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吃惊的看向陈寒,虽然上次他跟陈寒交手短暂,但他很清楚,自己现在力量倍增,可能感受到,陈寒的力量比上次更强大了许多。

  陈寒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身形yi动已经冲了上去,陈寒的强攻威力之大,亨利现在可不敢轻易接,尤其是他感觉陈寒那拳头随时都要变成掌劲,yi掌要拍下来yi般。

  “你在进步,别人也在进步,还有记住了,螺旋气劲不是你那么简单使用的,你那样只是在给身体增加负担,效果不明显,要这样用”突然之间,陈寒体外yi层外循环螺旋劲瞬间罩住亨利,让亨利逃无可逃,只能全力挡住陈寒的yi击。

  “轰”陈寒yi掌之间,再次将亨利拍入沙滩之中。

  不过陈寒yi来手下留了力量,二来亨利早有防备他也学会了外循环护体螺旋劲,虽然人再次被拍入沙滩之中,但却并没受伤。

  “喝”亨利再次大喝yi声,手臂yi挥动,身体将护体螺旋劲提升到最强,身体没有跃出,直接向下yi沉,在地下向前猛的yi移动,同时将力量轰出地面之上,力量透过沙土轰击上去,陈寒也连连避开,而且瞬间飞扬的沙土就弥漫周围,影响人的视线。

  陈寒嘴角1yiu出yi丝笑容,比之前聪明了许多,不过嘛

  “震地脚。”这震地脚当初在海水中施展还看不出太大威力,如今在土施展,瞬间力量直接透过土地从四面八方困住身在下边的亨利。

  在陈寒突然yi招震地脚下,亨利直接被打得气血翻涌,ue道也被轰中,行动受到影响,亨利停手c低头,输了。

  随后陈寒将亨利叫上来,跟他总结他输的原因,亨利能在被陈寒跟衣不整分别yi招打败之后放下yi切来学习,他的心理就不是那种脆弱的人,他也是从战场yi步步打拼出来的人。

  胜败只是yi时的,很快又跟陈寒研究了起来,随后两人又比试了几次,亨利的力量如今已经不弱,虽然没办法跟陈寒比,但学会了螺旋劲之后已经不比武向道弱了,剩下的就是如何使用,战斗技巧跟方法。

  亨利以前学的那些有不少都要改变,好在亨利是战士出身,陈寒以军体拳入手,这些天已经教了他不少东西。

  yi晃就已经过去yi夜的时间,当亨利第三次被陈寒打败之后,两人结束了这次iu炼。

  此时,陈寒跟亨利正在海上漫步,亨利刚刚学会使用螺旋气劲支撑自己身体在海上行走,yi夜被陈寒击败三次的郁闷yi扫而空

  第二卷 第三百章 汪洋的烦恼

  亨利望着远处已经只剩下黑点的牛家武馆,又看看空中飞过的海鸟:“感觉真的是太好了,这才是力量,这才是我所追求的。”

  亨利感慨后看向陈寒:“馆主,我们什么时候动手,我昨天听到你的另外yi个学员被击伤了。”

  亨利本来想说另外yi个徒弟夏克,不过想到陈寒并没真的收下任何人,立刻换了yi个词语,此刻他就跟在陈寒身后大概两步左右的身侧。

  陈寒道:“这个不着急,要等你将螺旋气劲使用熟练之后,还有,现在我带你去附近的山脉熟悉yi下地形,yi般天级初期在海中不可能长期停留,所以在大海中他们yi般不会轻易跟来,你现在熟悉好了地形,以后如果他们追杀你的时候,你就引他们过去。”

  亨利躬身答道:“谨尊师命。”

  亨利说完,又感觉有些不对,这句话虽然也是自己中文老师教过的,不过陈寒yi直不让自己叫师父,这么说会不会惹来陈寒师父不高兴。

  亨利心里想着,小心的抬眼看了看陈寒的脸se,现陈寒并没说什么,亨利心中暗自窃喜,看来有进展啊。

  事实上,陈寒已经是懒得理会他了,带着亨利到附近转了yi圈,白天就让亨利回别墅之内体会晚上教给他的东西。

  夏克c宁孝义跟风子昂跟风子扬打仗的事情到了第二天果然闹了起来,风家的人找上牛家武馆来,抬着风子昂,风子昂这个地级后期高手已经彻底废了,yi身夫被夏克那yi下天地翻转都给废掉。

  牛家武馆周围本来就有大量记者,稍微yi有事情他们立刻蜂拥而上,事情立刻热闹起来。这种事情自然是你说你有理,我说我有理,牛家武馆这边姚单带着人跟风家理论,风家就是讨要说法,说白了就是要将事情闹大,认为牛家武馆在比武较量中废掉他人夫是in险毒辣

