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蓖亲苍诹说和獠嗟囊豢榘到干希嗬肽亲夯褂幸欢尉嗬搿?

  经过勘测,艇长推断这座岛是块大得难以想象的磁铁,能将在“北纬30度线”附近遇难失事的飞机舰船吸住,大概此岛前身是从地壳里脱落下的巨大岩盘,不过它具有种普通仪器探测不到的波动磁场。吸力与潜艇船舶的体积成正比。体积越大受到的吸附之力越重,比如枪支类的物体反而不会被这块磁铁吸住。当年日俄对马海战之际,俄军铁甲舰就在海上遇到过这种灾难,有两艘海军舰船被吸进了海底。不过那时候对此类异象还无从认知,没人想得到地层深处会有这个“怪物”存在,难怪航径北纬30度线的飞机和船舶,经常会个接个的往下掉,但615下潜失控后,也多亏距离这座岛非常接近,才侥幸被它带出深不可测的水体。

  经过艇长同政委商议决定,派遣沉稳老练的大副同志,带领十名艇员前往岛上侦察地形,但离艇后很快中断了通讯联络,派出去的人再也没有回来。

  第五卷失落的北纬30度第八话打火机

  胜香邻说:“艇长随即发现这座岛不仅是块大吸铁石,还隐藏着更可怕的秘密,潜艇已彻底损毁,不可能再有人生还了,于是命令通讯员发出信号,通知搜救部队不要接近,航行日志能解读的部分只有这么多了,后面的记录我实在看不明白。”

  众人听胜香邻读了“615”的“航行日志”,不禁暗暗心惊,先前冒着狂风骤雨发现了潜艇,并未探明水下情况,原来这艘“615”是被岛吸住了,而这座漂浮在北纬30度怪圈里的孤岛,好像就是古楚国传说中的阴山了,为什么去过岛上的侦查分队没有返回?潜艇舱内也没有尸骸,剩下的那些艇员都去哪了?

  罗大舌头说:“我觉得艇长这老小子嘴上挂风箱,倒有几分说书先生的本事,他指定是看潜艇损毁了无法继续航行,就带手下离船逃生了,又担心615潜艇被外人找到,才故意捏造了些耸人听闻的事件。”

  “二学生”则说:“潜艇技术应该属于高度军事机密,如果真是因为‘615’损坏而撤离,理应引爆鱼雷将它彻底炸毁,不可能就这么走了之,另外地底衔尾蛇般的环形水体,就像黑暗的原始海洋般无边无际,这座岛也在其中永远朝着个固定的方向循环移动,‘615’上的幸存者们又能逃到什么地方去呢?”

  众人纷纷猜测,终无结果,但司马灰觉得这件事几乎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因为“615”潜艇的遭遇很难揣测,倘若这座漂浮在北纬30度怪圈里的岛,确实是巫楚壁画中描绘的阴山,那么以前发现的各种线索,此刻就全部集中到了这里。如今必须相信,只有前去揭开这些秘密的真相,才有机会找到“怪圈”的尽头。

  众人都同意这是唯可行之策,于是就在舱体内稍事休整,准备等暴雨稍停,就离开“615”潜艇的残骸登上阴山。

  这时高思扬见“二学生”仍是高热不退,但整个主舱都找遍了,也没发现任何药物,就想到“615”的下层舱室内搜寻。

  司马灰等人知道主舱下面还有两层,各层之间有直上直下的工作井连接,分别是弹药舱和淡水舱,弹药舱两端设有几个隔舱,可能是储存物资的容纳舱,这“615”的舰体前端向下倾斜,底舱非常狭窄,渗水严重的区域都被淹了,所以刚才没有下去察看。

  众人当即前往附近的主通道,揭开隔舱的铁盖,穿过工作井陆续下到第二层舱室,这里的空间更显压抑,两侧都放置着火箭助飞鱼雷固定架,用矿灯往前照去,全是漆黑的地下水,可能由于前舱破裂,加上从上边渗下来的积水,已经淹没了弹药库前端的舱门,无法进入鱼雷发射舱。

  胜香邻用矿灯照着航行日志中夹带的图纸,辨认第二层的舱体结构,估计后方还有几个辅助隔舱,不知道是用来放置什么东西的。

  司马灰见第二层前舱无法进入,便要转身再去后舱,忽觉头上有些响动,他顺势往上边看去,只见工作井里露出个脑袋,正在探头探脑地向下张望,矿灯刚好照到那东西灰白色的脸皮上,那模样活像浸死鬼,七窍里都带有淤血。

