杯喝得是急不可待,连脸都红了。

  司马九斜眼睨着,邪魅的勾了勾唇,扑嗤轻笑似讥似嘲:“杨大将军喝得这般急,倒似从来没喝过酒般,要是传了出去,还以为我们大辰国少了你的酒呢。”

  杨大成陪着笑道:“九皇子玩笑了。这跟三位王爷一起喝酒的殊荣确是让末将激动万分。”

  “嘿嘿,你倒是个会说话的。”

  司马九说完后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赞了声:“这酒不错。”

  见司马九这么说,杨大成的心一下放了下去,知道这个活祖宗算是不计较谁先谁后了,连忙道:“吃菜吃菜,小地方手艺不精,还望几位王爷海涵。”

  司马琳笑道:“杨大将军过谦了,这菜式精美让人赏心悦目。”

  杨大成自然高兴,正要谦虚一番时,却听司马九阴阳怪气道:“四皇兄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么?这菜还能比得上宫里的么?”

  杨大成吓得一个踉跄,差点把手中的杯子掉在地上,这话传出去非杀头不可,想他一个小小的将军府里的菜也敢跟皇宫里比?这皇上就算不追究他别样的心思,也得追究他的穷凶豪奢啊!

  司马琳的眼中浮现一抹薄怒,沉声

  道:“九弟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菜比皇宫里好了?我只是说比较精美而已!”

  “你没说么?”司马九露出一副疑惑的样子,待看到杨大成战战兢兢汗不敢出的模样,悠悠一笑起来:“想是本王听错了,好吧,本王自罚一杯,给杨将军陪罪。”

  “不敢,不敢。”杨大成连忙举起杯子道:“末将该罚,末将该罚。”

  说完一饮而尽。

  司马九倒放下了杯子,笑得有些邪气:“杨将军这是什么意思?说自己该罚,这是说你承认你府里的菜比皇宫还精美么?”

  随即对司马琳道:“四皇兄,你可看到了,这杨大将军自已也承认你刚才说的话,说这菜比宫里都精美了,要不也不能陪罪是不是?”

  司马琳眉皱了皱,心中恼恨,这司马九分明是有意的,利用杨大成陪酒的举止张冠李戴坐实了这罪名,其目的就是为了打击他,并离间他与杨大成的关系。

  眼下见越描越黑,他一惯是君子之风,谦谦良和,跟司马九这般没脸没皮的无赖斗这嘴皮子真是吃亏的很!忍一时之气搏日后万里晴空,算了,不要跟司马九纠结于这一时之争了。

  遂拿起了酒杯对司马九道:“如此是本王失言,这杯水酒给九弟陪礼。”

  说完一饮而尽。

  司马九的脸一黑,心中对司马琳更是忌惮了,这都能忍!平日真是小看了他!遂黑着脸玩弄着手中的杯子。

  杨大成感激地看了眼司马琳,心想:这个四皇子果然是温得之人,而且能为了他而向司马九低头,无论是胸襟还是求才若渴的心思都是上上之乘,只是这司马九阴晴不定,看似无事取闹,但凭着他的感觉也是一个深藏不露的人,一时间对于两人又难以取舍了。

  这时司马九略略含讥的声音传到他的耳中:“杨大将军,看你这般左右为难的样子,可是遇到了什么不能解决的困难了?都说是三个臭皮匠抵一个诸葛亮,不如说出来,让我们几个替你参谋参谋?”

  杨大成心头一惊,猛得抬头对上了司马九仿佛看穿人心的眼神,全身一冷,连忙道:“多谢九皇子关爱了,末将只是想着一会吃完了,带几位王爷去哪里耍耍。”

  司马九一语双关的讥道:“你倒是未雨绸缪,这饭还没吃就想着将来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