  总之热闹非凡,在最热闹的时候,园园让人在c场中间竖起yi个巨大的室外放映电影的布景,然后像放电影yi般,将昨天的事情都放了出来,尤其是慢动作特写镜头,以及前面部分风子昂带着人如何侮辱c骂牛家武馆的人,包括他们暗中出手这些慢动作。

  至于夏克是以地级中期的力量打败风家地级后期高手的事情,也是被yi遍遍的放映,风家的人顿时哑口无言,灰头土脸的离开。

  这件事情随后在网络以及在媒体上又被疯狂炒作了yi番,在随后的十几天里,这三家武馆倒是老实了许多,最重要的是他们怕了田园。谁知道田的那些摄像头会记录下什么。

  深夜,在漆黑的沙滩上,陈寒正在跟亨利快的交着手。虽然亨利的力量比陈寒弱了不少,不过如今他也学乖巧了,尽量不跟陈寒硬拼,有护体螺旋劲帮忙,他以借力用力的方式打,陈寒yi时之间也奈何不了他。

  陈寒用了yi个月的时间让亨利成长起来,实际战斗力比过去提高许多,最近半个月两人交手每次都要半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才能分出胜负,这对陈寒也有很大的好处,有了亨利这么yi个力量够强的人在身边,陈寒在教他的同时,陈寒又梳理了yi遍自己的法,不论从招式上还是力量上。这就像是老师教授学生,在yi遍遍教导学生,尤其是因材施教的教导之下,对于老师本身也是yi种淬炼,当yi个个徒弟能学有所成,老师的技艺也会被淬炼到yi个难以想象的高度。

  陈寒正是因为有上yi世教导无数人学习九级体质的经历,才能在这yi世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从头开始将九级体质iu炼到这种地步。

  “轰”又是yi记硬拼,亨利双腿深陷沙子之中,人向后退了足有十几米,沙滩上出现两行半米的深沟,是他两条深陷沙子中的腿拖出来的。

  “呼”见陈寒并没再次出手,亨利长出yi口气,浑身有yi种无比常畅快的感觉,虽然也有yi些酸楚,但更多的是畅快。亨利脚下螺旋气劲yi爆,,已经yi个迈步来到陈寒身前,此时面对陈寒,亨利从内心深处充满着敬意。

  当初为了追求最强大的力量,他参加了级战士的改造,力量提升了,但同时也知道自己身体受损,寿命至少减少yi半,如果说正常他能活到八十岁,那现在他也就能活到四十多岁。所以他才会不惜yi切,想在最后十几年时间内,让自己变的更强,跟了陈寒之后,他感觉自己身体竟然再次有提升,而且陈寒也告诉他,他的身体并非彻底受损,虽然会在五级体质停留很长yi段时间,但还是能逐渐恢复,当生命潜能重新激充足,寿命不会受到yi点影响,加上陈寒毫不保留的传授,让他已经彻彻底底拜服于陈寒这个师父门下。

  亨利来到陈寒近前,小心翼翼的道:“馆主,昨天宁孝义跟夏克他们出去被人拦截,虽然当时有天级强者公孙寂压阵没把事情闹大,不过两人也都受伤,显然对方有意如此,而且这几次都是几家联合出手,我们是不是该动手了。”

  亨利平时虽然不出去,不过牛家武馆主要yi些人都知道他的存在,平时常到别墅里找园园的夏克等人也跟亨利交过手,现在亨利有足够实力教导夏克他们,渐渐的也就跟龙泉c牛勇c夏克他们混熟。牛勇跟龙泉几乎轮流找亨利交手,亨利也愿意将陈寒晚上教的东西,白天在他们身上施展出来,虽然牛勇跟龙泉进步度很快,但亨利基础比他们高,现在在牛家武馆,他是除了陈寒跟龙傲君之外的第三号高手。龙家的龙傲君实力惊人,到了天级中期在使用剑法,连陈寒都要小心应对,他当初也是受伤,如今伤势早好,yi直在守候着龙家那些子弟。

  看陈寒并没立刻说什么,亨利又道:“主要是园园最近很生气,对方最近请来yi批专业人士,在牛家武馆跟昌海之内,已经破坏了她几百个监视器材,还有yi些其他人,园园yi生气就很麻烦的,这个您也是知道的,所以我想尽快教训教训他们。就算有什么麻烦,不行我yi个人扛着,然后我跑回美国,就不信他们能追去,等没事了我再偷偷潜回来。”

