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接二连三的变故(1/2)

加入书签

  众人都惊了一惊,都转头看了过去,只见来人五十岁上下的年纪,一身锦缎繁花诰命服,头戴珠冠玉镶金,相貌端正贵气,眉眼之间更是处处透着典雅高洁,尤其是走起路来步步皆规矩,连摆手的动作标准不已,估计用尺子量不会差出一分一毫去。00小说

  杨大成见了一惊,连忙迎了上去,口中道:“岳母,小婿有礼了。”

  来人正是林氏的母亲林夫人!

  林夫人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只问一句:“我的外甥女被人冤枉了,你怎么看?”

  杨大成顿时羞得满面通红。

  “哼。”林夫人冷笑一声,理都不理他,抬脚就向几位王爷走去。

  待到了几位王爷面前,由四个丫环搀着,颤巍巍地跪了下去:“臣妇拜见十六王爷。”

  “林夫人快请起。”司马十六作了个起手式。

  林夫人又由着丫环搀了起来,又十分正规的对着司马琳拜了下去,司马琳连忙扶住了她道:“林夫人切莫多礼。”

  “礼不可废!”

  林夫人坚持的跪了下去,司马琳不得已受了这个礼,然后又还了个礼。要知道这林夫人是有诰命在身的,而且林厚泽还曾是帝师,司马琳可不敢受这礼。

  林氏含笑受了。

  随后走到了司马九的面前,也一模一样的行了个礼,司马九也当然还了礼。

  杨大成眼一闪,心中不得不承认,这就是差距,刚才他还为行礼先后绞尽脑汁,可是人家林夫人就是按着辈份来,几个王爷根本不生气,连司马九还十分有礼的还了礼!

  这时几个人一番寒喧后各自坐了下来。

  林氏坐定后跟司马琳司马九说了几句,然后看向了秦氏,笑道:“平日多亏你照顾小女和兮丫头了,总想着要来看看你表示感谢一番,只是我这一直不得空倒让咱们两家疏远了,还望老夫人不要见怪才是。”

  秦氏脸皮一燥,这可不是说什么客气话,而是指责她薄待了林氏和晨兮了。

  好在她也是擅长应酬之人,当下只作没听懂,却笑道:“瞧亲家母说的,婉儿也是杨家的媳妇,照顾她是份所应当的。晨兮更是杨家的孙女,说来让林夫人费心才是我们杨家的失礼呢。”

  言下之意是林氏与杨晨兮都是杨家的人,我们怎么待她们你管得着么?

  林夫人眼中一冷,脸上却笑得更轻柔:“是啊,按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可偏生我们老爷啊在家时就最疼这个女儿,现在所有的孙子辈里又最疼兮丫头,总唠叨着哪天面圣时也带她们去见见世面,我就说老爷这是爱女成痴了,哪有面圣还带着女儿外孙女去的?这不是徒惹人笑话么?”

  秦氏脸一僵,林夫人这是警告她呢,如果她敢不善待林氏与晨兮,林老爷就会到圣上那里给她上眼药!

  她秦氏可以不怕林夫人,也可以不怕林厚泽,可是怕圣上啊!当下按捺住满心的怒意,脸上笑得如菊花般打着哈哈道:“亲家疼爱婉儿整个大西北都知道,说来婉儿的闺中好友都羡慕婉儿呢。”

  见秦氏话中有了讨好的意思,林夫人眼中闪过一道不屑,当下皮笑肉不笑的笑了笑,不再理她。

  这时林氏已经带着晨兮走到了她面前,盈盈一拜:“母亲,女儿给您请安了。”

  “嗯,起来吧。”相对于刚才护短的神情,此时的林夫人表情很淡,淡得让人感觉不到母女之间的亲昵。

  林氏也习惯了,只是站在一边。

  这时林夫人对晨兮招了招手道:“来,兮丫头到外祖母身边来,我今日倒要看看,谁敢把脏水往你身上泼水。”

  晨兮笑了笑走到了林夫人的身边,林夫人伸手将她拉入了怀里,然后对几位王爷抱歉一笑道:“这丫头可是被臣妇宠坏了,让几位王爷见笑了。”

  司马九邪魅一笑道:“确实宠坏了,张牙舞爪的厉害。”

  林夫人眼中闪过一道异光,稍纵即逝。

  这时司马琳温润道:“林夫人这般疼爱孙辈是孙辈的福份。”

  林夫人笑了:“臣妇哪有什么福份,这说福还是几位王爷的福份最大,今日就借着几位王爷的福气把这事弄个水落石出,也免得我家兮儿受这不白之冤。”

  司马琳连连称是。

  余巧儿见林夫人竟然这么被几位王爷看重,又是嫉妒又是羡慕又是怨恨,心中不禁恨自己为什么不是林夫人的外孙女,要是她与晨兮易地相处,那么也许只要林老爷一开口,就能将她指给九皇子了。

  待听到司马九状似宠溺的评价晨兮,更是妒火中烧,当下尖叫起来:“林夫人,这人赃俱获,难道就因为你身份尊贵而就能枉顾事实么?”

