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是入眼却是丰臣略带紧张的眸子,“你怎么了?做噩梦了?”

  凉凉地看了他眼,她继续闭上眼睛,放在丝被下面的手却瞬间握紧。

  心底疼,他紧紧揽住她的身子,贪婪地嗅着她的发香,“对不起,昨晚我喝多了。”

  她依旧不说话,安静的就像是个只会呼吸的布偶娃娃。

  他抱着她的手臂再次紧了紧,“晓晓,嫁给我吧!我会好好对你的。”他不想她再是以情人的身份留在身边了,如今她已经是他的女人,那么以后她也只能是他的妻子。

  “放了我吧!”她依旧背对着他,声音飘渺的仿佛从九天之上而来。

  他心底紧,下意识地将她紧紧禁锢在怀中,“我不会放了你的,你是我的人,生生世世都是我丰臣的女人。”

  嘴角扬起抹苦笑,她不再说话。

  破碎的镜子永远也回不到以前了。

  第七十章果果的婚礼

  ?

  今天的天气如既往的好,她披着厚厚的毛毯席地坐在大大的落地窗前,披散的长发如缎般乌黑。

  明明天气刚刚入秋,可是她却觉得格外的冷。米莎今天又往屋子里加了棉被,但是她还是觉得冷。

  “唐果果和傅文博要举行婚礼了,你不去参加吗?”他贪婪地看着那个背影,已经过去两个月了,她从来没有对他说过句话,没有说关于果果的事,也没有说关于学校的事,像是潭死水。

  如果不是她尚存的呼吸,他恍惚会觉得其实她已经死了。

  他害怕这样的她,所以拼命去找些什么事情来吸引她的注意,希望能激活她,索性最近刚好就得知了果果和傅文博的婚事,得到消息他几乎马不停蹄地跑了过来。

  她微微蹙眉,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

  他立即乘胜追击,将果果的请柬放到她面前,烫金的大字让她不得不相信,果果是真的要结婚了。

  “你要去吗?我让人给你准备衣服。”他小心翼翼地问着她。

  她点了点头,虽然没有说话,却足以让他雀跃万分。

  两个月来,这是她第次算是有生气的回应,他高兴地几乎都要跳起来了,可是心底却莫名地生了些凄凉。所有人的事她都会在乎,可是唯独除了他!

  可是这有怎么样呢?只要她能好好地,就算不在乎他不爱他又如何?他会爱她,会宠她,会陪着她生生世世。

  他专门从国外请来了当下最有名的设计师,中文名字徐哲,很男性的名字可是她本人却是个大方性感的混血美女,酒红色的大波浪卷发,性感大胆的穿着,她就和她的名字样,大方美丽聪颖。

  第次见到安晓,的第感觉就是这是个安静如水的女子,没有句话,安静的像是个布偶娃娃1

  也许这是她手下最安静的客人了。

  “丰臣,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口味。”调侃道。

  众人都知道是著名的设计师,可是没有人知道她成为设计师之前其实是苏恒当年叛变的杀手组织龙头老大的女儿,当年那场叛变,被人拼死救出后来投靠了丰臣,也正是因为如此丰臣才这么了解苏恒的过去。

  “十多年了,也是该见见老朋友了。”勾唇笑,随即侧头看向旁的丰臣,“你呢?当年我那么卖命都没能得到你的心,原本我还以为你这人原本就没有心,如今看来倒是不尽然。”说着,她意有所指地看了眼里面的安晓。

  看了眼里面安安静静坐在梳妆台前任人装扮的安晓,他道:“世事难料。”

  微微勾唇,脸的幸灾乐祸,“没想到你也有今天,我倒是对你那位安静的小女朋友好奇了,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居然连你丰臣也没辙。”她笑着,随即风情万种地走了进去。

  化妆镜前,绝美的女子安安静静地坐着,眼眸微敛,像是个没了灵魂的木偶。

  微微靠坐在化妆镜前,大红的曳地长裙优雅地流泻,将她修长的腿形衬托的相当完美。

  向来她出现的地方不管男人女人都无法忽视她的存在,如今面对这样个安静的仿佛只剩呼吸的女孩儿,她却突然生出了丝挫败。

  “你很美,尤其这身水蓝色很衬托你。”

