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还加了横闩。

  钟旗愣愣的看着已经关死了的窗户,心里阵失落。终是慢慢的转身,离开了。

  第五十九章

  凉风习习,宁馨宫中的大门,却没有关闭。

  “娘娘,您先休息吧,夜很深了。”宁馨宫的宫女碧儿忧心的提醒着。

  “没事,你们先下去吧。”宁妃毫无神采。

  作为服饰宁采儿近十年的宫女,碧儿自是知道自家主子现在忧心的事,只是作为下人,却是在不好说什么,安慰的话语在事实面前,永远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是。”碧儿道了个万福。

  看了眼毫无神采的主子,碧儿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刚转身,就看见抬步进来的男子。“参见六皇子,六皇子万福金安。”碧儿特意提高了音量,她知道主子正在等着六皇子,现在六皇子来了,她自也为自家主子开心。

  “嗯。”钟朗点了点头。

  碧儿开心的出去,还贴心的关好了门。

  “朗儿!”宁采儿在见到钟朗的那瞬间,眸中神采飞扬,看得出她很激动。

  “儿臣参见母妃。”恭敬的声音动作,无不是在透漏着疏离。

  “朗儿!”宁采儿眸中含泪,“你是在怪母妃吗?”

  “朗儿不敢。”钟朗淡淡的说,眸中片淡然。

  看出他刻意的疏离,宁采儿心如刀绞。她还想说什么,却被钟朗打断了。

  “儿臣是来探望母妃的。既然母妃切安好,儿臣也放心了,告退。”说完,转身,离开。

  “朗儿!”宁采儿痛苦呜咽。

  钟朗抬步的腿,有些停滞。

  如果他肯回头,就会看见泪流满面的宁采儿。”母妃所做的切,都是为了你呀!你为何要怨母妃?”

  “可是母妃,您不该”钟朗面色悲戚,再也不是那个灿若向阳,笑就能融化冰雪的美男子。“不该呀!”重重的说完这三个字,他扔下个木牌,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没带走片云彩。

  “朗儿!”宁采儿痛苦的滑落在地上,她就知道,他定是知道了些什么,不然,宴会上他不会对她视而不见,可是,她所做的切,都是为了他呀,为什么,他不能理解她的片苦心呢!

  握着那个木牌,宁采儿泪光闪烁,许久,泪干,眸中片深邃。

  第二日,方绿儿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就被叫醒了。原本她不会醒得晚,但是因为昨天睡得太晚了,以至于她早上醒不来。

  原来是皇后的贴身侍女,红儿来传话了,说是司徒嫣儿要见她。

  方绿儿真心头疼了,这还没完没了了,她到底什么时候能出宫啊!

  “民女见过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大约盏茶的时间,方绿儿才行致皇后的凤仪轩。艳阳高照的,她已经有些汗流浃背了。

  结果就是,她想离开皇宫的心,越来越坚定了。奶奶的,这也太大了吧,每天光走路都累死个人了!

  “起来吧。”司徒嫣儿并未抬眸,只是把玩着手上的水晶琉璃杯,这是今天早上皇上打赏的。

  “谢娘娘。”方绿儿略有紧张的起身。

  司徒嫣儿这才回过头来,扫了眼红儿,红儿心领神会,带着干下人退了出去。

  第六十章

  “你叫方绿儿?”司徒嫣儿站起身来,漫不经心的问。

  “回娘娘,民女是叫方绿儿。”方绿儿不清楚司徒嫣儿的意图,很小心的回答。

  “嗯,”轻轻嗯了声,司徒嫣儿坐在的梳妆台前面,看着镜中依然倾国倾城的面容,伸手慢慢抚摸着,“听旗儿说,你救过他?”

  “回娘娘,算不上救,只是出了绵薄之力。”方绿儿恭敬回答。

  “嗯。”很满意方绿儿的回答,司徒嫣儿拆掉了头上的珠钗,三千青丝暴然垂下。“过来,帮本宫梳理下头发。”

  方绿儿听,汗滴脚下土啊。“民女愚笨,怕弄坏了皇后娘娘的贵体。”

  “无事,本宫恕你无罪便是了。”司徒嫣儿不容置疑的说。

  “民女遵命。”方绿儿只好硬着头皮靠近司徒嫣儿。

  拿起玉梳,方绿儿的手,有些颤抖。虽说司徒嫣儿恕她无罪,但皇宫中人向来喜怒无常,说不怕是假的。

  玉梳轻轻地耕耘在司徒嫣儿如瀑的秀发上。方绿儿发现,司徒嫣儿的秀发真是柔顺,梳到底,只是不知她为何还要让自己来梳理。

  “你多大了。”不知道多久,司徒嫣儿又开口问。

  “回娘娘,民女今年十七。”

  “家中可有亲人?”问这话的时候,司徒嫣儿明显感觉到方绿儿的手抖。

  “回娘娘,没有。”方绿儿轻声说。

  “罢了,你不想说就算了。”司徒嫣儿知道她不想说,也没准备追究下去。“你跟旗儿人是多久了?”