  园园很生气,呵呵听亨利这么说,陈寒能想象得到。现在亨利天天在别墅里,田园生气,亨利确实就跟着倒霉了。

  此时的亨利有点像是以前的龙泉,不过跟龙泉不同的是,就算到现在,田园也yi直将他当成那个沙丁鱼中的鲶鱼,保持着yi份戒心,当然,平时也没少折腾亨利。

  现在给园园打下手最多的就是亨利,所以亨利感受最为直接。

  “呵呵”陈寒知

  道田园最近很恼火,对方清理那些监控器跟人,等于将她眼睛挖掉yi般。事实上,陈寒早已经想好,就在这yi两天行动,不过就在陈寒准备跟亨利说的时候,突然手表yi阵震动,频率非常快,这是田园最近新设计的,说明事情非常急。因为现在有些特殊电话会先经过田园那里再联系陈寒,陈寒有时候练的时候,不通过特殊方法联系不上陈寒的。

  “园园,怎么了?”陈寒接通电话。

  田园道:“哥,是军方来的电话,有急事,我现在帮你接过去。”

  田园现在有点像是以前那种接线员yi般,立刻将电话接给陈寒,陈寒看了yi眼号码,是小姨夫汪洋的电话。

  陈寒道:“小姨夫,什么事?”

  汪洋语气沉重道:“电话里不方便说,你过来。”

  “是。”陈寒回答后看了yi眼身旁的亨利。

  “唉”亨利叹了口气道:“我明白,我去哄园园。”

  陈寒拍了拍亨利道:“保护好园园,等我回来咱们就动手。”

  说着陈寒身形瞬间跃起,yi个闪动之间已经消失不见,看着陈寒离开的方向,亨利自言自语:“利用护体螺旋劲控制阻力,减少压力,然后”

  “嗖”亨利突然力,身体也如同陈寒yi般冲出,不过还是带起yi阵风声,yi下冲出去近百米外的亨利又停了下来,开始琢磨起来。

  陈寒此时已经全赶往职业特战第yi师,如今他的力量强大了许多,奔跑之时已经能完全压制阻力,说是压制,其实只是将这些阻力化解,将带动起来的风声化解c减少然后散开,虽然不能完全忽视空气阻力,却已经能做到不出任何声音,这已经相当恐怖,尤其是偷袭的时候。

  亨利很明白这yi招的厉害,所以他yi直都在学,陈寒也教给了他,不过懂得了跟真正使用到陈寒这种效果是两回事。职业特战第yi师汪洋的办公室内,汪洋正抽着烟,秦威跟纪孟林都坐在他的对面。

  汪洋yi直没出声,直到将yi根烟都抽完之后捻灭在烟灰缸里之后才抬头看向两人道:“这件事情事关重大,不管你们自己怎么想的,为了职业特战第yi师,也为了你们自己,暂时绝对不能将消息传出去,我已经跟宁家人沟通,希望尽快能确定,这件事情,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许说,包括自己的家人跟亲人。”

  “啪”两人都起身敬礼,保证会遵命。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陈寒的声音,汪洋这才道:“你们先去忙吧,记住我说的话。你们毕竟都是职业特战第yi师的人,我们要团结起来。”

  “请头儿放心。”纪孟林跟秦威再次说着。

  此时门开,陈寒走了进来,陈寒跟纪孟林跟秦威打招呼之后,两人走出了办公室。

  刚才的话陈寒也听到了,陈寒看着yi脸凝重的小姨夫,又看了看刚刚离开的纪孟林跟秦威,真出什么事情小姨夫跟秦威跟南北他们这么说正常,但纪孟林?

  陈寒看向汪洋:“小姨夫,到底出什么事了?”

  汪洋yi看陈寒目光就知道他刚才所想,汪洋有些无奈道:“儿大不由娘,身边的人也是yi样啊,孟林以前在部队的时候认识yi个女兵,两人还yi起参战过,这个人是宋家的yi位旁系子女,不过即便是宋家的旁系人员的子女,也不是当时的孟林所能在yi起的。但两人却真的相爱,这件事情上我还曾经帮他出过力,那个女孩也是真的爱他,跟家里都坚持了这么多年,yi直到现在也都没结婚。现在孟林在职业特战第yi师职位越来越重要,结果那个女孩的家里不再阻挠,还让她将孟林带过去见家长,呵呵”

  提到这个,汪洋也很是无奈的苦笑道:“当年我也帮忙促成过,虽然孟林也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但我也不能耽误了他们这对啊,前些天已经去见过家长,准备今年十yi的时候结婚,所以他现在的身份也不同了,有了宋家的痕迹了。”

  说到这个的时候,汪洋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头,在他这个位置,要考虑的要想的事情很多。yi个跟随自己多年最忠心的部下,如今他不得不送出去,yi旦成了宋家的女婿,哪怕是旁系的,宋家也将力量渗入职业特战第yi师,纪孟林的位置跟身份也就变了。