  其余几人也分别有所觉察,矿灯和手电同时向上照射,几道晃动不定的光束中,就看那东西似人非人,脑袋像只被剥了皮的蜥蜴,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怪物,它的两眼对光线极为敏感,脸上没有鼻子,只生着几层肉褶,脖子两侧似乎还有鳃,直通到嘴边,它似乎感觉到了活人的气息,吐着血红的舌头从工作井里倒爬进来。

  众人在黑暗中骤然见了这东西,脑瓜都跟过了电似的,头发根子“蹭”地下竖了起来。

  那怪物全身湿漉漉的,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浸死鬼,动作快如鬼魅,不等众人反应过来,便已经从工作井里突然扑下,司马灰的“温彻期特1887”在舱内调转不开,赶紧向前滚倒避让。

  这浸死鬼似的怪物扑将下来,正落在司马灰和高思扬之间,它“咕哝”了声,张开嘴对着高思扬就咬。高思扬惊骇之余,急忙开枪射击,“砰”的枪击中了那怪物的胸口,12号霰弹在对方身体贯穿了个大窟窿,凄历的叫声中,那怪物直接从伏地躲避的司马灰身上滚了过去,刚触地便蹿身而起。高思扬还没来得及重新上弹,对方就已经撞到了面前,她见来势惊人无从躲避,只好用步枪格挡。

  队伍前端的胜香邻和“二学生”同时惊呼不好,罗大舌头发现情势危急,立刻端起加拿大双管猎熊枪开火,大口径弹药顿时将那怪物拦腰撕成两段,溅得舱壁上都是鲜血。

  谁知那厉鬼两只爪子却仍攫住高思扬的步枪不放,而且力道奇大,怎么样也甩落不掉。

  这时司马灰跃起身,他在狭窄的舱内不敢开枪,唯恐伤到己方或是引爆了鱼雷,于是抽出猎刀从后挥落,切瓜似的劈下颗头来,不过那厉鬼剩半截没头的躯干竟然还没死绝,它坚硬的指骨兀自狠狠的抓挠着舱壁,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又过了十几秒钟,才终于动不动了。

  这场突如其来的意外遭遇,前后还不到半分钟,但整个过程险象迭出,众人都已经出了身冷汗,全凭舱内地形狭窄,限制了怪物的行动,否则现在就得有人到阴曹地府报道去了。

  罗大舌头用猎枪戳戳掉在地上的头颅,骂道:“这他娘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许不是压在阴山下的恶鬼?”

  司马灰说:“恶鬼不应该有血肉形体,我看这应该是故老相传的‘伏尸’,据说人之所凭全在魂魄,魂灵而魄浊,魂善而魄恶,如果是魂死魄滞,尸体躯壳里只剩下魄,那就会变成昼伏夜出的行尸走肉。”

  其余三人也都壮着胆子上前,用矿类照向那血肉模糊的碎尸,就见那东西有腮有鳍,爪牙尖锐,前后肢格外发达,尾骨很长。

  高思扬说:“这东西嗅觉和听觉定格外敏锐,而且还有鳃,它可能是从水里爬到‘615’舱内的。”

  “二学生”刚才吃了惊,被吓得冷汗直冒,高热竟也退了,昏昏沉沉的头脑清醒了许多,他说这好像是种异常凶狠残忍的原始掠食生物。听闻当初美帝有艘军舰出巡航,带回个从冰山里挖出来的“鱼人”,为什么说是鱼人,而不是人鱼呢,因为鱼的特征非常突出,推测是在北冰洋里由两亿年前冷冻至今,解冻后居然还有生命迹象,被称为生物史上失落的环,此事直被军方列为绝密档案,这北纬30度线下的地底水体,也是个完全与隔绝的地方,是不是同样有“鱼人”?

  司马灰摇头说:“既然是军方绝密档案,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当年还有谣言造原子弹需要割男人卵蛋来炼油呢,这都是些不靠谱的小道消息,也能信得?”

  胜香邻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心有余悸地对司马灰说:“它也许是‘615’上的艇员之,你还记得不记得林场老炊事员讲的那件怪事?”

  二学生不解地说:“这长着鳃的怪物至多是轮廓像人,说它是生存在洞岤里的冷血爬虫倒更适合,怎么可能是615艇员?”

