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233(1/2)

加入书签

  不知死前会看到什么。可乐小说网已更新大结局汽车还没有坠到崖底,眼前却已经变成了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也什么都听不见……难耐的长夜,从黑暗中,浮现出一个人影。

  “韦婉……”童思芸喃喃地叫着她的名字,一遍一遍地咀嚼于舌尖之上。

  “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韦婉微笑地望着她,声音缥缈,带着回音。

  “我愿意。”童思芸低声说,可是连自己都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了。韦婉依然微笑着,脸上的表却没什么变化,只是身影又在黑暗之中淡去、散开了。

  童思芸浑身一哆嗦,醒了过来。

  她茫然地看了看四周,青灯古佛,檀香之气缭绕,方知刚才只是坐在蒲团上,做了一场梦而已。风从门口钻进来,却并不显得那样刻骨寒冷,木鱼的声音早已消失,童思芸站起身,动了动酸麻的腿。

  在庙里竟然做了这样一场怪梦,仿佛真的经历过种种事,自己也果真站在舞台上,任由众人仰望,连带最后汽车翻下悬崖,那一瞬间的恐慌和眩晕,也都历历在目。童思芸感觉自己经历过所有的那一切,只是韦婉……

  童思芸不知道自己怎么还会牢牢地记得韦婉这个名字。她绕过佛像,寺庙就那么大一点,并没有看到敲木鱼的人。

  那么,又是谁敲木鱼把她吸引过来的呢?

  童思芸想不明白,也不愿多想。她走出庙门,看到山间冬季一派萧瑟的景象,仿佛大彻大悟一般,也许所求的并没有那么多,只是为了梦中人向她缓缓走过来的身影。

  本是不相信宿命的,此时此刻,童思芸竟也有些动摇。

  她绕到了寺庙后面,大吃一惊:眼前竟都是密密麻麻的无碑坟墓,在山谷中铺开,大致有几十座,一个老和尚正在将一柱柱香在坟前安置好。

  “老师傅……”童思芸开口,却又语塞,不知道应该先问什么。嫂索,看最哆的清女生爾說是问这处小庙的名字,或是问她那场似真似幻的梦,或者是问更多的问题,包括生离死别,和梦中出现难以忘记的人。

  “你现在明白了吗?”和尚双手合十。

  童思芸并不完全明白,但她还是对和尚点了点头,转身绕过破庙,从山道上离开。枯枝败叶铺满一地,寒风瑟瑟,叶子哗啦啦作响。童思芸有些疑惑地抬起头,分明是冬天了,叶子早已落完,这满地的叶子,又是从何而来?她顾不得多想,匆匆沿着山路走下去,找到自己停在那里的车,一直到动了车子,她依然恍惚的,回不过神来。

  几个月后,童思芸加入了一个在酒吧里驻唱的乐队。乐队主唱叫杨景明,是一个经常犯二,也挺有野心的年轻人。童思芸开始当了一段时间的键盘手,杨景明唱得累了,就接过话筒继续唱,酒吧里虽然环境挺乱,混得时间长一些,倒也习惯了。

  直到2o12年的一天,杨景明说他有个朋友来捧场,那个朋友的妹妹也过来。

  理论上,这是童思芸第一次见到韦婉,可是她却觉得对韦婉已经很熟悉了。幻境中仿佛见过,梦中也见过,她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始终痴痴地凝望着她。

  演唱开始前,韦达带着韦婉来到后台休息室,隔着那么多人和乱七八糟扔了一地的乐器和设备,童思芸抬起头看到了韦婉,和梦中所见的无差,但是她明白,这一回,和韦婉会生什么,她也说不清楚。

  韦婉总是小心翼翼的模样,但是当她看向童思芸时,目光却有了另外一重的含义。童思芸低头按着键盘时心想,韦婉难道也曾在梦中见过她吗?

  这个人,到底和自己有着怎样的牵绊?童思芸唱歌时,深深看着韦婉一眼,有一秒钟,两人仿佛在对视,酒吧里的灯光太暗了,童思芸不知道韦婉在想什么,正如那时候在韦婉的眼中,童思芸依然是神秘且高高在上的。

  那天晚上下着大雨的时候,韦婉去童思芸的酒吧找她,对她表白了。童思芸事先设想好所有的托词和矜持全部都忘记了,她吻住了韦婉。这时候童思芸才突然间明白过来,原来她已经爱了韦婉这么久。

  后来,两个人的关系展之快,几乎连童思芸自己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