  安晓依旧不说话。

  却继续自言自语道:“丰臣连夜叫我过来,原本我还以为是他大婚,没想到却只是去参加别人的婚礼2”她唏嘘道,“你是我见过唯个让他这么在乎的女人,说实话同为女人我真是有些嫉妒地想杀了你。”

  安晓微微抬眸,却是看着她不说话。

  看了眼不远处神经紧绷的丰臣,忍不住低笑道:“他这样还真是可爱。”

  安晓淡淡看了眼丰臣,随即又淡淡移开了眼,平静的眸底波澜不惊。

  丰臣心口窒,黯然转身。

  将切看在眼底,但笑不语。

  不愧是世界顶尖设计师,安晓整个人仿佛脱胎换骨般,袭湖蓝色裹胸长裙,简直美的仿佛天女下凡。

  丰臣愣愣地看着她步步朝自己走来,竟是恍惚觉得仿佛这就是他们的婚礼,而安晓即将成为他的妻子。

  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可是她却仿佛没有看见他,直接侧过他离开,徒留他只手还停留在半空。

  情不自禁握了握拳,他强忍着心底翻腾的痛意,言不发跟着上了车。

  果果的婚礼是在草地上举行的,大片绿草青青的草地几乎望无际,紫色的气球系上大大紫色蝴蝶结彩带高高飘在空中,浪漫的香槟玫瑰随处可见。

  果果是坐着雪白的南瓜马车过来的,傅文博骑着高头骏马身英气单膝跪地在全场的尖叫声中将果果迎了出来。

  切的切美的跟童话里的世界般。

  “晓晓,你总算来了,你今天可是我的伴娘3”临时搭建的休息室里,化妆师边给果果补妆,果果边不满地看向安晓。

  安晓笑了笑,“好,定让爷满意。”

  待化妆师都退出去了,安晓这才忍不住问果果:“怎么这么急?”

  果果不好意思滴垂了垂头,半响低咳了两声,本正经道:“因为我在顺应流行嘛。”

  安晓大惊:“你不会”

  果果点了点头,“妮子,你猜对了,你很快要做干妈了。”

  “你”安晓依旧脸震惊,似乎对这样的事实还是无法反应过来。

  “你知道嘛,孤男寡女干柴烈火,不很容易着火的嘛。”

  “次就中?”安晓惊恐地问道。

  果果嗔怪道:“哎呀呀,你变邪恶了哦。”

  不理会果果的不满,安晓此刻却是颗心猛沉,那她的肚子会不会?不行,她不能有孩子,更不能是丰臣的孩子。

  “唐果果,你是不是高兴地太早了?”突然响起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沉思,抬眸看去却是安如梦。

  她怎么会来?

  “安如梦,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啊,堂堂大小姐别人不请自来,我说你这脸皮怎么这么厚呢?”果果立即双手叉腰,展开了泼妇骂街的架势。

  安如梦现在是齐震的外孙女,有齐震撑腰哪里是果果得罪的起的。

  担心果果惹怒安如梦,安晓立即把捂住果果的嘴,“同来都是客,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千万别生气。”说着又用着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你现在有了宝宝,千万不能生气,对宝宝不好。”

  说到宝宝,果果的怒气这才勉强散去,冷哼声直接扭开了头。

  安晓松了口气,这才看向安如梦:“安小姐,这里是化妆室,难免杂乱,如果你不介意,我带你去外面的招待区。”

  安如梦冷哼声,冷笑道:“作为同学场我可是来好心提醒的。”说着她似笑非笑地看向唐果果,“你不是要和傅文博结婚了吗?那么,他和严枫是同胞兄弟的事有没有告诉你呢?”

  严枫和傅文博是同胞兄弟?果果瞬间脸惨白。

  安晓心底突然升起丝不安,“安小姐,新娘子现在不方便见客,其他事还是等婚礼结束之后再说吧!”

  “让她留下。”果果突然出声。

  安晓顿了顿,只能作罢。

  安如梦冷笑道:“咖啡馆招聘那么多人你凭什么就能留下来?他明明早就认识你,却偏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