  林夫人脸一沉,斥道:“你是何人?竟然敢当着几位王爷的面这般大呼小叫不成规矩?难道杨府里请人来也不筛选的么?这般粗鄙市井之人也能上得杨家之宴?更能与几位王爷共同畅饮?”

  回头对杨大成喝道:“杨将军,这是哪里混进来的?还不快赶了出去?”

  “扑

  哧”众千金纷纷掩唇而笑,刚才晨兮如何帮着余巧儿,而余巧儿却倒打一耙陷害晨兮的事都让这些千金小姐看在了眼里,早就对余巧儿不齿了。

  人就是这样,如果这余巧儿也是千金小姐,那么她所做的一切也许不会引起这些千金小姐多大的愤慨,毕竟哪个千金不姐也不是善茬,可偏偏余巧儿原来是个叫花子般的破落户,现在就因为老夫人的宠爱一跃成了连杨家嫡女都比不上的人物,这一下让所有的千金小姐都不平衡了,加上余巧儿这般不上台盘的作为,这些人怎么能不落井下石?

  这时就有人议论了:“这余巧儿啊就算是穿上了金装也掩饰不了骨子里的寒酸。”

  “可不是,尤其是不能开口,一开口就把她的浅薄表露无疑了。”

  “就是,也不看看她是谁!她还以为沾上孔雀毛就能当凤凰呢!”

  “真是笑死人了,这一下就被林夫人看出真身的。”

  “林夫人是什么人?见识多广?那是连公主都见过的人,天天看得都是那些身份高贵之人,这麻雀想混在凤凰堆里也逃不过林夫人的眼睛的。”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是十分高调。

  余巧儿是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这一辈子她都没受过这样的污辱,她怎么也想不通刚才还对她称姐道妹的人怎么一个个就倒戈一击了。

  她不想想这些千金小姐哪一个不是鉴貌辩色的主?怎么可能为了她一个无权无势的外来投靠人得罪了林夫人?何况明显九皇子还是帮着晨兮的,就算是为了讨好九皇子,也得把余巧儿往埋汰里说!

  余巧儿脸胀得通红,求救地看向了杨大成,杨大成怒哼一声,转过了头,根本不理她!

  要不是余巧儿哪会惹出这么多的事?更惹得他让林夫人讽刺,他还一肚子的火没处发呢。

  秦氏的心疼得抽抽了,就欲开口。

  这时林夫人转过头,语重心长道:“亲家啊,我知道你是个心善的,这一些小门小户的人求了来,你就心软答应让她们进来了,可是平日也就算了,今天是什么日子?是给几位王爷接风的日子,这种小户人家的小姐怎么可以放进来呢?你看看,你把她放进来了,她可承你的情?这不转眼就给你丢了脸了不是?所以啊这种人以后千万不能再让她进杨府了,没得带坏了杨府的小姐们,你说我说是对不对?”

  秦氏的脸一阵青一阵白,要说她现在最想做的是什么事,就是一掌拍散林夫人这张正襟危坐的脸!可是她不能,非但不能,还不能反驳林夫人的话!

  林夫人是什么人?是见过圣上的,是大西北里除勋贵外唯独的一个面圣的内宅妇人,而且林夫人还代表着什么?代表的是千年大儒世家的传承,他们林家世代大儒,知书达礼,娶进门的女人更一个个都是书香门第的大家闺秀!

  所以林夫人说谁不知礼数那这人就是不知礼数,而且被林夫人这么说的人这辈子是别想进清流的家门了,甚至好一些儿的人家也不愿意娶这样的女孩了。

  可是秦氏要不应声,那么这不是把余巧儿往死了逼么?难道就让余巧儿担了个为了见几位皇子挖空心思挤进宴会的不清白名声么?这为了外男连名誉也不要了,那巧儿这辈子别想嫁出去了。

  秦氏咬了咬牙,看了眼含笑带讥的林夫人,硬着头皮道:“林夫人,你误会了,这是巧儿是我的外甥女,刚从山东来看望我的。”

  “呀,原来是你的外甥女啊,你怎么不早说呢?”林夫人作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随手从腕上褪下个玉镯递给了林巧儿道:“原来是表小姐,真是失礼了,这个玉镯就算是我陪个礼,如果你原谅我刚才的冒失,那就收下吧。”

  余巧儿听了手足无措起来。这算什么?打一巴掌给一甜枣么?再说了,这要真是甜枣也就罢了,偏生还是个毒枣。

  她要收了,别人就会说她被林夫人骂成这样了,但林夫人给一个玉镯她就忘了所有的耻辱了,这传出去她还要不要做人?