  司马灰却是怔:“此事会和途中听来的林场奇闻有关?”司马灰在前往大神农架山区的途中,顺路搭了个老炊事员的车,闲聊中听说以前林场里有个土贼,进到山里挖掘古楚国的青铜文物,可能此人只是钻进了阴峪海原始森林里的隧洞,并未深入放置楚载神兽的祭祀坑,也不知究竟掏了件什么东西,害死几个同伙后就潜逃了,最终在火车上被人逮捕。

  据车厢里的目击者讲,那土贼妄图毁灭证据,把藏在包里的个死孩子扔到了江里。土贼已经背了三条人命,横竖是个敲砂锅的罪过,他却抵死也不肯承认有什么小孩,只说自己抛到江里的是件楚国青铜器。直到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也没审出来什么结果,成为了林场里流传的个怪谈。

  司马灰觉得这事听过就算了,有没有还是回事儿呢,压根也没当真。因为整个事件连最基本的逻辑都不成立,典型是田间地头的乡野之谈。当时以为胜香邻在车上昏睡,其实她也是从头听到尾了。司马灰自认也算个有急智的人物了,却实在搞不明白“林场子审问枪毙土贼”和“在615艇上遭遇怪物袭击”两件事之间,会有什么关联存在。

  司马灰正想仔细问问,却听上层舱体中传出异响,忙把矿灯照向工作井,只见有个白影迅速闪过,从声响上判断来得不止个。

  众人皆感情况不妙,如果还有此类生物进入潜艇,在狭窄局促的弹药舱里遇上个也是难以应付,而且地形极为不利,从作业井钻出去等于找死,于是就想抢先关闭舱盖,谁知前舱的水面阵翻动。

  司马灰立即将矿灯拨转下来,就见有个浸死鬼般的白色怪脸正从水下冒出,心知糟糕透顶,看来要被堵在舱内了。

  这时罗大舌头抢到近前抬枪轰击,那怪物没等爬出水面,就被掀掉了半个脑袋,舱室内都被血水染遍了,充满了浓重的血腥气息,紧跟着又有其它同类,快速从鱼雷发射舱裂缝中钻进潜艇。

  司马灰见作业井里也有伏尸爬下,把拽住还在装填弹药的罗大舌头,叫道:“挡不住了,先撤进后舱。”

  众人快步退进位于潜艇第二层后部的隔舱,合力推动轮盘想要关闭舱门,但有条白森森湿淋淋的手臂也从舱外伸了进来,恰好被夹在缝隙间,使舱门无法完全闭合。

  司马灰等人心里明白,此刻关不上这道舱门命就没了,齐发声喊用尽全力,将舱门推拢,又将轮盘转到了底,那手臂中间被挤压的血肉模糊,半截爪子连皮带骨的挂在门前,手指还在不住抖动。

  高思扬不敢再看,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转过身提起“电石灯”,想先辨明这间隔舱里的情况,只见是四个被固定住的大铁罐子,正待观看罐体上的标识,却被“二学生”突然按灭了电石灯。高思扬被他吓的不轻:“你干什么?”

  “二学生”因紧张过度而面如土色,颤声说道:“罐子里装的是液态氢,如果沾上星半点的明火,-615就得被炸到天上去了!”

  胜香邻用矿灯向四周照,发现罐体上果然有液态氢标志,按照航行日志的记录,-615潜艇除了柴油发动机,还安装了正在实验阶段的厌氧装置,用来为水下续航任务提供燃料,为了安全起见,需要安排独立的舱室存放,但由于储存罐设计并不完善,具有随时爆炸的可能性,所以又被称为“打火机”,看罐体仪表上的显示,这几罐液态氢还都是满的,应该没有泄露,否则提着电石灯进来,此刻哪里还有命在,想到这也不禁后怕。

  司马灰得知情况,同样是暗中叫苦,他让罗大舌头顶住舱门,然后追问胜香邻:“这些爬进潜艇里的伏尸,怎么会与被枪毙的土贼有关,他到底在隐瞒什么事实?”

  第五卷失落的北纬30度第九话退化

  胜香邻说:“最初我看不懂615航行日志的后半部分,但我现在想通了,‘-615’的艇员都成了被这座岛控制的怪物。”

  司马灰摇头道:“这我就更不明白了,岛怎么会让‘-615’上的艇员变成怪物?”

  胜香邻心中焦灼,想尽快向司马灰说明经过,可这件事并非两句话就能解释清楚,想了想只能先从途中听说的传闻开始,因为众人对此只是道听途说,毕竟传了多年真伪难辨,于是问在林场插队多年的“二学生”,炊事员讲的怪事是否属实?