  陈寒听后也点头:“确实是件头疼的事情,看来以后职业特战第yi师又复杂了。”

  “是啊。”汪洋道:“最近孟林找我谈过几次话,我相信他此刻还是会听我的,哪怕我不让他跟那个宋家女子在yi起,不过那样我成什么人了。但他们yi旦在yi起,有些事情就不好说了,算了,这个事情还是次要的,你跟我进来。”

  汪洋说着,手放到了自己办公桌上yi个毫不起眼的位置上,大概有三十秒后,那个普通的办公桌上突然闪动光芒,随后在汪洋座椅旁边出现了yi个通向下边的台阶。

  第二卷 第301章 走火入魔

  陈寒看了yi眼道,“小姨夫,够深的啊!”

  汪洋心情很是沉重道,比人心浅多了,走吧南北跟天宇多在里面,这次就看你的了。

  这是yi条通向下边的台阶,没有什么灯光很是昏暗,yi直向下足有十几米后才出现yi条走廊,随着人走过这条走廊也立刻有了灯光,汪洋道,南北前段时间已经到了天级,天宇也早就到了巅峰,只是yi直没有突破。最近他要突破,结果就出了问题。他竟然走火入魔了,练功出差错了。而且很奇怪的是,他的脑部没有受任何影响,yi直没有反应,军中的几个专家已经轻过来,但是也没有任何办法,南北yi直帮他控制,从事到现在不过五个小时的时间,我也是yi个小时前才赶过来的,如今职业特战第yi师的位置太敏感了,天宇如果出事的话,事情会很麻烦,就算他好了,也怕有人借机做文章。

  走火入魔,陈寒yi听也是yi惊,又不是急功近利,怎么有可能走火入魔呢。所谓的走火入魔yi般都是急功近利,力量混乱或者有什么突然的问题生。

  汪洋继续盗,你来了就好了,你仔细的给他查查,不是有人做了手脚,宁家的人也在赶过来。

  突然,陈寒猛你想起来yi些事情,上yi世宁远好像提到他父亲宁天宇的时候,曾经提过yi句话,说他这个军中的第2号长飞父亲,早年就因为练功不慎出了问题,所以身体yi直不是很好,所以只活看七十多岁就去世了,否则他很有可能成为军中的最高长。

  这样说来,好不好有什么联系呢,陈寒心里想着,却不能对小姨夫说这些,说三百年后宁天宇的儿子曾经提过这些,估计小姨夫yi定会先担心自己的脑子有问题了。

  汪洋虽然很是烦恼,终于见到陈寒,继续道,最近烦心的事情不少,非洲那边的计划也出了问题,我原本想过些时候找你好好商量yi下,有可能计划要搁浅了。

  搁浅?陈寒很是疑惑的问了yi句,其实刚才才到汪洋的办公室,陈寒就感受到汪洋的心情,所以陈寒yi直没怎么说话,让汪洋能尽量的讲自己心中的话说出来。

  果不其然,汪洋都说给陈寒听了。

  汪洋道,那个计划开始没有多久,上边就给了yi个任务,结果现在陷入其中,这个随后在说把,还需要上边的支持才能定,先想办法出来宁天宇的事情。

  “好。”陈寒也点头,没见到宁天宇之前他也没有多说什么。

  yi直走了足有千米,才进入了yi个宽敞的地带,有士兵把守,陈寒yi看这里,竟然就是山中的那个秘密的军事基地,虽然这里陈寒没有来过,但是这里的风格陈寒很熟悉,这才恍然。

  为什么刚才小姨夫说专家能立刻赶到,恐怕那几位专家就是yi直在这个基地研究的人员。

  虽然具体的军事部署上面的事情陈寒没有插手,不过如今跟汪洋走了yi趟这个秘密通道,到达了秘密基地这个与职业特战第yi师军营如此密切的地方,陈寒心里已经猜到了yi些事情,可怜这是上边yi次征途的防御部署跟考虑,估计自己看到的这只是很小的yi部分。汪洋说话yi向把握分寸,义务手打团锋行天下。但这次却多说了不少话,多了许多平时少有的感叹,陈寒之前只是知道狙击要升汪洋为中将的事情遇到了很多麻烦,加上有人在上边搞动作,认为他既然是职业特战第yi师的人,就不应该在兼任这个丹阳分军区司令员的职务。

  加上电束枪单独配给职业特战第yi师的事情也有阻力,上边的争议很大,汪洋这本也不好受,非洲那里的事情又出了问题,如今宁天宇又出事,也怪不得汪洋烦。

  这里是没有士兵把守的,进出需要检验的有密码c声音c虹膜掌纹c

章节目录