  可是她要不收,别人又该说她不懂礼数了,人家林夫人是什么身份,都能向她赔礼道歉了,她倒好,明明做错了还拿乔,这传了出去她还是被人说得一钱不值。

  这左右林夫人都是得了美名,而她都是落下个声名扫地!

  这林夫人太阴险了!

  余巧儿站在那里急得快哭了。

  这时秦氏走到了林氏的面前接过玉镯笑道:“小孩子就是比较腼腆,倒让亲家母笑话了,这玉镯我代她收了。”

  林夫人笑了笑。

  这是司马九却嗤得一笑道:“这玉镯老夫人收了还是放好了,免得再被余小姐丢了,又会惹来拔天的大祸。”

  秦氏手一抖差点把玉镯掉在了地上,惊道:“九皇子这是何意?”

  司马九抿着唇冷冷地笑。

  林夫人眼一闪笑道:“其实也没什么,这玉镯是御赐的。”

  秦氏大惊失色:“这如何使得?”

  “这如何使不得?这要陪礼总得有诚心不是么?再说了,我们林家御赐东

  西也不少,不差这个玉镯的,唉,你也知道我们老爷最疼的就是兮丫头,他说啊家中的这些历年御赐之物不说上万也有上千件了,将来都是要留给兮儿的,偏生兮儿不好这些金银之物,只爱家中的书籍古典,我啊看着这些东西天天深藏在屋里,心里那个愁啊,这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嘛!所以没事就戴几样出来,见着小辈们就送上几个,也让她们都沾沾皇家的恩泽,时时感念皇恩浩荡。”

  司马九笑道:“林夫人真是精忠报国,让本王敬佩不已。”

  林夫人谦虚的敛了敛身,正色道:“这都是为人臣子份所应当的。”

  秦氏听了脸变得铁青,这林夫人的话分明是说给众人听的,就是为了告诉众人,林家有的就是御赐之物,要多珍贵就有多珍贵,连这些晨兮都看不上眼,怎么可能会贪了余巧儿的一枚玉佩呢?这分明是说余巧儿诬蔑晨兮。

  余巧儿更是连腿都站不住了。她怎么也没想到晨兮的外祖家竟然这么贵不可言,御赐的东西就跟玩具似得随意拿出来,那么她这玉佩用来陷害晨兮根本就不值得一提了。

  她在这里咬着牙浑身发抖。

  而林夫人却突然道:“对了,刚才进门说哪们还小姐丢了东西,这是怎么回事?”

  余巧儿的脸更白了,这不是明知故问么,这林夫人人未进门喝斥先闻,分明是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了,现在却来装不明白了?敢情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一句做的伏笔啊!

  一时间她又急又惧,她知道自己怎么着也不是林夫人的对手,别说她了,就连她外祖母似乎也象不是林夫人的对手。

  秦氏的手陡然捏紧,担忧地看向了余巧儿。

  司马九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余小姐丢了个玉佩,怀疑是杨大小姐偷的。”

  林夫人听了脸一下沉了下来怒道:“我们林家世代清白,更有祖训渴不饮盗泉之水,热不栖恶木之阴!林家虽然不是大富大贵却也能让晨兮富贵一生,林家虽然没有金银珠宝却多得是历代御赐之物,我倒不信看过了这么多御赐之物都不动心的晨兮,会对一枚小小的玉佩青眼有加了?我倒不禁好奇了,究竟是一枚什么样的玉佩能让我们晨兮舍了一身的清骨自甘为贼!”

  秦氏强笑道:“亲家母息怒,也没有说是晨兮偷的…。”

  林夫人毫不客气的打断,疾言厉色道:“那是说晨兮拿的?”

  秦氏一涩,正不知道如何开口时。

  林夫人转身对九皇子道:“九皇子,这事关晨兮一辈子的名誉,还请九皇子作主还晨兮一个清白。”

  司马九道:“正是如此。”

  司马九对秦氏道:“杨老夫人,余小姐说这玉佩是你给她的,那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