  “二学生”说这是确有其事的,不仅是几个林场子,山里人基本上都知道,不过发生这件事的时候,“二学生”还没到林场插队,也只是耳闻,并不曾亲见,大致与司马灰等人听说的情况样。这大神农架原始森林野兽多而人烟少,诸如野人水怪之类的传说很多,人为的事件却非常有限,何况深山老林里岁月漫长,因此这个土贼被捕枪毙,在当地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乃言奇言怪必谈之事,它怪就怪在不合常理,奇就奇在没有逻辑,让人们根本琢磨不透,谁也不知道那土贼心里怎么想的,所以时隔多年,还会经常有人提及。

  高思扬表示自己也听民兵讲过这件怪事,有人说那土贼是个潜伏的特务,用死孩子的人皮包着部电台,他发现行踪暴露,便将电台投入江中毁灭证据,至死不肯承认是为了保全同党,还有人说土贼是在山里被阴魂附体了,但这些猜测更加荒唐,也都站不住脚。

  罗大舌头说:“这就是个谣言,平时很寻常的件事,传得多了也能越变越邪乎,或许压根儿就没发生过。”

  胜香邻说:“如果此事的确属实,便只有种合理解释,那就是土贼把自己做过的事彻底忘了。”

  众人尽皆愕然:“忘了这是说忘就能忘的吗?”

  胜香邻说:“北纬30度线蕴藏着许多带有磁性的矿层,以往在这些地区参加过地质勘探和矿井作业的人员,也有人出现过记忆力逐渐缺失的状况,那是受矿物辐射致使蛋白在脑内聚集的症状,记忆链条缺失的部分没有规律,我看‘-615’艇长记录在航行日志后面的内容十分混乱,尽是些互不相关的内容,就像林场里传言的这件事情,逻辑奇怪得让人无法理解,所以我想当年那个土贼,很可能进入过存在磁层的洞岤,后来发生的事大概都是记忆链缺失造成的,也许土贼除了盗取青铜器,还出于某种原因下手害死过个小孩,将尸体藏在了包里,但被人发现的时候,他已经完全想不起来中间做过什么了,至于具体经过现在也无法追究,我只是受到这个传闻的启发,才推测出‘-615’潜艇的遭遇。”

  司马灰说:“土贼的事或许如你所言,但照你的推测,倘若北纬30度怪圈同样会给人造成记忆缺失的影响,那些艇员就算把脑子里的事都忘光了,他们最多变成痴傻,又怎么会成为恶鬼般的怪物?”

  胜香邻说:“因为‘-615’上的幸存者退化了,它们已经变成了这座岛的寄生虫。”

  众人相顾失色,高思扬问道:“这是不是属于种返祖现象?”

  罗大舌头插话说:“且慢,人好像是从猿变来的,真要返祖退化也该变成猿,我可不知道猿类会长鳃。”

  “二学生”解释道:“海里的生物被陆地上的东西吸引,产生了突变,才演化成了两栖类,再转变为爬虫类,而古猿又是由爬虫类逐渐进化而成的。”

  罗大舌头道:“不对啊,这猿类既然能进化成丨人,为什么世上至今还有猿猴?”

  “二学生”说:“这个好像是古猿分支众多,但只有其中支具备慧根的古猿,最终得以进化。”

  司马灰仍有许多不解之处,就让胜香邻再具体说说,如果“-615”的艇员迅速退化了,那么咱们这伙人此时置身北纬30度线怪圈,是不是也将面临同样可怕的结果?

  胜香邻说某些地底岩脉中,存在天然放射性元素或磁场,短时间接触有可能会对人脑产生影响,比如记忆缺失行为异常,类似西方所说的阿尔兹海默综合症,据苏军“-615”潜艇侦测,这座地底的阴山实际上是块大磁石,依前事来看,如果长期停留接触,便会出现急剧退化,最后变成丧失了人心的怪物,和恶鬼没什么分别,并且永远被阴山束缚在此。迷航于北纬30度线下的“-615”潜艇乘员,至少在这水体中持续漂浮航行了许多个昼夜,“-615”潜艇刚被这座岛吸住的时候还没有任何异常,但此后的航行日志就逐渐开始混乱了,艇长好像发现了这个秘密,可为时已晚。古楚传说中阴山背后尽是万劫不复的阴魂恶鬼,其原形也许正是这些退化了的怪物,它们大概都是由夏商周乃至春秋战国时期,无数被扔进山里献祭的奴隶和俘虏所变,倘若“-615”潜艇上的幸存者没被这些恶鬼吃光,剩下来的人也都已变成阴山之鬼了。咱们这支地下探险队孤立无援,当然也逃不脱这种噩运。

  众人早将生死置之度外,但想到这种结果,也不免怕上心来。

  司马灰问胜香邻:“现在还剩下多少时间?”

  胜香邻表示无法准确推测,不过从“-615”航行日志上的记录判断,估计最迟在两天之内,就要有人开始出现记忆缺失的现象了。

  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