  “回娘娘,民女才认识太子殿下没多久。”

  “怎么认识的?”

  “民女是在逃命的时候,遇见当时也在逃命的太子,时间感觉同是天涯沦落人,便”

  “大胆!谁跟你同是天涯沦落人,你个小小的贱民,如何跟太子的尊贵相提并论,你知不知道,就凭这句,本宫就可以治你的罪!”司徒嫣儿突然发难,厉声指责。

  “娘娘恕罪,是民女的错,民女贱命条,的确不能跟太子殿下同日而语,求娘娘责罚!”方绿儿扑通下跪在地上,因为跪的急,膝盖生疼,她咬牙忍着。

  “罢了,你不懂规矩,我却不能跟你般见识,毕竟初入皇宫,有些话能说,有些话不能说,你分不清也属正常。起吧。”司徒嫣儿继续拆着手上的假指甲。

  “谢皇后娘娘宽厚大量。”方绿儿替自己捏了把汗,诺诺着起身。

  “嗯,“轻嗯声,司徒嫣儿转过脸来,“不过本宫倒是要提醒你,做人要本分,千万不要妄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基于刚刚的变故,方绿儿即便不懂,但也不敢再问,只是唯唯诺诺称是。

  司徒嫣儿心想,方绿儿还算知趣,便没有多加为难,拿起自己刚刚从头发上拆下来的玉簪,“你毕竟是救了旗儿的,这根和田玉簪,就送给你了。”

  方绿儿下子跪在地上,“民女惶恐,民女只不过出了点绵薄之力,不足挂齿,娘娘这么贵重的礼物,民女受不起。”

  “也罢,还算有自知之明,你对旗儿的相救之恩,本宫会跟皇上说,赏你些金银珠宝,保你下半辈子衣食无忧。退下吧。”

  “多谢娘娘!皇后娘娘万寿无疆!”方绿儿此刻是连拒绝的话都不敢说了,生怕句话不小心就惹得这尊佛不高兴了。

  第六十章

  慢慢退出凤仪轩,方绿儿抹了抹脸上的汗,刚刚真是吓到了。

  这个下马威皇后真是用的多余了,不就是怕她会因为救了钟旗命而缠上他吗,她方绿儿躲他还来不及呢。况且,不该她的东西,她从来都不会妄想的。

  随便选了个方向走去,漫无目的的,也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她看到了大片的花海,那里面红的黄的蓝的紫的花成片成片的,清香四溢,美不胜收,情不自禁的,她走向了株紫色的花,那花瓣酷似玫瑰,却比玫瑰更加大朵。凑近它,闻着它散发的淡淡清香,她自然而然的摒除了所有的烦恼。

  嘴角,慢慢翘起。大自然的生命在告诉她,活着,阳光灿烂。

  背后处,抹耀眼的白,悄然凑近,在凑近,直到站在了她的身后。而她,却因为沉迷于花海,丝毫不觉。

  那人美不胜收的嘴角,也翘起了和谐的弧度,灿烂,诱人。

  深吸口气,方绿儿猛然站了起来,却因为头有些晕,而没站稳,向旁边栽去。

  没有想象中的与大地接触,方绿儿感觉自己进入了个温暖的怀抱,那怀抱很香,淡淡的薄荷味,清凉,爽朗。她情不自禁的闭起了眼睛,放松了神经,享受着这种清凉的洗礼。

  “绿儿姑娘。”温和磁性的声音响起,方绿儿愣住了。

  “绿儿姑娘。”有只手,扶起了她,温和,让她很有安全感。

  好熟悉啊,真是她怔愣许久之后的反应。

  猛的睁开眼睛,她意识到,她可能栽进了钟朗的怀抱,那声音,是她所熟悉的。

  倏然的,她站起了身,背对着钟朗,好看的眉头,皱成堆。

  “呵呵。”钟朗自然是指导她的尴尬,爽朗笑。

  方绿儿更加难为情了。“那个,你来了多久了?”艰难的问出这句话,方绿儿的人手,已经将袖口捏皱了。

  “没多久,不过是从你从凤仪轩出来的时候而已。”钟朗好不榆耶。

  “你”方绿儿无语了,合着就是从头到尾将她瞧了个透,却就是不出现,故意看她笑话来着。

  “绿儿姑娘,皇后娘娘找你,是不是难为你了?”钟旗不再开方绿儿的玩笑,反而很正经的问,他仍然记得,离开凤仪轩的时候,她满眼的受伤。

  “没有啊,我是她儿子的救命恩人,她感激我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为难我。”方绿儿不想说实话,她不想将自己的伤口撕开来,让别人欣赏。

  “呵呵,若真是如此,我就放心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